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37:08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连载中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秋水若素 分类:都市 主角:纪依白林诺尘 人气: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作者:秋水若素,都市类型小说,主角:纪依白林诺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亲眼看着母亲被父亲杀死,是什么感觉?浑身冰冷的人却死心塌地的爱着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唯一的梦,唯一的光,“咔嚓”一声,竟然都被那个男人粉碎了! “女人,你杀死我的爱人,就想逃吗?”新婚之日,新郎未曾露面,新婚之夜,屈辱和鲜血汇成凄惨月色。 复杂的因果背景,斗智斗勇的日常生活,捉摸不透的恶魔心思。 “说!季安安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你不信我,又何必问我。” 扑朔迷离,一切,究竟何去何从?一个女人杀死另一个女人,其中到底有何隐情? “依白,这辈子我没错过你,下辈子也要和你在一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这还不够,她那个所谓的父亲和继母,还有白莲花一样的妹妹,都应该得到报应。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今夜梦里的纪依白夜没有安稳,依旧很不安,很孤独。她是吃饱睡着了,可是御子衿还在卧室里纠结,工作效率不高,一时想起季安安的惨死,一时又想到纪依白倔强哭泣的脸。   想到季安安的单纯善良,又想着纪依白中午吃饭时候的满足。季安安和纪依白的脸交错出现在御子衿的脑海,扰的御子衿不得安宁。他也工作不下去了,只好躺在床\上睡。   御子衿觉得有些饿,可是又不想起来,他知道纪依白今天很累了,不知道有没有吃保姆做的饭。   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多管闲事,竟然会想去关心这个女人。御子衿想着要不要让那个女人进卧室睡,外面虽然不冷,可是也不会舒服。   不过又想去今天他们吵架的事情,又不想去叫,就当给她一个教训。御子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比起外面的人,他更加不好受多了。   第二天,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也躺不下去了,收拾好准备去上班,来到客厅的时候,看到沙发上蜷缩的人,像一只找不到依靠的幼崽一样,令人心疼。控制住自己想要把她揽入怀中的冲动,转过头走了。   纪依白是被早上来家里工作的佣人叫醒的,醒来的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洗完脸后吃着佣人做好的早餐,听到佣人说御子衿早上去上班了,也没有在意什么。   御子衿去哪里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也没有资格去管,更加不想去管,只要他能做到答应过的事情就好。   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心里冒出的不舒服。吃早餐的时候她随口对佣人说了句,“昨晚的饭挺好吃的”。   佣人说:“少奶奶,昨晚的饭是少爷特地打电话吩咐做的。”纪依白听了后手顿了顿,这个男人是在关心她么?这是打一个巴掌给个甜枣?   不,不会,那个男人只会残忍的对待他,估计只是顺手罢了。吃完早餐的纪依白不知道能够做什么。   在这个大别墅里,她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只觉得陌生而又孤独,无所事事,像一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待在别人为自己划定的范围。   看着冰冷的家,这样大的房子里没有自己的爱人,没有给自己安全,所拥有的只是恐惧,悲哀,还有羞耻。   想着就突然想起林诺尘,她爱的人,不知道诺尘现在正在做什么,在美国有没有什么事情,他有没有想自己?   她想他,疯狂的想念。一转头,纪依白发现了家里的座机,突然想,给林诺尘打个电话吧,虽然可能会打不通,但总好比自己漫无目的的发呆乱想的好。   纪依白把林诺尘的电话早已经背了下来,曾经无数次的拨通这个电话的心情都是幸福美好的,只有这次给她带来的事绝望又夹带着希望。   电话拨通后,纪依白忐忑的想这次会不会又是冰冷的女声。“嘟…嘟…喂…”话筒里传来一个声音清亮的男音。这个男音就是她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声音。   听到这个男声,纪依白忍不住嚎啕大哭,这是林诺尘的电话啊,她打通了。   “诺尘…诺尘…”对着电话向着那端,纪依白疯狂的叫喊到。   “诺尘,我好想你,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事,诺尘,你知不知道,我怕,我怕,我想你想的发疯。呜…呜…”   只听一个字,她就已然泣不成声。哭了一会,她怕电话挂断了,看了看手机,发现电话还继续通着,接着说:“诺尘,你知道吗,他们是魔鬼,御子衿,他,他…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出事的,诺尘,我会报复他们的,诺尘,我想你…”。   