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落樱兰

更新时间:2020-05-23 05:18:40

落樱兰 已完结

落樱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咪咪果冻条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和尚 人气:

咪咪果冻条新书《落樱兰》由咪咪果冻条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和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千年以前,天宫里的樱花园里住着一个美丽的仙子。她是专门为王母娘娘种樱花树的仙子,王母娘娘唤她为樱叶。因为一次意外,她坠入凡间,了解了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并与凡人相恋。玉皇大帝得知此后,龙颜大怒,并把樱叶贬下凡间,却又因此而种下了恶果………她,21世纪的跆拳道黑带兼每年柔道大赛冠军的侠女叶灵安。因为意外的死亡而穿越到了古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七日后。

至从竣山抱着侠凤从那冰冷的房间离开后,便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还有吕珊掌门,也因失去爱徒而导致神经错乱,疯掉了。可在今日,我却意外地收到了竣山的一封飞鸽传书,信上说:

我已看破红尘,一切随缘,决定去出家来洗灭我的所有罪孽,为侠凤的亡魂超度,让她安生。盟主放心,我已将她好生安葬,没有人再会去打扰她。希望盟主你能够带领好武林,保家卫国,一统江湖!

切记:看清世人,不要再被表面给蒙骗了,即使再好看的外表,也定会藏这一颗你意想不到的心。

竣山字留。

看着最后一行的切记,我反复地读着,也想不明白。他是在提醒着我什么吗?还是说,他知道些什么想要告诉我?

想不明白,至从侠凤走后,我的脸色都憔悴了许多,不知道未来的路该何去何方。沈秋毅也居无定所,他口中所说的事也不知道完成了没有,他会一直跟着我吗?

想来,竣山出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证明他已放下了。真好。

咚咚咚!

请进。我理了理衣服,看着走进来的沈秋毅,微笑道,沈公子,有什么事吗?

哦不,沈某只是想问盟主。既然山庄事已解决,盟主接下来要去哪?

听着他的左一个盟主,右一个盟主,我捂着嘴,偷笑道:

呵呵,这里又没有外人,沈公子何需在再叫我盟主这么见外呢?难道不觉得挺不习惯的吗?

呵呵,我也觉得很不习惯。听清楚了,他没有再用沈某或是在下,而是用的我,听起来让我感到很舒服,因为他和我的关系又向前迈了一步。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就顺其自然吧。

跟南牙掌门道完别后,原先的四人行便只剩下我跟沈秋毅两人辄返了。

可我的脑海却始终想着那个孤单老人无奈与落寞的身影。他叹气的言语还在我的脑海上空盘旋着:

无沙盟意你,春落满神伤。盟主,这是鄙人最后送你的一句话了。请好好体会这其中的真意,这会对你有所帮助。一路珍重!

无沙盟意你,春落满神伤。读起来像诗,又不像诗。像暗语,又不像暗语。我该怎么才能破解这其中的真意呢?

叶姑娘在想什么呢?沈秋毅看我一路都在沉思的样子问道。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姐姐,不晓得她这些天来过得怎么样了。说起来,还真有点儿想她。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找姐姐吧。

我满面笑容地转过身,看着一直站在身后的沈秋毅提议道。无意中瞟了一眼青梅山的山顶上。

天呐!那是什么?只见浓浓的黑烟越升越高,像一只巨大的黑手瞬间包裹住了小小的山尖。星星点点的红光熊熊燃烧,火苗越窜越高。周围的一片翠绿,也变成了一根根的枯树干这是着火了吗?

沈秋毅,快看!快看!我摇晃着他的胳膊,指着山顶上的那团黑烟,满脸着急地问:看到了么?有黑烟,有黑烟!好象是着火了,他们肯定被困在里面了。沈秋毅,我们赶快去救他们吧说着,我拔腿就往山上跑去。

可沈秋毅却一把拉住了我。他拧紧了眉头,有点儿不自在地看着我,但他还是满口安慰的语气对我说道:你别急,你就算是冲上去了也救不了他们。我们在山脚下,他们在山顶上,你现在赶上去也是无济于事。

天!这说的是人话吗?为什么我这么着急,他却无动于衷,烧死人了他也不感到惊讶吗?可我现在却管不了这么多,一把甩开他的手,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边冲还不忘说上一句你不救我救!

