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将军美色

更新时间:2020-09-15 14:24:17

将军美色 已完结

将军美色

来源:落初 作者:欧若 分类:都市 主角:苏毓晴苏万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将军美色》是欧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毓晴苏万城,书中主要讲述了:将军如此傲娇,引无数女子尽折腰!他是大同街上无恶不作的小混混,也是戈壁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他生来俊美,天定花心,身边桃花无数,却偏偏孤独一生。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又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一步错,步步错。他身负血海深仇,却不顾国仇对敌国的公主心慈手软,不顾家恨对仇人的女儿泥足深陷。当最后的真相揭开,满腔的抱负付诸东流,他情何以堪,又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盛开的桃花在墙头招蜂引蝶。这四周,冷冷清清的一片,只有这家院子里的桃花引得他的驻足。吴家宝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朝那面墙走了过去。墙面不高,以他的身高,纵身一跃便能上墙。如此近距离看着盛开的桃花也是一种美的享受,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他决定在这围墙之上安神片刻,暂避父亲的“追捕”。

三月的阳光暖洋洋的,吴家宝闭上眼睛没多久,便睡意朦胧了。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耳边一阵吵杂声响起,吴家宝眯开眼睛,听声辨位,视线随之落在墙外。猛然睁大眼睛,不知何时,墙外已经聚集了一堆人,正对着他指指点点。

“这是哪家的少爷,怎么大白天的睡在墙上?成何体统?”其中一个贵族妇人率先开口,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指责和鄙夷。

此时,吴家宝的心早已七上八下了。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躺在墙头上打了个盹而已,居然引来了那么多人观看。还好自己这身打扮,让这些人误以为他是个贵族少爷。不过纸包不住火,这么下去的话,他的身份肯定会被拆穿的。不行,得先离开这里,而且不能让他们看清楚他脸,万一查起来的话,他肯定逃不掉了。

思及此,吴家宝赶紧用手挡住半边的脸,闪身朝跳进了院子里。这个时候不能继续待在墙头引人注意,也不能往外跳被那些人看清楚脸,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往院子里跳,希望他运气好一点,能暂时躲一会儿等到院子外面的人离去。

只是,好运似乎没有降临,就在吴家宝跳落院子不久,便被这个宅子的管家发现了,而且倒霉的是,本想朝后门逃走的吴家宝竟然发现后院的门被锁死了。真是让人气绝!这到底是什么人家,没事干吗把后门锁死,防小偷也不用防这么紧吧!用砖头把门堵死更干脆。

管家拿着扫把在后头追,嘴里还大喊:“抓贼!抓贼!”下一刻,只听见更多的脚步声从前院传来,似乎来了很多护院。吴家宝心中一慌,情急之下躲进了一间厢房。

房间别致娴雅,粉色的幔帐拖地,看来是女子的闺房。吴家宝有些不知所措,想转身离去,却又听到外边的追杀声,便不再移动半步。忍一时风平浪静,他最终决定躲在这里,哪怕片刻就好,并非故意骚扰。

听到门轴转动的声音,却未见任何人影,此时正坐在窗前刺绣的苏毓晴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瞧了一眼门口,房门紧闭,似是无人进出一般。难道是风吹的吗?苏毓晴皱起眉头,看了看窗外,今天并没有刮风。心中疑团渐渐扩大,促使她站起了身,缓步朝门口走去。

而此刻正躲在幔帐后的吴家宝听见脚步声逼近,悄悄握紧了拳头。不论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只能出手制服。毕竟,制服一个女子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当身着一袭白色衣裙的苏毓晴跃过幔帐进入吴家宝的视线时,吴家宝竟然忘记了出手。世间男子皆逃不出一个色字,如此倾国倾城的美貌,任谁都会为之倾倒和着迷。而吴家宝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看到苏毓晴这样一个美得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时,惊艳、出神和忘我已然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状态了。

相较于吴家宝此刻的出神,苏毓晴的反应就正常多了。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自己的闺房,第一个念头就是大声尖叫。

“啊……”她这一叫引来了门外的注意,也恰好惊醒了出神中的吴家宝。

吴家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捂住了苏毓晴的嘴巴,而就在同一时间,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小姐,府里闯进了一个小贼,您没事吧?”

