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蓝色玛格丽特

更新时间:2020-09-08 13:13:34

蓝色玛格丽特 连载中

蓝色玛格丽特

来源:落初 作者:绿指垚 分类:短篇 主角:紫衿凤凰 人气:

主角是紫衿凤凰的小说《蓝色玛格丽特》此文是绿指垚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草隐)和紫衿三年的爱情结束,我用骰子决定自己的去留,数字一赐予我去湘西凤凰旅游已治愈爱情的伤;而一张平白无奇的宣传页无意间却让我寻觅到一处奇怪的鸡尾酒吧,奇怪的吧主,邂逅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虞小乔。她霸道的请我喝了一杯名叫“蓝色玛格丽特”的鸡尾酒,而后,我便知道了关于“蓝色玛格丽特”背后那个凄凉哀婉的故事,石破天惊的更是:不觉之间,我们从成为了这个哀婉故事里面的主角……  请问:您的蓝色玛格丽特需要加盐吗?我仿佛听见虞小乔好听的声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我诊断的不错的话,我想,你是中蛊了。胖子徐福是我最铁的哥们儿兼挚友,医科院鼎鼎有名的高材生。

透过他厚如啤酒瓶底儿的眼镜,我希望看穿他的内心。因为我要确认他是不是在跟我看玩笑。

胖子似笑非笑,眼神浓重,严肃。

不错,你中蛊了。胖子终于用一个肯定句回答我疑惑的眼神的追问。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传说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在湖北湘西尤其,世人谈蛊色变。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有其事;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以其为真。胖子说。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虫四部”集解引唐代的陈藏器原话说: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又宋代郑樵《通志》记载说:造蛊之法,以百虫置皿中,俾相啖食,其存者为蛊;清张泓《滇南新语》也云:蜀中多畜蛊毒,以金蚕为最,能戕人之生,摄其魂而役以盗财帛,富而遣之,谓之嫁金蚕。

重点,重点。从胖子严肃的申请当中,我看得出来,胖子并没有开玩笑。我立刻如坠冰窟,心急如焚的说。怎样才会中蛊?中蛊后果如何?

胖子俯首直视我的眼睛,双眉紧锁道:最近你有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遇见过特别的人?必须老实交代,仔细交代,每一个人,每一个地方,每一句话。否则,我无能为力。

我努力的回想,最近并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去过一趟凤凰,也就停留短短不过两天而已。

凤凰?湘西凤凰?胖子如释重负,嗓门儿破天荒高过八度。

我知道胖子找到了症结所在,否则不会自毁医者肃穆严谨形象。

对,就去过凤凰,就是前两天的事情,昨天回到学校就觉得不适,今天感觉尤甚,所以才来问你这个医学院高材生嘛。

有什么感觉没有?与以往不同的感觉?

昨天半夜觉得肚子绞痛,不过只是偶然间疼一会,一阵一阵儿的,今天早上起来疼的时间更长,更厉害。来之前还吐了一次,还拉肚子。我只好老实交代。

绝对的中蛊症状。胖子一排桌子道。其一,你去过凤凰,湘西地处湖南境内,居民以苗族为众,而苗家有三怪:赶尸,哭嫁,和——蛊。不过蛊这东西应该是失传已久,现代人很少有知道详细配方和使用方法的。蛊很危险,配置方法和使用方法极其讲究,稍有不慎,非死即伤啊。这几天你没有沾惹什么厉害的人物什么的?仔细想想,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老太婆什么的,仔细想想。

没有啊。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我接触过什么老人老太婆。这完全是小说中的情节嘛。可现在全然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呢。我说。

我靠,你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死不足惜,死不足惜。胖子折腕嚎叫。

真的没有。我保证,这可是Xing命攸关,我有那心也没那胆啊。我说。

从下火车到回来,总共接触不到百人,撒肩而过、同处一室的路人不会那么恶毒,那蛊当游戏玩吧?虞小乔?她年纪好像还不到算是老太婆的年龄吧?唱歌的阿妹?我们可是素昧平生,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啊;唱歌的大哥?哇,他是外地人呢;要不就是,就是那个没买她首饰的大妈?对对对,她最有可能,她因为我没有买她的首饰,所以怀恨在心,下蛊报复。

