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风卷西秦

更新时间:2021-07-19 10:37:18

风卷西秦 连载中

风卷西秦

来源:落初 作者:江堰有虞 分类:历史 主角:龚长秋泰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风卷西秦》是江堰有虞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龚长秋泰甲,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回了战国末年,张仪手握权柄,嬴稷俯瞰八荒;苏秦合纵六国,屈子治国有方。乐毅功成名就,魏冉百里逐寇;就连激流勇退的孙膑,都还在幕后默默执掌齐国权柄。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穿越回了古蜀地,没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这些大佬又没法争,更坑的是要不了多久蜀国就亡了!这可咋办?干脆帮着秦国把蜀国给灭了吧,说不定还能讨个一官半职……没曾想嬴稷那小家伙忘恩负义,竟把我给发配到了秦国西方的诸羌荒地上!也罢,我就在这里,给你打下一片天来!一个影响东西方数百年的庞大帝国,就这么悄然诞生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那枯槁的手指一指,人群忽然齐刷刷的闪开一条大道,没等泰甲反应过来,面前竟变得无比空旷。

“居然是他?”

“我说这小子刚才怎么一下就推翻了那么多人,原来是通过了神照启示!”

“嘿嘿,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此子当年诞生的时候,屋上可是飞了一只真凤的!”

“屁,明明是一头白狼闯了进去!”

“你们说的都不对……”

而这其中,当属泰甲的父母更戊夷月最为震惊,难怪自己儿子回来感觉变了个人一样,原来通过了部落中最神秘的神照启示!

欢喜之意,自上眉梢。

……

“他?”

湔邱罗看着露头的泰甲,连忙明显露出了不信,不满道:“长老,我敬您是前辈,但……也不至于用这么个小孩来损我吧!”

龚长秋淡然道:“湔侯此言差矣!百年来并无神之子临世,阁下又如何知道神之子该当是如何年岁?更何况这小子从诞生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了,他就是上天遣下的神使!”

湔邱罗还是不信,看着泰甲的眼神依旧是轻视,想来还是没有将他看来与自己平起平坐。虽然泰甲一向崇尚人人平等,但这等滋味还是让他很不好受。

忽然,一旁久不说话的湔常棣拱手说道:“阿父,我看龚长秋长老是睡糊涂了,量此等小辈,能有何等作为?”

湔常棣的声音很浑厚,说起来极其有力;再加上他健硕的身材,很难不将他放在心上。不过在他一旁的湔毕崖却并没有说话,反是一脸嘲弄的看着一旁的他。

“常棣,不可无礼!”湔邱罗喝道,“长老所言,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等怀疑归怀疑,却不可诽谤长老,知道不知道?”

湔常棣连忙拱手道:“孩儿知错!”但看着泰甲的眼神还是轻蔑。

龚长秋却懒得和这小孩恼怒,说道:“既然湔侯怀疑,那自然可测试一番;此子蒙天神垂青,赐予神力,岂会是无用之辈?”

如此倒正合湔邱罗所想,毕竟实践出真知。他朝堂下喝道:“小民,你权且上来!”

“泰甲大兄……”

杏夫扯住了泰甲的手腕,眼中尽是担忧;泰甲轻轻拍了拍手,安慰她一声便转头登台。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毕竟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不加确认就随便怀疑自己,如今要试试他的能耐,他当然乐意奉陪!

在众人的簇拥下,泰甲缓缓登上高台,先朝龚长秋行了一礼,又朝湔邱罗行了一礼,而那太监自然是被遗忘在了角落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湔邱罗眼神一凛,这小子面对如此情况竟依旧泰然自处,淡定无比,难不成真是神之子?

但这番举动却惹恼了湔常棣,自己至少是个公子,他竟然不向自己行礼!何其可怒?怎奈湔毕崖一直按着他,不然就他那暴脾气,肯定动手了!

“想起来了,原来是刚才的那个小子!”湔邱罗这才想起泰甲,心中暗道,“难怪敢和王使叫板,原来是通过了神照启示!……方才倒是我小觑了他。”

不过想归想,湔邱罗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放下身段的,只淡淡道:“长老说你通过了神照启示,此话是真是假?”

“小民不敢妄言,自然是真的。”

湔邱罗略一点头:“既如此,我欲试你神力可否?”

