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脱线庶女太抢手

更新时间:2020-11-21 04:35:28

脱线庶女太抢手 连载中

脱线庶女太抢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南髅 分类:穿越 主角:夏小茗柳晟祺 人气:

《脱线庶女太抢手》由网络作家南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夏小茗柳晟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现代小说家夏小茗穿越了,可她穿越的理由委实狗血——竟是为了帮祖先续命而穿越。 穿就穿了,醒来就是被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围着打是闹哪样?打完了被卖掉人生自由是闹哪样? 可当她在古代混得刚有起色,为什么自家老头还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妖孽嘴毒男!夏小茗真是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辗转反侧,无奈还是嫁给嘴毒男。 洞房花烛夜当晚,她跪在男人面前,约法三章:第一,动真情你就输了;第二,夫妻生活你自己估摸着办;第三,老子向东你不能向西,老子指狗你不能打鸡! 行,你狠!看着老娘我让你跪在我鞋前给我认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啧啧,”女人伸出食指,轻轻放在夏小茗的唇上后,笑得格外阴惨,“乖,如果惹我生气的话,我才不会去理会你是谁的人。”说完,她轻轻划了一下自己脖子,意义简单明了。结果下一秒,就被人用块石头正中后脑勺,整个人一瞬间就炸了毛。

“花念无!你滚下来!”扭过身,看着那个坐在房檐上,神色慵懒的男人,她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昨天明明同他说好的,不许干扰自己,结果今天就六亲不认,还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你做人不讲信用。”

花念无吹了个口哨,肆无忌惮地朝女人大笑:“顾可祯,你又不是第一天同我相处,我什么性子你不清楚吗?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把她交给我?”在看到顾可祯暗下的眸子后,男人惹人生气地耸肩,丝毫没有把她的情绪放在眼里。

顾可祯没答话,但却抬头瞪了一眼他之后,拉着夏小茗就往前跑,试图甩掉那个令她“讨厌”的男人。她实在是坚持不了,在对峙中看着花念无了然,却冷眼相对——他总是那样,看起来与任何人都十分要好,实际上,却是个连亲人都不相信的冷面家伙,既然如此,凭什么自信他会去信任她这么一个手下?

既然没有自信,就不要露出一副乞求的模样,令人反感。

在男人潇洒依旧地站在自己面前后,顾可祯突然没有了反驳的力气——他总是轻而易举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以至于现在,连跑还没跑几步,就被堵住了:“滚开……”攥紧了拳头,被动的夏小茗明显感受到了女人此刻的压抑,毕竟那种能把人捏碎的力气,轻易尝试不得。

“放了她,我自然滚开,直到下次任务,我再出现。”花念无背靠着墙,随意一倚,有些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呵欠。可祯想了想也没有什么不好,索性松开了夏小茗的手腕,低声道:“你走吧,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麻烦。”

夏小茗瞟了个白眼,毕竟这两人除了浪费她时间之外,一点八卦都没有让她听到。于是失望地转身就走,继续刚才的念头,也就是回夏府找乐子。

“你为什么突然要帮柳晟祺?更何况,我又不会真正对夏小茗怎样。”可祯看着男人转身欲走的模样,突然有些语塞。任由他挥了挥手,任性浪迹江湖:“下次任务开始前我会去找你,这期间随你吧。”反正她身上有他花念无埋入的毒种,也不怕她做什么。

顾可祯苦涩一笑,对于他的说法不置可否。但,怎么可能啊,她作为他的暗卫,除了替他挡刀,替他浴血奋战外,也只能是默默地看着他挥霍时光了。

这边的夏小茗竟意外地从小巷尽头走出后,就看到了夏府朱红漆的大门,顿时欣喜不用费脚程绕弯了,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迎着守卫诧异的目光,推开了夏家大门,一瞬间被里面的模样,震慑住了。夏府的正室布局为四方房楼,严肃规整,而东北和西北角则是洞门云墙,墙内隐约可见朱阁回廊,廊下莲池半弧交错,正对着的则是夏泽愠的书房,额扁的正气大字顿时让人心生敬畏。

隐约在花园内听见嬉戏声,夏小茗楞在原地,不敢去迈步子——自己这么大脸真的好吗?一声不吭蓦然闯入,虽然是一家人,未免也有些太不客气了吧?更何况大家比一家人还生疏。

不过幸亏夏熠眼尖,刚从书房出来就看到了杵在门口的嫩黄色身影:“嘿,小茗!你来看哥哥啦?”笑得相当傻,可脚下的步调却是极为迅速的,因而,反射弧长的夏小茗才刚刚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抱住了她,不停地晃动,“哥哥太开心了。”

“是,是,”无奈地挑了挑眉毛,夏小茗相当豪气地拍了拍男人的后背,俨然一副视察的模样,“我交代你做的事,你完成了吗?”想想夏小荼和夏熠的表情,整个人都可乐了。

不提还好,一提夏熠就浑身一颤:“妹妹,完成是完成了……我把她吓了一跳,她惊吓之余拍了我一巴掌,脸肿了好几天。”小茗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居然想出把老鼠放在人家小荼的鞋里这个遭踢的想法,更何况,他也怕老鼠啊,吱吱叫着,还不得不捏着它尾巴的心理真心是很纠结,更何况,它还咬了自己好几口,会不会得鼠疫啊!

