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血染的日月旗

更新时间:2020-08-06 09:44:24

血染的日月旗 连载中

血染的日月旗

来源:落初 作者:云台 分类:历史 主角:丁守明丁 人气:

《血染的日月旗》由网络作家云台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丁守明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丁守明字子仁,大明开国武勋济国公丁德兴之后。前八世为抵御外敌入侵而死,入地府后被封为“枉死司”司神,与时任“催行司”司神的大明庄烈帝“朱由检”合谋。于公元2015年借机转动轮回盘,打开时空隧道穿越到了万历年间。  历仕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近六十年征战沙场,援朝鲜,平蒙古,征南洋,灭建州,立下战功无数。辽东镇李成梁怯敌畏战,我丁守明不怕。朝鲜之役石星妄图议和,我丁守明是偏是要战。  一生为华夏开疆辟土的同时,也在蛮族心中留下了的赫赫凶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主仆二人叫好马车后便前往沈家,拜会过沈家婶娘后,接出了毛文龙和毛仲龙兄弟二人。而之前还在哭鼻子的小云龙,看到小狗以后,早就把不能去乌程县的事情给忘了个一干二净,还缠着她娘要去给小狗买狗笼。

在临走的时候趁着旁人不注意,丁守明偷偷塞给沈家婶娘几张银票,说是留给云龙买狗笼的,剩下的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沈氏虽然是大户人家出身,但是这些年依弟弟沈光祚居住,还带着三个孩子,日子也不宽裕,所以也不推辞笑着收下了,心中不禁感叹子仁做事颇为得体。然后热情的将众人送上了马车,还不断叮嘱着文龙和仲龙两个小家伙路上要听兄长的话。

从杭州到乌程县用现在的话来说要小一百里地,古时侯的马车一个小时也就能走个二十多里地,而且乌程县地处浙北河流纵横,湖漾密布,路上少不了要绕点远路,所以路上最少要半天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毛文龙和毛仲龙两个小家伙,还颇有兴致地看着一路上的景色,之间还有说有笑的。可是到了下午,不知是因为昨晚太过兴奋没有睡好,还是路上颠簸累了,依偎在一起睡着。丁守明这些日子忙于考试,路上还要照顾两个小家伙颇为劳累,所以也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只有仆人有财,这两天都在客栈看着行李,除了吃就是睡,少爷人在贡院,身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正闷的慌。一路上开心的和几个少爷聊着闲天,几位少爷睡过去以后,又拉着车夫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车夫一开始还不时的搭上几句,久了也嫌他烦不再理睬他了。

有财自己一个人说的久了也觉得无趣,突然想到前几天路过青楼时听到的小曲,就一个人唱了起来:“唱的是红日滚滚坠落西坡,小两口在炕上来把***阿....”就这一嗓子把车上的几人都给吵醒了。

有财似乎是发现吵醒了几位少爷,赶忙回头。头刚回到一半的时候,自家少爷的声音就从马车里传了过来:“丁有财!你小子是从哪学来这不三不四的小曲,下次要再让本少爷听见,就把你用盐封上做成咸肉,留着过年的时候吃。”

有财听出自家少爷是自己开玩笑,但是也不敢大意,赶忙回答到:“少爷您别生气,有财书读的少,还真不知道这小曲的意思,就是觉得好玩,随便唱了这么一句,保证下次不敢了。”

这时毛文龙也搭话到:“子仁兄长,这一路也是实在无聊,有财唱两句也没什么,再说这小曲听着十分有趣,你就饶了他吧。”

守明看到文龙为有财求情,也不方便再多言,想了一会说道:“文龙,仲龙,这一路旅行的却乏味,但是听这风尘小曲实在有伤风化,我现给你们唱一首军歌,乃我大明太祖“洪武大帝”朱元璋,从红巾军起兵抗元时所传唱的,说罢一个人唱了起来:

“云从龙,风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此曲伴随着韩山童,刘福通等人所率领的红巾军抗击蒙元,主要在长江以北传唱。所以长江以南知道此曲的人并不多,更别提书香门第出身的文龙和仲龙两个小家伙。两人第一次听到军歌,感觉十分新奇,听过一遍之后,便一直缠着子仁让其教二人吟唱。

子仁也乐见两个小家伙如此好学,逐字逐句的教二人发音,并且解释其含义,全当是给二人上课,不到半个时辰两人就都学会了。有财在丁家多年,此曲早以烂熟于心,所以一行四人便一起高声唱了起来。在歌声中,不知不觉一行人已经离乌程县城门口不远。

此时天色尚早,远远向城门望去,只见得城门口有几十名守城的兵丁手持兵器,在一员将领的带领下认真戒备着,并不断盘查来往的路人,城门上也不断有兵丁来回巡视。按理来说江南一带太平已久,嘉靖年间虽然闹过倭寇。不过在俞龙戚虎两位大帅的清剿之下,倭寇早以不见了踪迹。所以乌程县多年以来都是太平无事,今日见到这么多兵丁,定是出什么大事。

丁守明见此情景,立刻让车夫把车停下,吩咐有财照顾好文龙和仲龙兄弟两人,自己从行李中拿出了佩刀和路引下车查看。下车后走了没几步,便认出了在城门口领兵的正是自己的大伯,乌程县的守备丁克功。急忙走上前去恭敬的问到:“侄子守明,在此拜见大伯,不知所谓何事,竟要大伯亲自领兵在此戒备?”

认出了来人是自己侄子,那员将领连忙笑着上前说到:“子仁,原来是你小子回来了,你这次乡试考的如何,我们老丁家武将出了不少,考上秀才的你可是第一个,这次如果考上了举人,大伯一定好好奖赏你,以后大伯军营里的火器随你取用。”

丁守明见自家大伯如此的客气,笑着答到:“此次乡试题目不难,子仁有七八分的把握可以高中,在此先谢过大伯了。对了大伯,到底是何事劳烦您在此领兵啊。”

丁克功这时才想起忘记回答侄子的问题了,急忙回答到:“见到你一高兴,把正事都给忘了,开镖局的邱家你知道吧?去年从北边请来了一批镖师,据说是边军出身。结果今天不小心丢了镖,邱家硬说是北边来的镖师和山上的土匪串通所为,当时就指挥自家镖师,要把他们抓起来报官。北边来的镖师当然不肯束手就擒,结果几下砍倒了邱家镖师和邱家老爷,在邱家搜刮了一番,冲出城门向西北逃去。我刚点齐人马准备出城追剿,就被县令大人拦下,要我严查四门,防止他们杀个回马枪。我们乌程县太平已久,好不容易有个上阵杀贼的机会,居然就这么看着贼寇跑了,真是气煞老夫了。”

守仁听完后说道:“这文官不知兵,这群贼寇定是想逃往山中落草为寇,哪还有胆回来。他们要真敢来,不用伯父出手,让侄子我带着家丁就能把他们灭了。对了伯父,知道您爱喝茶,这次从杭州回来给您备了份上好的龙井茶叶,我这就去给您拿过来,您老回去喝了顺顺气。”

丁克功听完,大声笑道:“还是我家子仁说话好听。对了,丁铁匠说东西帮你做好了,叫你有空去找他拿。说来也怪,读书人有爱吟诗作对的,有爱青楼女子的,听说还有喜欢兔相公的,可你小子偏偏喜欢火器。天色不早了,快些进城吧,你爹娘还在盼着你回家那。”

在与伯父寒暄一阵后,丁守明一行人进了县城,一路向家中而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