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我有一剑不听话

更新时间:2020-05-21 02:26:41

我有一剑不听话 连载中

我有一剑不听话

来源:落初 作者:圣云子少 分类:二次元 主角:卢颜徵 人气:

完结小说《我有一剑不听话》是圣云子少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卢颜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世界的本质是一座牢笼,关押的却并不是身居其中的各类生灵,而是为了镇压一柄剑而存在。牧星辰则表示:我有一剑,不听话……然后有一天他进入了深渊,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末日,遇到了吸血鬼,见到了僵尸,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等他来到人类仅剩的生存区域之后,才知道末日的起源来自于“零气”复苏。但既来之则安之,他在这里成了一名铸剑师……的学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都喜欢惊喜,没有人喜欢惊吓。

然而很遗憾,现实是残酷的,因为意外就像一个喜欢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所以当你满怀期待渴望着惊喜来临的时候,恭喜你,惊吓肯定已经不远了。

这个道理,卢江他们这些人心中都很认同。

但问题是,他们就是想安安稳稳不出意外地远离那头玄金虎,然后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而已,压根儿也没有祈祷什么惊喜的将临啊。

结果被猝不及防一场惊吓给砸头顶上……这特么有点儿太冤了啊!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拼命地朝自己这边跑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头穷追不舍的玄金虎……众人心中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大声狂喊了一声卧槽!就连颜徵商这位长得好看的小姐姐也没有例外……

试想一帮人刚刚还在说那个少年恐怕难逃虎口,说他连个护卫都不带就敢来屠剑山简直就是在作死。

结果下一刻这个作死的少年就带着那头玄金虎前来开心的跟他们汇合了……

所以说,他们现在就恨不得一人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你说你没事儿不老老实实滚蛋,瞎对人孩子评头论足个什么劲儿?

嚼舌根儿!

你特么就知道就嚼舌根儿!

最后怎样?这特么可算遭报应了吧!

……马勒戈壁的,咋整?!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刚刚是牧星辰差点儿把自己的肠子给悔青了,这才过去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就轮到他们了……

而且这一回,他们有的可不仅仅是后悔,后悔只是其次,更多的还是一种亡魂皆冒般的惊吓!

因为他们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情况,才造就了这么一个神转折?

为什么那个少年到现在还没死?

为什么这小子还可以从那头玄金虎的虎口中逃离?

虽然看起来只是暂时,可是这也已经是很了不得了啊,咱们就是想问问,那小子吃了啥才能做到这一步?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这小子要往他们这儿跑?

屠剑山这么大,方向这么多……为什么这货就非得往他们这儿跑!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少年你到底跟咱们之间有啥深仇大恨啊?至于非得把咱们往死里坑?

咱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说出来咱们改还不行吗?

……造孽啊这是!

伴随着心中翻涌的惊涛骇浪,以及那奔腾呼啸而过的十万个为什么,众人直接被牧星辰的强悍给吓傻了一般,全部定在原地动也不动,发起愣来。

卢在天更是被吓得心跳骤停后,紧接着噗通的速度就呈直线飙升。他看着越来越近的牧星辰,声音颤抖,语无伦次地对卢江问道:

“江叔……他怎么,怎么竟然,竟然怎么真的还没死啊他?”

卢江现在的好脾气也已经是彻底没了,所以他低声怒吼道:“我特么哪儿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话虽如此,但其实卢江此时的心里面除了各种想要骂人的冲动之外,却也是暗自震惊不已。

卢江觉得自己从未小看过那个可以在玄金虎面前镇定自若的少年,但是此刻,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有点儿小看了那个小子。

跟其他人被牧星辰惊吓到以后,下意识把问题归结到自己遭了报应不同。

卢江非常清楚,眼前这种难以想象,更有些无法接受的意外,其实只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小看了这个少年的实力。

是啊,如果不是今日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一个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少年,竟然可以单枪匹马抗衡一头三级妖兽玄金虎呢?