小茗嫌弃地推了推夏熠结实的身体,异常鄙夷地竖起了中指:“一个大男人还怕老鼠,害怕女人打。”看着他瞬间崩溃的模样,小茗赶紧收起了不正经的表情,转而开口:“哥,你认识花念无和顾可祯这两个人吗?”

男人顿了顿,突然有些结巴:“不、不认识啊,小茗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两个陌生的名字。”夏小茗是怎么认识那两个人的?看来还要和柳晟珏商量一下才行。夏小茗搔了搔后脑勺,语气中充满了匪夷所思:“我也纳闷,本来在街上走着好好的,那个叫顾可祯的女人突然就撞我身上了,然后就把我往巷子里带,中途还和花念无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夏熠嘿嘿一笑,转了话题:“莫名其妙的事情就不要去多想啦。话说小茗,要不要哥哥带你转转夏府啊?”摇了摇头,夏小茗婉拒他的好意:“哥,我就不逛了,实在是不大想看到那些人。那个……哥你知道爹爹在哪儿吗?我有事找他。”她还想去问问那个送她回万香楼的马车车夫,以及夏泽愠话里有话的真实含义。

“我也不太清楚,恐怕是在书房罢,我同你去寻。”

刚踏足这个清净之地,夏小茗瞬时一阵压抑,满目琳琅的名画以及多多少少的书籍、古物都是次要,关键是那个正中心的佛像,表情竟意外的十分怪异。在夏小茗的经历中,佛像普遍都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可这个佛像却是满脸愁容,眉心点点红痣,手里似是在攥着什么,青筋突兀又明显。

一瞬间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地呆呆上前,然后这个佛像像有魔力一般,指使着她抬起手,像那眉心一点摁去,全然沉浸其中,就连夏熠的叫声都置之不理。下一秒,佛像后移了位置,突兀的窄道出现在眼前,她想都未曾去想地径直钻入。夏熠拉住她的手,可哪成想,她的力气不知道为什么,瞬而增大了许多。

“夏小茗!”可夏熠并没有冲动地追随她的脚步,则是理智地去寻夏泽愠。

窄道不仅窄,而且还矮小又潮湿,脚下的道路坑坑洼洼的,夏小茗愣是摔了好几跤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可为时已晚,毕竟前方是深不见头的路,身后是曲折的岔路口,如何抉择,那自然是向前。于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小茗,深呼吸了三次后,开始脚程的奔波,同时机智地扶着周围的土墙,生怕自己再没个心理准备,一下子摔个狗吃屎。

如果形容成爱丽丝遇到兔子洞,夏小茗只能悲剧地遇到机关城。刚钻进宽阔的大地方,脚下所踏着的石砖就突然移动起来,你说移动就移动吧,咱平行着来,稳稳当当的,可结果脚下的石砖愣是不知道上面有个人,又是上又是猛下,把夏小茗吓得连忙降低重心,憋屈地缩成一团。而且隐隐想吐怎么办?

然而这一切还是刚开始,当石砖终于停下,夏小茗脚踏回土地后,瞬时一支箭从她的正前方射过来,不过小茗却因为想吐的原因蜷下了身,然后就这么凑巧地躲了过去,可是仅仅是这一支箭倒还好,从左侧突然闻声破土的石狮,却是专门用来射箭的。于是带着些凑巧地蹦蹦跳跳,却还是不可幸免地被刺中了手臂和腹部。

“真是够了,怎么逃出去啊。”夏小茗低声喊着,而身体也还在隐隐颤抖,于是一咬牙,她把插在身上的几根箭从身上拔出来,顿时牵连着血液迸出。可能是箭尖涂了毒吧,夏小茗隐约有些站不稳,幸灾乐祸的却是因为疼痛的原因,自己多少还残存着理智。休息了片刻,顶着剧痛的她继续往前走,但长了记性的夏小茗现在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地来回张望。

“夏小茗,我要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蓦地,尖锐的声音带着回音充斥了她的耳朵,小茗紧紧皱起眉,却不曾想,自己竟然开始下坠,速度也越来越快,“不要感谢我把你送去那个人一旦去了,就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瘫倒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你是谁?为什么这么对我!”完蛋了,氧气开始不够了!开始若有若无地屏气,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看来自己帮祖先续命,续得也不过如此。

“呵,你自己想想吧,你都做了什么!我是不会让你好死的,夏小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