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刀师

更新时间:2021-10-05 15:41:51

大唐刀师 连载中

大唐刀师

来源:落初 作者:叶非雨 分类:历史 主角:李震李青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唐刀师》是叶非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震李青,书中主要讲述了:【万人追读】一刀冠绝大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且看铸刀师如何搅动天下风云!助小国开拓国门,辅大唐对外扩张,还得让江湖人记挂着他的绝世刀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震哥!我们走吧,铁都我们再也待不下去了!”瑟瑟发抖的月眉,紧紧搂着李震,半点不愿意松开。

“怎么突然会这么说,还差三个时辰,一把旷古烁今的刀就要临世了。”李震按捺不住心中喜悦,更不明白为何一向支持自己的妻子,忽然间改变了想法。

“是青儿!”

从进入铸刀室那一刻开始,李震就发现了儿子李青的异常。月眉目光担忧,轻轻抚摸着李青小脑袋,双眼中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

“风怜手下的刺客,杀到了铁都,要将你带走。青儿……青儿他……”

扑鼻的血腥味,弥漫在铸刀室内。李震已经猜出个大概来,反而快意一笑,说:“毛头小子终于长大了。”李震不忧反喜,走近李青,一把从月眉怀中拉了过来。半蹲在他面前,粗糙双手在他眼角轻轻擦拭。

“青儿不要哭。你只要记住,不杀好人便可。外面那些刺客,谁的手上不是沾满了人命,你杀了他们,那是替天行道!”

“真的么?爹爹?”李青的言语已经颤巍巍发抖,听李震这么说,还以为是安慰自己。可铁炉里不断闪烁的火焰,分明照射出了李震坚定的双眼。眼睛里,那丝坚毅没有丝毫变化,那一刻,打心底起,李青就明白爹爹说的话是在叫他为人处世。

浑厚无比的火热感,顺着铸刀室里的铁炉蔓延到了李青身上。全所未有的舒爽,男儿的热血,都被这一席话点燃了。

“月儿,不需要多久,我们就可以离开铁都了。再给我三个时辰!”

半生患难夫妻,纵然是荆朝铁胄军兵临城下,也不能做劳燕分飞。

风怜军帐,从铁都逃出去的几名刺客红肿着脸,默然不语。

“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杀了我五名一流刺客!”风怜震怒,面前桌子上一应菜肴,包括荆朝上好瓷器杯子,都被她扫落在地,摔得粉碎!

“都是属下办事不利!属下该死!”啪啪啪声音再次响起,其中一个刺客禁不住自己的掌掴,肿胀的脸颊阵阵乌青,他嘴角都溢出血水而来。

“够了,你们这帮废物。看来是我平素对你们太过于和善了些,从未遇到真正强大的对手,才有你们今天的失利!都给我滚!”

巡逻铁胄军从未见过如此仗势,纷纷停下脚步,查看风怜营帐,就见到三五个轻装简行的刺客灰溜溜跑了出来。隔着厚厚甲胄,他们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瞅瞅!大荆朝的刺客,现在成落水狗了!”

“可不是,风将军想得真简单,杀了一城邦主,就能赢得战争胜利么?”

讨论声此起彼伏,忽而风怜营帐中一声厉喝:“七万铁胄军连夜前行,明日午时,攻克铁都!”巡逻小队立马不敢吱声。将军一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远征铁都,表面上看着是云烈主战,其实一切都要听从风怜安排。云烈听到这声音,不在营帐内等待风怜命令。七声震撼天地的号角声响起,铁胄军开路,剩下一些后勤供应的军队,则留在原地收拾营帐。

“嚯!嚯!”

七万铁胄军齐声震呼,天地都为之震颤。月光下,身穿寒甲的铁胄军,件件甲胄发出夺目银光。隔着十里,铁都城头上那些守卫将士已然能看到银光点点,每人心头都是咯噔一下,心早已经寒了。

大军平行推进,根本不顾前面当道的山丘树木,所过之处,所有草木全都被荡平。

铁都城墙上,铁炉早已经安排就绪,夜色中火光闪烁,形如一支支巨大火把。

风怜骑着马,走在前头,云烈不敢说什么,紧紧跟在身后。

“李震,等铁都踏平之日,我定要让你血溅五步!全军听令,明日攻克城池,铁都百姓一个不留!”屠城令!云烈脸色一变,说:“风将军请三思。屠城令一下,天底下铸造刀剑的工匠,就再也没有了!”

风怜一手忽而移动到腰间的刀上,云烈再不敢说反对的话。

隔着厚重铁城墙,李宅内唯一一个白发老人,额头上满是汗珠。他再也等不及,要立刻催促李震夫妇离开,他已经是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早死一天迟死一天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分别了。

“快走吧!孩子们!铁胄军已经近了。”

铸刀室里,李震依旧淡然,烧得火红的刀,被他轻轻一掷,投入一桶黏糊糊的泥土里。顿时铸刀室里被蒸汽笼罩。一旁站着李青与月眉,两人都等待着李震发话。

三个日夜的捶打淬炼,李震如释重负,身子摇晃几下,撤掉身前抵挡火焰的蟒皮。

“青儿,这刀耗费我半生心血,如今出世,必然会引起无数人争夺,你注定要平息这样的争斗,我给它取名观天行!”

