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蜃气象楼台

更新时间:2020-10-23 03:42:38

蜃气象楼台 连载中

蜃气象楼台

来源:落初 作者:非我日 分类:灵异 主角:罗布泊戈壁 人气:

经典小说《蜃气象楼台》由非我日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罗布泊戈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浮尘觅仙宫,生脉隐无踪。神迹归藏里,殿中日月翁。这里是存在着无数个平行空间的世界,神秘消失的古夜郎之国、失落的亚特兰蒂斯、传说中的印加黄金城以及西藏圣地香巴拉,甚至是神话中的天宫与地府都是平行世界的一部分。它们都处在平行世界的一角,独立存在于我们世界之外的世界与我们平行却不相交,直到有一天平行线被打破了,所有的世界相融在了一起。那些神话与诡异的事物随之而来。而在这里有伟大的冒险和盛大的死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庞大的城市,一座一座***的宗教性建筑,已经修建在街道上的坟墓,还有远处若隐若现的高塔。

相机里没有声音,只有浮动的镜头让我感受到二叔巨大的恐惧,最后手起刀落,扬叔目光呆滞的倒在了地上,死翘翘了。

怪不得二叔在听我我说我和扬叔见面了之后,疯掉了,看来是当初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刺激太大了,然而他在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人格的时候,选择了用吃掉录像机的方式来提醒我,他在提醒我什么?对啊,他用这种拼命的方式到底想要提醒我什么?扬叔很危险?

可是·····可是扬叔已经死了啊,那么如果扬叔死了,那么在CD找到我的人又是谁?

一、老爸和扬叔单位上的人,我猜测是老爸单位上的人调查透了我的背景之后开始慢慢的接触到我,目的不明。

二、老爸本人,不然的话谁能把我的底细摸得那么清楚。

三、扬叔本人,扬叔也许真的是死里逃生了。可是一个肚子被划开的人真的还可以存活下来吗?

以上三点,每一点我都感觉无比的疑惑,我坐在密室中凝神思考,不过很快我的手机响了。

是一条短信,短信里有一行字:“现有一套房产在江坡星子商业广场。”

“谢了”。我给淦江林回过去短信。

接着我花了几个小时收拾好了房间,晚上请淦江林出来吃了顿饭,晚饭上淦江林说,那个商业广场如今已经是废弃的楼盘了,淦江林当初是被杀死在家中,并且是碎尸杀人,当时满屋子的血迹,因为这家伙死前一直是一个人居住,所以等我们发现他的尸体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当我们推开屋子的时候,我的天。当时我们一共有八个人,八个人啊进去吐了7个。

“现在的刑侦技术不是很先进了么?怎么还没有找到凶手。”我很好奇这个人究竟是谁杀的。

淦江林自己喝了点酒,他搂着我的肩,靠过来耳语道:“密室杀人。”

“密室杀人?”我笑着说:“这不是赫尔克里·波洛和明智小五郎的世界,你不觉得一切的密室杀人都很做作吗?我认为凶手是一个连续杀人犯或者是有着一定的心理素质与杀人技巧的人,你可以找有过案底的穷凶极恶的歹徒作为第一调查对象。”

“不是做作,而是这个叫做武鸣的人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据说他每天晚上就是反锁门睡觉的,所以并不是有人刻意把现场布置成密室的。”

“你和他接触过吗?你怎么知道他有反锁门的习惯。”

“这家伙属于无业游民,他经常在别人上班的时间,一个人在家里搞出一些很大的动静,所以经常被家庭主妇投诉,而那些找上门的邻居接受调查的时候说每次敲武鸣家里的门他开门的速度都很慢,而且可以在门外听到明显的开锁的声音。”

“白天也反锁门?其实反锁门就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措施,只不过他一个大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做法?”

“鬼知道呢?话说你戒酒了?”淦江林递给我一杯酒。

“不了!”我推脱掉:“我晚上还有事。”

就这样我陪老同学喝到了晚上10点左右,期间淦江林还叫来了几个高中时玩得好的朋友。

而我还是决定晚上去打探一下这个叫做武鸣的人的故居,本来我听淦江林说他的家里东西基本上被搬完了就不想去的,可是后面有听说这个家伙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敲敲打打,我心里有一种预感浮了出来。

打车过去的途中我搜索了一下这个楼盘的信息,这地方最初的设计是一栋商业住房产权是40年,不带户口不带学区,一到二楼是商场,三楼早期的时候被改装成了医院但是很快被住户投诉了,又变成了住户的单间所以三楼以上便都是住宅。而且还是连体设计的,在楼房与楼房的中间还有一道桥梁,这样的设计在当初可谓是非常的吸引人的,所以很快这一栋楼也成为了开发商和一些有钱老板的购买对象。所以说武鸣当时能在这里买下房子可以说是很有钱了。

