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三生情之不诉风月

更新时间:2021-10-08 12:21:30

三生情之不诉风月 连载中

三生情之不诉风月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狗月炎 分类:穿越 主角:苏月戎 人气:

《三生情之不诉风月》是天狗月炎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三生情之不诉风月》精彩章节节选:古有凤凰涅槃重生,今有苏月三嫁为后。 名满天下探花郎:“娘子,花好月圆,我们不能浪费时间!” 英俊潇洒少年将:“夫人,月黑风高,咱们来点刺激的吧!” 病弱傲娇九皇子:“爱妃,轻点,腰断了!” 面对各路风骚男,苏月两眼一翻,毫不客气的往后一倒:来吧! 眨眼回到七岁那年,苏月决定选夫需从娃娃抓起。 生命不息,选夫不停,却一不小心被霸道黑犬,圈进了爪子里。 谁敢抢我女人,小心老子剁了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珏拿出帕子使劲的擦,丢了一脸呆滞状的苏月在身后,喊了谢七往外头走。

  谢七跟在他身后不敢出声,只是时不时的拿眼角去溜他。

  看得谢珏怒道:“有话就说!是不是你也想去喂鱼!”

  谢七立时将嘴巴闭紧了。

  只在心里道,少爷的心思真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明明少爷让他们在龙溪村做了手脚,让所有人都以为不光是元大夫妻还有元娘子,连苏月都死在了那场大火里。

  少爷派他们盯着蒋管事,也是要找机会不声不响的干掉他们。

  怎么都不对苏月说呢?

  哎,做了好事,就要让人知道啊。

  瞅瞅他把那小姑娘吓得。

  说话都不正常了!

  那姑娘才多大?就算天赋跟自家少爷一样逆天,居然真的做出了龙团,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做出那些什么听都没听说的红黄紫黑的什么七彩茶啊。

  (大哥你听错了!是红茶和黑茶!)

  谢珏瞅着他那所有字都写在脸上的模样,恨声道:“蒋管事原来是蒋家的人,现在人都烧死了,少不得他要回来看看,他是见过我的,要是回去说了我的模样,岂不是麻烦!”

  所以,我处理后事,杀蒋管事,完全是为了以防万一。

  跟那小丫头没有一毛的关系!

  “啊!原来是这样!”谢七做恍然大悟状,随后又拍着胸脯道:“少爷你早说啊,根本不需要盯梢,不过几个杂碎,小的全部杀了对山里一丢就完事。”

  也不需要去处理火场,更不需要让他死得有根有据,就算有人发觉不对继续追查苏月的下落也跟您没关系嘛。

  (多麻烦啊)

  谢珏唇角一扬,眼中带起了危险的光芒,半眯着眼睛看着他。

  谢七立时放下手,弯腰,低头,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他的身侧,还把嘴巴给闭合得死紧。

  谢珏冷哼了一声,道:“你连个小姑娘都不如!山路湿滑,只要做点手脚便能出险情,只要我们在恰当的机会出手,既可以卖给官茶官员人情,还可以让蒋管事死于非命,再可以让那官员对宁远侯府和蒋家产生怀疑,一箭三雕,在你眼中就是丢入山林完事?”

  谢七头低得更低了。

  谢珏恨恨的踢他一脚道:“还不快去办事!”

  要不是你是我奶娘的儿子,要不是你们一家护着我都死得只剩下你一个……

  谢七应了一声,转身便跑,跑两步又回头道:“少爷,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您就……”

  谢珏一瞪眼。

  谢七一溜烟的跑了。

  谢珏微微的闭了下眼,想着,要不是打小你就如同哥哥一般的护着我……

  “小心一些!”眼睛一睁,谢珏冲着谢七的背影道。

  “哎!”谢七手扬了下,几个起落,人便不见了。

  看着谢七消失的方向,谢珏停住了脚步。

  缓缓转身,看向了茶厂。

  如果,这小姑娘真能做出便是万里也不会腐烂变味的茶叶,能做出比那味道粗糙的砖茶更好的茶叶。

  那么,这一趟出海,也许能得到比预计更好的收益。

  那个小姑娘说的对。

  只要用得好了,这世上最锋利的武器,便是金钱。

  没有机械,完全靠手工,制作十万斤红茶和黑茶……

  苏月觉得谢珏绝对是想弄死自己!

