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美人尸妻

更新时间:2020-09-13 15:10:35

美人尸妻 已完结

美人尸妻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不悦公子 分类:其他 主角:张明白 人气:

火爆新书《美人尸妻》是不悦公子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明白,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名夜班保安,工作是看守太平间里的尸体,主任告诉我,晚上如果有人要把东西送给我,绝对不能要。 第一天上班,就有人来给我送东西,我拒绝了。 一天,两天过去了,我的警惕心松懈了,觉得这份工作很简单,又有钱拿,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直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出现,给了我一个红包,我贪心一起,索性收起来,心头暗暗窃喜。 下班后,我打开红包,里面是一叠叠冥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惊悚的活葬梦

我听出风衣哥的话有些沉重,但看见那青铜小剑后还是欣喜若狂的接过来,有了个像样的家伙,我才能够感觉自己心里有底。

放在手里细看之后,可以观察到那青铜小剑大约有三尺多长,剑锋非常锋利,乃是开了刃的利器,光是看着都觉得寒芒渗人,威力绝对不会低。

有了这把小剑在手,我的安全感顿时蹭蹭上了好几个档次,也不觉得一个人呆在这屋子里有什么害怕了。

风衣哥看我对这小剑非常喜欢,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再过半个小时,应该就是第二次阴兵过道的时间了,到时候和先前一样,把门堵住,如果我半个小时之内回来了,那就没有问题,如果没有回来,那你就算是看到我也千万不要开门!记住了!”

听出风衣哥语气之中的认真和郑重之后,我原本欣喜的心情也是冷静了许多。

风衣哥这般郑重地交待我,我理解的意思是,千万不要随意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风衣哥不肯让我跟着,想来这次的事情不会太过简单,而且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阴兵过道就会再一次出现。

想起自己透过门缝看到的那恐怖的一幕,我也能够猜到在那之前还没有回来是什么意思了。

正当我抬头准备问问风衣哥这青铜小剑有什么厉害之处时,才发现对方已经出了房门。

“找。”

风衣哥又点燃了一根烟,掏出先前的罗盘开始在村子周围走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村外,那些白雾依旧是没有散去,现在应该已经快中午了,怎么还会有这样古怪的大雾?

“雾迷路,畜牵魂,阳路没,阴路兴!”

我将给我底气的小剑倚在身边,一个人把玩着血玉,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浮起风衣哥的话。

血玉透着入骨的阴冷,全身的感觉都有点不对劲,整个人都有点迷糊。先前的灼热感,此时没有再出现。

“啪,啪啪!”

似有风拍着门板的声音。

迷迷糊糊,摇摇晃晃。

但周围全是人,我紧紧地抓着母亲的手,挤在人堆里看热闹。

若家生孩子,三天三夜,还没有生出来。

“见了红了,那血流得哗哗地”,村里的女人低声交流着。

“怕是要准备一下了,免得人走了没个准备!”古碑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一些见过世面的老人声音低沉地安慰若父。

“卖衣服呀,卖大红的衣服,我的衣服吉祥,穿过的人福厚命长!”

古怪的声音在人堆后突地响起。

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举着一件小孩的红衣服,高叫着。

哇……

清亮的哭声突地打破了一直笼在古碑村上空不祥的沉重。

终于生出来了,稳婆泪流满面出来报着喜,而且更让人高兴的是,居然大人小孩都平安。

村里的女人一片欣喜,村里的老人却是越发地面色阴沉。

知道这个小女孩取名叫若晜时,是她穿了那个古怪的卖衣人的红衣服摇摇晃晃走在村里,但大家都躲着她。

“摇呀摇,摇呀摇,咯咯咯咯咯,摇到外婆桥,外婆给我吃果果,我给小哥分一包!”

稚嫩的童音,我知道,是若晜来了。

满身的红,若晜一年四季都是红妆,两个朝天辫,系着红飘带,摇摇晃晃,象个红娃娃。

古碑村里没有人和若晜说话,大家都躲着她。父母交待我也不要和若晜在一起玩耍,发现了打断你的腿。父母交待这句话时眼神凶凶的,但我不以为然。

所以若晜只有我一个朋友,我们经常偷偷地在村头小河边玩耍。若晜叫我哥哥,我叫她若妹。

五岁时,若晜总是悄悄地拿了糖果到小河边给我吃。

七岁时,若晜守在小河边等着放学后的我,我用瓦片在河里打漂漂,若晜笑得咯咯的。

十五岁时,我到镇上上学去了,若晜一直在家里,据说她不能出门的。

若晜偷偷地给我看过一样东西,是一块玉,血红色,贴身带着,她说是她娘给她戴上的,说是什么时侯都不能离身的。

“这东西没了,我的命就没了!”若晜眨着眼认真地说。

我却是一笑,摸了摸这块玉,很凉,但更是不以为然。有钱人家,总是好戴个佩物啥的,玉挺贵吧,她娘怕她弄丢了,所以这样吓她。

而我再一次回来时,古碑村发生了两件事,一件古怪,一件却是喜事。但说到底,两件事其实就是一件事。

古怪的事如古碑村的名字一样,一个如咒语一样的流言在疯传:若无喜事闹,古碑死光光!

