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在盗门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1-10-13 15:32:56

我在盗门那些年 连载中

我在盗门那些年

来源:落初 作者:火红之心 分类:灵异 主角:加藤李大彪 人气:

主角叫加藤李大彪的小说是《我在盗门那些年》,它的作者是火红之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个活死人,我活了不知多少岁月。黑色是我生活中的主色调,我昼伏夜出,穿梭在各种黑暗的隧道中,与发霉的尸体或是骷髅打交道。说到这里或许你已经猜到了我的职业,其实,我并不只是一个盗墓者那么简单而已。时至今日,我已经成为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但我的外表却永远的定格在了十九岁。对我来说,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可我仍然活着。百无聊赖之下,我决定将我这些年所见到、所听到的一些奇闻异事写出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知道一切的真相,可当真相揭开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勇气接受。我们父子两个相对而坐,彼此间虽然血脉相连,却根本没有共同语言。

这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悦耳的笑声,之所以说悦耳,是因为这笑声根本就不是人发出来的。

我回过头来,只见一群小狐狸正悠哉悠哉的向这里走来,它们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极具魅惑。它们的到来倒是缓解了我和父亲之间的尴尬。

父亲说这是它依照《堪舆惊世书》中的古法训练出来的帮手,它们的外表虽然还是狐狸的样子,但心智早已经跟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了。

其中一只小狐狸趴在父亲面前,嘴唇一张一合,虽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父亲却似乎听懂了它的意思。只见他眉头微皱,低声说道:

“这女娃娃什么来历?难道比加藤左那厮还厉害吗?”

说完他便离开了,我本想跟他去看看,可当父亲走出灌木丛后。那唯一的通道便跟着他消失了,只留下我和周围的一群小狐狸。

我第一次进入棺材岭子的时候,曾经被几只小狐狸耍的够呛,如今经历的事情多了,反倒发现它们并没有那么可怕。

我大着胆子将其中的一只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它的背脊,它也温顺的低下了头,如同小猫一般乖巧。

我不知道父亲所做的一切是对还是错,但我生来就是他的儿子,别无选择。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找到加藤左,送他们父子二人出去,至于我们一家人的命运会怎样,就看天意吧。

我试着想要跟它交谈,让它带我出去,可是它只知道对我一味地傻笑,那笑容单纯的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无可奈何,只有静观其变了。

想到树干中那人竟是我的母亲,我心中又是一酸,随即走了过去。

她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无法分辨面貌,但身体的其他地方却清晰可见,只见她浑身都是透明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样,但双腿已经恢复了**,据父亲所说,当她一切都恢复自然的时候,也就可以施展还阳禁咒了。

我对那些古法一无所知,对那些超自然的现象也根本没有把握,但知道里边的人是我的母亲,能够静静的在这里看她一眼已经足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看到母亲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这树干像是一口棺材,又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它所有气枝和脉络全都是透明的,就像是人的血管一样,一些肉眼可见的液体顺着这些血管不停的流入母亲的身体中。我心中好奇,便顺着这些血管向上看了过去。

不看不要紧,看了之后我险些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只见大树顶端的枝桠上,每一根都挂着一具尸体,每个尸体上都插着一根管子,那些红色的汁液竟是从他们的体中流出来的血液。

这些人有男有女,服饰也不一样,甚至有些人竟穿着古代的服装,还有些人分明便是当地的村民。随着血液的流失,他们一个个骨瘦如柴,与我刚才所见到的那些皮囊一模一样。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古法?

父亲为了复活一个人,竟然抓了这么多人来,并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将他们杀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母亲即便复活了,她会开心吗?父亲能安心吗?

我正想着,我身旁的小狐狸已经爬上了树,蹲在树干上静静的看着一具尸体。我心中好奇,也跟着走了过去。

那是一具女尸,脸上已经极度变形,似乎是临死前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而她的肚子上赫然被开了一个大洞。那只小狐狸顺着洞爬进了女尸的怀中,蜷缩着身子,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我看的出神,一脚踏空从树上摔了下来,但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反而觉得身后软软的。我回头一看,竟是加藤菜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这里,正好做了我的垫子。

只见她紧闭双眼,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暴露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翻起的白肉触目惊心,显然经历了极为痛苦的事情。

