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日之王牌特工

更新时间:2020-08-17 12:43:43

抗日之王牌特工 已完结

抗日之王牌特工

来源:落初 作者:咕咚 分类:军事 主角:王锋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抗日之王牌特工》的小说,是作者咕咚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王锋原本是一名特级国安侦查员,由于一次意外事故导致双腿截肢回乡复员。作为老革命的父亲在弥留之际,为让自己的儿子重新振作起来,送给他一块怀表和一封遗书。他不小心掉进自家后院的地窖里,竟穿越到了民国三十年,成了一个集日本特务、军统间谍和地下党三位一体的复杂之人。王锋在1927年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集当代国安和民国特工为一身的特工在秘密战线抗战救国,成为抗日战争时期的红色王牌特工!(QQ群号:13893392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一个特级国安侦查员来说,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是对职业素养最基本的要求。或许是汪峰已经离开国安多年,加上双腿截肢,对他身心造成的极大创伤,已经让他渐渐地磨砺了自己当初锋芒不露的意志。

突然之间,王峰又已经了唯一相伴的老父亲的去世,以及莫名其妙穿越到过民国时期成了一个三料间谍。当然,他穿越到民国后最真实的身份是一个老派的共产党红色特工。

不过,刚穿越到民国才几个钟头,跟自己保持单线联系的刘老铁夫妇被他们的上线出卖,进而被突然闯入的日伪特务双双打死。同时,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刚年满十八岁,还周只是一个读师范学生的女朋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意志消沉了多年的王峰感到来的太过于突然,如梦似幻一般,原本意识清醒的他,精神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站在地窖之中的王峰,擦拭完满面流淌的泪水后,突然,听到从自家前院传来了阵阵嘈杂声,有嚎啕大哭声,有说笑声,有叹气声,有脚步声,有关门声等等,一股脑儿地撞进了他的耳朵之中。

顺着地窖两侧凿开的豁口向上攀爬的他,在即将出了地窖口,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变成了一个正常人,原本截肢的他如今拥有一双健壮结实的双腿。若是他现在以这样的一副样子出现在众亲朋好友们的面前出现的话,由此引发的后果是令他难以想象的。

于是,在王峰思忖了良久后,他决定在夜晚来临后,前来吊唁的众亲朋好友街坊邻居们都散去后,趁着夜色他在潜入到前院的堂屋里,在设下灵堂的父亲排位前,恭恭敬敬地磕上三个响头,在决定他接下来是继续留在这个现代社会存活,还是再回到战火纷飞的民国时空里继续做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红色特工。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现在正值深秋的季节,天短夜长。在地窖中苦苦等待了两个多钟头后,夜色已经渐浓,微微从地窖口探出头来的王峰,竖起耳朵,听到整个院子里安静地死一般静寂,前院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响动。

保持着极高警惕心的王峰,先是从地窖口爬了上来,藏匿在一个不易被人察觉到的墙角阴影里,眼睛一刻不停地巡弋着夜幕下静寂无比的前院。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的光景后,王峰丝毫没有发现前院有任何的响动了,基本上确定前院应该是没有任何人在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向前院行去。

当王峰行到前院后,见到前院的大门已经被人从外边上了锁,这才让原本还提心吊胆的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恃无恐的他,这才闪身快步进入到了大敞开着房门的堂屋之内。

由于好心的同村本家亲戚把前院的堂屋设成了灵堂,便就把正当门的桌子上摆放上了王峰父亲的骨灰盒和遗像,并在屋子里当门的桌子两旁点燃了四根粗大的白色蜡烛,房间里没有开灯,但依然照得是灯火通明。

当走入堂屋之中的王峰,站定在父亲的遗像前,他已经是双眼湿润,悲痛欲绝。他不仅是为老父亲的突然离世的痛失亲人之殇,更是为他不幸的遭遇。

“噗通”一声,王峰跪倒在父亲遗像前面铺在地面上的一张破旧的席上,二话不说,”咚咚咚“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由于他额头碰触坚硬的洋灰地面力道过大,这三个响头磕下去,额头上竟然有两处磕破了皮。

当黯然神伤的王峰抬起头来,再一次看上摆放在面前桌子上父亲的遗像时,余光突然瞥见了距离他父亲遗像有两尺的地方,竟然有自己的一张跟遗像大小同等的照片来,只是那照片的颜色是黑白色的。

不仅如此,在他自己黑白色照片的前边也同样摆放着几只大碗的贡品。唯一跟他父亲所得到的待遇不同的是,他的黑白照片后边没有骨灰盒。

见到这里后,王峰便借着充满整个房间的明亮烛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后,看到摆放在四周送来的那一副副挽联和花篮,有些写着他的父亲的名字,有些还写有他的名字。

直到这个时候,王峰才意识到,他这个现在活生生的一个人,在凭空消失了三天三夜后,十有八九被人们以为他紧跟自己父亲的步伐死掉了。至于她到底是怎么被同村人认定死的,他却对此一概不知了。