虽然这种抗衡只是没有被玄金虎立刻弄死,而被追着到处跑而已,但卢江自问,自己如果处在那个少年之前的困境下,能够做到这一步吗?

然后他得出了一个非常不情愿,但又不得不实事求是的一个答案:不能!

那这岂不是也就意味着说,这个少年的实力,比自己还要高?!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卢江忍不住再次心头一跳,然后生出一种自己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的悲哀。

就在此时,卢在天继续问道:“那江叔,咱们现在又该怎么办?”

卢在天的问题一下把卢江从吃惊伤感的想法中拉回到了现实,是啊,现在是有时间让自己悲哀的时候吗?

就算活到狗身上,也比活到玄金虎的肚子里强啊。

然后他没好气儿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赶紧跑啊!”

众人听到这话,就好像是当头一声棒喝,瞬间便是恍然大悟,皆是一个激灵从发愣之中回过神儿来,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开玩笑,刚才那是被吓傻了所以才没动,现在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此时不跑,等着喂虎啊?

于是乎,大家也都顾不得像刚才那样静悄悄的了,甭管多大动静,能跑得快才是真本事!

他们跑呀跑呀,低头使劲儿跑,等到实在有些精疲力竭忍不住放慢一点点速度之后抬头一看,嗯?什么情况?是自己眼花了吗?

那个少年怎么在他们前面?

卧槽!

卧槽!

卧槽!!!

……

大家终于意识到,那个小子,比自己这些人……跑得快!

朋友朋友,请问你今天吃了一只兔子吗?能不能给我们也来一点?

再回头一看,亲娘咧,那头玄金虎也眼看就要追到众人的屁股上了。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真正感受到了一种死亡临近的威胁!

卢江立刻冲着前方离他们不远处的牧星辰挥手喊道:“少侠请留步,我看少侠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应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对啊,怎么能够不闻不问?”

呵呵哒呵呵哒,这话刚才你咋不说?

牧星辰一边跑一边冲着后面挥挥手,“抱歉了您,哥们儿今天出门儿没带刀,爱莫能助!”

“???”

没带刀是个什么鬼?

不过卢江也是个反应快的,立刻就道:“没带刀用手也行啊!”

牧星辰一愣,这老头说得似乎有点儿道理,于是轻叹一声,转身回头而来。

卢江也愣了,哎呦?这又是啥情况?

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真肯回来帮忙?一时间在那里懵逼地转不过弯儿来。

卢江起初以为牧星辰是少年心性在故意拿自己开涮、逗自己玩儿。

然而当他发现这个少年真的转身回头朝他们这里走来、并且已经往回走了一大段距离之后,他就可以确定,这少年不是在故意开涮,而是在玩儿真的。

更何况,眼下这种后面跟着一头玄金虎,随时可能追上来的情况下,也不是个开玩笑的好时机啊,卢江可不相信,那个少年会连这点儿分寸都掌握不清楚。

所以说,这到底是为什么才会让少年突然回心转意?

卢江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提了,一个个儿的全部都再次傻在那里,就算那头玄金虎眼看就要追上来,他们也不知道动弹,不知道往前跑了。

因为在他们看来,弄清楚少年这种邪性的选择,要比在死亡威胁下使劲儿往前跑更加来得重要一点儿------

反正以他们的速度也不可能跑得过一头玄金虎,早晚都要被追上。既然早晚要死的话,又何苦选择让自己累死呢?!

而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知道那个少年为什么会突然返回这种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事,也是值得欣慰的啊------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得救呢?

但是在众人的迷惑之中,唯独卢在天保持着一种众人独醉我独醒的精神面貌。他似乎对这个少年选择返回来跟他们并肩作战并不意外。

看着众人站在原地发愣,尤其是江叔脸上也同样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后,卢在天仿佛找到了他作为卢家少爷的优越感。

不对,这种智慧之光的眷顾,要比单纯身份上的优越感更加让他觉得心满意足。

卢在天干咳两声,对卢江说道:“江叔,不用太惊讶,那个小子肯突然回来帮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嘛。”

卢江转头望向卢在天,不太确定地问道:“难道少爷你知道这里面的原因?”

