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恶作剧之吻:就是要爱你

更新时间:2022-01-14 15:43:56

恶作剧之吻:就是要爱你 已完结

恶作剧之吻:就是要爱你

来源:落初 作者:点点爱美食 分类:都市 主角:江直树袁湘琴 人气:

主角叫江直树袁湘琴的小说是《恶作剧之吻:就是要爱你》,它的作者是点点爱美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袁湘琴是一个单纯开朗的高中F班女学生,自从在开学典礼上看见代表新生致词的A班江直树,便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号称IQ200的超级天才少年。经过两年多无望的暗恋,她鼓足勇气在学校中对他表白,却遭到他无情的拒绝,一时间成了全校的笑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厅里,阿利和阿才正在看棒球比赛,双方各自为支持的球队加油助威。每当对方球队进一球时,就会爆发支持方的热烈欢呼和反方的嘘声,热闹场面仿佛置身球赛现场。裕树在房间里看书,对于楼下像两小孩看比赛的大人们制造出的噪音,实在忍无可忍,打开房门朝楼下大喊:“妈妈,这么吵我怎么做功课啊!!”

听到裕树的抱怨声,江妈妈赶紧上楼,生怕儿子的声音被楼下的阿才听见会尴尬,虽说他们父女两个搬来也有好几个月了,也许始终觉得是寄人篱下,在这里还是很客气,生怕给江家带来麻烦。

“裕树,星期天不必念书,你应该像哥哥那样才对哦。”江妈妈安抚着气鼓鼓的小儿子。

“才不要!!”裕树大声嚷嚷着,哼!

“阿才叔叔今天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丰盛的晚餐喏,他可是大厨师哦!”江妈妈献宝似的继续讨好的说道。

听见楼上争执的声音,湘琴赶紧跑上二楼加入到安抚队伍中,“裕树,湘琴姐姐也一起做呢。晚餐有好多好吃的,你一定会喜欢的哦!”

“我…不…吃!!我才不要吃笨蛋做的饭,绝对…不吃!”裕树抄着小手扭过头不理湘琴。

“你这个小鬼真没礼貌。”湘琴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的小孩还真是不好哄!

楼下厨房里,阿才准备着一展身手,“为了答谢阿利和嫂子对我们这些日子的照顾,今天特地下厨做几道拿手好菜给大家尝尝。”

湘琴开心的在背后振臂高呼:“爸爸加油!!”

阿利看见热情的阿才父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真是太见外了。不过,阿才的手艺可是天下第一的,我也很想吃吃看,你说是吧,直树?”回头对着在沙发上看书的直树,征询着共鸣。

“嗯。”直树头也没抬的嗯了一声。

看见直树冷淡的回应,阿利赶紧对着厨房说道:“湘琴,有个大厨的爸爸,想必你一定也很能……”话音未落,就听见从厨房里不断的传来湘琴的惊呼声和锅碗瓢盆与料理台、地板碰触的乒乒乓乓声。

“啊!爸……,面糊掉下去了……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真要命。妹妹,你帮爸爸来炸这个,我来和面糊。”

“爸爸,怎么下到锅里全都散了啊?”湘琴看着在油锅里不成形的豆腐,大叫。

“你呀,油都还没有热,你怎么就放下来了唻!赶快捞起来。”

“啊!!!!!”被热油烫着的湘琴边叫边扔出手里的笊篱,大叫起来,“锵……!”笊篱从湘琴手中飞出砸到右前方的酱油瓶,酱油瓶又碰倒了醋瓶,醋瓶砸到了锅铲,锅铲以克塞的标准姿势冲进了面粉袋,面粉袋里的面粉像雪花般纷纷洒落开来……一连串的多米诺效应之后,混合着面粉、各种调料的食材如天女散花般散落在厨房四周……

“湘琴,有没有烫着?”阿才一边顾着锅里的菜,还要分神照顾状况不断的女儿,一边还要躲避湘琴制造的“枪林弹雨”,阿才现在真是一个头……N个大。

“啊!爸爸,你看这个怎么办啊???”

“咚……!”

“乒……”

“乓……”

“哎呀……”

“你是怎么搞的呦!”阿利分身乏术,一身热汗将衣服凉凉的贴满全身。

一时间小小的厨房显得热闹非凡……

听见如同打仗般热闹的厨房,坐在客厅里的阿利冷汗直冒,直树也从书里抬头与老爸对望了一眼,从对望的眼神里,彼此读到了相同的信息:这顿饭……还能吃吗?