下了车,我拿着手电付钱的时候,司机就好像是看看一个鬼一样惊恐。

圆月高悬,草木惨白,断壁残垣这里真的十分潇洒,我知道随着当年老城往新城发展的热潮,这个偏僻的地方很快破败下来,加上武鸣死在了里面这个楼层被冠了凶宅之名,永修人的论坛上,一度把这里说的大晚上来了就能看到鬼的极阴之地。

商业楼是被一片围墙围起来的,虽然已经因为一些因素被废弃了,但是它对于某些人来说依旧是有价值的,虽然很鸡肋但可有可无的保护措施算是还起到了一些作用吧!我透过那倒铁门的栏杆看过基本上都是一些荒废的花草树木,植被无人修建而且在这种郊区没有什么楼房的地方,可以受到阳光的照射,那生长的速度简直是逆了天。

我四处看了看,很快拿着大榔头慢慢的走到围墙外把铁门给翘了开,就这么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面除了一些杂草,还有很多很多的泥巴,一脚踩下去基本上人就有点难走了。“娘的,这不会是排粪的地方吧!”我抬起了一只脚隔着一米多的距离死命的嗅着。

我抬起头看见那只有8层的建筑,从下面看去上面的楼层显得比较高大,在当时这已经算是县里面最高的楼房了。只不过时过境迁现在我可以看到在这房子的窗外栏杆已经锈的不成了样子,被风一吹半挂在了那里,玻璃也是破的破,没破的则也是被小孩子砸出一个六角形的口子,有的地方被象征性的用纸糊了下。

前面是那栋房子的一个大门,大门是那种老式的木制拉门,门的中间有两个把手,门上有一条一条的铁栏杆,一把巨大的锁把门给锁的紧紧的,但是由于这里荒芜了太久,门的一个把手居然松开了,一道缝隙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房子已经是废弃多年了,但是根据合同还是有很多业主在这里有房产权的,可惜的是房子出过事后又卖不出去,租不出去,一下就搁置了,这种搁置就像是你把你的精子放进了医院冷冻一样。总想着有一天它可以派上用场,可是那仅仅是一个比较好的想法而已。

这个房子几个月前据说还有一个看门的老大爷,他就住在三楼,但是他去世了,所以这里暂时还没有找到接管的人,所以已经完全的可是等同于一栋废弃的楼房了。

“进去就进去吧!”我走了过去。大门的里面是一个大厅,大厅的正前方是一道楼梯,左右两边是伸延到两侧的过道,在我拉开门的时候风顺着我也走了进来,透过缝隙发出呜呜的声音。看来这里风很大啊,而且不仅仅是风,这里还黑的很,或许是因为防盗的原因吧,这里的窗户大多数都被用木板封了起来,所以当我走进去的时候简直像是进去了晚上一样。

再往里面走一些没有手电的情况下我只能借助一楼到二楼转角处窗户透进来的光线看到大楼里一点点的面貌。

“啪嗒。”我往里面走了一步,可以这个时候脚步的声音却产生了一道回音“啪嗒。”接着又是一道回音,在这个偌大的楼房中我轻微的脚步声音开始一点点的扩散到每个角落,然后又慢慢的传回到我的耳中,我死命的吞了一口唾沫,感受到好像同时有无数个人走在这个楼房中。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在大晚上的来这个鬼地方,不过当我走在这一片死寂的地方,我完全可以听得见我的心跳。

走廊的两侧是绵延而去的房间,这里曾经是商贩的店铺但是废弃之后就成了最早一批流浪汉居住的地方。那个年代还很早并没有什么平面图所以我进了这栋楼之后我才发现想要在这里找到武鸣所在的5018简直太难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准备去5楼碰碰运气,我想看看这栋老房子的房间号码排序是否和我理念中的一样。

可是就在我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右边的走廊中亮起了一个白点,我心脏狂跳屏息转头看去,原来那里是一间房子,房子里不知道什么回事居然亮灯了。

这个已经废弃了这么多年的烂尾楼居然有电接入。

不过很快灯灭了,喘息之间灯又亮了,是另一间房子,灯越来越近,不·····不对,不是房子里面的灯,而是走廊的声控灯,我随着眼睛慢慢适应这里的环境后我看见了那灯所在的位置,就这样空荡的走廊中像是有人在走动一样,声控灯随着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我死死地盯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走出来。

但是我失望,并没有什么东西,而是一阵声音:“兹拉·····嗙。”像是有人打开了一扇门,又关上了,但是这个破旧的走廊哪里还有门?随着雨季的过去,空气中充斥着腐烂的气息,那些样板房中的木门早就烂透了,全部七零八落的散在走廊之中。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决定过去看看,我得搞清楚这栋楼里究竟有什么鬼东西在作祟。

一步、两步。我不断的放慢着我得脚步压低声音往那扇门里面走去。

恍惚之间声控灯灭了,黑暗重新降临,我刚才因为想要摸过去的原因,关掉了手电,这一下我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我却没有多去在意,我一边往前走了两步,一边推开手电筒,但是就在这时,手电的光线下一张人脸突然出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