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更新时间:2020-05-09 10:10:23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连载中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Sep长长 分类:耽美 主角:杨景小夫郎 人气:

主角是杨景小夫郎的小说《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此文是Sep长长原创的耽美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现代灵魂杨景,一朝魂越异世,本以为将会继续孤苦伶仃,结果醒来就遇见一个处处合自己心意的夫郎,然而夫郎天天扮猪吃老虎,对自己防备防备又防备……于是杨景开始了漫漫追夫路。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快,杨景又开始准备做第三个菜了。这个他打算做糖醋茄子。

糖和醋这两个东西家里都有,但是一般人家是没有的,这两样是属于精贵的调料品。

杨景家里的糖,还是他阿姆活着的时候,心疼儿子读书用脑累,专门买回来给他补充营养的。

据回忆,这个地方的糖不是蔗糖,而是一种类似于甜菜的菜,这里的人,用它的菜根提取出微量的糖分,因为这时候还没有什么机械化生产,所以要想从菜根里头提取糖分,每一步都必须靠人工,相当不易,故而,糖价一直都比粮食贵很多,在这里,大概两斤精白面的钱才可以称一斤糖。

而醋,全凭粮食才能做出来,而且需要的很多粮食。每到青黄不接时,很多农家人都是吃糠挖野菜才可以勉强吃饱,哪儿有什么闲粮用来做这些可有可无的调味品?

由此可见,原身的父姆实在是溺爱他。

但是原身太不争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他想的有些出神,直到李容玉提醒他,他才发现锅早就红了,已经开始冒烟,于是赶紧把油倒进锅里,这回他舀了一勺半的油,因为茄子很吸油,要想好吃,就得多放点。

见李容玉有些愣怔,他嘴角上扬,却不做解释,等吃到嘴里好吃就行了。

他知道夫郎是看自己油放的重,有些不舍,毕竟是从小帮自己阿姆持家的哥儿,勤俭惯了。

杨景总觉得他吃过的苦太多,而他又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自己担着,好强的让人心疼。

自己得想办法尽快让他过上好日子啊,他值得所有最好的东西。

这时候,茄子在锅里“刺啦刺啦”的响,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杨景不打算再惯着它们,直接舀了小半瓢水倒进锅里,顺手加入三勺米醋,两勺糖,接着又撒了些盐,翻炒几下,就盖上了锅盖闷着。

因为是柴火灶,跟现代的液化气、天然气灶相比,锅的火力劲儿大很多。

这不,没一会儿,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就飘了出来,杨景顺势掀开锅盖,翻炒了几铲子后,见茄块儿们纷纷裹上了一层焦糖色的外罩,他知道已经炒好了,就撒下半把葱花儿,再翻炒两下起锅了。

不知不觉间,门口的李容玉已经站到了锅台的另一边,闻着那股酸甜味儿,他觉得自己更饿了,看来这人有几把刷子,就是……有点不知柴米油盐贵。

待杨景收拾好菜后,又迅速的给夫郎和自己各下了一碗手擀面,那面条宽细均匀,每一根都擀的很长。

李容玉见面条快好了,就先把几盘菜端了出去,后又回来抽了两双筷子,拿在手里等着锅里的面条。

见夫郎不言不语,只晓得看着面条,杨景就找起话来:

“玉哥儿,你喜欢吃面条吗?”

“还行。”李容玉想说自己不挑食,但是又不想和他多作解释。

“那一碗够不够啊?”说着他走到碗柜面前,翻了翻,发现最大的碗大概有成人两个拳头那么大,于是拿了两个,“我下的比较多,咱们今天管够啊!”

“嗯。”

“这湿面就是熟的慢些,多煮煮就好了,吃着香。”其实是因为自己每次下面条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不是熟了,所以才煮这么长时间。

经常做饭的李容玉,静静的听着他瞎扯,并不揭发。

锅里的水已经翻滚过几次了,觉得再煮纯属就是浪费柴火,李容玉突然说:“我饿了。”

“啊?那我看看这熟了没”,说着杨景赶紧搅了搅锅,发现好像是熟了,不管了,夫郎都饿了,先吃,没熟一会儿再煮一次,于是他接着说:“我看已经好了,那我现在就盛起来,咱们马上就开饭!”

“这灶里头的火怎么办啊,还挺热乎的?”分完面后,看着空锅,杨景不知道怎么操作了,求助的望向李容玉。

“舀锅水温着,晚上洗澡用。”李容玉说着就把锅洗干净上满了水。

“真好,这样咱们就不用特地烧水了,走,开饭!”

