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特级神医

更新时间:2021-10-13 15:14:33

特级神医 已完结

特级神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素陌陈 分类:都市 主角:张赫雷婉玉 人气:

主角叫张赫雷婉玉的小说是《特级神医》,它的作者是素陌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赫,一个临床医学的大专毕业生,毕业即失业。 三天后,落魄还乡的他,带着爷爷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风干馒头,再回江陵。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老人迷信导致的玩笑而已。却不曾想,他的人生,从此变得与众不同。 有人说:存在即是合理;有人说:师夷长技以制夷。 当一个身怀中医绝技,又不像老古董那般固步自封,懂得取长补短的医学妖孽出现时,沉睡多年的中医,将会焕发出怎样的青春?被人遗落的中医,将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惊人风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赫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缓慢而坚定的伸向了柳媚烟的领口。 随着双手的接近,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起来,虽然,在医院里,曾做过不少胸部触诊,但那是在庄严的病床上,而且,身旁还有指导老师。 最最关键的是,那些病人,都是一些大妈级别的患者。 场所不同,对象不同,一股浓浓的暧昧之意,悄然弥散开来。 张赫缓缓弯下腰,急促的呼吸,如滚烫的气流,一阵阵拂过柳媚烟的脖子,让她变得更加紧张,双颊潮红,都快要滴出血来,也让她变得愈发的诱人。 张赫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但终究还是抓住了柳媚烟衣领上的第一颗扣子。 轻轻解开,胸前的嫩白,便扑面而来,亮瞎了张赫的双眼,他深吸了口气,伸手解开了第二颗扣子。 粉色的内衣,包裹着汹涌而出的山峰,蛮横的冲击着张赫的视线,让他瞬间变得呼吸粗重。 再看柳媚{烟,紧张得双手握紧,死死拽着沙发,她全身僵直,一动不敢动。 为了能准确判断出神封穴的位置,张赫不得不伸出手去,缓缓探进了内衣,轻轻扶正了因为太大,而微微有些偏离方向的ru肉。 软、弹、滑,这辈子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完美的美ru的张赫,如触电一般,猛地变得僵硬起来。 张赫的手心已被汗水浸透,滚烫无比,而随着他的动作,柳媚烟的娇躯,不禁一阵颤抖,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 心不正,术不正,《炎黄医经》上的警句,如暮鼓晨钟般震响在张赫的脑海,他狠狠咬了下舌尖。 清晰的疼痛,赶走了所有杂念,张赫的目光突然变得纯净起来。这一瞬,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医生,在他的眼中,那柔韧的乳肉,不过是一个承载穴位的人体部位。 他缓缓掏出银针,准确无误的刺进了神封穴。为了能取得更好的效果,张赫按照医经的指导,在神封穴旁轻轻按摩了起来。 张赫确实在按摩,但落在紧张不已的柳媚烟心中,却是在摸。 一开始,张赫确实在认真按摩,但随着按摩的继续,在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嫩滑,和惊人弹性的冲击下,张赫渐进有些按捺不住了。按摩的范围在逐步扩大,渐渐蔓延到了整座山峰上,且他那不安分的手掌,也渐渐延伸到了峰顶上最敏感的部位。 随着按摩的持续,一股异样的酥痒,渐渐漫上了柳媚烟的心头,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让人兽血沸腾的娇*喘,时不时响起。 张赫变得更加放肆,按摩的频率也渐渐加快,但柳媚烟却突然清醒过来,“张赫,你干什么?”随着柳媚烟厉声的呵斥,张赫也猛然转醒,他不由自主的一阵尴尬,迅速收起了放肆的手掌,并再次并拢中食指,认真按摩起神风穴。 柳媚烟还想说什么,但终究只是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美妙的时光,过得总是太快,虽然恋恋不舍,但张赫终究还是结束了这次治疗,随着银针的拔出,刘媚颜便猛然坐起了身,快速扣好衣衫,“张赫,你给我等着。”留下一句恶狠狠的威胁之语,柳媚烟便落荒而逃,迅速冲回了房间。 客厅内,张赫犹在回味无穷,但房间内,柳媚烟却心如鹿撞。 …… 良久后,张赫终于收起了满脑子不健康的思想,认真开起了处方。 张赫的针法,确实神奇,静下心来的柳媚烟神奇的发现,呕心呕吐和绞痛的症状居然全部消失了,“这家伙还是有点真才实学的嘛。”但肯定才落下,柳媚烟又忍不住发出声嗔怒的低语,“流氓医生,呸。” …… 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柳媚烟,很快便找到了新工作,但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张赫,却没那么顺利了。 “诸葛亮出山前,也没带过兵,为什么我一出山,就非得有工作经验呀?”无声感叹了句的张赫,继续在手机上快速搜寻起适合自己的岗位。 投简历,等待面试。 等待的时间,确实很无聊。 百无聊赖中,张赫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炎黄医经》中记载的那套健身拳法,通体拳。 客厅内,张赫彷如练习瑜伽般,艰难的摆起各种造型。 十天后,张赫终于收到了一家民营医院的面试通知,虽然这段时间,几乎没花钱,但再次打开钱包时,张赫却依旧一阵无奈,“钱呀钱,我那么爱你,你为何总要如此的狠心,弃我而去呀。”望着钱包内仅剩的三张红票子,张赫忍不住低声感叹了句。 整理好仪容仪表,张赫便大步出门了,从东三环跑到南六环,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 钻出地铁,大步走向不远处的城郊民营医院,但一路走下来,就连没有什么反侦察能力的张赫,都感到了不对劲。 三名壮汉,一路尾随着张赫,直到车辆行人都很少的六环高架桥外,难道是那个禽兽院长,派人来报复自己了? 虽然社会经验不丰富,但却并不愚笨的张赫,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痛打死猪院长的件,柳媚烟说这家伙在江陵社会关系复杂,看来这下麻烦了。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好学生,除了年少时,与小屁孩们打过几次架外,就从未跟人动过手的张赫,不由自主的一阵紧张,旋即迈开大步,狂奔而去。 张赫极力狂奔,三个壮汉也即紧随,急速冲来。 “尼玛,真是来报复我的。”回望了眼三名狂奔的壮汉,张赫顿时紧张不已,再次加快了速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去。 只是,张赫浑然没注意到,越往前,越偏僻,自己获救的机会也就越渺茫。 整整狂奔了十多分钟,张赫渐渐乏力了,但那三名壮汉,却依旧没有丝毫减速的样子,怎么办?我真不会打架呀。望着彼此间越来越近的距离,张赫也愈发的紧张。 又十分钟,张赫终于坚持不住了,不得不停下大口大口的喘气,“小子,你跑呀,怎么不跑了?” 随着一声粗犷的嘲讽声,三名肌肉结实的壮汉,瞬间将张赫团团围在了中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