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一川寒水慕挽歌

更新时间:2020-09-15 13:56:16

一川寒水慕挽歌 连载中

一川寒水慕挽歌

来源:落初 作者:南黎生 分类:科幻 主角:慕黎生 人气:

《一川寒水慕挽歌》为南黎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传闻,挽歌基地的首领养了五年的丧尸,当丧尸一朝重生,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患有直男癌的大魔王和暴力的软萌小兔子,在末世该怎样养包子,带领弟兄们重建美好的家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翊川和顾白的眼神真的让人很恼火啊,慕挽歌在心中咆哮。可自己做的孽,怎么也要把它圆过去。

看着顾白如临大敌一般,一本正经地研究她,慕挽歌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顾白,你能不能不要拿看精神病的眼神看着我?”慕挽歌不满道。

顾白立马转变脸色,变得温和,他差点忘了,一般这种病人很敏感。

慕挽歌感觉鸡同鸭讲。直接下了逐客令,“顾白,你回去吧,我有话要和寒翊川说。”

顾白看向寒翊川,直到他点头才离开。离开前一脸老大你好自为之的模样,害得慕挽歌差点冲上去揍他。

慕挽歌直接把寒翊川拽进房间里,一脸神秘兮兮地锁上门,做贼一样地拉上窗帘,顶着寒翊川奇怪的眼神,一本正经地说,“末世要来了,还有一个月。”

听到这话,寒翊川的心简直千疮百孔了,还滋滋的冒着血。

慕挽歌瞧着他不信,便想拿出点证据来。“你不信是不是?没关系,我现在有空间,可以把这个床收进去。”说完,对着床一挥手,大声念到,“收。”

床,纹丝不动。

寒翊川……

慕挽歌……

尴了个尬,慕挽歌自己都有点感觉自己是个神经病了,“可能是这个床太大了。咱换一个,换这个梳妆台?”

寒翊川一脸,挽挽你开心就好的表情,还很配合地点点头。

随着慕挽歌的一声声“收”,房间里唯一变化的只有寒翊川那颗愈发冰冷的心。

……

许久,寒翊川抱住慕挽歌,“挽挽,对不起,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让顾白治好你,然后,然后放你走……想去哪里都可以……”

慕挽歌有些难过,她怎么就不能把房间里的东西收进空间呢?这个想法刚出现,房间瞬间空荡荡的,只剩下慕挽歌和寒翊川两个人。

慕挽歌……

寒翊川……

得了精神病的是我吧?寒翊川瞬间觉得脑仁有点疼。

“哦,原来使用空间需要的是意念。”慕挽歌领悟道。

寒翊川的脑袋里,瞬间有一百万个为什么飘过。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离奇的事?

为什么会有丧尸、末世、空间等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慕挽歌会知道?

为什么……

慕挽歌察觉到寒翊川的眼神,有些闪躲,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我带着你的两个球跑了?我下药把你的异能毒没了?我变成丧尸了?

前世的罪恶呦!怎么办?她也很绝望。

肚子传来的“咕咕”声打破这沉默。“我饿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慕挽歌觉得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餐桌上,中餐和西餐结合,样式很多,两片面包,两块披萨,几块寿司,两片火腿,一杯牛奶,一个鸡蛋,两个烧麦,两个包子,一小笼蒸饺,一碗豆浆,一根油条,一小碟配菜……

以往,慕挽歌都是简单地吃几样,剩下的原封不动地撤下去。

可今天,张妈立在一旁战战兢兢,“少夫人,少用些吧,你要喜欢,我下次再做。”

寒翊川也说,“挽挽,少用些。”

慕挽歌眨眨湿漉漉的大眼睛,无辜又委屈,“我饿。”

寒翊川心底乱撞,他的小兔子又回来了?他轻咳一声不再说话。

张妈看着少爷没出息的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只好再开口,“少夫人,吃多了不消化,对孩子也不好。”

慕挽歌咬着蒸饺,含糊不清地说,“就是黎生和翩跹饿了。”

“谁?”寒翊川蹙眉,又是这两个名字。

慕挽歌摸了摸肚子,认真地说,“小宝宝,我们的小宝宝。”

我们的小宝宝?这是她为两个孩子起的名字?看着慕挽歌一脸温柔的样子,这是,认可他了?寒翊川的心“砰砰砰”撞得更欢快了,嘴角咧开了,怎么也合不上。

嗯,今天是个好日子,炽焱可以放一天假,不然,他的喜悦之情无处发泄。

炽焱特战总部。

苏辞接到寒翊川的电话,有些不可思议,觉得自己玄幻了,“少卿,你来接,我耳朵可能出问题了。”

温少卿淡然地接过手机,两秒之后,不再淡然,“老大,你可否重复一遍?”

这边寒翊川怒了,“老子说炽焱全体人员休一天假,怎么,不想休?”