正在此时,屋外一行5人的小分队也正以侦测状态潜入这片高级住宅区,悄悄的接近江宅……

“阿金,这样不太好吧?”正以周边万年青植物作为掩体前进的留侬心虚的向阿金发问。

“我也觉得,这样等于是去**江直树的家嘛,和狗仔队有什么区别?”生怕被保全发现的纯美听见留侬这样说,马上附和道。

“这有什么不好,可以一次看望两个人呀。”阿金完全不理会其他四人的担心,回头大声说道。

“那要看你自己看就好啦,干嘛还非拉着我们陪葬。”

“就是嘛!”留侬、纯美正叹息着这么美好的一个礼拜天就这样被毁了,前方突然传来阿金兴奋的声音:“到了,就是这里。”

“不知道,江直树那个怪物有没有对湘琴做出什么禽兽行为?”阿金一想到两人现在同一屋檐下,就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急躁的想要**而入,吓得旁边四人赶紧把正爬墙的阿金一把拽了下来。“危险!!”

丰盛的晚餐终于在热闹和忙乱之中以最佳姿态待位,色香味俱全的展现着阿才专业厨师的水准。

“好了,大家请入座,开动吧!”阿才笑呵呵的招呼大家入席。一想到这顿饭是自己做厨师这么多年以来最“大动干戈”的一次、还真是身心俱疲啊。不免为自己唯一的宝贝担心起来——女儿啊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哦!!!!

“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哎!”江妈妈率先发出了高度的赞扬。

“真的不错哦。”阿利在亲临了现场实况后看到满桌的佳肴,由衷的竖起来了大拇指。

就在叫好声一片时,裕树指着最边上一盘黑糊糊的菜大声说:“这盘菜……看起来好奇怪!”

“这……这是我做的炸豆腐,呵呵,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是我保证,味道绝对好。”看见自己的作品被裕树批评,湘琴赶紧站出来拍着胸脯打包票。

裕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这个我绝对不吃,一看就知道是笨蛋做的。”

直树看了一眼炸豆腐后,也一点面子都不留的说道:“我也不要吃这个。”

“啊?哥哥你也不吃啊?”江妈妈尴尬的抱着歉意的笑容看着湘琴。

“没关系,我来吃。”一旁的阿利也害怕湘琴承受不了太多的打击,安慰的说道:“放心,我一吃他们就都吃了。”

所有人的目光这时都聚焦在用享受的表情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的阿利身上。

“呃……”看着大家关注的眼神,强迫着自己不要吐出来的阿利,生生把豆腐给咽了下去。“哇哈,好吃好吃,你们也来吃吃看。”泛着泪光的阿利露出变形的笑容热情的招呼大家都来试试。

“爸爸,你的眼泪流出来了。”裕树指着阿利眼角的眼泪提醒道。

“哈哈…哈,因为……因为太好吃啦。”阿利抹着眼泪强撑着,生怕自己表现出“很难吃”的表情而伤害到满心期许的湘琴。

看到爸爸一脸赞赏的表情,将信将疑的裕树夹起一块送进嘴里,“呸……!”还没等湘琴问怎么样,裕树已经将豆腐直接吐了出来,大叫着:“好难吃!”

“我就知道。”阿才叹了口气。阿利不忍心看见阿才这样,急忙说道:“不……不会呀,其实还不错啦。”

“阿利,你不要这样,我这个女儿从来就不会做菜,我也知道这样下去根本就嫁不出去。”阿才看到阿利如此维护湘琴,实在觉得很不好意思。

听到阿才担心湘琴今后的归宿,江妈妈一脸兴奋的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湘琴以后就给我们家做儿媳妇好啦。”

“耶……????”全家人一脸惊诧的望向江妈妈。

“嫂子,你的意思是……?”

“这还用说,当然是跟我们家哥哥结婚喽!”江妈妈一说起这个话题就掩饰不了的激动,“告诉你们哦,关于这个事情,我都想了好久了。阿才他们只有父女两个,今后湘琴要是嫁了,阿才就孤零零的一个人了,那样肯定湘琴也放心不下,所以湘琴嫁给哥哥后你们两个一起住到我们家来是最理想不过啦。”江妈妈越说越兴高采烈,完全不顾其他人的反映,“等哥哥和湘琴结婚后,我们就把房子改建一下,或是再买个大一点的房子,以后有了小BABY,一家三代住在一起多快乐啊!”

