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当雄

更新时间:2021-10-07 13:25:30

当雄 已完结

当雄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咔嚓 分类:女生 主角:李浩初张春浩 人气:

火爆新书《当雄》是咔嚓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浩初张春浩,书中主要讲述了:李浩初是彻头彻尾的目标导向性,人生十多年里,他极少会在想要做一件事时,被别的事情打搅到。初三的某个夜晚他在宿舍厕所挑灯夜读,存着看戏心里的老师拿着电筒站在他身旁足足晃了一刻钟,最后气得跳脚大骂,他才如梦初醒愣愣地问道“怎么了,地震了吗?”,气地老师差点当场晕倒。  所以,他想做一件事,失败的概率低于中大乐透,或许也是因为他从没有过什么要鲤鱼跃龙门一朝站在顶峰俯看众生的雄心壮志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浩初和李得韬是同一个山疙瘩出来的,共同考上了镇上的中学。刚上初中的时候,没人知道李浩初打架厉害,更没人知道那个总是微微低着头头发下垂一副读书读傻了的土包子模样的李得韬的狠辣。

镇上的孩子看不得山里的孩子学习好,更看不起山里孩子的土包子气,开始不停嘲笑两人。李浩初实在忍不住这些苍蝇乱飞翅膀拍的嗡嗡响的感觉,大打出手了一次,再没人敢来烦他,却也因此结下了不少仇口……

强龙不压地头蛇,被欺负到胸口了,一些孩子咽不下这口恶气,却又不敢找打架不要命的李浩初算账,最后便决定挑软柿子书呆子李得韬来揍。

那个放学后的下午,李得韬被五个同年级的孩子给围住,他不喊不叫却把似是从不会抬起的头抬了起来,视线一个个地扫过在场的五个人,将这五个人的脸孔深深地记在心底。当那五个同学蜂拥而上拳头如雨点落在李得韬身上时,他痛得都要晕过去了,却还是一声不吭,只在心里默默记着,记着谁拳头落在了他的背上,谁的腿踢了他的腿。

李浩初见到李得韬的时候,他已经鼻青脸肿背上腿上全是淤青。李浩初问是谁干的,就要抄家伙打人。咬着牙才能说出话的李得韬眼神阴霾,说道:我要亲手还这笔账。

李浩初只好作罢,等李得韬好起来。

一个星期过去了,李得韬好得七七八八,李浩初找他去报仇,他低着头说还不是时候。两个星期过去了,李浩初再找李得韬,李得韬依旧低着头说不是时候。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李浩初几乎都要忘记那件事了,李得韬却找上了门来说是时候了。李浩初想了好一阵才恍然大悟。

接着第二天同一年级少了五个学生来上课,都受了很重的皮外伤,去了医院,直至今日都没人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除了其中一个胖子,一个永远不会提起那件事的胖子。

这个胖子便是周泽凯。

所以,周泽凯很怕李得韬,甚至比怕李浩初还要怕。

君子不可怕,唯小人难养也

浩哥,你打架厉害,你学习厉害,甚至是其他的任何方面都比我厉害百倍,但是你喝酒却肯定不够我厉害。

周凯泽拿起一支啤酒倒头就灌,把酒当水喝。

三个大男人聚在一起当然就只能是喝酒抽烟。大多数男人的感情要想铁,除了一起打架流血挨苦受难,便是抽烟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一次又一次。

你还知道浩哥打架厉害啊?

往往只会做不会说的李得韬少有地嘲讽道。

知道,怎么不知道,要说打架,你们两个都比我厉害。

二百多斤的周凯泽也不怕对不起自己这一身肥肉。

那你还经常打架?你知不知道你给浩哥添了多少麻烦?被开除了还不够,难道要进派出所吗?

李得韬认真地看着周凯泽,眼神少了一点阴戾。周凯泽还是一下子就靡了下去。

一旁看着的李浩初微微笑了起来,举起瓶子大口灌酒,而后笑着说道:凯泽,既然说开了,我也和你说几句吧。最近我看了本书,书上说,你狂任你狂,清风拂山冈,你横任你横,明月照大江,知道什么意思吗?

周凯泽连连摇动那颗不知有几斤重的头。

真是猪脑袋,也不知道读读书。你爸养你这么大就是在养猪。

李得韬恨铁不成钢骂道。

周凯泽摸摸头憨笑着没有去反驳。

李浩初笑着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啊以后少打点架,别人惹你就忍一忍,实在不能忍再打。知道了吗?

周凯泽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我听浩哥的话就是了。

李浩初和李得韬微笑摇头。

来,我们还是喝酒吧。

李浩初拿起酒瓶,三人一干到底。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兄弟吧?

今晚三打下来,不醉无归。

周凯泽自不必说,肚子都能直接装下一打啤酒,酒量再渣也不会差到哪去。李浩初酒量一般,酒品却好得惊人,喝不下去就吐,吐完再喝。

事实上,三人中酒量最差的应该是李得韬,却很少人看见他喝醉过,他时刻都保持着一份警惕,除了和李浩初和周凯泽在一起他就没有醉过,因为他要记得谁蒙了他谁打了他,他要双倍奉还。

说起李得韬却不得不提他中考时的悲壮事迹,每次考试他的成绩都会比李浩初差那么一点,但以他那样的成绩想要进入市重点却是游刃有余,不高出个二三十分便是太阳从西天出来的稀罕事了。

最终他却悲催地只勾着虽然也是很多镇上孩子可望不可及的二中的分数线,因为却考了一科。所以现在李得韬只能屈就二中,领着学校以前从没给过任何一个学生的全额奖学金读着。

三人中,李浩初和李得韬都是变态的学习高手,周凯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周凯泽身上一点都不灵验。死缠烂打才逼着父亲大出血给,中考六科加起来还没别人一科高分的他,买了个坐落城市郊区把整个市的流氓都收进去的市四中的学位。

这样还不算,高三第一学期周凯泽因为打架次数过多屡教不改被开除了,现在他在这个小城市租了套房子做着摆地摊的小生意。

因而周凯泽那个狗窝变成了三人时不时出来作案的犯罪窝点,

今晚当然也不例外。

天还没亮,李浩初和李得韬便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那个睡得像死猪一般的周凯泽和周遭惨绝人寰的邋遢环境相视一笑,便静静地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学校里。

屋子只有两张床大,啤酒瓶烟头四处,厕所半点没刷有氨水味传出来,

多年以后,当三人再聚之时,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三个人曾经竟然会挤在这样一个三线城市的这样一个破房子里。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谁又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又知道街边卖混沌的那个人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周正毅哪?谁又敢相信曾经某间茶馆里的跑堂会是将来的李嘉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