“这还不简单。”卢在天双手一摊,洋洋自得道:“无非就是英雄救美呗。”

“……”卢江:“我说少爷,你是不是对自己的性别有什么误会?”

前一刻脸上还洋洋得意的卢在天,此时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委屈道:“江叔,玩笑可不是你这么个开法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卢在天一边说着,然后目光瞄向了颜徵商,这下可是把颜徵商给恨得压根儿痒痒,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她恨不得一把掐死这多嘴的蠢货。

卢江也是尴尬地笑了两声,他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开这种玩笑,而且嘴巴瞬间就把心里的话给秃噜了出来。

不过卢在天想要表达的意思,他倒是想明白了,虽然总感觉这个因素还是有些不太对,毕竟那少年也不像是个色与魂授的。

可是除此之外,卢江自己又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由,更何况少年人血气方刚的,这种事情还真是不太能说得准。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声音很小,然而牧星辰已经眼看走到他们身边,彼此距离很近了,所以卢在天的话,他是一个字儿不漏地听到了耳朵里。

故而,当牧星辰走到近前停下脚步,第一句话就是对卢在天说的,“请不要用你那肮脏的思维方式来玷污我纯洁高尚的心灵。”

可是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让众人认定了卢在天的观点。

卢在天此刻也丝毫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拍拍牧星辰的肩膀,道“兄弟诶,不用解释太多,大家都是年轻人,我懂。”

你懂个屁!牧星辰斜了卢在天这货一眼,已经懒得再跟这个逗比多做解释,只是言道:

“我现在没空跟你在这儿多说废话,如果不想让自己立刻被玄金虎拿来填肚子,最好赶紧把你这爪子拿开!”

卢在天悻悻然收回手,嘀咕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么凶干什么,我又没吃你醋!”

颜徵商受不了了,她堂堂颜家大小姐,从小到大哪儿受过这种待遇?而且要真是跟卢在天说的那样也罢了,毕竟老娘天下最美,折服一个少年也没啥大不了的。

可偏偏她看的清楚,那个少年只是一开始朝自己看了一眼,之后根本就没在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不仅如此,牧星辰的做派也完全不像那种欲擒故纵的策略,意思反而就像是再说:这姑娘长得真美,可惜跟我没关系。

可偏偏卢在天还不停拿自己说事儿,这让她情何以堪,怒道:“卢在天,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娘现在就跟你拼命?”

卢江赶紧打圆场,“颜小姐息怒,现在大敌当前,还是应该齐心协力才是。”

牧星辰懒得搭理这些人,他之所以选择返回,既不是卢江说得那样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不是像卢在天说的那种为了什么英雄救美。

而仅仅只是因为,那头玄金虎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头玄金虎为什么会啥事儿不干,就知道一门心思来找自己的麻烦?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自己招惹过这小家伙,所以它吃饱了撑的专门儿寻仇吗?

呵呵,牧星辰虽然年纪不大,但看问题的方式也还不至于如此简单。

作为从小生活在屠剑山的一个人类,最基本的丛林法则,以及这里的规矩他还是知道的,而且他还清楚这座屠剑山上每一块固定的区域,都是属于某位超级大妖的地盘。

就拿这片山脚来说,虽然从小到大牧星辰顶多来过三次,其他大部分都是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活动,但是他却知道,这里的主人应该是某位四级大妖才对。

而那头玄金幼虎的族群所在之地,是受半山腰某位五级大妖庇护的地盘儿上。

牧星辰能够无所顾忌地在屠剑山满山跑,而不用担心各块区域拥有它的主人,是因为居住在山顶上的止念姐姐的缘故。

可是这头小小的玄金幼虎,又能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再加上刚刚那头玄金虎明明可以再爆发一次之前的恐怖速度,把自己给弄死,可是它却偏偏没有这么做,而只是恰到好处的给了自己压力。

