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更新时间:2020-09-14 15:19:07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连载中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红尾美人 分类:其他 主角:景纯景 人气: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是红尾美人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精彩章节节选:一纸婚约,她成为姐姐的代嫁新娘! 未婚夫是被医生判定活不过三十岁而且无法行房事的男人! 所以,她嫁过去摆明了是守活寡! 可是为什么一到床上,传闻中的病秧子居然生猛的如同嗑药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景纯转眸望着车窗外的街景,时不时略过的绿化带和广告牌,渲染着这个繁华的都市。 却无法掩饰她的意兴阑珊。 沉默多时的男人,在转眸深深的睨了她一眼后,忽然开了口,嗓音却有些偏冷,反衬出他此刻的烦闷。 “你就只会这样吗?逆来顺受,委曲求全?” 景纯蓦地一怔,随之轻微的叹息一声,迎着他较好的侧颜,淡淡的扯唇笑了笑,“他们是我父亲和姐姐,面对家人,没必要那么多算计的。” 窗外炫彩的霓虹灯恰好透过车窗落到了景纯的脸上,精致粉嫩的五官经过照射,配合此时淡笑嫣然,明明眼中满目悲凉哀寂,却偏要隐忍克制,像个受了伤的小鹿,惹人怜惜! 上官蕴郁结心头,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快速收紧,力道过大,导致骨节隐隐泛着白,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道出,“你拿他们当家人,他们拿你当家人吗?” 随意动手,开口谩骂,肆意索取,这是对待家人的方式?! 怕就算养个小猫小狗,也不至于这样吧! 昔日的委屈和痛苦瞬间席卷心头,景纯克制的手指紧蜷了下,却强忍着继续微笑,“我没事的……” “没事?”上官蕴冷然的重复着刺耳的两个字,巨大的暴怒在心底凝聚,“那什么才叫有事?这次是个肾,下次是什么?眼角膜还是肝脏?亦或者他们要心脏,你是不是也要给?” 景纯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这些道理,她又岂会不知,但是为了母亲,她只能一忍再忍。 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景纯快速扫去眼底的阴霾,但鼻尖像被塞进了个柠檬,酸软的不像话,“毕竟是我父亲,我不能做个冷血动物啊!” 身侧男人的气压却一低再低,俊逸的脸上冷凝戾气瘆人,上官蕴冷冽的嗓音再启,“但你不要忘了,你是我女人!是我女人就给我学聪明点,我可不要一个软弱无能的蠢货!” 景纯无力的眼眸低垂,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无能为力,但景天明监禁了她的母亲,想到母亲此时的处境…… 心脏像被扎满了尖刀,蹂躏的遍体鳞伤,痛的撕心裂肺。 这样的思绪,却完全没有注意身侧男人紧锁的双眉,以至于下一秒,急促的刹车声,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急刹车导致景纯的身体急速向前,一道巨大的气力却拉住了她的肩膀,惊魂未定的她,就跌进男人的阴影里。 上官蕴轮廓分明的俊脸却因怒意,而显得格外冷冽,紧抿的薄唇开始翕动,“说话!” 景纯被这样的他有些吓住了,停止了几秒思绪才正常,目光低垂的哂笑,“我真的没事,以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不会再发生了!” “应该?”他又听到了不悦的字眼,刺耳的一把捏住她的下颚,指头深陷她细嫩的皮肤,“没听懂?我的女人,最起码一点,就是不能被人欺负!” 景纯低到尘埃的姿态,满目悲凉,犹如一个残破的娃娃,好似荒野的一缕孤魂,浮动的眼神,更掩饰出了她此刻的心不在焉! 他手上力道逐渐加大,在景纯即将承受不住的刹那,快速俯身薄唇攫取她的娇软,铺天盖地的席卷着她的清馨,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攻势霸道又肆虐。 狠戾的咬着她的唇瓣,湿润的扫过伤处,舔舐着血腥,酥麻又颤栗的感觉,让景纯昏头转向,又无处逃匿。 好一会儿,男人才放开了她,灼灼的目光望进她的眸底,“这是给你的惩罚,以后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允许欺负你!” 强势的男人,霸道又强硬。 就连宣布所有权都这样强劲! 景纯抿了抿唇,半晌才讷讷的点了点头,柔柔的道了句,“好!” 上官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生这么大的气,胸脯不停的起起伏伏,不知道是被气坏了,还是怎样,只是看着这个女人,就不止一次的让他联想到了自己。 他经历过的苦,真的不想让她再度尝试。 所以,她只有变得强大! 回到上官家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佣人一一打过招呼后,两人走进客厅。 白欣的电话刚刚挂断,抬眸就看到了正好回来的两人,目光触及景纯的瞬间,唇瓣划过一丝的轻蔑。 “你们回来的正好,明天家里有客人来!” 说话时,白欣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故意靠近景纯,冷蔑的唇边漾着鄙夷,“我那个无缘的儿媳妇思思要来这看我了,这正主儿一来,景纯,你这个冒牌货,可就瞬间原形毕露了呀!” 话落的瞬间,又扑哧冷笑出声,自己补充句,“差点忘了,你已经现原形了!刚几天啊,狐狸尾巴就漏出来了……” 耳边充斥着谩骂,景纯无措的手指紧缩。 还不知说什么才好时,耳边已经响起了低哑的男声,“我娶了谁,谁就是正主儿,母亲的话说反了吧?” 白欣一怔,杏眸泛起些许涟漪,这个景纯还真是个狐狸精,刚嫁进来几天啊,从来不会反驳自己的上官蕴,就一次又一次的顶撞自己了! 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不能留! 趁此,上官蕴直接拉着景纯的手又说了句,“出去转了转,太累了,母亲,我和纯儿先上楼了!” 然后,不等白欣说什么,就带着景纯往楼上走去。 全然不顾身后白欣的咬牙切齿和狠毒目光。 回了房间,门关上反锁,男人的锋芒瞬间显露,他抬手脱了外套,一颗颗的几开衬衫纽扣。 猝不及防的景纯被他一把推去了大床,绵软的身体跌落而下,男人豁地覆了过去,他轻轻的勾起唇角,清朗绝尘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以后再敢让人欺负,就想想今天晚上!” 猛然的力道,让景纯忍不住的叫了声。 声音不大,嘤咛的极为好听。 男人的唇角持续上扬,动作加快,“叫什么?一晚上呢,留着点嗓子,有你叫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