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完美王朝

更新时间:2020-05-21 02:26:06

完美王朝 连载中

完美王朝

来源:落初 作者:从那吻开始 分类:历史 主角:红莲陆俊 人气:

《完美王朝》作者:从那吻开始,历史类型小说,主角:红莲陆俊,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自汉以后,就再没人喊出过“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而同样,虽然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经济与最先进科技的大宋却只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哀怨与遐想。  一幅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让我们看够了“花花美景汴梁城”,使人对于宋朝这个让后人唾骂的王庭多了些瑰丽与神秘。  真希望后世有一天,当人们再提起大宋之时,只有豪情万丈,而无唏嘘与遗憾。  来源历史,架空历史,只图为大家添一拍砖的话资而已!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wmwz.11og.cmfu.com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俊在余天赐的亲切招呼之下,匆匆的吃过午饭,还没等喝上一口茶水,就被他塞进早就等在门外的一顶软轿之内,绕过临安府衙,直奔清波门而去。

出了清波门不远就是西湖,而史弥远的相爷府邸就建在西湖边上景色最为秀丽的地方。

望着眼前红墙绿瓦的大片奢靡建筑,陆俊还以为自己来到了皇宫的所在,不过他这会的脑袋还很晕,不是他为将要面对的事情而苦恼,实在是他第一次坐轿子而导致的,别以为坐轿子真的就很舒服,现在陆俊心里还翻江倒海似的,苦的他恨不得找块僻静的地方大吐特吐才会痛快。

“贤侄,看你脸色难看,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会再来,”余天赐看陆俊的脸都快发绿了,以为他又有不适,赶紧小心的问着。

陆俊忍住呕意,对他摇摇头,示意没事。

看着余天赐步上台阶向通事禀明来意,陆俊这才趁着空挡绕到拐角处吐了出来,感觉郁闷一扫而光,陆俊这才慢悠悠的转了回去。

等他回去的时候,余天赐已经等的急了,直到见他出现,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以后的前程可全在陆俊身上了,史弥远为什么把陆俊从绍兴找来,到现在为止,唯一知道点内情的恐怕就是他了,这可不是史弥远对他推心置腹,而全是他自己猜到的,就连“陆俊“这人也是他一手发现并推荐给史弥远的,而现在,就到了最关键的一步,能不能成功,可就全看今天了。

“贤侄,快,相爷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快点……”看来余天赐是急了,竟然说着话就拉着陆俊的手奔上台阶,这异常的举动,看的门口通事和侍卫们大为惊叹,这可不是他们印象里余天赐原本西宾先生该有的样子。

陆俊被余天赐就这么引着在这座大宅之内绕来绕去,直到陆俊又忍不住出现了呕意,余天赐才在一处圆形门廊之外。陆俊探头向内一看,登时吸了口凉气,原来里面竟是个园子,而且还是很大很大的那种,看着园子深处露出的房屋一角,陆俊就知道了,所谓的前面还只是个样子,这后面才是相爷府的核心所在。

这是典型的古代园林式建筑,陆俊早就在电视里看过无数次了,没想到自己还有亲身进来体验的机会,而且还是在如此让人如梦似幻的时代。

未进园门已是绿水回环,垂柳迎风,入园便是高耸的假山,山分东西两部,构造各自不同。系用黄石堆成,土石相间,颇得真山之趣,山上古木森森,藤萝蔓挂,箬竹遍山,最高处建有一亭,飞檐翘角,古朴典雅。

假山西部以湖石堆砌,玲珑剔透。山下凿池,小中见大,气势不凡。

陆俊隐隐的似乎看见高处凉亭内坐有一人,身边还有女婢分立左右,只是离的太远,面目看不太清楚。

看着余天赐一脸紧张的在那整理装束,陆俊也有样学样的低头整理一番。等到一切妥当,余天赐当先朝凉亭方向步去,陆俊一看,就知道上面坐着的必是史弥远无误,使劲呼了两口气,静了静心思也快步跟了上去。

凉亭石坊上书“清风”二字,亭柱有联道“未出土时便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看到这里,如果陆俊不是来自后世之人,恐怕对于史弥远的第一印象就是个谦谦君子,又怎会把他和权臣Jian相联系到一起。

心里想着大Jian臣就坐在亭子的里面,陆俊一激动,还没进到里面就忍不住抬头扫了一眼,却正好和端坐于凉亭内的人物对了一眼,仅此一眼,陆俊就把对方的面貌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此刻陆俊真不敢相信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史弥远竟是如此一副慈祥老人的面目,从外表看来,还不到六十,许是保养的极号,在他的脸上,陆俊没有看到一丝风霜的样子,满脸红光正好代表了这位权臣此时正是最得意的时候。