如此说来,答案不言而喻。

这是止念姐姐为了给自己破境而专门找的陪练啊。

这一点是牧星辰刚刚准备拼命的时候才发现的,毕竟一个三级妖兽对自己有杀心的话,在那种危机下自己不可能感受不到。

至于现在,虽然这头玄金虎对自己不会有生命威胁,但是对挡在它前面碍事的其他人类却未必没有威胁。

一次它可以懒得搭理,但第二次的话,这头小家伙心里一烦,大概就会选择直接弄死了事了。

虽然自己并不认识这些人,也没有什么深厚的交往,但是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连累到这些无辜。

刚刚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向,只是牧星辰小心眼儿,对刚才这些人的态度气不过。

你说你走就走吧,还冲自己抱拳?

什么意思,老子替你们探了口风,你们不感谢也就罢了,还特么祝我一路走好?

这也忒不地道了!

所以牧星辰觉得不能这么算了,至少给他们一点儿惊吓,自己才能出了这口气。

但这种报复也只是适可而止,不可能真让玄金虎要了他们的命。

牧星辰在卢江这些人这里只是稍微停了一停,便继续朝着那头同样朝自己而来的玄金虎走去,同时对背后这些萍水相逢的人言道:

“趁我去挡住那头玄金虎,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吧,再耽搁下去,我可管不了你们的死活。”

虽然牧星辰没打算和这些人有什么瓜葛,更没必要刻意去收买人心,但是日常装个逼总没问题吧!

然而,牧星辰说完这句话,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因为身后有人把他的裤子给拽住了!

他因为前几天一直都在被那头玄金虎追杀的缘故,致使现在身上的衣物不过只是勉强遮体而已。

所以一感觉到裤子被人给突然拽住之后,牧星辰就不敢再继续往前走了。

再往前走的话,以自己身上这条裤子现在的零碎程度……那就不仅仅是走光的问题了!

牧星辰有点儿恼火,因为他觉得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也只有那个逗比卢在天了,结果他回头一看,发现拽自己裤子的是那个老头卢江……

牧星辰就想不明白了,你说你不想让我走就不想让我走吧,这一大把年纪了,咋还动手动脚的?!

卢江看到少年转身看向自己之后,便一脸严肃道:“少侠好意心领了,但是这种事情咱们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这少年自己顶着!要上大家一起上!”

“……”牧星辰:“我知道了,你先把手从我裤子上拿开!”

卢江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阻止这少年继续往前走了,结果手没放对地方。

再看周围,他就感觉所有人看着自己眼神儿都变了……

饶是卢江一把年纪定力十足,此刻也感觉自己这张老脸上火辣辣的。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回自己拽住牧星辰裤子的那只手,然后干咳两声,尴尬解释道:“那个什么,事急从权,这是个失误!”

所有人都配合着点点头,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牧星辰可没工夫在这里陪他们鉴定人品,便直接了当地言道: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从一开始这事儿就跟你们没关系,那头玄金虎是冲着我来的。不信你们看。”说着,他顺手指向了那头玄金幼虎。

众人顺着牧星辰的手指望去,随即愕然发现,那头玄金虎竟然……它竟然停了下来,不准备往前走了?!

看样子,似乎它是在看到这个少年返回来不准备继续跑了之后,便也不急着继续追了,而是选择了在原地静静等待,等着那个少年主动去找它……

所有人惊讶地张着嘴巴,心里面却已经无力吐槽了,自打他们进入到这屠剑山,自打他们突然遇见那头玄金虎之后,算是见识了各种奇葩和意想不到……

好像真的也不差眼前这一个了!

只是他们其实很想对牧星辰问一句,少年啊,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被一头玄金虎专门儿追着跑也就算了,这怎么还能有耐心等着你返回去找它?!

