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大叔的文艺

更新时间:2021-07-22 09:04:00

大叔的文艺 连载中

大叔的文艺

来源:落初 作者:肥冬冬 分类:都市 主角:子安许巍 人气:

主角叫子安许巍的小说是《大叔的文艺》,它的作者是肥冬冬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子安,你就不能放弃民谣?”“不能!”“为什么,民谣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你看看你创作的那些流行歌曲,那才是市场所需要的。”“民谣之于我,就像金钱之于你,你认为我会放弃吗?”我只想给这个世界证明,民谣,永远都在,而且异常灿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一次的来到烧烤摊,子安并没有直接站在老地方准备演唱。

来得较早的他,直接过来坐在了摊位上。

这还是他演唱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来马路对面坐下。

也不知是那天一百块钱给自己带来的运气,还是那些被自己歌曲感动的人回去宣传的,从那天之后,虽然子安身边还是没有多少观众围着,但是来烧烤摊吃宵夜的,点他歌的人越来越多。

子安也没规定点一首歌多少钱,都是大家随意,有同样给一百块的,也有给十块、二十的,也有直接点歌没给钱的。

只要大家来点,他就唱,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样的用心、用情,用尽全身的气力,为大家带来自己的歌声。

“哟,今天怎么舍得过来我这边吃了,赚大钱了?”

拿来一瓶冰啤酒放在子安面前,刘兵调笑着。

“哈哈,我还用赚钱吗?反正有人请客,我今天来,可是准备豁出去了吃,吃穷你!”

这几天的相处,两人已经算比较熟了,子安也如朋友般毫不示弱的笑着反击。

说起这,就不得不提几天前发生的那件趣事。

第二次来的时候,子安认为不能总是依仗别人的良善去占人便宜,在刘兵送来烧烤和啤酒之后,就问一共多少钱,坚决要付钱买单。

还把刚刚赚的一百块“巨款”拿出来晃了晃,显示自己的“土豪”属性,告诉刘兵自己不缺钱。

两人就这样一个要给,一个不收,推来推去。

最后拗不过的刘兵,只能收下他的钱。

可是刚收下,他又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将钱放入子安面前的礼帽,每次均是如此,让子安哭笑不得。

后来即使很清楚结果会是这样,俩人依然如此,就像两位发现新玩具的儿童,乐此不疲。

“今天又准备唱什么新歌?”

烧烤老板笑了笑摇头,败下阵来,也不接这个话题,转而问着其他。

说实话,他还真是好奇,连着好几天,子安都会过来马路对面唱歌,而且每晚都会在唱完昨天的几首歌之后,带来一两首新歌。

每次别人点出来的,他就像经历过别人所经历的一样,为这些故事量身打造了大部分的歌曲。

他有时候真想掰开子安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还藏了多少好歌,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神奇。

“你想听什么?”

这是两人第一次遇见那晚,刘兵点歌之后,子安首次询问他要听什么。

就像是询问这几天那些点他歌的人,只是感觉又比问那些人时,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我?”

刘兵愣神了一会,才嘴角轻翘,小声说道:“嘿嘿,我随便啦,一会看看别人点什么歌,我占占便宜,顺道听一听就行!”

“反正我觉得你的歌都还挺好听的。”

“我要走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晚!”

说这话的时候,子安的心情有些沉重,他知道自己没法洒脱,没法不辞而别。

今晚,他就是来告别的,与这些天来听他歌的人告别,也是与这个从陌生到相交的烧烤老板告别。

“走?去哪?”

刚刚还在窃笑的刘兵,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前几天才交好的朋友,明天马上就要远离,这样可能显得矫情,但真的有些难受。

他知道离别会来,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

他讨厌离别,应该说所有人都讨厌离别,尤其是这种看起来难有重逢的离别。

拿起子安刚刚喝了一半的啤酒,他一口吹了下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知道,可能南方,可能西北,哪里都有可能,随缘吧!”

“那就随便唱吧,以后如果遇见,你再给我唱唱那些你去过的地方。”

说完这句,刚好有客人过来了,刘兵借机去招呼客人,用忙碌来掩饰一下自己的悲伤。

“我会回来的!”

对着刘兵的背影喊了一句后,子安也不再多说什么,背着吉他,拖着小音箱,朝着马路对面的老地方走去。

“我能点一首歌吗?”

刚过来,就有一位年轻的姑娘跟过来要点歌。

子安记得她,这几天她常来听歌,也常来点歌,看年纪像是周边学校的学生。

每次点歌的时候,不多不少,都会给子安五块钱。

子安有时候都在想,这会不会是她省下来的伙食钱。

“不好意思,今天不点歌。”

子安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马路对面解释道:“今天是我在这演唱的最后一天,我想为大家,为自己,也为我朋友唱。”

“最后一天?你要走了?为什么?”

一连三个疑问,很明显,这个答案让女孩有些意外,这几天她都在这,几乎都是全程看着子安的演唱。

也知道子安的“生意”还不错,收入也逐步趋于稳定,她想不出是什么理由让子安离开。

“离开,又何须理由...”

子安并没有具体解释,开始拨弄自己的琴弦,准备接下来的演唱。

女孩也看出来了子安不想说,她也不再追问。

只是她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再回到马路对面的烧烤摊,遥遥望着演唱的子安。

而是安静的坐在了离子安几步远的马路牙子上,就这样侧身看着子安。

也许是知道最后一次演唱的原因,她想离得近些,听得清楚些。

这一晚,子安唱了梁青的《远方》,唱了暗杠的《走歌人》,唱了张尧的《再见旅人》,唱了很多很多......

唱到喉咙沙哑,仍然不肯停歇。

最后离开的时候,子安还是送了一首歌,给那位一直坐在边上的姑娘。

张希和曹方的一首《认真地老去》,这是一首子安很喜欢的歌。

尤其是其中一段歌词:

“这生命正值春光

别装作刀枪不入的模样

别错过年轻得疯狂

时光很匆忙

别错过日落和夕阳

不论在哪里呀

来不及认真地年轻过

就认真地老去

.....”

他真的希望,这个正值青春最美好时刻的姑娘,不要像现在这样伤春悲秋。

好好享受别人羡慕的时光。

该哭,就放心大胆的哭。

想笑,就毫无顾忌的笑。

别等到了他们这种年纪,再来后悔年轻时候的自己,错失了美好青春。

认真对待生活

认真对待自己

认真对待感情

认真地老去

也更要认真的年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