  那一扑没有扑出个金大腿,反而扑进了死亡边缘。

  苏月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可是事已至此,她也知道,不做出一点成绩,谢珏那家伙一准会说话算数。

  拿她去喂鱼。

  想想上辈子听到的那些关于东海王谢三爷的传言,就算现在谢珏还年少,也许还没有那么厉害的手段……

  但是也很可怕了好吧!

  (一般的少年会忽悠七岁的女娃放火烧人嘛?)

  苏月揉了下眉头,视线溜过茶棚之时,心头一动。

  对了!

  有法子了!

  现在这个世界和她上上辈子所知道的并不大一样,历史在五代十国的时候拐了一个弯,由一个姓军的草根异军突起,统一了天下,登基为帝后改姓为君,号称自己是当年黄帝后裔,天命为君。

  朝号,依然是宋。

  不过,就算皇帝变了姓,历史的轨迹还是差不了多少。

  这个时期和她所知道的北宋很是相似。

  而在这千年之前,建安茶名扬天下,为茶中至尊,和其他的名茶一样,如龙井,碧螺春等,都是绿茶和团茶。

  黑茶这个时候还没有成型,还在从蜀州往藏地运输的马队上,由绿茶慢慢发酵中。

  而红茶更是几百年后才出现的。

  当然,这个红茶跟英国的红茶可不是同一个概念。

  说来也可怜,茶叶被外国人称为东方神奇树叶,是和瓷器并称为中国神奇之物。

  可是,在千年以后,那些洋人才喝到真正的中国绿茶。

  无为其他,只因为这个时期(几百年后也是),交通实在不发达,不管是海运还是陆运,从中国到西洋,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陆路靠马,风吹雨淋,海运的船舱里更加湿润。

  茶叶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要不就是霉烂,要不就是……发酵!

  所以,起运的时候是绿茶和团茶,到地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变了味了!

  只洋鬼子们不知道啊,被中国人铁口铮铮的说,这就是茶叶,而且,也觉得味道不错,虽然苦了点,加点奶和糖就好嘛。

  英国的红茶就是这么来的!

  而且,英国的下午茶,也是由此延伸过来的!

  想远了!

  苏月拍了下自己的头,冲着西方嘿嘿笑了一声。

  好吧,穿越到这个时空,她总算找到一个改变和行善他人的机会。

  让那些洋鬼子们尝到真正的,地道的,没有变味的红茶!

  (洋鬼子好可怜的)

  而红茶的制作,便是去掉绿茶的炒青,改为堆青发酵。

  不用在日晒雨淋中一边霉变一边发酵,而是人为的控制它发酵。

  发酵到一定程度后,再直接上火烘焙。

  发酵时间的长短,则是红茶和黑茶的区别。

  这样发酵后制好的茶,便可以存放了,而且,并不需要密封,在空气中,它们会继续发酵,形成更浓更纯的香味。

  (如果想提香,到地之后再焙一次就成)

  而她制作龙团是从茶青里挑出嫩芽来做的,其他的那些茶青,就随便堆积在了茶棚里。

  虽然不够堆青那么专业,也可以拿来用了。

  而且,既然她这里剩下了这么多茶青,那么龙溪村和其他地方也会剩下很多这种挑剩下的茶青。

  (龙团和贡茶的要求极严,就算是精采回来的茶芽也会用固定尺寸的竹篾子过一遍)

  这种时候大家伙都在赶工,那些剩下的茶青一定没有时间去处理,只怕都是这么堆着。

  等于已经自然发酵了。

  只要能将那些收来,再控制温度堆青个一两天,就能出半成品了。

  那些茶芽虽然不够贡茶的品质,但是放在外头,也是极品了,发酵后,做出来的茶香味会极浓。

  别说两倍,到时候三倍四倍的价钱都能卖!