泰甲嘴角一翘,冷笑道:“族长请便!”

“我来!”湔常棣大喝一声,他看着这小子很不爽,“阿父,我可开两石弓,当可与之一较高下!”

湔邱罗轻叹一声,自己的长子为人鲁莽,不知隐蔽锋芒,这让他很是头疼;而次子湔毕崖仅小他三岁,却成熟稳重,城府极深,令人琢磨不透,颇有领导风范——这不是逼自己废长立幼吗?

“若你赢了也就罢了,但若是输了……你颜面何存?”

湔邱罗摇了摇头,心道也算是锻炼他心性吧,便准了他与泰甲一试高下。湔常棣大喜过望,他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冒牌货!

湔常棣走了出来,将手一伸,当着所有喝道:“你与我掰腕子,我看你能在我手中过上几合!呵呵,别怪我不让你,我一根手指都能把你按在地上!”

夷月见到此景惊恐的捂住了嘴巴,湔常棣大公子力达摧山,自己儿子如何挡的了?刚要呼喝,却直接被更戊阻止了;他们可是一般庶民,若是儿子犯事都还算好的,他俩尚能保全,但若顶撞公子……这可是无法挽回的罪孽啊!

“常棣公子的力气可是极其恐怖的,据说曾一只手打碎了老虎的颅骨!”

“大公子确实强,但还是羌族的郫翁山公子更厉害,他可是一个人拉着三头牛在部落里晃悠啊!”

“嘘!在这里提姓郫的,你找死啊!”

泰甲觉得好笑,这大家伙看上去五大三粗,孔武有力,但却无比自傲。心道关羽这等傲慢有能之人都只能败走麦城,你算哪根葱?

但他也未曾失了礼数,恭敬说道:“还请公子多多指教!”

待得二人说话之时,早有小厮取了一块木桩来。湔常棣丝毫不废话,一个大马步直接扎在前面,手肘一甩,豪迈的说道:“我让你三秒,你能赢我,我便服你!”

泰甲也是个实干派,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懒得和他废话,小了一半的手腕子直接与他握在了一起。

一大一小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场间所有的人都摒住了呼吸,深怕自己一吐气都使得这场对决坏了事。

然后……

“喝!”

三秒之间,湔常棣甚至没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心中暗自嘲笑,这小子果然是狐假虎威!待得三秒时间一过,湔常棣忽的一声暴喝,便将所有的力道全数按了下去。

即便将这小子的手腕卸了下来又如何?欺瞒族长,理应受此责罚!

然而他的暴喝却没能撼动泰甲手臂分毫,众人大呼一声,震惊无比。而湔常棣更是不敢置信,自己可是用了所有的力道,竟是无法撼动他臂膀分毫!

“这不可能!”

湔常棣面色涨红,像是气的,也像是憋得。而泰甲却依旧无比淡然,面色红润,只是看着湔常棣淡淡的笑着。

“装啊,接着装啊!”他在心中偷笑道。

湔常棣显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服气,他各种用力,摆出了千百种姿势,奋力的想要挪动泰甲的手臂。终于,在他的万般“努力”之下,泰甲的手挪动了半寸。

然而惊喜之情还没能显现出来,他的脸瞬间黑了。方才的挪动只是泰甲为了发力往后移动分毫罢了!仅仅瞬息,泰甲手臂微一用力,直接将湔常棣的手死死按在下面。

三秒之内,无人敢说话,直到湔邱罗轻叹一声,淡然说道:“我信了。”

湔常棣面色千变万化,用尽各种力气想将手臂抽出,却没有丝毫的动静。见得湔邱罗发话,连忙说道:“阿父,我还可以的,我能赢他!”

“放肆,堂堂公子,你要在族民面前丢脸到什么程度!”湔邱罗怒道,“且看看你弟弟,可有你这般莽撞?学着点!”

湔常棣脸上一阵绿,终是为自己的鲁莽与傲慢付出了代价。他很恨!不过他恨的不是泰甲……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湔毕崖。

“我输了!”他沉了口气,终于发话。

泰甲缓缓起身,拱手道:“承让!”而湔常棣却并不理会他,摆弄了下酸软的右手,慢慢走到湔邱罗的身后,明显还是不服。

片刻之后,沉默良久的族民终于是欢呼了起来,竟比过节还要热闹。

“神之子!神之子!”

