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崇祯本纪

更新时间:2021-07-20 08:15:45

崇祯本纪 连载中

崇祯本纪

来源:落初 作者:喜马拉雅听风 分类:历史 主角:王承恩黄衣少 人气:

《崇祯本纪》由网络作家喜马拉雅听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承恩黄衣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朕就是崇祯,拥有海军辅助系统的朕绝非亡国之君。有朕在,大明将江山永固,天下一统。魏忠贤,你是把好刀。东林党,还是去当在野党吧。李自成,继续给朕打工吧。皇太极、多尔衮你们放心,满族作为少数民族,会圆满融入我大明的。朕的目标:天下日月所照,皆是大明臣妾。英语是什么鬼?一边玩去吧。番邦外族,欢迎参加汉语的9级考试。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宅男在晚明的奋斗史。看他如何与万恶的地主阶级做生死斗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时间都过了午时。天启皇帝朱由校才和魏忠贤匆匆来到慈庆殿。

一进门,朱由检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一把拉住朱由校的手叫道:“大哥,你怎么才来,我饭都吃完了。”

天启皇帝朱由校脸色有些阴沉,看到朱由检才露出一丝笑容。拉着他的小手问道:“小五,今天感觉如何?胃口可好?”

“好,好极了。我吃了3大碗饭。”朱由检故意大声回答,还曲起右臂,显显那纤细的小胳膊上的幼小肌肉,“看,大哥,我已经全好了。”

朱由校看他那小小的身材,细细地胳膊,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好,我家小五全好了。”

“大哥”,朱由检故意抱着他的腿,把他往椅子那边推去,同时娇声说道:“就是这个椅子好硬,坐着很不舒服,我要大哥帮我做个舒服的椅子。”

朱由校顺势走到椅子边坐下,感受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不硬啊,椅子不都是这样的吗?”

朱由检故意板起小脸,大声叫道:“就是很硬。垫上个垫子还是不舒服。大哥,我们不如把这板子去了,用绳索绑上,再放上垫子,应该就软和了。”

他讲的很凌乱,朱由校却敏锐的感到好像很可行。他兴奋的搓着手,思索应该如何去着手。

魏忠贤躬身凑上前来,恭敬的说道:“陛下,下午内阁大学士们还要讨论朝政,您还要再去听政呢。时间快到了。”

“大哥?”朱由检可怜巴巴的拉着朱由校的手叫道。

朱由校看看可怜巴巴的朱由检,沉默一会,挥挥手说道:“朕就不去了,魏大伴你代朕去听一听吧?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回来讲给朕听。你去吧,顺便叫人把朕的工具盒拿过来。”

魏忠贤沉默片刻,低声应道:“老奴谨遵陛下谕旨。”转身退了出去。

片刻后,一个偌大的工具盒送了过来。朱由校脱掉黄袍,只穿短衫打开工具盒拿出各种工具,开始改造椅子。朱由检兴致勃勃的在一旁帮忙。

朱由校熟练地把椅子的坐板拆掉,看看那纤细的边框说道:“小五,恐怕你的要求达不到,这边框太窄。钻上孔后,孔太小穿不上绳子;孔太大,绳子一拉受力过大,边框就折了。看来得特地做一把。”

朱由检拍着小手叫道:“好啊,好啊。那就特制一把椅子,做把能躺着睡觉的椅子。”说着他还跑去坐到一把椅子上,努力伸开小腿展示一下。可是他个子太小,背靠不到椅背,腿也够不到地,显得格外好笑。

朱由校看得好笑,过去把他抱到一边,自己做到椅子上,伸开双腿,半躺在椅子上问道:“是这样吗,小五?”

朱由检拍着手欢呼道:“是啊,是啊。大哥真聪明,这样多舒服。”

朱由校眯起双眼,脑中构思起躺椅的形象。

这是朱由检经过一个晚上的充分思索,他考虑如果做沙发,那沙发的弹簧,现阶段很难找到替代物,就干脆把沙发换成了躺椅。

前廷,内阁小院中,魏忠贤第一次作为天启皇帝的代表,沉默着出席了这一次内阁论政会,全程未发一言。可他没想到,就是这种表现,也会招来非议。

第二日,也有御史言官王心一上书,弹劾魏忠贤“出身卑贱,不通文墨,迷惑圣主,阻碍交通。”文书迅速经通政司送至宫中。

魏忠贤得知内容大惊失色。他不明白,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得罪了那些文官。拿着弹劾文书,他只好怀着惴惴不安心情,飞速赶到天启皇帝面前,向他请罪。

朱由校和朱由检正在长春宫中,正忙着制作构想中的躺椅。魏忠贤赶到时,朱由校刚刚用斧头修出一条椅子的边框。他拿在手里,志得意满的向朱由检炫耀。

魏忠贤快步跑到天启皇帝面前,跪倒在地,双手呈上弹劾文书。天启皇帝看看哭丧着脸,行动慌乱,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魏忠贤,拿起弹劾书随便扫了一眼,就扔到一边,笑着说道:“小五,你看这条边框如何?”

朱由校现在对前廷的大臣越来越感到厌烦。去年才要登基,大臣们就搞了一个移宫案,强行将抚养自己长大的李选侍,驱出乾清宫。在他看来,这个李选侍虽然行为是有些跋扈,但无论如何是她将自己养大。就算她觊觎皇太后的名分有些过分,但封个皇太妃也当是情理之中。又何至于非得驱出乾清宫,更何况移到仁寿殿还不满足,竟然还要放火杀人,那更是有点太过份了。

朱由校感觉更为厌烦的是,移宫案发生后,大臣们没有一个,勇敢站出来负责的。反而有人在责问自己不孝。为快速平息舆论,大臣们竟然还想出个说法,要自己承认李选侍虐待自己生母致死,这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们做出的烂事,还要自己给他们擦。虽然生性软弱的他,为了快速平息舆论违心答应,可心中实在觉得郁闷难舒。

宫里的那个老王安,现在他是实在不敢再用。他和外面的大臣们走的实在太近了。说他内外勾结,这一点都不为过。幸亏借着升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机会,破天荒的批了他那假惺惺的推辞书,才把他撵出宫去。

这个魏忠贤毕竟是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忠心是有的,就算贪点钱也决不会来害自己。宫中事情交给他,自己才敢放心睡几个安稳觉。

可那前廷的政务实在太复杂。大臣们一个比一个更复杂,很难看出他们到底是忠还是奸。对于那复杂的世界,他还是本能的躲避。

在他眼中,这木匠活才是真实的,这个世界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

朱由检撇了一眼魏忠贤,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这条边框上。朱由校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单凭一把斧子,就将一根粗糙的木头修的光滑顺畅,完全没有动用刨刀。这种手艺,前世也只在传说中听到过。看看朱由校那略显粗糙的双手,就知道他曾经下过多少苦工练习。

朱由检由衷的大声叫好,“大哥真棒。就这一小会功夫,就做好了一根。这个好光滑。下面我们是要钻孔吗?”他抬头看向朱由校,好像无意中发现魏忠贤一样。他故作天真的说道:“魏太监,你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吗?干嘛孤零零一个人跪这儿?你是找我大哥帮你讨公道吗?大哥你快帮帮他,他看着好可怜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