  (好茶和霉变的茶喝出来的味道差多少傻瓜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那些茶青是被废掉的,现在去收,说不定人家还要给你处理垃圾的人工钱!

  (绿茶和团茶的制作要求刚采摘的茶芽在一天之内就要完成前面五道工序,过了夜,茶芽就没用了)

  这样,不光可以解决数量和时间的问题,成本都……

  苏月心头一乐,拍了下手掌,便往茶棚外面跑。

  远远的看到谢珏正好停住脚步,忙挥手叫道:“三爷!三爷!我有法子了!”

  谢珏看着她那熟悉的模样(兴奋得头发都竖起来了),脑中闪过那些飞溅的唾沫星子,下意识的便蹭的一声,拔剑出鞘,指着她道:“站住!离我远点!”

  你什么时候带了剑!

  苏月被唬得一惊,忙收住了脚步,离了他三步开外站住了。

  (好险,差点撞上剑口)

  (好险,差点被她抱上)

  “三爷!”苏月手指点了一下剑尖。

  谢珏呲牙,冷哼了一声,剑尖一挑的道:“有事说事!”

  别以为你年纪小,我就不知道你想干嘛了!

  “好吧。”苏月微微退后一步,忽视掉了那寒光闪烁的长剑,满脸兴奋的道:“我有法子,能做出味道极好的茶,还不需要什么成本。”

  “说。”

  “三爷,你让人去这附近的茶厂,去收他们废掉的那些茶青。”苏月继续无视掉那都挑到她鼻尖的剑尖。

  “废掉的?”谢珏冷笑:“我要的,可不单单是那点数量!而是能卖两倍价格的茶,好茶!”

  “我知道,做不到你会丢我喂鱼呗。”苏月不在意的挥挥手,将那一下凑近的剑尖给拨开点:“我知道你是个说话算数的!你看,这么去收的茶青,价钱可非常便宜,要是我真做出来了,能不能加一成的分红给我?”

  谢珏眉头微蹙。

  剑尖却是低垂了一些。

  苏月赶紧的接道:“要是,我这个茶能卖出别的茶的三倍价格,你能再加一成给我嘛?”

  谢珏的眉头不觉扬了起来。

  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收起了长剑,神色清淡的道:“好,我可以答应你,总共十万斤茶叶,我也不欺负你小姑娘,如今团茶和砖茶在番外可以卖到三到五两银子一斤的价格,若是你能卖出两倍,我给你一成,卖出三倍,给你两成,卖出四倍,给你三成,卖出五倍……”

  声音顿了一下,看着苏月一下闪亮扑动满是期待的眼神,谢珏的唇角一点点的勾起,缓缓道:“三成封顶。”

  苏月呃了一声,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好吧,就算封顶,只要价格卖得高,总数也高了不是……

  瞅着苏月那模样,谢珏又缓缓的加了一句:“按照利润分成,成本是要去掉的。”

  瞅着苏月那一下瞪大的眼睛,谢珏的唇缓缓的勾了起来,笑容可掬的再接道:“卖往番外的茶并不需要贡茶那种品质,也就是一般的茶,在福建购买,不过三百文一斤。”

  瞅着苏月那一下放松的神色,谢珏的笑意更浓,又加了一句:“不过,这并不能算所有成本,人工,海运的花费,还有其中的风险,都要折算的话,至少要合到一千八百文。”

  也就是一两八钱银子!

  苏月指着他,嘴唇都颤抖起来,心里大声喊着奸商奸商,半晌之后也只能点头道:“就,这么说定了!不过,现在茶青不需要花什么钱,你得给我去掉这个费用!”

  “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