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古今玉香销

更新时间:2020-05-21 02:06:27

古今玉香销 已完结

古今玉香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猫贝贝 分类:女生 主角:皇甫欣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古今玉香销》是猫贝贝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皇甫欣,书中主要讲述了:入秋后,湖水略带着冰冷的,无数黄色的小叶像浮萍飘荡在水面。     阳光在粼粼的水光中格外的刺眼,她闭上眼睛,也能觉察到站在秋宁阁上那个男人的目光。     酒香,可恶的男人,居然还有心情饮酒,皇甫欣心中默默地念着:“我不信,你不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朔南蛮王的府邸中,一群女刺客整齐地站在东临的面前。他的身边站着皇甫欣与季蘅。装扮萱王妃的女刺客上前道:“蛮王,这刘云娇不像凡人,他似乎懂些法术,我等布阵如此精妙,他也来去自如。刘云娇并不是他的真名,他行此事,只不过想让蛮王在天下人面前出丑。”“你们去吧,代本王向风师说声谢谢,本王自会派人把重金送到佞鎏冢。”“多谢蛮王。”装扮萱王妃的女刺客转身说了一声:“走!”一群女刺客很快就在东临眼中消失了。“父王,你似乎不担心刘云娇会再来?”皇甫欣脸上充满了疑惑。“刘云娇已死,天下人闻之。他向来,怎会复用刘云娇这死人的名字?”东临转身对着季蘅继续说道:“蘅郡主,代我向你父王问好,感谢他的帮忙。”“蛮王言重了,只是郡主有一事不明。”季蘅恭谨地问道:“留着那个太中大夫,让他把刘云娇的死讯传到皇太后耳中,传遍天下。蛮王不担心刘云娇会杀了他?”东临没有正面回答季蘅的话,只是笑道:“紫儿,你怎么看?”“刘云娇与我们决斗之前,与那个太中大夫说了些话语,暗示他们早就认识,关系不错。”“呵呵,你们认为他们相互认识吗?”“认识。”季蘅回答。“不认识。”皇甫欣回答。“认识与不认识,让人难以捉摸。”东临摸着下巴,温和地说道:“那个太中大夫,姓名翟,名冉冲,原本是纨绔子弟,家中落败,此人也并不是无德无能,只是比起他的祖辈,相差太远了,充其量也只是中庸之才。冉冲虽中庸至之才,但久混市井,会察言观色,巧舌如簧,有些伎俩,属于骑墙之辈,在朝中这样之人云云。皇上能用他,也只是皇太后的意思。刘云娇故意那样说的,无非想假借本王之手除之,扰乱视线。冉冲这人不足怀疑,倒是这刘云娇,本王觉得他不是采花贼,也不是平庸之辈,又懂法术…”“父王认为他是冢者风师?可天下冢者也有数十家,各家所学不一,这怎么查呢?”“蘅郡主,你回朔东蛮时,路过离水冢,把刘云娇之事告知风师。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等到皇甫欣与季蘅离开之后,东临召来了心腹,叮嘱他暗中监视冉冲他们的行踪。“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东临冷笑道:“冉冲,不论你装着无能,还是真有才能,本王会盯着你的。”佞鎏冢,乃冉冲行舟必经冢者。船,自然是行商的大船,绝非一叶孤舟。码头上停靠着无数船只,冉冲偏偏选中了一艘运送牛羊马匹的商船。这又是为何?闻香识女人,纨绔子弟们喝花酒常找的乐子之一,用布蒙上双眼,鼻子闻着满屋子不同的香粉味,通过香味找到相好。牛羊马匹身上都有膻味,这样客船船资便宜,通常也只有收入不高的男子乘坐。冉冲闻得这些香味也不是普通女子用的寻常香粉,心中顿生疑惑,暗想这商船莫非打着幌子,实则贩人,偷运一些书香门第大富人家的闺女从中谋取暴利。