无奈,沈秋毅不放心我,只好一路跟着我跑回了山顶。

回到山顶,火渐渐地变小了,可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山庄已经被烧了个面目全非,丝毫没有一处是干净完整的。全部都是一些被烧得黑糊糊的木头,旁边的树丛也被烧干净了好几根,只剩下光秃秃的黑色树干。地上还有着一些才溅落不久的血渍,可尸首却不曾发现

走进还在燃烧的山庄里面,烧焦味扑面而来,到处都是横躺着的尸体,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味儿,让我感到一阵恶心。他们的全身上下已被烧得体无完肤,上面还隐约有一些被砍伤过的剑痕。我已猜到,一定是有人将他们杀害后,然后在毁尸灭迹,让我们找不出一丁点儿的线索。

寻找着南牙掌门人,我却在一个被烧焦的桌脚边发现了一把剑,那把剑是南牙掌门人所佩带的。难道说,他也被害了?看向躺在剑边的尸体,没想到,他真的也死了。怎么说,南牙掌门人功夫也不弱,看来那个人的武功定然很高强了。

可又是谁这么的狠心呢?为什么要将他们杀害,那个人跟他们有仇吗?还是说

回想起南牙掌门人生前对竣山所说的那句话:万竣山!你要考虑清楚你即将要说的每一句话,你要清楚你说完话后所付出的代价!

难道这就是说出真相的代价吗?付出生命的代价?一个真相就足以让人的生命去代替吗?难怪他要竣山在说出真相要想清楚,不然就会被那个狠心的杀手灭师门。可竣山却毫不犹豫地把真相告诉了我,我,算不算是间接杀害他们的凶手呢?

对不起!我对着南牙掌门的尸体,满怀歉意地欠了欠身。拂起袖子,擦了擦眼角溢出的眼泪。

回头看着一直站在门外的沈秋毅,他的眉头还是紧紧地蹩着。发现了我巡视着他的眼神,扬起嘴角笑了笑。

我们走吧。虽然笑是他一贯的作风,可此刻,我却无法笑出来。

*2*

回到家,踏进家门,走过院子。

我连忙欣喜地呼喊着姐姐,姐姐。,却无人回应。

进来吧。我招呼着沈秋毅进门。

吱呀——

缓慢而沉重的开门声,像是预告着这门已经很久都没有开过了,上面已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环视四周,还是以前的木桌、木椅、木窗没有改变什么,但是却多了一种空旷旷的感觉。屋里到处都已结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像是在告诉着我,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动过了。

难道姐姐不在家吗?不然怎么会没人打扫呢。

带着疑问,我开口边叫姐姐,边扶着手边的东西向姐姐的房间走去。

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整洁。床帘高高地挽起,棉被被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头。床旁的梳妆台上,铜镜前陈列着一些紧闭着的胭脂,还有一把木制的梳子。

慢步踱到桃木桌旁,转眼俯视桌上,桌上的茶几上压着一张黄皮纸。拿起来拍了拍纸上略微的灰尘,上面赫然地写着几个清秀的字——叶娩茹留。

原来,娩茹姐姐跟我同姓,也姓叶。说起来就好笑,我来到这里这么多天,现在才知道姐姐的姓。

嘶-拆开信封,取出被折叠的纸张,打开来一看,才留了短短的几句话。

灵安妹妹,姐姐去蓟州办事,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已安排好一处住所,如果妹妹也来,就先暂且住在那儿吧。这是信物,必要时会用得着。

茶壶旁,放着一个檀香锦盒,五颜六色的花纹缠满全身咦?那个锦盒不正是我房中的那个锦盒吗?

拿在手中,打开一看。一只碧绿翡翠的镯子呈现在眼前,晶莹剔透,绿的不含一点儿瑕疵。里面竟然不是我的那条十字架项链,而是一只镯子!

我二话不说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抽屉一看,锦盒还在!呼,真是虚惊一场!那么项链呢?想来,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口,缓缓打开——

项链安安静静地躺在红色的海绵上

还好没有不见,不然我这条线索起不是就丢失了。那么我在现代时被杀害的真相那不就永远埋没了吗?想到这,我暗自庆幸着。

拿出项链,将它系在脖颈,藏在衣领里,这样便不会将它丢失了。

至于这个锦盒就还是先带着吧!万一在路上有什么不方便带的小东西也可以放在里面。

对,我决定了!决定也去蓟州。不过,一来是为了去找姐姐,二来是为了想去欣赏欣赏那边产地的风景,以及了解那儿的地方特色。毕竟,在这个时空里,多了解一些东西,总比在家什么都不知道的强。

下面,就该收拾收拾包袱了。顺便通知沈秋毅一声,看看他会不会也跟我去。

果然,他轻描淡写地表态了一句去去也无妨,便在大厅里悠闲地喝着茶等我。

我一开始就住在姐姐家里,所以也没有衣服什么的生活必需品。自然而然的,收东西也就在姐姐房里收了,看看她还有没有什么剩下的衣服可以供我穿穿。

打开姐姐装衣服的大箱子,一层白白的大纱布立马出现在我眼前。下意识地掀开纱布,让我感到一阵愕然!