“啊,想休想休。”苏辞夺过手机。我勒个去,大魔王让休假?这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稀奇。没看连温狐狸都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麽。

一向沉默寡言的简言之,开始喋喋不休,“老大让我们休假?老大是怎么想的?难道嫂子又跑了?不对啊,那应该会更加残暴。啊,难道是嫂子生了?时间不对啊……可休假了,我们做些什么呢?对了,可以百度一下。”哎,真是难为了他这个从没休过假的人。

苏辞白了他一眼,他觉得等简言之决定该做什么的时候,假期也就过去了……

后勤部军医顾白,满面愁容,是确定了吗?嫂子的病更加严重了,抑郁症、自闭症,加上这次的精神失常,据他观察应该是人格分裂。老大是受了刺激或者无心管理炽焱了,越分析越觉得自己真相了。他的心惶惶不安,只好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医学研究上。

五千特种兵接到休假的通知,表情各异。

温少校是幻听了吧?

苏少校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开玩笑,呵呵,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简少校一定是程序没做好拿他们撒气的,是在讽刺他们呢,看,你们多可怜,连假都没休过。他们就不计较了,反正大家都一样。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难道是部队在考验他们,看谁有休假的心思,就直接剔除?

没看到顾少校的研究更投入了吗?没看简少校编写程序的手速更快了吗?想到这他们觉得自己真相了。

于是,这一天,炽焱特战部所有人比以往训练得更认真更努力。

再说这一边,慕挽歌终于放下了筷子,餐桌上的食物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渣都不剩。一点都没浪费,这也是末世养成的习惯。

“张妈,中午我要吃东坡肘子、沸腾鱼、黄泥叫花鸡、毛血旺、孜然羊肉、红烧猪蹄、辣爆八爪鱼、麻辣大虾……配上米饭。”慕挽歌一边点菜一边流口水。

末世十年,她嘴巴都淡出毛了好吗?尤其是当丧尸的那五年,妈呀,她都是直接喝鲜血的,为了养她,寒翊川在基地设了一项规定,干净新鲜的血液可以当成晶核使用。

吃过饭,该谈正事了,哎,坦白从宽吧。慕挽歌跟着寒翊川去书房。她拿了一大杯水,一大包纸巾进去了。

嗯,就从她觉醒了隐身异能开始讲起,一直到今天早上醒来。

书房里断断续续地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连午餐的时间错过了,张妈急得不行,刚要敲门,就被一声“混账”吓得退了回去。

这声“混账”是寒翊川怒吼出来的,原因是慕挽歌讲到了莫苡柔把她推进丧尸群里。

这个男人真是奇怪,听到她下药把他的异能毒没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不管她对他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是理所当然的。

慕挽歌红着眼睛讲述完了,寒翊川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抽一根叼在嘴里,还没点燃,想到慕挽歌还怀着孕,又放了回去。

看着慕挽歌手腕上血凤的图腾,和她展现的空间,由不得他不相信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末世会来,慕挽歌也是重生的。

慕挽歌看到寒翊川只有在听到她受伤或者被欺骗背叛的时候才会暴怒,之后就平静地接受了这荒诞的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不管生在什么时代,都是光芒万丈的那种。他天生就是挥斥八极、气度雍容、惊才潋滟的人。

“空间的事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寒翊川说。

慕挽歌点点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先去用餐吧,剩下的事都交给我。”寒翊川扶着慕挽歌下楼。

用过餐,寒翊川问她,“空间有多大?”慕挽歌想着能不能把寒翊川带进去,试了一下收不进去。

突然灵感一闪,慕挽歌到厨房拿了把刀要割寒翊川的手指,寒翊川什么都没问直接伸出手,这个男人……

慕挽歌割破他的手指,将血流到血凤的花纹上,血凤像活了一样,整个图腾闪着红光,吸着寒翊川的血。

寒翊川眼神微闪,看来这只祖传只传嫡系的玉镯还大有来头。

吸完了血,血凤便暗沉下去,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寒翊川手腕上也有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血凤图腾。

慕挽歌突然想到莫苡柔,有些不安,“是不是只要滴血,都会打开这个空间?”

寒翊川顿了顿说,“应该不会,你不也说了吗,莫苡柔打开空间玉镯仍在,玉镯应该只是认寒家人为主。现在已经认了我们为主,别人应该打不开了。”

“要不我们找人试验试验?”慕挽歌还是有些不放心。

“好。”寒翊川总是依着她的。

后来寒翊川割了苏辞一碗血,倒在血凤图腾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倒惹得苏辞背地里骂了他整整一天的大魔王没人性,跟着他不但得出卖自己的灵魂,还得奉献自己的躯体。

寒翊川也割了寒熙辰一碗血,同样也没变化。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寒翊川和慕挽歌一起进了空间,寒翊川有些惊喜,他本以为空间只是能储存物资的死物,没想到是这种生机勃勃的,应该可以种植和养殖,这样就不用担心断粮了,就是不知道产量如何。看着四周雾蒙蒙的,应该可以扩大。

他毕竟还有五千精兵要养呢,炽焱特战部所有人都是他亲手选拔的,亲自带领的。为了达到最高目标,为了不被敌人要挟,他选拔的第一要素不是身体素质,也不是作战能力,而是没有直系亲属。

简单来说,他的兵都是没有家的人,他不会放弃他的任何一个士兵。现在,他能把他们打造成坚不可摧的特战队,末世,他也能带领他们建立一个安全的家园。

寒翊川逛完了空间,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要充分里利用这个空间,给挽挽给即将出生的孩子,给跟着他的人提供更好的生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