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大秦复辟

更新时间:2020-09-09 13:43:25

三国之大秦复辟 连载中

三国之大秦复辟

来源:落初 作者:独爱红塔山 分类:历史 主角:嬴斐荀姬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独爱红塔山原创的历史小说《三国之大秦复辟》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嬴斐荀姬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不一样的汉末,不一样的争霸。崛起的徐庶,未死的庞统、重用的赵云,依旧健在的郭奉孝,盖世统帅周公瑾。一切都在三国之大秦复辟。秦有锐士,谁与争锋?书友群:51425889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嬴】

这个字犹如一道霹雳,在嬴斐的脑海里炸响。嬴这个姓氏尊崇无比,在华夏大地,千古无二。

那一道道黑色洪流,自函谷关而出,奔向山东六国。灭韩、伐赵、吞魏、亡楚、诛燕、破齐。天下一统,中原大地第一次出现了中央集权的国家。

大秦。

大秦帝国只存在了短短十五年,但是它留给了大汉民族,华夏兴盛的基石。开驰道,车同轨、书同文,破分封设郡县,南并百越,北击匈奴。

十五年里完成了其他王朝,几百年都完成不了的壮举。嬴斐手里拿着玉佩,浑身上下因为激动颤抖不已。

大秦,一个让人为之向往的朝代。而他今日姓嬴,他是嬴秦的后裔,那个一统六国,被后世尊为祖龙的男人是他的祖先。

“呼!”

眸子里闪烁过一抹精芒,嬴姓虽然尊崇无比。但是在这个朝代却是一把犀利的杀人刀,时刻悬浮在嬴斐的头顶。

嬴秦,刘汉,项楚,三者不死不休,灭国之恨不共戴天。嬴斐可是了解历史的,他知道每一个王朝灭国,他的后人必然会死的干干净净。

很少有直系后人存在。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想要君临天下,受万人跪拜就需要付出有朝一日,国灭族亡的下场。

玉佩之上腾龙图栩栩如生,这样的雕工非皇室而不得。嬴斐从玉佩上收回目光,转而盯着荀姬道:“母亲,这是?”

嬴斐愣住了,内心深处巨大的震惊充斥,让他失去了理智的判断。这个时候,出于对母亲天然的信任,嬴斐将话题扯到了荀姬的身上。

“我儿不必惊讶,为娘也不知此中情况,只是偶尔听你父亲提起,你乃大秦后裔。”

“哦,孩儿明白了!”

转身离开屋子,嬴斐神色变幻,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变得危险了起来。满世界都是箭矢,目标对准了他。

……

太阳当空,正是一日正午时刻。嬴斐没有多作停留,匆忙的从家里离开了。就这么一瞬间,嬴斐已经有了想法。

先出去看看这是西汉还是东汉,确定自己是否安全,然后在做其他。嬴斐有着一个打算,一旦如今是西汉初年,他会立即带着母亲逃亡。

目标——三韩之地。

西汉建国与大秦灭亡,间隔时间只有五年。老秦人与西汉王朝的仇恨已经到了一种敏感的地步,这个时候一旦爆发自己是始皇后人的消息,整个天下必将哗然。

整个大汉王朝一定会利用举国之力追捕自己,以一己之力对抗一国,嬴斐情知,必死无疑。当然了如果是东汉末年,则是另外一说。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百年时间足以让许多人忘却。忘却刘汉江山也不过是窃取了嬴家的而已,却视大汉为正统。不过这样一来,嬴斐就可以不为身份而担忧了。

颍川人杰地灵,自东汉建立,这里出现了无数的达官贵人。正是由于这一种近乎变态的刺激,颍州文风极盛。

如今的颍川当真是读书人多如狗,智谋之士遍地走。嬴斐离开家门,第一次走出这个大门呼吸外界的空气。他实在是想不通,前任十年来宅着居然没有宅出病。

街道上人来人往,在烈日下行色匆匆。这是最底层的百姓,他们一天没有闲暇时间遛狗斗鸡。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只为了勉强糊口度日,。

感受着几千年前的汉朝,嬴斐没有喜悦也没有悲愤。没有比当前最差的局势了,本着对生命的珍爱,嬴斐出门前的第一时间便是将黑色玉佩藏起来。

这是身份的象征,尊贵无比。但是这也是一大祸患,稍有不慎就会尸首两分。

信步走在街道的青石板上,嬴斐思考着该如何去了解这个时代的一切。只有了解了,才能制定可行的对策,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古代客流量最大者有三,一、客栈。二、青楼。三、酒馆。嬴斐想要获取信息就必须通过这些渠道,随手在袖间摸了摸,转身走向了左边的酒馆。

年纪大小,不适合去青楼。身上财货缺少,客栈舍弃。为今之计也就只有酒馆了,心里急切,匆忙几步便是走到了酒馆前,抬头而观之。

“洒家酒馆。”

“小二,一碗水酒。”

走进酒馆,随意的走到一少年桌前拱手道:“这位兄台,此座可否?”

这里喝酒的人不少,但是,只有这里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脸色白净,风流倜傥,嘴角绒毛未退,嬴斐可以肯定这个少年最多不过十四五岁,大不了自己多少。

“坐吧,小屁孩。”

对面的少年一出口就呛了嬴斐一下,甚至于对方听到自己的询问连头也未抬,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散漫的气息。仿佛此间,能够令他入神的只有这碗美酒。

没有在乎对方的打趣与不着调,随意的坐下。仔细的倾听周围酒客的谈资,希望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客官,你的酒好了。”

店小二带着卑谦的笑,将盘子里的酒碗端出,放在了嬴斐面前。看着眼前的酒水,嬴斐眉头一皱。

刚要说话就听见,身后一桌的客官道:“大贤良师当真是神仙中人,施符救人,活人无数啊。”

“大贤良师真实慈悲,乃万家生佛也。”

……

讨论声不见,此时此刻的嬴斐脑海里犹如雷鸣轰炸。满脑子都是大贤良师这四个字,那里还能注意外面的事情。

“兄台,有事乎?”

对面的酒客第一个察觉了嬴斐情绪的变化,逐开口询问。

“呼。”

吐出一口气,神色变幻了几下对着少年道:“有劳兄台挂怀,弟无碍。”说完这一句话,抬起碗中酒水对着少年:“相聚就是有缘,兄台请。”

“请!”

两只碗相迎,两人对视一笑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时候嬴斐脑袋乱了,他需要一场宿醉来消化这一切,然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布局。

两个人没有互通姓名,这一刻他们痛饮乃是因为喝的兴起。然而,嬴斐不知,对面的少年不知,天下人亦不知。这两个人在未来纵横天下,令各大势力列为首敌。

这一年光和五年,公元183年,距离黄巾起义只有两年时间。这一年郭嘉十三,嬴斐十二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