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郡主彪悍:夫君请下堂

更新时间:2020-11-22 04:53:20

郡主彪悍:夫君请下堂 连载中

郡主彪悍:夫君请下堂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凉鸢 分类:穿越 主角:阎王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郡主彪悍:夫君请下堂》是凉鸢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阎王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一只鬼,于人界与地府游荡千余年,未曾知晓自己所追寻之物。一朝为人,又会有怎么样的命运在等待?前世今生,鬼域梦影,千年之恋,今生梦回。前生,那人是她的一切,却消逝在记忆深处。今生,青梅竹马的他,是恋人,是亲人,还是终究成为陌生人?懵懂无知的爱情,惊为天人的身世,暗波汹涌的朝堂,一切的一切,落幕之后,又将与谁人相守一生……命运轮回周转,黑夜终将过去,迎来黎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哼!”

  陆丰城刚被云傲高傲的姿态气了一通,此时又怎么会听不出云沂源语言上的讥讽?自然是更加气恼。

  --想不到云家不仅老子难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有胆子出言暗地里讥讽他,偏偏他还没办法反驳什么。再瞧瞧自家的窝囊儿子,被人几岁大的小孩子打了还让他亲自上门丢脸来了!唉!

  但他也懂得自己身在云家的地盘,此时低着点头并没有什么坏处。只不过一会儿出了云家,他必定要把今天的脸面拿回来。

  云傲扬言布坊的生意想拿回就拿回,哼,他三天就要让云家的布坊在永安毫无立足之地!云傲,走着瞧!

  陆丰城冷哼一声,带着陆贾离开了。

  云沂源引路到大门口,又目送二人的身影消失。

  陆家和司南家都是永安城原有的商业世家,云家来到之后也主要从事商业,加之云傲对商机的精准把握,很快便与其他二家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两家中,司南家与云家关系和缓,有时也有商业上的往来。

  反观心高气傲的陆家,则与云家展开激烈的竞争,双方偶尔也有些小摩擦,但像今日一般直接气势汹汹找上门来讨说法还是少见的。

  他好奇之下旁听了二人的说辞,听到陆丰城说娇娇如何阴狠对付了自家独子,他只觉得好笑。

  娇娇才六岁,就像云傲说的,二十几岁的人被打了还有脸来讨公道?陆家对陆贾的教育也太失败了吧!就算娇娇是故意的,打了就打了吧!他还想打回来不成?

  如今看来,陆家,不止如传闻中的心高气傲,简直和跳梁小丑没有分别。

  “哥哥!”

  云沂源听见这甜糯的声音便知道谁回来了,心中的不快也烟消云散。

  “欢迎回来,娇娇,还有……苏焱?呃,你们身后的是……”

  云沂源看清云娇拉着的人,稍稍有些惊讶,再看后面嬉皮笑脸衣衫褴褛跟着的有间流心,疑惑更甚。

  苏焱跟着娇娇出现还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但后面这个……乞丐?跟着娇娇干什么?看他的样子还有些讨好娇娇的意思。娇娇答应给他一口饭吃?总不能捡回来当宠物的吧!

  “这位就是宝贝小徒儿的哥哥吧!哎呀长得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现在就有这么好的模样长大了肯定更不得了!宝贝小徒儿你说是吧?”

  听见云娇喊这位十几岁的少年哥哥,有间流心立刻满口夸奖。--打好关系之后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只可惜云沂源并不吃这一套。有间流心刚见面便主动讨好,十分刻意显得可疑不说,还管云娇叫宝贝小徒儿,他云沂源的妹妹要认一个乞丐做师父?学什么?讨饭?不行!绝不可能!

  “这位公子,我家小妹何时认你做师父了?小妹年少不懂事说错了话,还请公子不要当真,忙自己的正事就好。”

  云沂源笑得温文尔雅,苏焱却不以为意地撇撇嘴。

  云沂源这话翻译下不就是告诉有间流心--请你打哪儿来回哪儿去,我家妹妹不可能认你一个穿的像个乞丐的人做师父,你还是赶紧回街边讨饭去吧!

  “哎!我的宝贝小徒儿虽然仅仅是总角之龄,但是她天资聪慧,机灵又极具慧根,定是懂事的,你说是吧?虽然还没有正式拜师,但定是我徒儿没错!没跑儿了!”

  有间流心言之凿凿,仿佛云娇做他徒弟是板上钉钉的事。

  说完,他拉住云娇的手便绕过云沂源往门里走,还特意让云娇走在云沂源站着的一边,使得他没办法伸手阻拦两人。

  “宝贝小徒儿,我们快去见你的爹爹吧!走走走!不要在门口傻站着了,太阳那么大晒坏了就不好了!”

  云沂源的脸刷的一下黑了,回过头质问从刚才但现在一直是看戏态度的苏焱。

  “苏焱!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娇娇还要带他见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解释!”