虽然她紧闭双眼,但并没有昏死过去,嘴唇不停的抽搐着,一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淌到地上。

“不愧是护龙一族的传人,果然有点儿本事,可惜啊,可惜,最终还是毁在了我的手中。”

父亲站在一旁,狂妄的笑着,我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不禁怔怔的流出了眼泪。

这哪里还是我的父亲,他左半边脸一块皮肉也没有,露出了森森白骨,一只眼睛也垂到了嘴角,比那些恐怖片的僵尸还要恐怖万分。

难不成我以后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我问他想怎样处置加藤菜菜子。

父亲说:“我念在同是护龙一族的后羿,本不愿招惹他们,这才躲进了这深山老林中,没想到他们还是如此穷追不舍,既然如此我也就只能斩草除根了,只可惜她还是个黄花闺女,如果是孕妇的话那就好了。”

我问他黄花闺女和孕妇有什么区别。

父亲指了指头顶悬挂的那一具具尸体,说道:“你已经欣赏过我的杰作了,难道就没发现些什么吗?”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头顶悬挂的人中大部分都是男人,而且死的很安详,有些人还穿着寿衣,显然是下葬后才被父亲带到这里了。

而那些女人的脸则个个扭曲变形,而且肚子上都被开了大洞,显然是被人活生生剖开了肚子,而且每个人的肚子中都睡着一只小狐狸。

“难不成……难不成……”

我已经猜出了答案,但这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父亲说没错,这些孕妇都是我从四面八方带来的。

在她们怀孕期间,我就在她们的肚子中种下了蛊,等到怀胎十月,肚子中的蛊也就发育成熟了。

等时候一到,它们便破体而出,再经过我几个月的训练便可以为我所用了,什么苗疆巫蛊,南洋降头,比的了我这培元祭灵的手段吗?

“你……你是魔鬼,根本不是我的父亲。”

一边说着,我将地上的加藤菜菜子扶了起来,我要远离这里,再也不想见到他。

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对于父亲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他的理想领地,他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即使是他的儿子。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没有人会伤害自己的儿子,但我的父亲已经不是人了,他心中所想的只有复活自己的亡妻,其他的事情都无关紧要。

我刚走出没几步,便被一条藤蔓绊倒,那藤蔓就像一条锁链一般轻而易举的就攀上了我的脚腕,将加藤菜菜子和我一起吊到了半空。

藤蔓越来越紧,把我和加藤菜菜子紧紧的缚在了一起。

这姿势很是尴尬,因为我俩之间已经连一点空间都没有了,可我们根本没有尴尬的心情,因为我们的命运都在旦夕之间。

加藤菜菜子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或许是因为已经没有力气了吧。

父亲不在理我,而是从怀中掏出两本书摆在地上,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堪舆惊世书》总共分为三册,父亲本身就有祖传的一册,如今又得到了加藤左的上册,这世上恐怕已经没人能够阻拦他了。

只见他时而低头冥想,时而皱眉不语,显然是在苦思着什么。

这片空间静的可怕,只有父亲偶尔翻动书页的声音。我本来已经闭目待死了,却突然发现加藤菜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而此时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父亲,准确的说是盯着他手中的《堪舆惊世书》。

我虽然与加藤菜菜子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也看得出此人绝非平庸之辈,更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难不成她是想从这书中寻找脱身之法吗?

这想法刚刚产生我就被自己逗笑了,世界上哪有人可以过目不忘?更何况是这么厚的书?

笑归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也就跟着他们看了起来。

这两年来我除了跟张大叔学些拳脚外,也偶然看了一些书,虽不敢说学贯古今,但一本书还是勉强可以看懂的,可这本书中的内容佶屈聱牙,别说含义,就连字都不认识,但加藤菜菜子却看得格外认真,狭长的目光中偶尔有流光闪动。

“难不成她已经找到了脱身之法?”我心念一动,生怕打断了她的思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一跃而起,丑陋的脸上遍布阴戾之色,随即大吼一声便走了出去。

等他走后,加藤子摇了摇头,说道:“你看他的样子,还配做一个人吗?他已经走入了魔道,说不定我父亲也早已死在了他的手中,他这次出去不知道又要有多少无辜的人受到迫害了。”

我低头不语,暗暗羞愧,相比起来我到宁愿父亲只是一个盗墓贼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