“唔,这个嘛,我也赞成。可以和阿才结为亲家也很不错哦。”阿利听完妻子的想法,也深表赞同。

“比起把湘琴嫁到不认识的陌生人家……能这样当然是最好不过啦.”阿才沉思片刻之后也颇为赞同地点头道。

“那阿才,你们家的房子就不用再盖啦,赶紧通知工人停工。”阿利突然想起目前还在修复阶段的袁家,赶紧提醒阿才。

看着越聊越投机的父母三人,裕树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大声叫道:“不行,我反对!”。要是被同学知道他有一个这么笨的嫂嫂,他一定会被大家笑死!

湘琴也激动的叫道:“你们不能这样擅自决定所有的事情。”

“我才不要这样的嫂嫂!哥哥一定也不要,她笨死了。”

“哎,你说谁笨?好歹我也是进过百名榜的好不好。”湘琴不满的提出抗议

“那还不是哥哥教的。”裕树一针见血的指出事实。

看见吵得不可开交的两派人马,直树抬眼环视了一周,淡漠的说道:“不要因为你们自己的方便,而随意安排别人的人生。”

“可是……我觉得湘琴对哥哥来说,非常适合呀。”

“呃?是吗?”听到对自己如此高的评价,湘琴受宠若惊的看向江妈妈。

“算了,不敢当。”直树撇了一眼湘琴。

“哼!我才不敢当呢!”湘琴被直树的冷嘲激怒了,站起身大声回敬道。

“喔,是吗?”直树浓眉一挑。

“谁喜欢你这种人啊!”湘琴逞强地说。

“可是,我还记得……有人给我写过热情洋溢的告白信呢?”直树微眯起眼,语气中有些逗弄的意味。

“咦!……”湘琴不解的看着直树。

“那这个应该就不是你写的啰?”直树背起手在房间里踱步背了起来:“江同学,你好!我是F班的袁湘琴。我想你并不认识我,但是我对你却很了解……在新生开学典礼上致辞的你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对你的爱慕也持续了两年……”

“啊……啊……那不是……”湘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惊诧不已。直树看了湘琴一眼,继续背道:“想要同班的愿望已不可能,所以写了这封表达心意的信。江直树,我喜欢你!”

“这是怎么回事?哥哥,莫非……”江妈妈准备从直树脸上找到答案。只见湘琴如旋风般从眼前飘过,随即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你干什么打人啊!”被甩了一巴掌之后的直树恼怒的瞪着湘琴,恶狠狠的吼道。

“哥哥,不要这样。”江妈妈赶紧分开两人。

“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的信?”湘琴又羞又恼地大喝。

“那封信本来就是你写给我的,不是吗?”

“那……那你为什么要背起来?”湘琴一时语塞,呆了几秒钟以后才又开口道。

“我有什么办法!我看过一次就记得啦!”直树捂着被打得生疼的半边脸,没好气的吼回去。

“这么说起来,湘琴,你是不是一直喜欢我们哥哥呀?”阿利嫂惊喜地看向两人。

湘琴羞红了一张脸,窘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直树揉揉被打痛的脸颊,语气不善地说:“坦白说出来呀!”

“我……我写过情书……”湘琴低下头承认道。

江妈妈闻言,开心地笑弯了眼。这么说来,她刚才的意见都是有可能实现的啰!看来,她得再加把劲,好好替他们两个制造机会才行。

“请你们等一下!”门口传来的一声大吼,使原本乱得一锅粥的江家霎时安静下来,齐齐望向窗户。

“我刚刚都听到了,你们简直太乱来了。”阿金咆哮着站在窗户外,后面的留侬、纯美还有阿洪等四人一边拼命的往外拉阿金,一边满脸堆笑的给江家众人赔不是,生怕被人告个擅闯私人住宅,要被家长从警察局领回去。

“呃?你……你是谁?”阿利看着像发疯般狮子的阿金,发问道。

“阿金!!”湘琴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拨开挡在前面的江直树,看清来人时,吃惊的脱口大叫。“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担心你被江直树那个家伙欺负啊。”原本一脸愤怒的阿金看清楚来人后立刻恢复了对湘琴惯有的温柔,关切的回答道。恢复冷静的阿金,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行为在长辈面前实在很失礼,尤其看到阿才也正怔怔的看着自己,赶紧向众人鞠了一躬,自我介绍起来:“各位大家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叫金元丰,是湘琴的同班同学,大家都叫我阿金。”顿了顿补充道“我们是班里公认最速配的一对哦。”

湘琴一听惊慌的跟满脸都是写着“噢?”的大家解释道:“不要听他乱讲!”

