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宝鉴天佩

更新时间:2021-10-17 21:04:53

宝鉴天佩 已完结

宝鉴天佩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鉴天 分类:都市 主角:林韵景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鉴天的原创小说《宝鉴天佩》,主角林韵景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落魄小子景辉因缘巧合之下,获得一块来自未来的神秘玉佩,承载了一串未来科技的变异基因,可鉴识天下珍宝! 一双变异的双眼堪比碳十四鉴定,古今中外天下珍宝尽逃不出法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伙计从后房出来的时候,景辉看到他怀里捧着四五件东西。 一玉佩,一瓷花瓶,一观音雕塑,一幅画。 好家伙,从玉器到瓷器,再到杂项和书画,这考验可真是一应俱全啊!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全才不成? 看着景辉有些发黑的脸色,老张连忙解释道:“景兄弟千万别见怪,这些都是我几天前掏老宅子淘来的,我也摸不准这几样东西,我又不知道你擅长哪个种类的鉴赏,所以让伙计全拿过来了。” 景辉摆了摆手,道:“没事,我现在跟着师父学习正好需要实践的机会,这几样东西我要是说不准,你可不要见怪。” “哈哈哈,景兄弟哪里话,你肯掌眼老张我已经深感荣幸了。”张远贵心中叹了口气,这小子真是滴水不漏,这么久竟然没露出丝毫破绽,难道他真的是林子福的弟子? 此时景辉不去理会张远贵的顾忌,拿起那块玉佩直接以天眼望去。 双眼中的氤氲包裹着玉佩,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眼前景象丝毫没有变化。 景辉摇了摇头,这玉佩是赝品。 “景兄弟,这玉佩怎样?”虽然这些玩意儿是张远贵拿来校考景辉的,但此时他的脸上故意露出一丝紧张。 “这东西是玉做的没错,但是应该是现代仿品,至于原因,嘿嘿,我就是凭感觉。”景辉笑道。 张远贵无力的翻了翻白眼,景辉的话他只当是鬼话。 紧接着,景辉拿起瓷碗,细细的看了起来。瓷碗的表面上一层粉彩的釉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细腻而飘逸。 景辉双眼氤氲包裹着瓷碗,很快一副奇异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呈现,一个匠师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件碗型的泥胎放入火窖之中,在高温的煅烧下,瓷碗迅速成形,表面上形成一层粉彩釉。 乾隆年间的粉彩瓷碗? 景辉心里有了计较,反手看了看碗底,果然印着乾隆时期的印记。 “这碗是真的,恭喜张掌柜。”景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嘿嘿,景兄弟不愧是高人弟子啊!”说了一句,张远贵立马住嘴,生怕露馅,不过心里却已经相信景辉确实是林子福的弟子。 很快,另外两件景辉也已经验证,皆是真品,虽然不算多么值钱的玩意儿,但也有个十几万的价钱。 “张掌柜,我们是不是该谈谈那战国玉鼎了?”景辉笑眯眯的说道,语气中有种势在必得的架势。 此时张远贵对景辉是林子福的弟子确信不疑,而且也相信了那玉鼎就是战国玉鼎,此时让他一千万卖出去,他哪里肯。 “景兄弟,我是我不讲信用,但是你应该知道这战国玉鼎的价格,一千万可是有些少了。”张远贵斟酌着用词,一旁还看着景辉的脸色。 此时景辉脸上已经乌云密布,冷笑道:“难道张掌柜想反悔不成?” “景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虽然是说过要把战国玉鼎卖给你,但是之前的说的一千万不作数,我们重新定个价格可好?两千万,两千万你要觉得合适你就拿走。”张远贵见景辉一副犹豫的模样,心中大定,自以为吃定了景辉。 “张掌柜的意思是说之前我们谈好的价钱不算数,还要另谈?”景辉问道。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毕竟之前我不知道这是战国玉鼎,现在知道了,那价格自然要涨了。”张远贵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丝毫不觉尴尬。 “你放屁!”景辉突然跳了起来恶狠狠的骂道,冷视着张远贵,说道:“张掌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文轩斋的赵掌柜也曾向我透露了一点儿,这玉鼎本来是你们合伙买下的,但是后来鉴定却是赝品,我愿意画一千万已经是仁至义尽,没想到你竟然昧着良心坐地起价。” 张远贵没想到景辉突然发脾气,而且还骂自己,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道:“景辉,我敬你是林子福的徒弟所以才一味的迁就,你要是不知好歹别怪我不客气了,这玉鼎现在我要三千万,你要就那走,不要就滚蛋,反正有大把的人排队等着呢!” “好,好,好你个张远贵,我跟你没完。”景辉气得暴跳如雷,脸上怒火冲冲。 “呦,怎么了,这么热闹。”门外,赵传领着三人向古玩店走了进来。 三人的年纪都在六十岁左右,但是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看不出丝毫老态。 