一阵阵高呼盖过山头,泰甲两辈子何曾见过这等局面?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一旁的湔毕崖走上前来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不习惯,笑就可以了。”

泰甲还是第一次与这“武林高手”近距离接触,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即便笑了起来也是尬笑。

他也没来得及想湔毕崖为何要突然靠近他,只是湔常棣的表情,越发难看了起来。

龚长秋见族民激动无比,皱纹密布,笑的无比灿烂,靠了过来:“湔侯,此等力道,如何不是神之子?而且自青城山之后,泰甲变得成熟了许多,尤其是那双眸子,深邃有魔,待得寺人将他领回都去,取下国之勇士的头衔还不轻而易举?”

湔邱罗沉默半晌,问道:“长老,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打消那个决定吗?”

“湔侯,若要我部落生存下去,这或许是我们仅剩的机会了……”龚长秋忽的黯然道,“我已经九十多了,没多少年可活;他正值青春年少,兴许只有他,才能让我衰败的族群重新崛起!”

原本极其随性的龚长秋,此刻言语却无比哀伤。

望着受到族民推崇的泰甲,湔邱罗沉默了。他手中的氐族不是最强大的族群,甚至除了人口以外毫无长处,每家每户都穷困潦倒。在这种情况下讨论族群崛起,岂不天方夜谭?

但若是泰甲成为了国之勇士,受到蜀王青睐,所谓的崛起不再是梦!

“长老,你的梦……是这般吗?”

龚长秋摇了摇头道:“不,并不是在这里,兴许他当上国之勇士只不过是小崛起,而真正的大崛起,还会在更远的将来!”

“更远吗……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龚长秋笑了,这家伙比自己小五十多岁,居然比他还杞人忧天。

“问题是何时告诉他?”湔邱罗又道,“他还这么小,若是此刻便告诉他此事——恐怕他压力会很大吧!”

“我等不急一时,反正我们的目标是必须先拿下国之勇士的地位!此事对他也甚有帮助,量他不会拒绝。”

二人感慨之余,之前一只被遗忘的寺人颤巍巍的靠了过来,声音极小,若不是闻到了骚臭味,湔邱罗恐怕一辈子都发现不到他。

“啊——寺人大人还有何指教?可是对我族神之子不满?”

寺人哪敢?连忙赔笑道:“湔侯哪里的话,此乃开明王定夺,在下哪敢理会这事?”

“那寺人大人这是……”

寺人面露难色,慢悠悠的说道:“人是没问题,只是……他这年纪太小了,不够蜀王定的标准啊!”

“年纪小……呃,好像是这样的!”龚长秋尴尬的说道,“我都忘了,他才六岁,都还没能成年呢!”

湔邱罗脸色黯淡了下来:“那你说,怎么办?”

寺人连道:“湔侯放心,此事我会如实禀报。此诏令并无期限,开明王惜才,即便五人已是齐全,大王也定会愿意等到他成年的那一天!”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没想到忙活了半天,龚长秋他们却忘了年纪的重要性!蜀中以十三岁为成年,泰甲至少还要等七年的时间才能真正的入都选拔。

于是这场轰动了部落的对决不了了之,渐渐成了众人饭后的谈资。不久,氐族出了个神之子的消息瞬间传遍湔堋,震惊各方。虽然有人想来一探究竟,皆是被族中士兵拦下,毕竟这也算是一个秘密武器。

至于那寺人……呵呵,他恨湔邱罗、泰甲等辈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汇报这事?但他却也不敢将自己受辱的事情汇报给开明王,免得蜀王到湔堋兴师问罪知道了实情。只说自己将诏令完全送达。

湔堋之人自然不晓此事。

至于泰甲,他的身份没有丝毫的变动,他说过自己不想被高挂墙上,华而不实,谁知道别人暗中如何议论自己的?

但是族中所有人明显都对他亲切了许多,堂堂神之子,谁都巴不得攀上关系。有些时候这些人太过热情,吓得泰甲连门都不敢出。

但总体而言,一切还是很祥和的。

直到一天,一个小孩闯进了他们破败的家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