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横扫世界的三国强军

更新时间:2020-11-17 04:51:21

横扫世界的三国强军 连载中

横扫世界的三国强军

来源:落初 作者:白袍陷阵 分类:历史 主角:姬熠武小青年 人气:

火爆新书《横扫世界的三国强军》是白袍陷阵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姬熠武小青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平行时空下的故事,这里只有商周秦汉,而无盛唐强明。姬熠武魂穿千年而来,本想悠然一世,却惊知家中变故,唯一的亲人老爹被下大狱,又喜得系统,不得不以九岁之龄奔走世间、为父平反、闯荡天下。白毦兵、陷阵营、虎卫军、大戟士、锦帆营……这些三国强军一一登场,跟随主角横扫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看时间并不算晚,白冰颖拉开了房门。至于其他的,应该说她从未觉得这位宛如亲人般的师兄会对自己有一丝的不利。

“师妹,我想跟你说说徐菲儿一家的事。”关上房门口,陈铁柱直接表明了来意。

“徐姐姐家?怎么了吗?”白冰颖来到桌前给自家师兄倒了杯水,有些不解地挑了挑眉毛。

陈铁柱没有去动那杯水,甚至都没坐下,接着往下道:“当初同意你收留他们,是见其可怜,还有姬家娃娃昏迷不醒,这才捎上他们。今天,那小子已经醒了,精神足着呢,所以,我们没必要再跟他们同路了。”

“师兄,这怎么可以!徐姐姐孤身在外带着两个孩子有多危险你难道不清楚?”

“我清楚,我也没说不管。可以赠些银两,送他们去马车行,跟其他人一道去长安,或者干脆多给点,让他们自己买车买人去。”

“不行,人心难测,我既然管了,就要负责到底。”白冰颖想到没想便否决了陈铁柱的两个办法。

陈铁柱长叹一声,坐下来,喝掉了那杯水,眼神看着硬木桌面,道:“师妹,我知晓你心善。可你别忘了我们此去长安的目标,外人跟着,终归是不方便。”

“我没打算一直拉着他们,只是送到长安不行吗?”

“如果不想使他们也受到牵连,最好在进入司州前便分道扬镳。”陈铁柱抬起了头。

“怎么就会受到牵连。”白冰颖还在嘴犟。

“老贼,是那么好杀的吗?”

“我……”白冰颖动摇了,“容我想想。”

陈铁柱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打算离去。“师妹,你最后今晚就有决断,依我们的脚程,明天午时,便到潼关了。”

白冰颖无奈地挥了挥手,待房门重新关上后,坐在凳子上,支着脑袋,出神发愣。

★★★分割线★★★

“熠儿,熠儿?”那头,姬熠武的药也好了,徐菲儿越过熟睡的女儿,轻轻地摇着姬熠武的胳膊。

姬熠武根本就没睡着,但以前小时候在家骗惯了老妈,还自然地假装闷哼几声,然后脑门上就挨了一记巴掌。

“臭小子,还不赶紧起来,在奶娘面前装什么睡。”

姬熠武摸摸鼻子,睁开眼,讪讪地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坐到床沿上。

“把衣服穿上,别才刚好,就又生病了。”徐菲儿拿过衣服套在姬熠武身上,然后端来一碗黑乎乎的中药,那味道,呛鼻极了。

“把药喝了,赶紧去睡觉。”

“奶娘,我能不喝吗?”姬熠武的脸皱成了苦瓜。

“不行!不喝药怎么能好!”

得病的是原来那个姬熠武啊,自己现在觉得身体倍好。唉,姬熠武无奈极了,这原因是绝对不能说的,再看看奶娘那严肃的脸,这药,自己不喝是不行了。接过那沉甸甸的陶碗,姬熠武眉头一拧,视死如归地把药倒进嘴里。啊,苦死了!

“药没了,明天得再抓,正好带你去看看大夫,这药方说不定也得换张。”在徐菲儿说话的空档里,姬熠武终于拼着小命不要,把这碗不少的中药全喝进肚子里,可一听奶娘还要去买药,这肚里的东西差点反胃出来。

抬起头,姬熠武正想装下可怜,好说服奶娘不要去花这冤枉钱,无意中却瞧见了那通红的眼眶。显然,徐菲儿刚才哭过。

“奶娘,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啊,应该是被刚才煮药时的火给熏得。”徐菲儿显然没想到会被一九岁的孩子看出不对劲,愣神片刻后,赶紧做出掩饰,“快点睡觉。”

“奶娘,你把头低下来点好吗?”姬熠武忽然说了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徐菲儿不明白,也就照着做了。

只见姬熠武伸出食指,在徐菲儿的脸颊上刮了一下,然后放进嘴里,舔了一下。“唔,是咸的,奶娘,你哭了。”

好吧,这干去的泪痕如何能凭此尝出咸淡,更何况,姬熠武刚刚灌下了一碗“苦毒药”好嘛。徐菲儿哭了,这是他借着前世的眼力劲儿,看出来的。

徐菲儿哪知道这些,脸上颇是哭笑不得,自己想隐瞒的东西,就那么露馅了。“好了,睡觉吧,奶娘困了。”

是的,徐菲儿不再坚持否认自己哭泣的事实,只是她也不想回答,或者是觉得,跟一个九岁的孩子说这些并没什么用处。

这哪行,姬熠武抱住了徐菲儿的一条手臂,使出了他自个都有些吃不消的“撒娇大法”。“奶娘,你就告诉熠儿嘛?是谁欺负你了?熠儿帮你教训他去。”

“没有人欺负奶娘。”徐菲儿一脸欣慰地摸着姬熠武的小脑袋,“你真想知道?”