左边是一叠黑不溜秋的布,而右边则是一幅卷起来被系上绳子的画

让我愕然的不是右边的画,而是左边的那叠黑色的布!因为它,正是人们所提心吊胆的夜行衣!行窃偷盗,或是做什么所不为人知的事时,都会用到它。

不知道姐姐的衣箱里为什么会有夜行衣,也不知道这夜行衣从何而来。还是说,从开始到现在,姐姐都在向我隐瞒着什么?

先暂且不管这个问题,我先看看这幅画又是什么,会不会也是让我大吃一惊的东西?

缓慢地解开绳子,轻轻地摊开画卷

果然,让我怔住了!这画上的女人最引人注目的那一点还有右上方的那首诗:秋至天凉人断肠,情惘神伤泪长淌。叶落花残对月酌,寒雨融情敲汝窗nLQ爱情诗nLQ爱情诗nLQ爱nLQ爱这么熟悉的字眼,这不正是上次夜晚时,我在姐姐房里所看到的那幅画吗?难怪第二天这幅画就凭空消失了,原来是被姐姐藏起来了。

想来,姐姐会这么宝贝这幅画看来,它的身上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了。所以她才将它收起,省得让人发现。

但恰好被我发现了。不过既然被我发现了,我可就不能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了。毕竟,我叶灵安的人生宗旨就是:追求一切新鲜事物,探讨并其研究,不放过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

所以,不管是夜行衣,还是这幅画,又或者是我脖子上的这条项链。我都会将这一切查得一清二楚,破解秘密,知晓答案!

叶姑娘,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是沈秋毅在门外催我了。

嗯,好了,就来!我大声回答着。

不管了,都先带了再说。

我最后看了一眼这间温暖而又狭小的房子,心中满是不舍。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出远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尽管有些留恋,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背着沉甸甸的包袱,跟着沈秋毅上了路。毕竟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虽然包袱里只带了两三件轻松的衣服,但其余的却是我要研究的东西。算一算,就算不是很重,但也很棘手的吧!特别是这幅画,横装竖装,都总会露出个头来。我看,不是我这包袱小,就是这画的面积大。

灵机一闪我干脆取出了画,将画两端的褶子给卸了下来,这样也就方便多了吧!再将它对折起来就OK了!可刚只折了一下,就被一旁沉默的沈秋毅给发现了我这一聪明的举动。

这是什么?沈秋毅的目光盯着我手中的画,笑着向我问道。

画呀!我抬起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咧开嘴灿烂的一笑。

画?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方便让我一看么?

当然!呐!你看!我将手中对折的画纸重新打开来,伸在了他的眼皮底下。

沈秋毅瞧见画后,不知怎的,笑容瞬间般地在他脸上迅速冻结。背在身后的手也伸了出来,接过了我手中的画。脸上的笑容像是逐渐被抚平,最后变成了一抹小小的惊愕与伤感。

我看着他脸上的一系列变化,顿时摸不着头脑。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看见画后会出现这样的表情?此刻的他,像是在想些什么,有些呆,我从未见过他有过这样的表情。

沈公子,有什么问题吗?我小心翼翼地问,也许他会告诉我点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见这画有点熟悉罢了。沈秋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我却更加地好奇了,哦?难道沈公子以前见过?

或许吧沈秋毅将画折好,递给了我,嘱咐了句好生收着吧便一个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我将画再次重新折好,放了回去,小跑地才勉强跟上了他的脚步。他一直走在前面,没有回过头来。他,是在想事情吗?

*3*

一路上都很平安,只是偶尔会看见一同赶路的人,他们都是前往蓟州的。

哒啷哒啷——

一辆马车从我们身边经过,红色的马车显得极为宽敞明亮,大红色的绸幕跟着马车的颠覆,随风摇晃着。一个车夫坐在前方操纵着马儿,很快地,便驶向前去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大户人家的奢华气派吧!

后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向前跑去。她一身粉嫩的装扮显得极为耀眼,身上留下淡淡的余香。她来去匆匆,显得很急,低着头不曾见人。

不一会儿,便赶上了才走不远的那辆马车。她大概就是哪家小姐的贴身丫鬟吧!就算是丫鬟,她身上的气质也显得别具一格。

累了,也就歇息了。前方刚好有家客栈可以落落脚,身上还有些许的盘缠。

西旺客栈的客房里。

打开包袱,我拿出了那两样另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夜行衣,还有那张画。

先是看看这画,跟上次看到过的没什么两样。同样的女人,同样的诗,只不过上次我好象并未发现这女子眉间有过这一点,而且这个点好熟悉,我总觉得隐约中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

反复想着,也想不出来。或许,只是当时夜深,没看清楚吧!