望着桌上的三个菜,杨景有些小得意,它们各有特色,虽说都是家常菜,但是因为油重,且每道菜,杨景在现代时都做过很多回了,所以他很自信,这些一定都好吃。

于是赶忙呼唤李容玉一起坐下,李容玉迟疑了一下子,最后还是坐在了杨景对面,杨景不满意这个距离,自己就厚着脸皮换到了李容玉身边坐着。

李容玉没有理会他的动作。

“吃吧,保证你吃了还想再吃!”见李容玉有些拘谨,杨景给他夹了一筷子糖醋茄子,因为不确定他是不是要吃淡面条,就将菜放在了他面前的菜盘边上。

能近距离看夫郎吃自己做的饭菜,好开心!杨景心里满足极了。

李容玉顺从的把杨景夹的茄子放入口中,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吃的不是茄子,自己吃了这么多年的茄子,怎么会是这个味道了?又酸又甜,入口即化。

杨景没有放过他这一刻享受的表情,看他喜欢吃,自己赶忙又给他夹其他两个菜。

青菜颜色鲜亮,不像一般人家炒的那样:半盘子的菜水中,窝着一团黄黄绿绿的菜叶子。眼前的清炒小青菜,稍微带点辣,入口清脆,菜叶子的清香味儿十足,李容玉忍不住又夹了一筷子的青菜。

而后他尝了尝第三道菜“凉瓜斩蛋”。鸡蛋很嫩,以前李容玉是不喜欢吃鸡蛋的,觉得不管怎么做,都有一股子腥味儿,哪儿像面前这盘炒蛋,入口一股蛋香味儿,总让人有种想要把口中迅速填满的欲望。而凉瓜,好像也真的不苦了。

于是他放下了谨慎,迅速端起碗,大口的吃起来,一口菜一口面,见状,杨景也端起了碗……

二人吃的十分满足。

饭后,李容玉主动把碗洗了,杨景撑的不想起来,懒懒的歪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夫郎进进出出。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互相陪伴着就好。

天色越来越黑了。

怕夫郎磕着哪儿,杨景不得不站起来寻找煤油灯,最后在睡觉的屋子里找到。

他点燃灯后,小心的举着灯找去了厨房,见李容玉正摸黑在舀锅里的热水,灶台下有一个大木桶,他把从锅里舀出的热水直接倒进桶里。

“怎么不知道点灯呢?”

“不用,我看得见。”听着杨景有些责怪的语气,李容玉觉得莫名其妙,平时不都这样吗?农家除了晚饭晚点的,也就起夜时会点灯,他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见锅里的水舀完了,杨景连忙上前去提桶,结果高估了这个废柴身体,刚提起来,桶就又坠到地上了,他还有心思玩笑:“不行,这地心引力太大了。”

“地心引力?”李容玉从没有听过这个词,但他顺手接过了桶。

二人边向澡房走,边继续这个话题。

“就是说啊,咱们现在嘛,为什么不能像鸟一样飞你想过没有?”见李容玉好奇,杨景想用通俗又不越界的方式讲出来。

“鸟本来就会飞的。但是这跟你说的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嘞!那我换个问题,你吃过小鸟吗?”杨景把灯往前探了探,用动作提醒李容玉注意脚下。

好像是被这个问题提起了兴趣,李容玉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前阿父还在时,给我打过几只野鸽子,它们不是很大,也没什么肉。”

李容玉开始陷入回忆中,那还是他小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很多细节都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父亲拿着小鸟逗他、引他说话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再过多少年也不会忘记。

见夫郎终于肯说这么多话,杨景想继续把这个话题聊下去,结果李容玉说到了。

杨景心想:等有钱了,第一件事就是得先盖个大房子,也不至于才和夫郎说两句话,就到了澡房。

当杨景踏进澡房的门时,瞬间无语了。

这难道不是一件杂物室吗?

只见逼仄的屋内,先是靠墙位置,有一个占地挺大的磨盘,杨景寻思着,这可能是用来做豆腐用的。

紧挨着磨盘的是更大的打稻谷机,这家伙四四方方的,纯木结构,上头一个豁口用来进稻穗,箱身底下有一个踩踏板,这分明还是比较老版的踩打谷机。

杨景每年夏天,会回老家帮奶奶掰包谷棒子,挖花生,所以,虽然他人住在城里头,但是很多生产农具他都是认得的,有的甚至还自己使用过。

这俩干农活儿的大家业,已经占据了本身就很小的房间的一半。

如果仅仅这样,杨景也不会感叹了,因为整个小屋子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位置给人用,还仅仅是刚好能放下一个大澡盆的那种。

那剩下的四分之一你要问干什么用了,杨景会说:“全是茅草!”

农家人靠天吃饭,所以居安思危的意识特别强烈,在村子里头,除了像杨景这样的读书人不事生产外,就只有少数几个懒汉会坐吃山空。其他人,哪怕是在丰收年份,也依旧会攒下很多家里暂时不缺的物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