卢江倒是早就知道那头玄金虎是冲着眼前这个少年去的,老实说,刚才听到牧星辰要一个人抵挡那头玄金虎之后,他之所以会出手阻止,说什么一块儿上之类的。

其实纯粹只是客气一下,不至于在这少年面前做人做得太难看而已。

毕竟如果对少年的提议自己这边要是一点儿表示都没有的话,万一惹恼了少年,一气之下转身离开了,那他们可就真要彻底玩儿完了。

至于说真跟少年一起去抵挡那头玄金虎……实在不行的话,那就让少爷和颜家小姐先走,剩下的人陪少年一起上,但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不可能真拼命。

但是卢江怎么也没想到,这少年不跑了之后,那头玄金虎竟然也不追了,反而在那里耐心等着少年……

就算卢江已经活了一大把年纪,他也依然是头一回见到这种事。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让卢江心中一动,产生了一点儿不一样的小想法。

但卢江表面仍然犹豫道:“可是少侠,你毕竟只是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一起上的话,总归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是。”

牧星辰不清楚卢江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但这一次的确是自己为了出口气才将这些人给坑进来的,怎么说都有那么点儿理亏,所以此刻他坚决摇摇头,索性实话实说道:

“你应该很清楚,对于一头三级妖兽来说,除非境界相当,否则靠人多是没用的。

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这头玄金虎之所以追着我不放,是为了帮忙历练我,并不会真正对我有什么性命威胁。

但是你们不同,你们如果去攻击它的话,说句不好听的,它恐怕不介意弄死你们。所以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还是赶快离开吧!”

牧星辰因为自己理亏的缘故说了两句实话,但听到卢江的耳朵里无疑再次让他有一种五雷轰顶一般的感受。

不仅卢江,包括卢在天颜徵商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能让一头三级妖兽专门儿配他历练……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卢江深深地看了牧星辰一眼,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个少年的真实境界,但是他并没有多问,不仅如此,就连刚才的一些小算盘也被他全部放弃。

因为这少年的身份已经不是他一个卢家老奴可以多想的了,等回到卢家之后他要禀明家主,让整个卢家去探查清楚这个少年的来历之后再做打算。

所以他连这少年的名字都没问,在他看来即便问了,恐怕也不可能得到真名。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卢江,颜徵商也是如此。

至于现在,牧星辰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们也是多待无益,对牧星辰表示感谢以后,便匆匆离去。

而牧星辰则换了个方向,继续跟那头玄金幼虎作死玩儿命去了。

===========

卢江他们这一次没有碰到意外,顺利来到了屠剑山山脚下的一处所在,只见这里存在着一座中等规模的空间法阵,而这座空间法阵,就是他们得以来到屠剑山的路径所在。

众人看到这处空间法阵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这趟屠剑山之行实在是让人觉得惊悚。

卢江对颜徵商道:“这次回去之后,就有劳颜小姐到卢家做做客啦。”

颜徵商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同意而已。

但就在他们使用空间法阵离开的时候……

一道声音响起。

“知道了这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想走?不觉得有点儿太便宜了么?”

众人一惊,汗毛炸竖。卢江喝道:“什么人?出来!”

那声音懒洋洋道:“瞧把你们给吓得,不用找了,我就在你们后面。”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头水龙豹。

跟人族修炼者不同,妖兽的实力除非有能力化作人形之后才能刻意隐藏,否则大多都是一目了然。

而这头水龙豹,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四级大妖。

卢江立刻便知晓了这位的来历,当即恭敬道:“原来是屠剑山这里的主人,不知突然现身有何吩咐?”

刚才还懒洋洋的四级大妖水龙豹,此刻眼神突然转冷,口吐人言道:

“听清楚了,我只是屠剑山山脚这一亩三分地的拥有者,不是什么这里那里的屠剑山之主,既不想,也不敢是,因为屠剑山之主只有一个!

你这人类蝼蚁在拍马屁之前最好先了解一下,免得害人害己!”

===========

本篇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