让老子碰到这等好事,既可以假借朝廷命官的威严,又可以从中捞取油水,还可以找些美女陪伴,此行的旅游不疲倦了。冉冲的鼻子很灵,船上的确有大量的美女。她们都是从朔南蛮王府中出来的刺客,这客船乃佞鎏冢的商船,没有人知道朔南蛮王与佞鎏冢之间的交易。船上的饭厅中,热热闹闹的。冉冲选中了一件厢房。“让你们的管事出来。”他酒足饭饱,开始发官威了。一个伙计傻傻地问道:“吃饭付账,你想白食?”“白你妹的头。”冉冲伸出手狠狠地敲着他的头,抬起脚,把他给踢出去了:“本官太中大夫,能白食你这口饭。还不让你的管事来。”伙计眼睛不瞎,已经瞧见桌上摆放着的官印与文书,还有黄色的东西,那可是圣旨。如今的皇上,四蛮蛮王只会给两分礼,但普通百姓哪敢得罪天子啊,毕竟这还是翟姓的天下。不一会儿,伙计领着管事进来了。厢房中,冉冲瞪着管事看了许久,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间能有这般俊俏的男人?一定是女人装扮,可狭小的厢房中,没有女人的香味。“你就是管事?”冉冲手按在桌上的官印上,冷冷地问道:“本官怀疑…”“怀疑什么?”冉冲魂都吓散了,管事随手掷出的筷子钉在桌上,这要是再偏半分,筷子就会插穿手背了。“本官什么都不怀疑。”冉冲赶紧收拾好官印文书圣旨,只叹这地方的民风太彪悍了。“等等。”管事伸出胳膊挡住冉冲的去路:“你说你是官?把官印拿给我看看。”这官印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的,刁民看官印,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冉冲却半个不字也哼不出。突然厢房外人声鼎沸。“出事了!”冉冲想借此,打开房门溜走,肩膀却被管事一手按住,两脚无法动弹。“官印?”“给!”冉冲好生无奈把官印递给管事。“太中大夫?官印不假,你真是太中大夫?”冉冲听到管事的语气软了几分,立即趾高气扬道:“本官就是太中大夫。你这刁民,竟敢恐吓本官,船靠岸,本官定让州府衙门治你大不敬之罪。”“哎呀,太中大夫,你这般年轻混上了太中大夫,想必也是世袭的吧。看来朝中也无人了。太中大夫,你婚否?”冉冲听不懂管事的话意,摇着头。“没成婚,也没有后代世袭你这太中大夫了,可惜了。”冉冲这才明白,眼前的俊俏管事动了杀心,妈的,这简直就是黑船啊。他来不及多想,双膝跪下,抱着管事的双腿:“饶命啊,大人。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妻儿这话,冉冲不能说,他不是没成婚。管事脸微红,一用力,冉冲整个人后仰,重重地撞在船舱板上,气血翻滚。分明就是女人纤细的双腿,冉冲长大了眼睛。一只脚重重地踏在他的胸口:“杀了你,脏了我的手。来人啊,把他抛进江里喂鱼。”冉冲被绑成粽子,押到船甲板上。黑夜茫茫,月光不亮,但尾随在船后的几艘快船灯火明亮。官船,那是官船,天啊,老子有救了。“给他脚上加上铁球,从船头抛入江中。”“没人性吧,谋杀朝廷命官,还要毁尸灭迹啊。不要啊…”冉冲苦苦哀求。“你若再喊,我一刀要了你的命。”“大哥,你这加上铁球,把我抛入江中,也是要我命啊。好歹,我是朝中的太中大夫,这些官船,我帮你打发了。”管事一把抓住冉冲的衣襟问道:“你刚才不是怀疑,怀疑什么?”“我刚才只是怀疑,怀疑,这船是黑船,贩卖人口,贩卖女人的船。”“还有呢?”“没有了,真的,我上船,只是想讹诈些钱财。”“那好,我相信你,你怎么知道船上藏有女人?”冉冲只能一五一十地回答了。管事手一挥:“松绑,让他打发那些官船。若他有什么不对劲,立马解决。”冉冲冷汗都冒出来,后背凉凉的:“我发誓,我绝对不会乱讲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