在这个时候,原本还在为自己是继续留在现代社会生活还是再次穿越回到民国时代的王王峰,突然在心中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既然,自己已经被死亡了,与其隐姓埋名活在世上,倒不如正大光明地回到民国去。

当王峰拿定了这个主意后,跪在席子上还没有起身的他,当即便又挪动身子,跪在自己遗像的前面,”咚咚咚“地又磕了三个响头,继而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堂屋。

当王峰走出堂屋,正准备赶往后院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时,望着空荡荡的整个院子,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孤独。在这个时候,让他感觉到即便是自己离开这个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现代社会时空,重新回到民国的时空里,他所从事的工作免不了要冒着枪林弹雨,正所谓他在明处,敌在暗处,万一哪天被躲在暗处的敌人突施冷箭的话,那他的小命恐怕就没了。

此时此刻,王峰想到了在自己所居住的西屋,还留有自己以前穿过的两件防弹衣,被压在了大衣橱最底层。在复员回乡后,他原本以为这两件防弹衣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而今想来,这两件防弹衣却能派上大用场。

于是,王峰便赶紧潜入到自己所居住的西屋内,从大衣橱里翻出了那两件看起来有些破旧却依然完好无损的防弹衣,病用一只看来有些破旧褪色起毛的帆布包装了起来。出除此之外,又装了其他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一切收拾停当后,王峰便背上了那个曾经陪伴了他将近十年军旅生涯的洗得发白的帆布包来到了后院的地窖前。

在民国那一端的地窖,王峰当时是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地窖穿越过来的。当时,在他醒过来后,觉得两腿发麻,脑袋还有些晕眩,在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这一次,他没有那样做,而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转而用双脚蹬地窖两侧边缘的豁口,慢慢下入到地窖的底部。

下到地窖底部的王峰双脚刚一着地,便感觉到自己登时裹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当中,由于气流的冲击波太大,他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当王峰再一次醒来后,便已经是来到了杂货店后院的地窖了。不过,这一次比上次感到好很多的是,他全身没有任何的不适感,除了由于站在地窖的下边感到有些呼吸不畅之外。

于是,在王峰稍事休息了片刻后,便顺着地窖两侧边缘留有的豁口爬了上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的光景,整个杂货店的后院寂静一片,王峰趁着稠密的夜色,站在两米多高的院墙前,如一只狸猫一般,双手扣住头顶上边砌成院墙砖块之间细小的缝隙,两脚往上使劲一蹬,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站定在院墙上了。

院墙外的是一条弄堂里的小路,没有任何人来往,王峰便往下纵身一跃,非常轻盈地落在了弄堂小路上。紧接着,他的身影便淹没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一路奔跑着赶往了事先跟刘敏约定好的备用居住之处——临江路平安里弄堂。

由于这个弄堂里居住的人群大多都是前来上江市工作的外乡人,五湖四海的人都有。王峰选择这个地方作为备用的住处,就是考虑到住户复杂这一点,一旦发生意外,可以借此掩人耳目,不易被过早的发现。

凭借着他身体躯壳前任留存的记忆,王峰一路小跑着行去,大抵用时一个半小时的功夫,才赶到了他所租住的平安里弄堂的两下两间的楼房门前。

以前当特种兵和做国安侦查员时,这夜间急行没少训练。这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对于他来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

站定在楼房门前后,王峰见到楼上的灯还在亮着,想必刘敏还没有入睡,应该一直都在等着他的归来。看到这里后,他便在心里自责了一番,若是自己在回到现代后,决定不在穿回这个民国时空里的话,也不知道刘敏会不会一直都在房间里苦苦等待下去。若是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再回来见她的话,这结局到底会是怎样一个情况,他自己都不敢去想象。

望着楼上房间里往外射出的那昏黄的灯光,王峰突然在心里感觉暖洋洋的。在此时此刻,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比的温馨。

”咚咚……咚咚……咚咚咚……“站在楼下门前的王峰,见到在漆黑一片的夜色之中,四下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他这才走到楼房门前,伸手敲门,发出了”两短一长“的暗号。

当王峰搁在门环上的手收回来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地”两长一短“下楼梯的声音。紧接着,不大会儿的功夫,便听到”吱呀“一声,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从打开的门缝里探出一个少女的脑袋来。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刘敏。不过,对于站在门外发出了”两短一长“暗号的王峰来说,他能够听到刘敏能够用‘两长一短”的暗号来回应自己,这说明他们两个人彼此都是安全的,这才让他彻底放下了心来。

那一双在夜色之中显得有些妩媚的大眼睛,在见到门前站着的是王峰后,的呢个是,便喜形于色,打开房门,站在一旁,有些欣喜地催促道:”王峰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快,快点进来。“