  苏焱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慢悠悠地绕过云沂源。

  “路边突然冒出来的,非要认娇娇为徒弟,然后娇娇就把人带回来了,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他说自己叫有间流心。”

  “有间流心?这……这怎么可能!”

  听到苏焱说的这个名字,云沂源有些傻眼。--那个人怎么可能会突然跑到这个边远的城镇来?还要认娇娇做徒弟?

  越想越吃惊,云沂源君子风范也顾不上了,直接小跑着冲进了府内。

  苏焱不着头脑,没有多想也赶紧跟了过去,万一跟丢了可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正堂。

  云傲没想到自己刚从主位上离开没多久便再次坐了上去。而这次要接待的可不是陆丰城这种路边的小角色,据宝贝女儿说是京上来的“有间流心”,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冒充的。

  他端着茶杯,审视正堂中央,仍然嬉笑着的蓬头垢面的那人。

  “你说你是有间流心,可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证明身份的东西?难道我这个人长得还不够英俊潇洒,以至于你们看不到我脸上的真诚吗?”

  有间流心换上一副心痛的模样,受伤地看着云傲。

  “阁下蓬头垢面,实在看不出容貌。”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路上的爱慕者太多,我只好一路风餐露宿偷偷摸摸……咳咳,总之,我想洗个澡,换一身新衣服,对了,衣裳要蓝色的,其他颜色不适合我。而且我肚子饿了,给点吃的吧!”

  有间流心忽然间恍然大悟般瞪大眼睛,接着便厚颜无耻地要求,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甚至想了想还补充了一条。

  “除了主菜,我还想加个荷包蛋,要煎地刚刚好,不要生也不太熟,不然我就摔盘子!”

  “乐颜,你听到了吗?带他去吧,顺便吩咐阿衡多备两个人的碗筷,他洗漱完以后带他来饭堂用午膳。”

  看似不可理喻的要求,云傲却一口答应了。

  在场的三小只都瞧着有间流心美滋滋地跟着乐颜走了,出去后也不知道还说了些什么,惹得乐颜笑弯了眉眼。

  “爹,他真的是那个‘有间流心’?”

  云沂源不解地询问,眉头皱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云娇和苏焱则都是十分好奇,“有间流心”这个人好像真的有来头的样子。

  云傲没说话,点点头算是回答。接着看向三小只。

  “苏焱,你也留下来用膳吧,先到沂源房里去休息一下。行了,拜师的事情等午膳过后再商议。散了吧。”

  云沂源应云傲的话,带着苏焱走了。

  云娇想了想,走了另一边:爹爹好像没有解释太多的意思,所以她打算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娘亲,也好问问娘亲拜师的事情。

  慕柔忻所住的小院子在云府的北面,出了院子便是府中的小花园。

  此时正是六月时节,小花园内的春花虽谢了干净,但葱笼的翠绿更予人静谧闲适,树木枝叶间有细碎的阳光洒落,枝头也常有鸟雀鸣唱,悠然致远。

  慕柔忻坐在小花园的藤椅秋千上,手中是几块裁剪方正的布料。

  她比对着布料的纹饰和颜色,时不时凝神思考,想到了好点子,便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的眼睛虽看着某处,但心思则不然,遐想万千。

  “马上就是观莲节了,得给沂源和娇娇备身新衣裳,开开心心去划船,游湖。啊对,还有苏焱,只有父亲的话可能想不到这些小问题吧!嗯,给他也备一身……”

  远远地,云娇便看见慕柔忻一袭淡紫不失高贵的罗裙,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上。

  她眉目温柔,嘴角含笑,似乎正想着什么开心的事情。树叶间隙洒下的阳光仿佛也被她温柔的气息感染了,静静地落在她只用红色丝带简单捆绑的乌黑秀发上。

  “娘亲,你在想什么高兴的事情?”

  云娇轻轻地走过去,趴在慕柔忻腿上,用甜糯的声音轻柔地询问,眼睛则好奇地看着她手中的布料。

  “娇娇回来了?来,看看喜欢哪一种颜色,如果不喜欢这种绣花,娘亲给你换一种你喜欢的。”

  慕柔忻温柔地摸摸云娇的头,把布料放到她面前让她挑选。

  云娇很快明白慕柔忻的意思,她甜甜地笑开了,歪着头拨弄了一会儿,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于是说道。

  “娘亲要给我做衣服吗?不过可不可以下次再选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想要跟娘亲说说。”

  抬头,见慕柔忻点头,云娇简单把青楼的事情和有间流心的事情和她说了。不过她还是决定先问有关有间流心的。

  “娘亲,有间流心到底是谁啊?是不是很厉害?为什么要让我做他徒弟呢?爹爹什么也没说,娘亲告诉我吧!”

  “还有,他说自己是京上来的,京上是什么东西?是个地方的名字吗?离我们远不远?”

  云娇一次性问了很多个问题。她知道娘亲会回答的。

  慕柔忻把手中的布料交给云娇,又把她抱到腿上,凝神思索了一会儿,柔声回答了她的所有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