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臣

更新时间:2020-09-08 13:13:25

明臣 已完结

明臣

来源:落初 作者:烛 分类:历史 主角:张信杨 人气:

主角叫张信杨的小说是《明臣》,它的作者是烛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信,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莫明其妙的穿越到明正德十三年,机缘巧合之下,进了湖广安陆兴王府,遇到未来的嘉靖皇帝,在大明日渐衰落的时候,张信该如何决择自己的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辞别

张信暗暗地自嘲了下,为自己的表现觉得有点丢脸,幸好没有人注意。回过神来,赶忙过去扶起朱厚熜,张信可不敢让他拜,对于皇室他还是畏惧的,谁知道兴王知道后会不会记仇,小心为上。

“世子不过是一时心急才对不出而已,过后只要稍微想想,自然能对上来了。”张信安慰道,尽量挽回影响,毕竟据自己知道明朝姓朱的都是不好惹的,所以干脆利落的道出了下联:“看九宫易图自知十感百思千虑奇门遁甲不求万载晓乾坤。”

“读万卷诗书谁怕千辛百纳十寒琴棋书画学得九章会算术,

看九宫易图自知十感百思千虑奇门遁甲不求万载晓乾坤。”

袁宗皋缓缓念道,击掌赞叹不已,“少兄巧思,此联妙若天成,老夫佩服,既然少兄决意已定,老夫也不好强求,不过希望少兄看在兴王的面子上,到王府一叙,到时再作打算,如何?”

张信感到左右为难,但也不好回绝,楞楞的站在亭中。

“先生不必为难,既然先生无此意愿,弟子也不强求。袁先生,我们回去吧。”朱厚熜平静道,看来已经恢复心情了。

“等等。”张信挽留,认真道:“王府教授主要是做什么的?”

正准备告辞的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张信的意思。

“我想问的是,做世子教授会不会很累?”

“教授只要每天授课一个时辰,平常解答世子疑问,其余时间都是非常轻闲的。”袁宗皋明白过来,微笑回答道。

“哦,听上去不错。”张信显得有点漫不经心,坐了下来,手指时不时敲打桌子,犹豫不决起来。

朱厚熜这时也明白过来,盯着张信,神情有点紧张,看得出来他对张信已经服气了,心里很希望张信能答应。

“好的,我答应了,三天之后自当登门拜访。”张信最终拿定了主意,微笑对两人说道:“以后还请两位多多照应。”

“哈哈,理所当然,少兄客气了。”袁宗皋高兴道。

“先生……”

送走两人后,张信回到房中,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感慨不已,望着房中熟悉的布置,张信不由暗暗叹息。

书院是住不长久的,不然迟早会露出破绽,现在能借机名正言顺的走,当然是好事,不过却不知道能在王府待多久。按张信的心思,如果实现不能担任教授工作的话,到时随便找个借口就跑回溪山村去,回去后就说是因为得罪兴王府,所以不能参加科举,对村里村外都有个交待,接着再做打算了。

州学后院,是学正与几个训导备课休息的地方,一般学子没有事情都不会轻易打扰。张信轻步的来到莫学正门前,微微敲响,然后侍立一旁等候。

“是谁,找我何事?”莫学正的声音透着疲倦,好像睡眠不足。

张信知道那是因为Cao劳过度所至,州学事情太繁琐,学正身为州学之长,平时不紧要教学,还要为学子们的前途劳心,张信本不想来打扰莫学正的,但退学这种事没有学正允许那是不行的。

“先生,是我。”

门里稍微响了下,像是在收拾东西,不久,“吱”的一声,门打开了,露出莫学正的身影,看见张信,神情有点惊讶。

“嗯,是张信啊,进来说话。”

待两进房坐定后,莫学正道:“张信,今日找我有何事?”

张信踌躇,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本来想好的说辞到了嘴边却发不出声来,脑中一片空白,神情局促,坐立不安。良久,才哎哎说道:“先生,不久前,兴王……”话还没说完,却见莫学正轻轻一笑,“可是兴王府教授一事。”

张信有点吃惊,抬头望着莫学正,恍然大悟,如果兴王府的人没和学正打过招呼,哪里这么容易进州学找人。

“那先生的意思是?”