头戴青色幞头帽子,身穿代表身份的紫色对襟单衣,史弥远一边打量着立在亭外的陆俊,看似非常满意,瞧了立于一旁的余天赐一眼,对他暗暗的点了点头,脸上也罕有的露出一丝笑意。

“这是与莒吧,”史弥远听余天赐在旁答应了一声,又转过头仔细的看着陆俊,说道:“才两年不见,与莒贤侄就成这么高了,真是一表人才啊,哈哈……”抚着山羊胡,史弥远放声的笑了起来,他很久没象今天这么高兴了,许是想到了以后,又许是见到自己已经站在了高高的朝堂之上,耳朵里听着同僚们的溢美之词,总之现在的史弥远已经兴奋的憋红了脸,就连陆俊都可以清晰的看见史弥远摸着胡子的手在微微的颤动。

看到相爷如此满意,站在一旁的余天赐总算是安心不少,想到以后自己的前程,赶紧用手肘捅了捅呆立在那的陆俊,嘴里轻“呀“了一声,陆俊这才反应过来,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嘴里也呼起“拜见相爷”

话一出口,陆俊心里那个气啊,他怎么也没回想起自己是怎么跪下来的,就连那句问候的声音现在想来,都让陆俊心里直喊晦气。

“使不得,贤侄,快快起来,”

让陆俊没想到的是,史弥远见自己跪下了,竟然亲自起身来扶,不过看他脸上并没多少不安的神色,陆俊就知道这老小子指不定正在心里乐呢。

等自己被这大Jian臣扶起按坐在凉亭石凳之上,陆俊都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看史弥远如此看重自己,这赵与莒的身份更是让他起了浓重的揣测之心。

“还不快上茶,”史弥远朝边上的小婢骂了一句,

看着一脸焦急的余天赐坐在凳上左顾右盼,史弥远当然知道他在等什么,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笑呵呵的说道:“纯父啊,这次的事情你办的很好,老夫说过的话不会忘的,你就安心等着吧,你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等完了我会考虑的,”

听到相爷如此肯定的保证,坐在一旁的余天赐这才彻底的塌实了下来,嘴中连连称“是”,等了多少年,为的就是今天这句话,怎不让他在心里唏嘘一番。

等安抚过余天赐,史弥远这才把正题转到了陆俊的身上。

一边用手指轻轻的叩击石桌,史弥远一边眯着眼睛看着陆俊,直看的陆俊坐立不安,干脆捧起茶水好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的思绪。

他正胡乱想着,史弥远忽的起身走到亭外,一阵凉风吹过,在这五月的天气里,陆俊却恍惚觉得身处寒冬。

史弥远在亭外站了一会,又转回凉亭内,站在陆俊的身后,手掌抚在他的背上,语含诚恳的说道:“与莒啊,怎么说你也是太祖十世孙,虽然这些年你一直住在绍兴乡下,可毕竟血缘尚存,如今我大宋正处于飘摇动荡之时,你怎能偏守于乡野做个逍遥人,我看啊,你以后就住在京里,先在余先生府上好好学些东西,日后也好为国家效力,人生恍惚,有如白驹过隙,大男儿定要有所作为才算上报朝廷,下安父母,老夫这番话,贤侄以为可否?”

后面的话,陆俊全没听进去,他这会一直在考虑这太祖十世孙是怎么回事,等史弥远把话说完问他意见,他全然没意识的点了点头,就专心的在那思索起来。

陆俊此时的神色,站在他后面的史弥远当然看不见,只顾着考虑自己前程的余天赐也没发现,要不,他们就会看见一脸茫然的陆俊低头傻忽忽的看着手里的差碗,对于外界全然没了反应。

“恩,与莒这名字不好,”史弥远自顾自的说着话就走了出去,再外又考虑了一会忽然说道:“对了,就叫贵诚,恩,赵贵诚,这名字好,”

“轰”的一下,陆俊的脑袋就给炸开了锅,“赵贵诚,我是赵贵诚,”不住的把这个名字念叨在嘴边,陆俊全然没发现自己是出声的说话。

“对,你以后就叫赵贵诚,哈哈……”史弥远一边高兴的对着陆俊大笑,余天赐也不失时机的溜到他身边献起媚来,全然没发现陆俊早就冷汗直流。

开始还在想这太祖十世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史弥远把赵与莒的名字改做赵贵诚,陆俊就全想通了,这赵贵诚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宋理宗赵昀,也就是宋宁宗的远房侄子,赵贵诚是他被宋宁宗收为皇子之前用过的名字,没想到,这名字竟是史弥远改的。

一想到,自己一个21世纪的大学生竟莫名其妙的被人骗到了宋代,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将来要做皇帝的赵贵诚,陆俊是彻底的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