哭着哭着又笑着说:“诺尘,能打通电话真好,真好,诺尘,幸好,你能在,那个时候,你对我真好,我好后悔,那个时候对你的任性,要是没有这些事该有多好,好想回到过去,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诺尘,要是没有这些事,我们肯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吧?”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见面呢,不,诺尘,我们不能再见面,我对不起你,陪不上你了…”说着,纪依白说着,心里的悲伤泛滥成河,又哭了起来。   哭哭笑笑,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只是想着能和诺尘通话,真好。虽然只是对着一个接通的电话,但是她已经觉得很高兴,很幸福了。   自从诺尘离开的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都在担心,强迫着自己去不害怕,去面对,只有这个时候才放下所有的伪装,向着她的爱人诉说自己的痛,自己的恨和自己的怕。   只是,纪依白不知道的是,这个爱人是否是她真正心里想的爱人,是否真的是她的依靠,也许某一天,这个爱人不是她想象的样子该如何?   早早来到公司的御子衿,让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感受了一把酷暑中的冬季,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哪里出错挨训。   御子衿在公司的效率也不高,整个人都非常烦躁,身边的低气压比之平时更甚。 这个时候,席沐辰来到了御子衿的办公室,看到明显不是平时状态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笑着道:“有什么事难道我们御总裁了?让我想想,是嫂子吧,你们不会又吵架了吧!” 疑问的话却用肯定的语气说着,御子衿冷眼看着席沐辰。   席沐辰也不等回答就接着说:“担心就回去呗!死要面子活受罪。”男人看了看他,也不和席沐辰说话,席沐辰知道他的心结,只是没办法劝好友。   席沐辰自己游戏人间,过得潇洒自如,并不明白这种复杂感觉,只是觉得御子衿在折磨自己。   席沐辰心中轻叹,好友的心结只能他自己去解,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希望纪依白能对御子衿有些影响吧。   席沐辰又想到那个被御子衿弄伤的女人,席沐辰很好奇,骨子里的倔强骄傲的纪依白对上同样骄傲的御子衿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御子衿本来就不怎么放心纪依白,听到席沐辰的话,更是坐不住了,拿起衣服,急忙走出办公室。席沐辰看到也没说什么,知道好友是去看纪依白了,想着事情变得有趣多了。席沐辰也离开了公司。   当御子衿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纪依白对着电话又哭又笑,冷冷皱眉。纪依白没想到御子衿会这么快回来,怕被他发现电话那头的人是林诺尘,就慌忙挂断电话,并对着御子衿扯出一个笑,说道:“你回来的这么早啊!”   但刚哭过的一张脸更是显得纪依白楚楚可怜,御子衿看到女人这幅欲盖弥彰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御子衿忍住不舒服,最终被怒气所代替,他充满怒意的问纪依白:“你在和谁打电话。”   “普通朋友!”纪依白立马回答。   看到她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她在说谎。“纪依白,谁给你的胆子骗我了!”御子衿说着便砸了电话,拉着人往卧室走。   纪依白看到御子衿这幅样子,知道要坏,非常害怕,“御子衿,你不能这样,我需要休息的,御子衿,中午了,你也该吃饭了,对吧?”   纪依白慌乱的对暴怒中的男人说,她怕了,只是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御子衿看着她,充满怒气与讽刺的说:“我只是想给你点教训,看来你更想做别的,我会好好满足你的愿望。”   御子衿来到卧室将纪依白推到床\上,扯下自己的皮带,把纪依白的双手捆起来放到头顶。纪依白挣扎着逃离“不要,御子衿,不要…”   这次的御子衿完全没有之前的温柔,也不对纪依白说什么了,御子衿觉得纪依白必须收到惩罚。   纪依白双手被捆住,只能由着御子衿。纪依白已然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绝望的闭上眼睛。御子衿也不管纪依白如何,只是进行着手下的动作,御子衿粗鲁的撕扯掉纪依白身上的衣服,看着纪依白的裸\体,熟悉的欲望又开始了。   “睁开眼睛,看着我,看我教训你。”   御子衿恶魔般的声音传来。   纪依白不听,只是颤抖着身子,纪依白清晰的感受的到御子衿的目光,更加不想睁开眼睛,好像不看就不会难受。   御子衿也不管。   “闭着好,闭着更好。能更清楚的感觉!”御子衿嗤笑道。   说着御子衿的双手已然在纪依白身上运动,冰冷的手抚摸上纪依白的身体,嘴上也没有闲着,狠狠的吻着纪依白的嫩唇。   双手移到了胸前,慢慢的揉弄着纪依白的茱.萸,这一次,和以往不同,御子衿要让纪依白清晰的感受自己,双手被绑着,没有办法阻挡,闭着眼睛感受着御子衿的羞辱,让她不知所措。   “感觉到了么,你已经忍不住想要我了”御子衿说着手依旧刮蹭着身下的女人,让纪依白的身体颤抖不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