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我要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0-09-15 13:36:22

我要黑化了 连载中

我要黑化了

来源:落初 作者:不熄的火种 分类:二次元 主角:夏侯安抚 人气:

不熄的火种新书《我要黑化了》由不熄的火种所编写的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夏侯安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场游戏需要的不是胜者,而是败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嘛……”夏侯生顿时冷汗直流,但为了防止露出更多的马脚,他装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

就这样过了有一小会儿后,他想好如何敷衍搪塞过去时才开口:“昨天是因为你爸妈他们两个老人家千叮万嘱,让我看着你,让你好好躺在病床上休息的。”

这话敷衍的程度太过明显,春归乡直勾勾的盯着夏侯生,很显然是在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夏侯生被看的心慌意乱,赶忙继续掩饰:“我说的是真的,要不让昨晚我又怎么不阻止你,就是因为你已经走出房间了。”

“是嘛?”春归乡双眼微眯,很显然还是觉得很可疑,不过他也没有去深究,无所谓的说道:“算你,我不知道我爸妈跟你说了什么,每个人总有点儿xiǎomì密,我就不过问了。”

闻言夏侯生才稍微松了口气,可他依旧是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春归乡有突然的伸出了手讨要东西。

刚从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春归乡就来了这么一出,夏侯生的思绪有点儿跟不上,茫然的问道:“什什么?”

“哦!手机。”不需要春归乡的提醒,他很快想起来怎么一回事,慌慌张张的从口袋了取出了手机,并朝着春归乡递了过去:“那去,手机。”

见状春归乡一秒都不愿等,主动伸过去想要接过手机。

眼看手机就要到春归乡的手上,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夏侯生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拿着手机的手突然收了回去。

手机没有顺利的拿到,春归乡顿时就有点儿急了,他抬起头看着夏侯生,质问道:“你干什么,怎么又把手机给收了回去?”

夏侯生:“我我突然想起我有个电话要打,而且是很急的电话,等我打完电话之后再借给你。”

话罢不给春归乡开口说话的时间,夏侯生便站起了身,像是逃命一般灰溜溜的跑了。

看着夏侯生的背影春归乡想要追上去,可是没等他站起来,宁夏和白寐离就仿佛预谋好的,走过来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皮笑肉不笑的阴森面容,异口同声道:“病人就给我好好躺着,别随便走动。”

该怎么说呢?

春归乡自然不可能听话了,只不过这是一开始,在他准备反抗的时候,白寐离两个的表情更加阴森。

见到她们这样的表情,春归乡清楚要是不听她们的,肯定会发生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因此最后他放弃了追上去的念头,老老实实的呆在病床上。

但就算是这样,宁夏和白寐离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她们两个的手还按在春归乡的肩膀上。

春归乡脸皮不由的抽动了几下:“我不会跑了,你们可以放手了吧?”

宁夏和白寐离异口同声的回答道:“不可以。”

“……”春归乡无语的看着两人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古人说得好,男女授受不亲,你们这样按着我,让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宁夏不以为然的说道:“我无所谓。”

“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是古装剧看多了,看样子你需要一套现代社会的教育。”说着像是找到了玩具一般,白寐离嘴角扬起了一抹戏谑的笑,食指搭在嘴唇上,妩媚的说道:“或者由我来好好的,调!教!你!”

宁夏倒也就算了,白寐离摆出这副模样准没好事,春归乡果断服软了:“教育什么的就算了,你们没什么意见就继续这样好了。”

白寐离惋惜道:“那还真是可惜呢,明明我还挺期待的。”

对他的话春归乡不置可否,他只是把手伸到了白寐离的面前。

白寐离歪了歪小脑袋,装出一副无知的模样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不管她是不是装傻,春归乡继续讨要道:“这还用问嘛?夏侯生去打电话了,那就把你们的手机借给我不就行了。”

白寐离嘴角挂起了一抹坏笑,道:“十分的抱歉,我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

一看她这个表情,春归乡就知道她肯定又是打什么坏主意,于是不再去理会她,转过头望向了另一边的宁夏:“要不把你的手机借给我吧!”

宁夏另一只手指着白寐离:“你还是去跟她借好了。”

明知宁夏是故意为难,可是此刻这房间里除了白寐离之外,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因此春归乡只能继续请求道:“她说她没有带,所以麻烦你把手机借给我吧。”

宁夏完全没拿出手机的意思,她倒是当着白寐离的面直言不讳道:“你别听她胡说,之前她还给我打电话确认集合地点来着,怎么可能没带手机。”

白寐离听了有些不高兴:“夏夏你怎么可以这样就把我推出来,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你当的。”

宁夏脸皮抽动了几下:“我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春归乡算是看出来,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压根就没有借出手机的打算,他很想不去搭理他们,可是实在是没办法,夏侯生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打完电话,他又实在是等不急了。

在两人还想要继续演下去时,春归乡有些不耐烦的插话道:“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带手机,总之谁都行,麻烦借我手机一下。”

白寐离不以为意道:“我就是不借,你能拿我怎么样?”