张远贵脸色十分难看,阴沉的问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哎呀,小张啊,一大早上脾气怎么这么大”。因为三位老人还在屋外,所以张远贵并未看见,此时听到声音,脸色更加难看。 但是依然不得不脸色堆起一丝微笑,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您三位啊!快请进。” 这三位老头也是这附近的古玩店掌柜,是赵传按照景辉的计划故意找来的。 三个老头进了屋一一落座,伙计端上茶水,其中一个手把文玩核桃的老头悠悠问道:“小张啊,刚才是怎么回事?我隔老远就听到了你的声音,做我们这行的最忌浮躁。” 张远贵连连称是,心里却直想骂娘。 景辉向赵传打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开口说道:“老张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顾客从我店里被你请来,本来谈的好好的,怎么就骂上了?” 张远贵此时连想掐死赵传的心都有了,但是眼前这三个老头不是简单人物,在这古玩城说话很有分量,如果回答不好,那自己可就无法在这里立足了。 紧接着,张远贵一番颠倒黑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起始说出,但是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按他的意思,刚才的话没有第三人听到,只要自己编个谎也就过去了,至于景辉完全是个外人,三位老人肯定会相信他的话。 果然,听了他的话之后,三位老人眉头紧皱,那把玩核桃的老头看着景辉厉声说道:“我从未听林老哥说起他要收徒弟的事情,你这小子竟然敢那林老哥的名头招摇撞骗。” 景辉站了起来,脸上丝毫看不出惊慌,对着三位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三位前辈,小子这里有一件东西想要三位听听。” 说着,景辉从口袋中掏出手机,轻轻按了下去。 张远贵心中一突,有些不好的预感。 听到那手机中传来的熟悉声音,张远贵心中绝望了,他哪里还猜不出此事的境况,自己钻入人家设的局里面去了。 早在赵传的文轩斋里,当景辉见到张远贵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按下手机的录音键,一直到三位老人的到来才结束。 一切全都明了,三位老人一脸怒气的看着张远贵,还是那把玩核桃的老者开口,问道:“小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远贵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跌坐在地上,眼睛无光,根本没有听到老者的问话,他只知道,他完了。 景辉看了眼张远贵摇了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对着三位老人说道:“三位前辈,还是我来说吧!” 接下来,景辉讲述了张远贵如何给赵传下套,然后差点儿让赵传一无所有的经过完完全全讲了出来。 “哼,想不到我们古玩城竟然还有这样的人,老钱,老孙,你们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办?”把玩核桃的老人怒眉一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张远贵。 张远贵给同行下套,已经坏了古玩行里的规矩,以后恐怕再也无法在这里立足了。 “小张啊,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了,你还是走吧!”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粉碎了张远贵最后一丝侥幸。 张远贵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以三位老人在古玩城的地位,他根本无力反驳,只能接受事实。 有些怨毒的看了景辉一眼,张远贵阴沉的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想不到我张远贵竟然栽在你的手里,咱们青山不改,绿水……” “喂喂喂,我说老张啊,你先别忙着放狠话,既然你都要走了,你这古玩店卖给我怎样?”赵传一句话差点儿没把张远贵噎死,原本难堪的脸色越发阴沉。 “好,两百万连店带货你拿去。”张远贵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而且两百万的价格确实不高。 “好”,赵传想都没想的答应下来,他手里正好还有张远贵给他的两百万。 接下来一切简单了,守着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张远贵也不敢耍花招,只是到了最后签合同的时候,赵传却怎么也不肯签自己的名字。 “阿辉,还是签你的名字吧!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工作,不如就经营这家古玩店,咱俩也好有个照应。” 景辉犹豫了一下,他现在虽然拜了林子福为师,但确实需要一个安身之处,也就答应了。 随后,张远贵带着店里值钱的古玩走了,三位老人也勉励了景辉几句后离开。 打量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古玩店,景辉在的目光停留在柜台下一块垫桌腿的方砖上,眼中的氤氲不由自主的冲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