当王峰闪人进入的一楼的房间后,”砰“地一声,刘敏把房门紧紧地闭关上,并把房门被反锁了。

这楼房的一楼是客厅、厨房和洗手间和洗澡间,楼上是一间大卧室。

”敏儿,这都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你怎么还没有睡下呢?“走进一楼客厅的王峰,身子略显疲惫的他,在把后背上背包搁在了沙发旁边的地板上后,便就一屁股坐进了沙发之中,看着正反锁房门的刘敏的背后,关切地说道。

”锋哥,要是我早点睡下了,那谁来给你开门啊。“待反锁上房门的刘敏转过身来面朝着王峰走过来后,面露倦容、两眼惺忪的她,撅起小嘴巴,反问了起来。待她走到王峰的跟前后,慢慢低下头去,有些羞怯地支支吾吾说道:”等不到锋哥你来,我,我心里很不踏实,哪,哪里能够睡的下呢。“

当然,刘敏虽然才十八岁刚成年,在她父母的培养和指导下,已经配合王峰出色地完成过几十次传递情报的工作了。她心里清楚地知道,即便自己不给王峰开门的话,凭借着王峰的本事,他也完全能够轻而易举基地进来的。不过,作为一个恋人,他对王峰的思念从喜欢上王峰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歇过。

尤其是在前几日父母被日伪特务打死了之后,失去了双亲的刘敏,对于自己的恋人王峰就更加地依赖了。可以说,自打今个儿下午跟王峰在圣玛利亚医院分别之后,她就开始在心里无时无刻不再担忧和牵挂王峰的安全了。当然,她心里是知道的,凭借王峰的身手和枪法,是不会轻易被敌人暗算的。

此时此刻,在刘敏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终于盼来了自己的恋人安然无恙地回来之后,眼下又两个人同处一室,藏匿在心中对王峰的挂念之情,在她欲说还休之际,小小地表露了一下自己的心迹。

望着站在自己身前乖巧可人的刘敏,王峰对这个朝夕相处了三日之久的美丽少女竟然有些怦然心动了。

坐进沙发的王峰,正仰头准备稍事休息一番,突然,他那一只比警犬都灵敏的鼻子,嗅到了淡淡的菜香味,原本有些无精打采的他,登时,便精神抖擞了起来。

“咳咳,那什么,敏儿啊,你吃的什么晚饭啊,怎么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我闻这房间里还有菜香味呢?”坐直了身子的王峰,故意轻咳了两声,朝着站在他跟前低垂着脑袋的刘敏,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啊?哎哟,锋哥,要不是你提醒我的话,竟然把给你准备晚饭的事情给忘记了。”刘敏在听完王峰的问话后,像是一语点醒了梦中人一般,赶紧抬起头来,在胸前揉搓着双手说道。

待随即,刘敏转身走到几步开外的饭桌旁,伸手倒扣在盘子上的大瓷碗都一一掀开放在了一边,登时,盛在碟盘里的菜肴俱都露出了真面目。与此同时,从饭桌上往四处的空间弥漫起了菜肴的香味。

望着饭桌上那四只盘碟上盛着的各色菜肴,往返奔波了大半天还没有吃过晚饭的王峰,便有些忍不住地往肚子里咽了好几口口水。

而王峰那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和神情,俱都被站在饭桌旁的刘敏的射出的余光尽收眼底。

“锋哥,看样子,你晚饭还没有吃吧,现在肚子应该饿坏了吧。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晚饭,还好,菜都还都温乎的。锋哥,你赶来过来,趁热尝一下我的手艺如何。”刘敏一边在一旁王峰盛了一大碗的米饭,一边对流着口水的王峰催促道。

“嘿嘿,这忙了大半天了,我,我还真没有吃晚饭呢,这,这肚子也确实饿了。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哈。”王峰走到饭桌前后,非常主动地拉过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端过那碗盛好的米饭,笑嘻嘻地说道。

正准备饱餐一顿的王峰,得到了刘敏微笑着点头的应允后,立马抄起筷子狼香虎咽起来。

站在一旁的刘敏,望着王峰那一副饿死鬼的模样后,心里开心无比,伸手掩面而笑了起来。

在王峰用过晚饭后,便已经夜里十二点钟了。累坏了一天的他,主动要求自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刘敏执拗不过他,只好自己一个人上二楼的卧室睡觉了。

躺在沙发上的王峰,伸手握抚摸着他那吃得有些发撑的肚皮,即便是睡眼惺忪,却还是没有半分丝毫的困意。

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起了今日他所经历地一些人和事,圣玛利亚医院那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男医生和娇小可爱的护士,恰到好处他们一出圣玛利亚医院大门就停靠在面前的那个拉黄包车的车夫,一路跟踪他道咖啡馆的那两个日伪特务,站在咖啡馆门前的那个身材高大的服务生,空无一人的杂货店的后院,摆设在堂屋的父亲和他的两副遗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