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宋快递员

更新时间:2021-10-11 14:11:11

北宋快递员 连载中

北宋快递员

来源:落初 作者:家家哥 分类:历史 主角:武松武壮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家家哥原创的历史小说《北宋快递员》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武松武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穿越成武松,聚拢天下豪杰,在北宋开了家快递公司,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拳打衙内,脚踢奸臣,发展大航海,有大海的地方就有咱的船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有才神论,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不管甜不甜,就是想扭下来。

马有才说:“三天后我派人去你家接亲,这是彩礼钱,你拿着。”

马有才丢下二十两银子走了,刘小兰哭死了,拿着吧就要跟马有才做个通房丫头了,这厮三妻四妾,还轮不到他刘小兰做妾,最多是玩几天就腻了。不拿吧,这厨房里人来人往的,钱丢了把自己家卖了也赔不起啊。

想到伤心处,刘小兰拿着银子,哭着回家了。刘小兰家住刘家庄,挨着武家庄不远。茅草房内,头发花白的刘小兰的母亲正在织布,寒风袭来刘母咳嗽的厉害,其实刘母不过四十出头,正是女人美丽的时候,奈何刘小兰的父亲死于官府徭役,自家就几亩地,没有牛,两个女人种也长不好庄稼。因此刘母这才让小兰去酒楼帮工,自己在家织布也好换些零花钱,不为别的,就为了小兰能嫁个好人家,小兰的弟弟刘铜能找个媳妇,多么朴素的想法。

刘小兰跌跌撞撞的来到家,一头扑在娘的怀里,哭的呜呜叫。

刘母蒙了,忙问:“闺女啊,什么事情哭的这么伤心。”

“娘。”刘小兰哭着把钱递给了娘。

刘母一看,吓了一大跳,二十两银子,当即惊讶道:“你偷了酒楼的钱?”

“不是,不是的。那个大老板马有才让我过去做小妾,我不答应他丢下钱就走了,说三天后接我过门。”刘小兰说。

在北宋这年月,有钱的大户人家几个小妾是非常正常的,毕竟大户人家生活好,条件好。当然这要建立在一切自愿的前提下,如果不自愿那就另外说了。

“你答应了?”刘母问。

小兰说:“我没答应,他丢了钱就走了,我又不敢把钱放那里,丢了咱可赔不起。”

“不答应这钱肯定不能要,明日为娘的帮你把钱退了去。”次日一早刘母带着刘小兰直奔马家酒楼,酒楼的人说马老板没在,马老板回马府了。

刘母道:“回家了咱就去家里找。”

马府在城中的富人区,三进的院子占地好几亩,门楼高大,门口还有两个庄客穿的人五人六的守着大门。

刘母拉着怯生生的小兰来到马府门口,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站住,干什么的,闲杂人等不要再此逗留。”

“我们是来找马老爷的,把马老爷的钱还给他。”刘母说着拿出二十两银子。

一个庄客道:“马老爷给出去的银子我们可不敢接,等着,我们进去汇报,见不见你就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武松带着刘大牛进城来李家百草堂拿药。平日里大家伙训练强度很大,受伤是家常便饭,因此武松打算把常用的活血消炎药多买些,留着备用。

李家药铺的生意总是那么火,武松进来的时候李大夫正给人看病呢,第一个病人说:“我昨晚吃了个水梨,一晚上拉稀了四次,今天早起肚子还疼呢。”

号脉,看舌苔,李大夫说:“不用拿药,受凉引起的,回去喝点姜汤水,多注意休息就没事了。”

第二个也是拉肚子,李大夫给开了好多药。

轮到武松时候,武松道:“为何二人都是拉肚子,但是拿的药不同呢?”

李大夫说:“这叫因人而异,第一个人身强体壮,只是受凉了才拉肚子,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第二个人身体孱弱,肠道有炎症,不吃药根本恢复不了。”

武松说:“你看看我这手,昨日打人手红肿了,需要吃药吗?”武松说着把双手放桌子上。

李大夫笑道:“谁那么硬,能把二郎的手弄肿了。”

“昨日捉了两个偷狗贼,是马六的手下,这厮无赖,竟然敢带人打上门去,让我给收拾了。”武松说。

李大夫道:“我还纳闷呢,昨日傍晚三十几个青皮来我这治伤,原来是二郎打的,哈哈。”

李大夫给武松检查了一下道:“二郎这体质有别常人,这点儿清淤根本不用药两日肯定痊愈,我给你配个丹参泡澡方,你日常训练伤着了可以用药来泡澡。”

“好,你多拿几包,另外再来点药膏,练武的人擦伤在所难免。”武松说。

李大夫配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包,另外拿了些跌打损伤的药膏,用荷叶包好了,让刘大牛提着。武松付款,李大夫只收了二百文钱。

武松道:“你大夫,你怎么收的这么少啊,莫要亏了本钱。”

“哈哈,经常有你打伤的人来我这治病,也算照顾我生意,所以不能多收你钱。”

武松苦笑:“你这是损我呢还是夸我呢。”

李大夫笑笑不语。

武松又道:“前几天有一头豹子要吃我,让我活抓了,应该是有内伤,你能否过去看看。”

李大夫说:“给人看病我是行家,给牛羊看病也会些,但是给豹子看病倒是第一次,我傍晚时候抽空过去看看吧。”

武松谢过了李大夫,让刘大牛背着药,出了药店直奔粗布店,购买了整整十几个人的布料。

刘大牛背着,嘀咕道:“好重啊。”

“重吗?那好我来背,做的衣服没你的份。”武松道。

刘大牛连忙说道:“不重,不重。我做梦都想要新衣服。”

采购完这些必须品武松打算去哥哥店里看看哥哥,正这时候就听见前面不远处有人打闹的声音和女人啼哭的声音。

远远看去数十人围拢着观看呢,武松一看这不是马有才的家啊,当即过去了。一看,马家的庄丁正拳打脚踢一个妇女,旁边是一个十七八的女孩正哭。

边打边骂:“你以为马老爷家是菜市场,你一个臭要饭的想进去就进去,马老爷说不见你就不见你,再不走打死你。”

武松一看当即怒打心头起,这清河县的天是马家的不成?当即过去,抡起大耳光子,啪啪,打的两个恶奴满地找牙。

原来刘母带着小兰来退钱,可偏偏马老爷就是不见,看门的就把刘母二人给打了,刚好遇到了武松,刘大牛。

刘母谢对武松道:“多谢这位壮实,只是这马家惹不起,你还是赶快走吧。”

“打了人就想走,晚了。”马府里传来脚步声,大群人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