喜事是若晜要出嫁了,几乎是全村的老人们一起操办的。我问若晜要嫁给谁,却是没有人告诉我,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若家人挤人,人堆人,满地散落的红纸片,是喜贴吧,我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新娘:若晜,新郎:李青云。

我心里一跳,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在古碑村,居然也有个李青云?

一个穿长袍的男人在上下指挥着,若家不是欢天喜地,却是呼天抢地。这不是办喜事呀,这完全象是办丧事呀。

看不懂的是,居然当屋一口大棺,泛着青紫色,正在心里纳闷怎地这棺材与平时我见的不同时,那男人高声叫着吉时到了,说着一大块的红布盖上了棺材。而棺材的那边,端端正正坐着一个人,全身上下被红布包裹着,想来是若晜吧。

轰然的哭声疯起,炸得我脑袋疼。

而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那男人拿了三柱红香,点燃了,绕着红布棺一周,又是装模作样地对着盖着红布的人拜了几拜,丢香于地,还踩了几踩。

男人绕棺时,我看清了,记忆一下子唤起,这男人,不就是若晜出生时,来卖红衣服的男人吗。当时印象挺深的,因记忆里走乡串户的,我们一般认为都是老头呀什么的,但当时是个中年男人,所以印象深些。

现在一看,还是他,居然不显老,依然是那个样子,甚至还年轻了一些。

而一圈的轰声让我无法集中精力搞清楚这些。

周围几个精壮的男子轰然上前,一起移开棺盖,咔咔的声音似钻到了我的骨头缝里。

那盖着红布的人,居然被整个抬着放到了棺材里!

棺盖合上的那一刻,我疯了一般地大叫着:“不能,你们不能把她活埋了!”

拼命地冲上前去,但脚下却是如拴了石块一般,根本移不动步,我的喊声,也似乎只有我能听到,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张着嘴叫着什么,但我听不到一点声音,也根本没有人理会我的乱叫。

我不能停止,乱踢乱蹬,我要冲上前去,我要救与我一起长大的若晜。

但我如空气一般飘浮着,几个人影冲过来,抓起了我,轰地一声,丢了出去,我的意识似乎停止了,周围一片黑沉。

再醒来时,居然在一处山坡上,周围全是荒草,而旁边一片扒开的新土。

这是埋若晜的坟吧?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连个坟头也没有,这些人丧尽天良呀。

我疯了一般地扒着土,可扒不动,却是眼前露出了一双厚重的鞋子,顺着鞋子抬头一看,天,就是那个男人,冷冷如刀削一样的脸上,两道目光似要钻进我的心里。

“你怎么把她埋了,你杀人了!你还我的若晜!”我不顾一切地又抓又打,嘴里哭喊着。

但触手全是一片冰冷,土没被我扒动半分,却是全抓在了那人的鞋子上,又厚又冷。

“是你埋了你自己!”

冷冷的声音。

啊?

我张着合不拢的嘴,看着这个奇怪的中年人,泪水不住地滚流。我不是好好的么,刚才不是明明看到埋了若晜么?

“走吧,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早点走,或许能找个好人家!”

声音缓和了些,但我还是不懂。

“要不去告个别,在那凹处!”男人说着向山坡的那边一指。

那里离河道不远,早些年,这里是块平地,因有人就近取水方便,来的人多了,所以成了一块相对凹下去的地,那里,也是一片新扒开的土,没有坟头。

我搞错了,那里才是埋若晜的地方吧。

我哭喊着跑了过去,但与先前一样,坚硬而冰冷,根本扒不开。

这种冰冷的坚硬,几乎是刻在了我的心里,一直伴着我。

“快走吧,这里快没人了!”又是那种冰冷的声音,我再次看了看这张脸,我要记住,是你埋了我的若晜。

站起身来时,我突地发现,从山坡上看下去,我看不到古碑村了,全被一层厚厚的雾气笼罩着,而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侯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而突地,这片新土中间,一点红光一闪即过。

哇!我放声大哭起来。

是的,这绝对是我的若晜在告诉我,那点红光,绝对是她身上的血玉发出的光!

我就在这两块新地之间疯了一般地跑着,我几乎流干了我所有的泪,而厚重的雾气,此时全然包裹了我,我连我身下的土地都看不清了。

窒息!一种要命的窒息感突地涌遍全身,我猛烈地咳嗽起来。

一下子惊醒!

不知什么时侯,我握着玉血,竟然睡着了,还做了这个奇怪的梦!

全身冷汗汩涌,这是我做的第二个能清晰记起的梦了!太诡异了,梦里的一切,此时历历在目。

天!我突地一个激灵,那男人,还有那青铜棺里的女人,天啦,我浑身不由得一震:那男人,活脱脱就是更年轻的风衣哥的样子!而那女人,几乎就是成熟版的若晜呀!

来不及理清头绪时,门板外却是突地传来了嗒嗒嗒的脚步声,很急,很快,就是朝我藏身之处跑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