而这件夜行衣又该怎么解释呢?这衣服只是用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布料做成的,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料子,姐姐为什么会有这见不得人的衣服呢?

莫非我突然想起,当我登上武林擂台快要被击败的时候,还有那次和侠凤切磋武艺快被袭击的时候,难道是她?

想着,我抓起桌上的夜行衣,抖了抖把它舒展开来,看还能不能从中找出点什么破绽来。

只听见啪啪两声,两个铜铃般大小的石子从袖口中掉落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证物,果真是她!那个三番五次救我的黑衣人,那个屡次不肯现身,却用小石头当做武器的黑衣人。娇小的身影,奔跑在夜色中原来,真正的高手才是身藏不露的人啊。

没想到,一直在暗中帮助我,保护我的人,竟然是娩茹姐姐!

将东西收好,怔怔地坐在椅子上不知何时,我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睡,便是睡到了晚上。

醒来,放眼窗外月亮高高升起,穿过云霄,射在了我脖颈上的那条白金项链上。我顺手将项链从衣领里拿出,月光便照在了十字架中的那颗璀璨的蓝宝石上。

有点闷闷的感觉,还是透透气吧!我将项链再次藏于领中。

下过楼梯,一个粉嫩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是那个小丫头!她像是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便转过头来,对上了我正看她的目光。

我先是一愣,随即快步走出客栈。在古代,随便盯着人看是不尊重他人的行为。或许,她是认为我太无礼了吧,才会露出那一颤的表情。

客栈外的台阶上,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高大的个儿,长发随风飘扬,他依然屹立在前方。双手背在身后,手中还持着那把收拢起来的折扇。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仰望着星空,看着那皎洁的月光,眼中流露出无限的伤感与忧愁

是沈秋毅!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垂下脸,轻轻叹了口气。唉-

沈公子为何叹气?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也不愿看见他脸上的惆怅,我打破这夜中的寂静,上前问道。

叶姑娘?沈秋毅像是没有料到会有人来打扰到他,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嗯。我点了点头,睡不着,屋里有点闷,便出来透透气。

哦。他回答了一声,不再看我,继而看向了那深沉的夜空。

沈公子好象很喜欢赏月?不然怎么老看着月亮。

他摇了摇他,不是。

那是为何?

一个情字。他脱口而出。

情?何来情字?我继续不解地问,这天上只有星星在闪烁,哪来的情字。

人活在这世上,纵使天下无敌又如何?也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罢了。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悲欢离合。人会为情而喜,为爱而绵。但也会为情而伤,为爱而恨。这人世间许许多多的转转折折,也只不过是围绕着这个情字罢了。

听着他这一大堆绕的我头疼的话语,虽听的断断续续,不是很清楚,但我也略微地听懂了一些。这番话,便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我整理了一下脑中即将要说出的话,深吸一口气,开口缓缓说道:

如果说,我们活在这世上,只是为了情而活,那那些孤独终老的人们呢?人活在这世上并非全是为了这个情字,如果说人的身上处处都有情,那这世上怎么还会有绝情绝义的人呢?他们没有情,是不是就该被灭亡?即使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他们最终也并非会在一起。无论是好的结局,还是坏的收尾,这都是天意。既然一切都是天意,那么天意是不是也就难违了。没有爱的承诺,没有爱的奠基,那么这份爱又怎么会天长地久呢?山盟海誓,海枯石烂,这些虚幻的东西,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他怔怔地听着我的这番话,仿佛被震惊到了。确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将这番话给说出来的,也许这正是我内心的感触,让我有感而发的吧!

良久,沈秋毅才冒出了一句话:你真的很特别。

特别?这是他第二次说我特别了,我真的很特别吗?是特别没人爱吧!

我苦笑地看着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他也顺道坐在了我的身旁。

你看!他突然一声惊呼,食指指着天上的一堆拥挤的星星们。

我还哪有什么心情看星星,他的头都快要靠到我的头上来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还是第一次和他哦不,应该是第二次了吧。第一次是在河边,他将我抱起

他那细细地发丝随风飘在了我的额前,无奈,我只有仰头,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果真,一堆闪亮的星星出现在夜空中。刚才没有星星的地方,此刻也隐隐约约都闪现了出来,弱弱的光芒。将这几颗星连在一起,那么这就是一个情字!