莫学正沉吟了下,说道:“当初兴王来人和我谈时,我不赞成你去,毕竟科考临近,你也抽不出空来。但为了你的前途着想,我一时难以拿定主意,所以最后决定由你自己来选择。如今你来找我,想来已是有主意了吧。”

“先生。”张信愧疚道:“弟子已经答应兴王,三天后前往。”

“哦”

莫学正应了一下,却不动声色,静静的喝着茶。张信不敢出声,凝神屏气像是在等待最后的裁决。

“张信啊,科考之日不远了,你到王府后不可懈怠,不要舍本逐末啊。”莫学正劝道,但言下之意是赞成张信的决定,可以看出莫学正也不是顽固不化之人,知道借势的道理,知道张信如果能成为王府教授后前途广阔。

张信暗自松了口气,起身行礼,正容说道:“学生必牢记学正的教诲,不敢相忘。”

“嗯”

莫学正点点头,“你回去收拾包袱,到王府后不要失礼。”

“是先生,学生告退了。”

看着张信离去的身影,莫学正微微叹气,对于这个学生自己很满意,平时勤奋好学,又没有其他学子持才傲物的习Xing,本来不想让他去王府的,但是袁先生说的对啊,兴王交游广阔,与朝中关系尚好,对张信以后的发展有极大帮助,为了不耽误张信的前途,考虑再三,最终决定放人。

“袁兄,有事和你们说。”张信找到州学中关系最好的几个同窗,打算和他们辞行,对于这些朋友,张信还是比较愧疚的,自己私下应承却没有和他们说。

张信平时都在苦学,今天难得有事情找他们,大家都觉得有些诧异,安静下来看着张信。但是却不懂怎么开口,场面一时宁静起来,和张信关系最好的张胜最先耐不住,嚷嚷道:“信子,到底有什么事情,说啊。”

“对,请贤弟明言,看我等能否帮得上忙。”孙进说道,语气真挚。

这让张信更加不安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兴王府一事他们有什么想法,虽然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才知道难办。会不会认为我趋炎附势?张信暗暗想到,最终还是决定照实说明情况。

“贤弟可是为兴王府聘教授一事而来。”袁方摇晃着描金扇,笑吟吟道。

张信惊奇的反头看着他们,发现在几个表情不变,“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哈哈,兴王府来人,想招聘贤弟为世子教授,世子亲自上门相请,与学正洽谈许久,这么大一件事,都传遍州学了,谁人不知?”孙进笑道。

“看来贤弟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为兄叹服,呵呵。”听不出袁方的语气有佩服的意味,嘲笑居多。

“书呆子。”张胜直接说道,一点都不给面子。

张信有些恼羞成怒,看着这帮无良损友,知道了都不出来帮忙,害得自己差点招架不住,得罪世子。幸好要借机脱身,不然事情就难办了。

“为什么不和我说?”虽然想通了但张信火气还没消。

看到张信生气了,袁方笑道:“学正大人有令,这事只能让你自己解决,旁人不准相助,不然要面壁思过的,我们哪里敢啊!”

“哦”知道不能怪罪他们,张信只有忍了。

“贤弟,怎么样,决定了没有?”孙进关心问道。

“刚才我已经到学正那里说了,决定……”关键时刻,张信卖起关子。

“怎样,快说。”众人注视着张信,恨不得把他的嘴撬开。

被人重视的感觉真好,张信暗爽,但一起到要宣布的消息,心情却黯淡起来,没有心思嘻戏下去,“三天后起程到兴王府,特前来告别。”

虽然早料到是这种结果,但听到这个消息众人还是消沉起来,大家都不懂说什么好,一时之间气氛沉默了。

“呵呵,难得贤弟谋个好前程,我们应该祝贺啊。”袁方打破场面,高兴说道。

“正是,难得高兴,不如到清风酒楼聚一下吧。”张胜兴奋道。

张信也放开了,听了笑骂道:“想吃穷我啊,等下你们给钱哦。”

“哈哈,有人请客,不醉不归。”

第二天清晨,张信迷迷糊糊地醒了,感到脑袋阵阵发痛,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突然脸上一凉,张信顺手一摸,是条毛巾。

“醒了,叫你昨晚不要喝多的,后悔了吧。”

张信胡乱的擦了擦脸,定神一看,原来是张胜,“谢了,胜子。”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张胜挥挥手,“村里父老兄弟念你年幼,托我要多照顾你,如今你要走了,回到村子不好交待了。”

“胜子。”张信心中感动,对于溪山村,张信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当它是自己第二个家,不然不会总是想回去了,不过是怕回去后怎么对自己寄期待的村人们交待而已。

“好了,好了,你现在出息了,也不往老太爷和杨夫子对你的期望。”张胜苦笑,看不出平时洒脱的样子,“我就难办了,如果科考不中的话,回村子少不了挨板子。”

“胜子,你认真点,应该没有问题的。”张信劝慰道,却没有办法,对八股文章一窃不通,自身难保,哪能帮别人啊。

“呵呵,那当然,不能让你比下去了,想当年还是我教你识字的呢。”张胜自信说道,神情坚定,不像在说笑。

“嗯”

张信相信的点头,知道自己这位族兄不是在开玩笑,毕竟他可是真凭实学考上秀才的,不像自己名不副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