江妈妈听完阿金的介绍,掩嘴而笑:“我们湘琴好像很受欢迎哦!”随即又露出担心的神色面向阿利:“怎么办?爸爸,有人上门来抢湘琴喽。”

被她这么一说,湘琴倒不好意思起来,“哪有,伯母。”

看着一直都默不出声的江直树,阿金着急的希望从他嘴里得到他最关心也是最想要的答案。“结什么婚是根本不可能的,对吧,江直树?”

直树冷眼看着如同闹剧一般的场面,看着突然闯到家里来的阿金,心想着为什么这个世界老是有奇怪的事情出现,有那么多脑袋里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人存在啊。不过,看着像热锅上蚂蚁一样的阿金,好像也蛮好玩的。

“这种事……也不一定哦。”直树走到窗户边,看着阿金说道。

“呃?这是什么……什么意思?”阿金不敢相信的盯着直树。

“人的心意是会变的。今天讨厌,搞不好明天就喜欢了。”直树嘴角勾起一道小小弧度看向湘琴。

“我就知道你对湘琴有意思。”阿金按耐不住胸中的怒火准备翻窗而入,冲直树扑过去揪起他的衣领朝那张看起来就讨厌的没有表情的脸上打一拳。

早就料到会有这手的直树轻侧身体让阿金扑了个空,继续说道:“也许吧,你可不要忘了,和你比起来,她中意的可是我哦。”

看着失去重心差点跌倒在地的阿金,直树恢复惯有的冷漠表情说了声你慢慢坐,就转身上楼去了。

江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那个几乎没有情绪的儿子居然能说出刚才那番话,冲到窗前握着阿金手连连道谢:“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家哥哥说出刚才的话,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太感谢了!”心里暗暗佩服自己的先见,嘿嘿……

而一旁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湘琴,脑子里现在更是一团浆糊,看着消失在楼梯那头的直树,傻傻的张嘴站着,仿佛被点Xue一般。“他……他居然说了那种话!”

……

次日的斗南高中再次迎来了爆炸Xing的新闻。

“哎,这就是F班的袁湘琴”

“啊,袁湘琴来了,袁湘琴来了”

“这就是和江直树在一起的人啊?”

“真是意外的组合吔!”

……

走在校园里的湘琴再次被众人注视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搞得汗毛竖立,仿佛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又要降临在自己身上。

“袁湘琴!!!你给我出来!”江直树再次出现在F班的门口咆哮着,看着愤怒的直树,湘琴顾不得因他的出现引起的班级骚动,赶紧跑出教室

“这次又怎么了?”湘琴一副无辜的表情看向直树。

“你自己跟来看就知道了。”直树看着湘琴气急败坏的说道,心想,怎么一碰上她自己就开始倒霉,原本平静的生活也掀起了如此的轩然大波,连轰动事件都要来个一模一样的拷贝。

学校公告栏正中,赫然张贴者大大的海报,上面画着一脸幸福的湘琴看着帅气的直树微笑着对自己说我们结婚吧,海报的标题用初号字体醒目的写着:

“江直树&袁湘琴

昨天决定结婚!!!!”

直树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再次受到了挑战,一肚子怨气正找不到地方发泄,而站在眼前的袁湘琴无疑就是那个最佳的出气筒。

“你的朋友到底没有没毛病啊,尽做这些无聊的事!!”

“可是……我还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啊?”被雷鸣般的咆哮震醒的湘琴,抬头回问道,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说-什-么!!!!!”直树觉得自己就快崩溃了。

“你不是说说不定也喜欢我吗?”

“那是我意气用事说的话,意气用事你懂不懂啊?”

看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围观的同学开始议论纷纷。

“看,小两口吵架了吔。”

“是哎,还真像夫妻俩吵架吔!”

湘琴转头看着公告栏上的海报,不觉想起直树昨天说的话:“谁知道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对嘛,谁知道今天是这样,明天就不会变成另外的样子了呢?想着想着嘴边渐渐绽开了微笑。

“喂!!袁湘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