淬火完毕,李青再忍耐不住这几天的等待,伸出手握住精良刀柄,一点点从粘稠泥土里抽出这把旷世奇刀。然而,等他把整个刀身都从泥土里抽离出来时,一脸失望。

“爹爹,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也能叫做刀?”

泥土被刀身火热温度瞬间钙化,依附在了刀身之上。远远看上去,这刀仿佛是被人弃置了无数时间,变得锈迹斑斑。

“孩子,观人不看外表,终有一天,当你看清这刀本身,你会明白它的独特。”李震抱起李青,走出铸刀室。看向白发苍苍的陈老伯,问一声:“陈老伯,跟我们一起走吧,去远方,大唐!”

老人摇摇头,说:“这里是上一代铁王居所,如今铁王不在了,老朽也不会再离开。”

月眉心痛,握住陈老伯双手,不多说,忍着泪水,回到房间里扛起一个小小包袱。一家三口,趁着铁都夜色,坐上马车,顺着铁都街道,沿着北边一路前行。

马车内,李青把玩着手里的刀,是不是凑在马车车窗口仔细观看。甚至还用力敲了敲刀身,上面那些泥土还是没有掉落,好一阵失落。

“青儿,你听着,这是爹爹最新铸造工艺。”说着,他从身边一个布袋子里面捧出一小把乌青的灰土。铸刀工艺,李青还以为他全都已经学会了,没料到老爹竟然还有所保留。

“这东西叫做涅土,高温下就和平常你透着跑出去玩的泥巴一样。平常温度下,就是这个样子。这东西十分稀有,老爹也是托了好几个波斯商人才弄到手。用在夹钢工艺上,能提高刀身韧度。爹爹送给你这把观天行,就是用这东西铸造的。斩石石断、斩天、天开。”

不管李震如何沉醉在自己的成就里,李青依偎在月眉怀里,冲着李震做了一个鬼脸。

“臭小子,竟然还不相信你老爹的话!找打!”

大手掌回到半空中,硬生生被月眉的一瞪,收了回去。李震立马收拾表情,不说话,等以后这小子知道这把刀的威力,估计早崇拜死他的老爹了。

三十六声震天战斗号角响起,战鼓雷动,数百里开外都能听到声音。

两军对垒,已经摆开架势。

风怜冷冷站在攻城战车顶端,看着铁城墙上一面黑色旗帜。旗帜上一把白色大锤随风舞动。铁王站在城头,扫视城墙下银光闪闪的铁胄军,两人目光交汇在一处,瞬间明白此时已经是势不两立。

战鼓停息,云烈看都没有看战车上的风怜,心里十分清楚,这个以训练刺客闻名于世的人,根本无法号令铁胄军作战。

“点狼烟!”

“点狼烟!”

传令兵每隔十丈站立一个,号令一声接着一声,传到了铁胄军最末尾。二十架强弩拉得满月,弩箭上捆绑着燃烧的狼烟,嗖嗖嗖二十下,狼烟在铁城墙与铁胄军之间点燃。霎时之间,铁胄军银光闪闪的盔甲被滚滚浓烟淹没。

云烈挥动旗子,攻城战车中的火炮填装完毕。粗壮的机械臂拉得与地面持平,固定机械臂的绳索被士兵斩断。足足有三百斤重的火炮发射出去,拖着长长火焰,猎猎作响。

“砰砰砰”爆炸声及接连不断,攻城炮里装填的弹药无法越过高高的铁城墙,悉数撞在铁城墙上,甚至都没有让铁城墙发生剧烈震动,使城墙上士兵们站立不稳。

“哈哈哈!这就是荆朝攻城炮么?步距不够,根本越不过铁城墙。”五位铁王,唯独山铁王不敢掉以轻心,其他一些,都开始捧腹大笑,嘲笑荆朝攻城炮是那般脆弱。

隔着这么远距离,风怜还是看到了铁城墙上那些铁王们前仰后合的姿态。

“取我的弓箭来!”风怜斜视攻城炮下一名刺客,目光游移中,候命的属下匆匆奔回大帐,取来一张足足有半人高的长弓,合着另外一个刺客,用力朝天空中抛起。

“云烈将军!敢问铁城墙上哪一个是铁都之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云烈当然知道风怜想法,也并不反对。刚才一番攻城炮攻击,可谓是让将士军心稍有不稳。

“穿黑色铠甲那一个,便是铁都之主,众王之王!”交代完毕,云烈并非下令停止攻城炮发射,反而用毛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忽然,一小面绿色旗子挥动。身后将官大喝一声:“换弹药!”小木板和藤条箍起的木桶被放在了工程炮发射器上。唰唰唰呼啸着飞向铁城墙之上。

这是的几个铁王,兀自狂笑不止,指着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铁胄军,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