是情字!我惊呼。从小到大,我这是第一次看到过这么奇怪而又美丽的景象。

他点了点头,微微的笑容挂在脸上。

夜晚,已经夜深人静了,街上更是人无寂寥。隐约中能听见知了的鸣叫声和田间青蛙的呱呱声。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也照射在了我们红润的脸庞上。

我和沈秋毅就这么一直坐着,默默地看着天上的星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没有人想先打破这片沉寂。

忽然感觉有点冷,我慢慢蜷缩起身子。睡意渐渐袭来,愈来愈浓我头一偏,便靠在了沈秋毅的肩上。他任由我靠着,手缓缓地落在了我的肩上,轻轻地搂住了我。一股暖意从心底里涌出,让我顿时温暖了许多。原来,他知道我很冷。

我有点后悔了,怎么办?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他轻声呢喃着,好象并不愿意被我听见,可还是被耳朵灵敏的我给立刻听到了。

听着这句短短的告白,他这是喜欢我了吗?

真希望这种感觉能够一直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焦急的声音从客栈里传来

*4*

小姐,小姐是一个小女孩的叫喊声,声音由远及近听着这脚步声,好象是从楼梯上一直延伸到我面前。

小姐,小姐,柳儿可算是找到你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一脸欣喜地看着我,一手握住了我冰凉的手。

小姐,小姐,你这是生病了吗?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快近屋吧,别着凉了。她还是焦急地呼唤着我。

我轻轻地站起身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眼前的这个人

这模样儿,怎么瞧着这么眼熟呢啊!我想起来了,是她!是下午我见过的那个打扮粉嫩可爱的小姑娘,只是现在换了一身衣服。可是,她为什么喊我小姐呢?

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对着她微微一笑,抱歉地向她欠了欠身。我不是她要找的小姐,让她失望了。

哪知,她听见我的话后,捂着嘴,咯咯咯地笑着。小姐,你就别开玩笑了。不管你再使出什么花招,我都不会再让你跑掉的了。上次你逃婚后,老爷夫人还把我大骂了顿,柳儿真是感到好委屈呢说着,还不忘拂起袖子做起了样子,擦着脸上的眼泪。

随后,她放下手,转而一本正经地说:还有姑爷,因为你的一逃,觉得让程王府上无光。虽然表面上一副不碍事的样子,还竟替小姐说着好话,说什么小姐只是一时的贪玩,等她敛好了性子便会回来。我当初也是这样想的,还怨小姐出门怎么不把柳儿也带上,可谁知小姐这一玩,竟是一去不回。老爷夫人知道后,赶紧命我们前去寻找,可我们几乎是找遍了整个蓟州城,也没见小姐的踪影。最后,他们只好将罪怪在了我的身上,可完全不知情的我哪儿知道呀。小姐,柳儿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说着这最后一句,柳儿竟激动地握住了我的胳膊,紧紧地不肯放开。

我挣脱了几下,没想到这丫头的力气竟如此之大,怎么脱也脱不开,只好任由她这样拽着。

我用着求救的眼光看向沈秋毅,他却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着他也没有办法。

我苦笑着看着她紧握住我胳膊的手,心里想着:这该如何是好呀!原本好好的二人世界,却被这丫头给搅和了。

就这么僵持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最后还是被沈秋毅打破了这场面。

柳儿姑娘,你难道想一直这样握着你家小姐的胳膊下去吗?这天色已晚,为何不明日再谈此事。看你家小姐身子单薄,这外面风也有点大,难道不怕你家小姐受到风寒,你家老爷夫人怪罪下来?沈秋毅面带笑意的看着柳儿,可句句都是真言,我还真的有点儿乏了。

闻完,我做着就要晕倒的样子,无力地靠在了沈秋毅的怀里。他顺手揽住了我的肩,把我紧在了他的怀里。虽然只是做着一场戏,可我却多么希望这个戏永远都不要完。

我的这个举动可把柳儿给吓坏了,此刻柳儿赶紧搀扶着我向屋里走去,小姐,那你就先去歇息吧!明日我会叫老爷夫人来看你。

我微微点了点头。

送我回到了房里,柳儿便回到她的房里去了。而沈秋毅轻柔地将被子盖在我的身上,起身准备转身离去。

我的心,有点空落落的。那个拥抱,那句简单的告白,他会算数吗?

就在他离门槛还有两步之遥,我赶紧开动了我的唇瓣。

你的那句话是真的吗?

他听见我的声音,脚步停住了,身影顿住了。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也没有转过头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希望的便是我希望的。说完,便起步离去。此刻,他的心里在想,原来她听到了。

果然,他是爱着自己的。可自己,是爱着他的吗?

带着这句疑问,我缓缓进入了梦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