剑白寐离这个态度,春归乡了解从她这边是不可能借到了,于是又将目标转移到了宁夏,双手合十请求道:“看在我和春归乡是好兄弟,你和他又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把手机借给我好不好?”

听到春归乡搬出夏侯生,宁夏开始迟疑了:“这……”

只是她依旧是没有拿出手机,可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只能抬起头朝着白寐离使了个眼色,请求对方的帮助。

察觉到宁夏的求助,白寐离也明白这个时候的状况,插话道:“我说你这个家伙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没头没尾的话春归乡只觉莫名其妙,完全抓不住重点:“什么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比起这个你们还是赶紧把手机借给我。”

白寐离态度依旧:“我们女孩子的手机,怎么可以随便借给你一个大男人的。”

说了这么多浪费了这么时间,就算是有求于人,春归乡也有点儿不耐烦了:“怎么就不可以,我就只是打个电话而已,又不会做其他多余的事情。”

白寐离毅然决然道:“当然不可以了,现在可是信息时代,我们有很多xiǎomì密都是保存在手机里的。”

春归乡:“谁会没事撑的去看你们的xiǎomì密,我说了我只是打电话,打完电话就立即将手机还给你们还不行嘛?”

白寐离态度依旧:“不行,你们男人说的话不可信。”

“懒得去理你。”春归乡还真的没再去理会白寐离,视线重新回到了宁夏身上,伸手讨要道:“我和春归乡可是十分要好兄弟,你总不会也和她一样怀疑我的人品吧?”

然而春归乡不理会白寐离,不代表她就会乖乖闭嘴:“有句话还说朋友妻不可欺来着,可他现在打着兄弟的名义刁难你,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千万别被他忽悠了。”

开始宁夏还十分犹豫的,当她听到白寐离的话后,她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抱歉了,手机我还是不能借给你。”

看到对方回答的这么坚决,春归乡感到很无语的同时,顿时也觉得不太好继续说下去了,否则就真的应验了白寐离前面的话了。

而就在气氛变得尴尬的时候,之前跑出病房的夏侯生恰好回来了,刚一回到病房的他就注意到这一边的尴尬气氛:“诶,这是怎么了?”

听到夏侯生的声音,白寐离忍不住吐槽了两句:“我去,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会看时间,好巧不巧,早几秒钟气氛就不至于这么尴尬了。”

夏侯生张口想要问一下情况,可是春归乡没有给他说话的时间,迫不及待的身手讨要道:“你的电话打完了没?要是打完了的话,你赶紧把你的手机拿给我。”

本来春归乡想要起身去拿的,可是白寐离和宁夏的手还牢牢地按着他的肩膀,害得他连挪动一下都困难,更别提跑过去拿手机了。

“哦!好的。”夏侯生应了一声,迈开腿快步往病床走了走来,当到了春归乡的面前时又主动将手机递了过去

接过夏侯生手上的手机,迫不及待的春归乡不去理会其他,拿起手机在上面找了下父亲的号码,然后拨打了出去。

结果电话并没有接通,原因是因为春归乡忘记了,病房这里的信号差的不像话,根本就打不了电话,就好比昨天一样。

众人头顶一只乌鸦飞过,别提有多么无语了。

不过春归乡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很快他就从尴尬的气氛回过神,起身想要……

想要出去外面打电话事春归乡才想起来,此时的他肩膀还被白寐离和宁夏两个有着怪力的女生牢牢的按着。

春归乡:“那个,你们能放一下手了吗?我想找个信号好的地方打个电话。”

白寐离和宁夏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能!”

见到这两人的态度,夏侯生有点儿担心春归乡又激动起来,赶紧插话道:“我已经拜托护士借一张轮椅,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推过来了。”

夏侯生的话春归乡听进去了,可他实在是等不急了,反驳道:“我又不是残疾,根本就不需要轮椅,我自己就可以走路。”

夏侯生:“你虽然没有残疾,可是你现在是个住院的病人,医生说了你要好好的休息,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随便走动。”

这次的话春归乡听不进去,然而这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宁夏和白寐离的态度一样,加上她们对春归乡可不会像夏侯生的态度那样,所以这个时候就算是他再怎么坚持也没用。

尝试过挣脱不开之后,春归乡最后只能放弃了挣扎,老老实实等着护士推着轮椅过来。

之后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