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夷光施泪纱溪畔

更新时间:2020-09-15 14:21:51

夷光施泪纱溪畔 连载中

夷光施泪纱溪畔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镜影寒潭 分类:其他 主角:真善美施夷光 人气:

主角是真善美施夷光的小说《夷光施泪纱溪畔》此文是镜影寒潭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叫法直,警校毕业两年,入行不久就遇见了各种诡异的案件,血腥的手法,一桩桩案件的背后,是魔鬼在微笑还是人性的黑暗在招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5章 逐戏春归

郑旦本以为夫差的目光是停留在自己身上,一时低眉浅笑,娇羞毕现,可当她发现那根本只是夫差凝视西施的余光而已,顿时失落苦涩,又微微艳羡,只好微微扯了一下夷光的衣裙。

夷光终于六神归窍,一股羞恼爬上额头,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这般不受控制,此行可是带着复国的重任,怎由得自己任性妄为。

西施收回视线,夫差也终于从恍惚中解脱,他不得不承认堂下那名女子对自己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不因她的美貌,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她的特质像专为他设计的一般,隐隐地,他感觉到这是一种罪过。

“堂下何人?”夷光听出他在故作镇定。

西施刚要开口,夷光抢言道:“贱婢二人乃越国献礼,望大王欣然受纳。”

“哦?越国竟还有如此标致的女子?”夫差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盛意难却,既然如此,就封你二人为宁嫔、贤嫔吧。”

两人刚要叩首称谢,侍立一旁的伍子胥上前一步,谏道:“大王万万不可,恕在下直言,此二女子生得媚眼如丝,妖艳惑众,怕是越国派来迷惑大王的呀!古有妲己覆商,褒姒倾国,有道是红颜祸水,若大王贪恋女色,我吴国便危在旦夕呀!”

“住口,就你会说!”夫差怒斥道,“我吴国兵力千万,夫椒一战又大破越军,难道我夫差还怕他越国不成?不用你说,我自有分寸!退朝!”夫差说完便转身离去,满朝文武也纷纷离开。只剩下夷光、郑旦与伍子胥在乾坤殿。

伍子胥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威胁道:“你二人若敢打我吴国的主意,我伍子胥绝不放过你们!”说完便甩袖而去。

“什么嘛,这个老顽固还真难啃嗫!”郑旦朝伍子胥的背影作了一个鬼脸,“切,有什么了不起,今后我叫大王废了你!”

西施一把捂住郑旦的嘴,“嘘!仔细他听见,回头把你打入大牢。”

眼见伍子胥走远后,郑旦才笑道:“哼!走着瞧,指不定谁把谁送入大牢呢!”

“这个伍子胥对吴国一片赤心,今后我们还得多多小心。”两人谈话间听到殿外有脚步声传来,赶忙住嘴,远远地看见一名宦官赶来,进了大殿便朝二人作揖行礼,“二位,大王有请,请上月阙亭说话。”

“什么嘛,这个吴王还真猴急!”郑旦小声笑道,好险那名宦官没有听到,两人便跟随他穿廊越殿,一路上见着好多新鲜事物,均是越国不曾见的,亭台楼阁样式也迥异非常,走走停停地,叫那名急得火烧眉毛的宦官一一说明才肯罢休。

“我的姑奶奶,快点走吧,晚了可就苦了小人了!”

“不急不急,你给说说那处叫甚玩意儿?”郑旦指着一处翡翠镶金屏风兴奋叫道。

“妹妹,休得胡闹,这位宦官见谅,还请带路吧。”西施歉然道。

就这样拖了许久才到达月阙亭,远远望去,假山环抱、堆红砌绿中间一盏八角玲珑亭台,煞是别致精巧,与周边融为一体,毫无人工雕琢之感,恍若浑然天成。

一个顾清身影背对着三人,正自凭酒临风,此时他已换上素洁衣裳,少了分霸气,多了份柔情。

西施心中忐忑起来,她茫然在心中该如何摆放他的位置,无论如何,她总不能将他与那九五之尊的帝王画同等号。

郑旦突然计上心头,笑道:“姐姐,你我二人就这般顺了他心意,岂不是太便宜他了,不如待妹妹我使出媚术,定叫他欲罢不能。”

“妹妹,你又要做什么,切不可触犯龙威!”

“姐姐就放心吧。”说完郑旦在宦官耳旁嘀咕了几句,宦官一脸窃笑,便跑上亭台向夫差汇报去了。郑旦趁隙赶紧拉着西施躲到一侧的太湖石后,透过石眼远观敌情,只见夫差听得宦官所说,当即喜不自胜,一路小跑着往这边过来了。

西施心生忧虑,问道:“妹妹,你到底跟那宦官说了什么?”

“没什么呀,只不过叫他告诉越王我俩要和他在这御花园里捉迷藏罢了。”郑旦邪邪一笑,“不过你我可不能这么轻易被他捉到。”

“真拿你没办法!”西施嗔斥,“你这样岂不是以下犯上?”

“姐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男人呀,对越容易得到的东西愈没有兴趣,要想一直抓住男人的心,那就得让他不得轻易到手,这样才有挑战性嘛!”

“就你晓得多!不过你可别让他找太久了,否则会适得其反的!”

“怎么,姐姐心疼了!”郑旦嬉笑。

“我……”西施竟被噎得说不上话来。

“嘘,”郑旦又拉着西施蹑手蹑脚地躲到一抹海棠之后,“他来了!”

只见夫差满面春光,衣袖随风而动,佩玉叮呤作响,步履轻盈好似凌波,在花红柳绿中隐隐现现,不多时便找到附近来了,眼见夫差逼近,西施只觉自己心如鹿撞,不知不觉后退了几步,未注意脚下花藤,竟被绊住,朝后倒去,“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此时夫差正自绕过那片海棠,循声一看,赶紧一个箭步上前优雅地接住了往后倾倒的夷光,此时此刻两人又四目相对,柔情似水间夷光只觉得他的怀里好温暖。

郑旦醋意油生,赶紧嗔叫道:“大王,您真是神速,这么快就抓到姐姐了,不过这儿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呢!”郑旦巧笑着跑远,“来呀,大王你来抓我呀!”

夫差恋恋不舍地放开怀中的软玉温香,吸了吸鼻子,满是迷人心神的淡香,他也爽朗一笑,“你们这两位美人还真与众不同,竟叫本王好找,也罢,今日就陪你们游戏一番!”说罢便追逐郑旦而去。

西施这才从恍惚中惊醒,方才的一幕竟恍若隔世,眼见两人在花园里嬉戏,西施在越国习得的礼仪举止此刻都抛之脑后,竟也“以下犯上”地开始与吴王捉起迷藏来,空气里微醺的残香是春暮独有的气味,正与此情此景交织,酿出一副醉生梦死的图画。

如果可以,夷光愿自己浮游般的生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洗净沉重,轻若飞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