“嗯嗯。”姬熠武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或许是该找个人倾诉下了,徐菲儿一把抱起姬熠武,搂着他坐到了桌前。“那奶娘就跟你说说……”

在徐菲儿的叙述下,姬熠武总算知道了前因后果,知道了自己一行三人为什么要去长安,知道了老爹姬云志为什么没有同行,知道了家中的剧变。

老爹姬云志是读书人,更是举人,只是他并没去长安参加什么春闱会试,或者说,现在的他就是想参加,也参加不了了。

半年前的秋收之际,大燕朝突发天灾,田地近乎颗粒无收,流民遍野。此灾难之广之重,席卷数州十余省,甚至就连富庶的沿海几省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牵连。反应过来的朝廷急调赈灾粮款,四处救火,耗费了个把月的时间,总算安顿下大部分难民,没使这天灾演变为更剧烈的人祸。

只是国有大难,总少不了那些趁机发国难财的蛀虫豺狼,姬熠武居住的池阳县,那的县令李光就那么做了,吞没粮款,欺压难民,致老弱妇孺之性命于不顾。

这些事,被姬云志撞见了,读书可能读傻了的他,竟然仗着举人的身份,直接去找人家县令当面斥责。呵,被人家否认不说,反而遭其倒打一耙,被诬陷,下了大狱。

幸好姬云志也不算蠢,离门之前,特地找了徐菲儿,告知自己出门原因,并叮嘱若自己一直未归,便带着两个孩子出逃池阳,奔赴长安,告御状去。

嗨,还是书呆子,什么证据都没,就说要去长安告御状,那皇上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就算见着了,以民告官,口说无凭,人家凭什么相信。

不过,姬熠武也理解了,奶娘这么急着赶路,就是为了在那李光彻底翻脸前,带着救兵回池阳县,而这般小心翼翼,也是担心泄露行踪,万一对方发现自家人去楼空之后,狗急跳墙下派人追杀呢。

唉,姬熠武长叹一口气,本以为刚穿越来的自己只需过着那幸福的小日子,读书抄诗逗萝莉,待老爹考上进士当了官,又是一段走鸡斗狗的衙内生活。现在,全没了,这开局最少也是个困难模式的副本。

姬云志得救,就当是自己占了这副身躯所应还的人情。而且老爹若是被按上贪墨赈灾粮款的罪名给砍了脑袋,身为儿子的自己在没翻案前,可就得背着犯人之子的身份过一辈子。要知道,在古代,可是最喜欢家产充公、亲人发配这一套了,想逃过去,只能是东躲西藏。

更不用说,自己现在还可能比姬云志更有性命之忧。老爹身负功名,在牢中的他除了多受罪,李光不见得就敢擅自处决,但自己这边的三人可就不一样了。姬熠武一点都不敢打包票,李光就不会如同奶娘担心的那般狗急跳墙。所以,搭救姬云志就是救自己!

而要解决这些,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翻案,收集证据、往上告状,和徐菲儿现在做的何其相似,只是后者选择了最难见着、同样也是最有效的对象罢了。这种事宜早不宜晚,姬熠武都有些怀疑就算请了圣旨回池阳县,李光也早把所有尾巴给藏起来了。

虽然很想数落姬云志的鲁莽冲动,但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安慰重新哭泣起来的徐菲儿,同样那也不是身为九岁人子的自己能说的话。

抬手替徐菲儿一遍一遍地擦去那滚落下的泪珠,姬熠武开口劝慰道:“奶娘,爹他不会有事的。”

“熠儿,你,都听懂了?”哭着的徐菲儿又是少不了一愣。免不得徐菲儿这般问,因为刚才以倾诉为主的话里,是那般的断断续续、零零落落。

姬熠武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尽可能地搜刮记忆,做着“合理”的分析:“爹说过,读书人可见官不拜,李光不敢把老爹怎么样的。我们得抓紧赶到长安,找到比李光大好多好多的官,告状,申冤。”

“熠儿。”徐菲儿收起愁容,用力地抱住了姬熠武,“你长大了。”

“奶娘,我们睡吧。”姬熠武抚着徐菲儿的背,轻声说道。

“好,睡觉。”

重回床上的姬熠武侧着身子,比之先前更是睡不着。刚才想的、说的,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状告李光、替父申冤,无权又无据,难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