哇,真是太冤太冤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破财免灾了啊。我自言自语到。

胖子不知道何时竟然自己一声不吭看书去了,而且还是牛皮封面,尺余见方的一大本。

哇,你小子也太没良心了,我都快死了,你还不赶快想辙救我,还有闲心看这破书?我上前猛的一拍他的肩膀说。虽然语气调侃,内心却升起了莫名的恐惧,而这丝恐惧又在陡然间从腹内滋生出的绞痛中迅速分裂繁育,蔓延至我身体的各个角落。

止痛片。胖子随手扔给我几颗药片,头也不抬地说。

别聒噪,先吃止痛片止痛。我现在是在救你。否则鬼才愿意翻这老旧厚重的破医书呢。胖子说完继续低头苦啃那本书。

有用吗,我怯怯的问,并上前翻看那本大部头医书的封面:《本草纲目批注》。

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本书?也是李时珍写的?

废话,难道李时珍那个老夫子借尸还魂从棺材里蹦将起来,Xing情大发注解医书啊?这书是我们一个导师偶然发现的,并认真做了研究和考证后加的批注,里面有不少疑难杂症的描述和解决办法。别废话,呈现在还能活动,我劝你还是好好的赶紧逍遥快活去吧,别打扰我看书,运气好你还能起死回生,多活几年。胖子煞有介事的说完真的就埋头看书,不再理我。

我还没死呢,死胖子。我忿忿的说,却再也没有开玩笑的勇气。

谁会给我下这该死的蛊毒?与我有何冤仇啊?

--

生的伟大,死在花下啊。

我踏着街道上的霓虹灯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穿梭,心情就像是眼前这华灯遍地、闹事街道上失魂落魄的苍蝇。

乐吧乐吧。

乐吧乐吧其实也是一个酒吧,不大,是大街上众多大同小异面孔中平凡的一员。他们卖相同的酒,或者是寂寞,哀伤,只是,卖与不同的人。

对于高兴,或者是不高兴的人,给他一杯酒,这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专门找到一阴暗的角落坐下,把自己埋没在黑暗的边缘,让自己遁于无形。

美女,来杯蓝色玛格丽特。我随口叫道。

看着那个本来不是美女的美女,我突然惊愕:我怎么会“随口”就报出了“蓝色玛格丽特”这个名字?

好的。“美女”对我嫣然一笑,或许是对我“慧眼”识“美女”的报答。

酒很快上了上来,我迫不及待的拿起酒杯,又仿佛是逃避梦靥似得喝下一大口。

味道不对,颜色不对。我内心呐喊道。不管是Short-Drinks还是Long-Drinks,眼前的这杯都绝对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Blue-Margarita。首先,最起码的是酒的配方不对,柠檬汁的味道有,却不新鲜;有特基拉酒,却少放橙皮香甜酒;最后,酒杯也不对。真正意义上的蓝色玛格丽特必须是高脚杯酒杯,这样才显得淡雅,高贵而纯洁;眼前的杯子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直筒杯,简直与实验室里面的量杯毫无二致。

庸俗,粗糙。我极其不满的道。

眼前美女的脸上掠过一丝愤怒和不满。原来她还没来得及走开,或是,故意停留?

对不起,我是说我自己,不是指你调制的酒。我解释道。

为了让她不再怀疑,我继续说:我,最近心情不好。

没事,希望你喝的开心。美女终于满意的离开,并带走我皮包里的一员大将。

我继续愤懑的喝酒。不,准确的说是报复。

第一,为了我阵亡的一员大将;第二,为了我虚伪的称赞;三,为了这名不副实的酒。

对了,酒关我什么事?它只是味道略微不对而已,但它毕竟还是酒嘛。只要是酒,不管味道如何,至少都会醉人,对不对?

无情的事实再次检阅我的酒量。

我在自己的蜗居楼下醒来,时间是夜半三更,凉风习习,天无明月,当然也没有星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