苏毓晴皱着眉头,倒也没有挣扎,只是以极度不舒服的姿势瞪着吴家宝。吴家宝委实不想伤害眼前这位大美人,更不想给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请你帮我离开,我并非小偷。”说着,他腾出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证明他所说非假。

苏毓晴见了银票后,默默地点了点头。吴家宝见状,这才慢慢地放开了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觉得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信任她。

呼吸得以自由,苏毓晴如释重负地深吸了一口气,转头朝门口回了一句:“我没事。”

“谢谢。”吴家宝颔首退了两步,让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眼前这个男子明明是闯进她房间的孟浪之辈,可她竟然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莫非是连日来闷在房里产生错觉了吗?苏毓晴莞尔一笑,似是对自己的嘲讽。

如此不经意的一个莞尔,让吴家宝再度陷入失神之中。世间怎会有如此脱俗的容颜?简直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寻了。

“如此,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苏毓晴的神态已然恢复自若,移步回到梳妆台前,拿起针线,旁若无人地继续刺绣。

瞧着她神态自若的一系列动作,吴家宝好奇地挑了挑眉,他一个陌生男子闯入她的闺房,她竟然未曾有丝毫的害怕之色,还真的像不食人间烟火。回过神,吴家宝正想报出自己的名字,却不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没等吴家宝有所反应,房门已经“吱嘎”一声推了进来。

婢女小翠端着一盘水果推开门,唤了一声“小姐”后抬头正要进门,却惊讶地看到一名长相俊秀的陌生男子倚在幔帐旁,当下就吓得扔了手中的水果盘,惊叫声随即脱口而出。幸亏吴家宝机警,疾步上前一手蒙住小翠的嘴巴,一手接住急速落下的水果盘,才免去了又一场惊心动魄。

“别慌,我不是坏人。”吴家宝凑近小翠的耳边低语,双眼却已从门缝瞟向了后院,后院一片清静,管家显然已经追去了前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他把小翠轻轻向前一推,来不及丢下只字片语,便一个闪身夺门而出。

小翠愣在当场,眼神呆滞地转过头问到:“小……小姐,他……他是什么人?”

苏毓晴淡淡地吐出几个字:“不知道。”从头至尾,她只是安静地看着这一切的意外,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仿佛局外人一般。

小翠再度惊愕,本想转身喊人,却被苏毓晴阻止了。对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她并不打算与其深究,或许是因为心里那份莫名的悸动,让她不忍为难与他。

吴家宝顺利翻出院子后,飞奔着跑出了东城贵族区。所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即便是回去被老头子抓住吊起来打,他也不敢在这里多待一刻了。跌跌撞撞地一路回到吴宅,只见大门敞开着,门口却静悄悄的一片,见不到半个人影。吴家宝狐疑地伸长脖子,本打算探听一下虚实再作打算,却不曾想脑袋刚刚伸出去,下一刻就被人揪住了耳朵,并且强有力地拖着他直往屋子里走。痛得吴家宝哇哇直叫:“啊……救命啊,不要拉耳朵,痛啊!”

“你也知道痛吗?逃学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耳朵会不会痛?”揪着吴家宝耳朵的人正是怒火冲天的吴长寿。在大同街上找了一个时辰未果的吴长寿索性回到家中,敞开大门守株待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再怎么跑,这个逆子总归是要回来的。

被吴长寿的一句话气绝,吴家宝认命似的紧闭双眼,任由老头子把他拖进屋里。堂前已经摆好了一根乌黑干瘪的藤条,站在旁边的管家一脸无奈,眼睁睁看着吴家宝被拖进屋,但却不敢上前劝阻。

说起这根藤条的来历可不浅,这算是吴家的家法。吴家宝小时候因为调皮,挨了不少的藤条,而自从吴家宝成年以后,这根藤条便已封存起来放在储藏室多年,如今再次出现,着实让人为吴家宝捏了把冷汗。想来这次吴长寿一定是气到了极点,才会动用家法,搬出了封存已久的藤条来惩罚吴家宝。

在吴长寿眼里,吴家宝小时候虽然顽皮,但自从懂事以来就一直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他常年在外经商,每次回家都会看到吴家宝认真地待在家里看书写字。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外面惹了多少是非,闯了多少祸。就算偶尔听到一些流言蜚语,他也宁愿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实”。

直至今日,吴长寿才彻底明白这些年来他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吴家宝的花言巧语让他眉开眼笑,信以为真。原来一直以来,他的儿子不但没有好好去学堂念书,而且还成为了大同街上人人惧怕的小混混。他这么多年来的辛苦栽培,一心要让吴家宝步入仕途,为商人扬眉吐气,而如今仿佛有人拿着榔头敲碎了他的梦,这让他情何以堪?

“跪下!”吴长寿气到了极点,拿起藤条大喝一声。真是玩物丧志,不打不成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