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血心道

更新时间:2021-07-12 14:47:10

血心道 连载中

血心道

来源:落初 作者:今天冷雨 分类:武侠 主角:青元城老爷爷 人气:

《血心道》作者:今天冷雨,武侠类型小说,主角:青元城老爷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念梦死,一念梦生。相由心生,魔由心生。没有破绽,有的时候,就是最大的破绽。有的人纵有神刀在手,也无法成为刀中之神。----------致敬《高手寂寞》----------交流群请加:51594677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血河魔功修炼至大成状态,意味着但从真气的量上,他已经堪比中品高手的巅峰层,距离刘宗之前的三流高手,也就只有一线之差了。

三流高手,上品末尾,距离真正的一流高手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

但不管怎么说,三流高手,即使放到江湖上,也能闯出一片不小的名声。若是在如烈山门甚至更小的门派中,没准还能混个长老当当。

当然,刘宗现在已经成了二流高手,也算是血刀门在外的出名人物,血手杀之名,也算是声名远播。

血河魔功大成,洛河的真气凝聚度再次提升,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为什么同样量度的真气,血心可以将木柴劈成粉末,而他当时却只能够将之劈成碎片。原因就处在真气的凝聚度。

通常而言,越是高等的内功心法,真气的凝聚度就越是高。当然,任何的功法都是具备一定的平衡Xing,就如同入门心法而言,血水魔功的真气凝聚度比青天门的入门心法青云功要稍高一些,但付出的代价就是真气的恢复速度要弱不少。

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同一阶层的内功综合能力都相差不远,各有长短。就算是各门派的高级内功也是如此。

暗自感受过体内的真气,洛河明显感受到,大成状态的血河魔功真气凝聚度大概是曾经血水魔功的五倍之多。难怪当初血心会说,那时候的他,遇着四流高手,硬碰硬就是一个死字。

两年时间,洛河从当初十二岁不到的小毛孩子,变成了约莫十四岁的少年,个头到是比先前又长了一些。终日不见人的他也不用摆出什么表情来迎合别人,面无表情就是他的专属表情。

两年间,自然有不长眼的人来找洛河的麻烦。血刀门是什么样的门派,正道人士眼中的邪派。而且就算是正道门派,也充满着竞争和争斗。一个等同于拥有自己独立院落的杂役,可不是什么人都买血心的帐的。

洛河共来到血刀山三年多,第二年的时候,就碰上不长眼的外门弟子打上门来。说来也是可笑,刚入门的下品高手就来挑衅,两个人都被打断了四肢,扔了出去。

倒不是洛河的杀气太重,只不过在血刀门这样的地方,没一点杀气,没一点凶Xing,别人就会爬到头上来。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当内门弟子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几个月,当时洛河已经将血溪魔功修炼了大半,单纯从凝聚度上略微不如,但洛河的出手速度,对方连看都看不清,同样被扔了出去。

不过洛河也清楚,内门弟子是一个门派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他只想低调一点,却不想捅马蜂窝,也不想得罪了血刀门的高层。因此这几个人到是没打断手脚,只是后颈一击柴刀刀背劈晕了过去。

然而他哪晓得,这些人中,其中就有血刀门十大高手之一,血刀门长老,一流高手半人屠章平的弟子。

为此,血刀门新晋长老,江湖人称血杀刀的一流高手,同为血刀门十大的血心还和半人屠发生了一场争斗,最后,还是副掌门出面,才把纷争平息了下去。

由此,血刀门高层才有人注意到了洛河的存在。而这位副掌门,就是当初他见过,斩杀了裂石手季彬的那位。

血刀门副掌门,紫血狂刀紫东来。

紫姓,一个很特殊的姓氏。从刘宗的口中,他得知这位副掌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紫血狂刀,可能有一个很了不得的身份,除了血刀门副掌门之外的身份。

在紫东来的安排下,终于没有人再来打扰洛河。他的身份,也算是血刀门的一个禁忌存在。

而终于,在刘宗的多番努力,血心和紫东来的默许之下,洛河弄到了血刀门稍有的身法秘籍《血影迷踪》。

通过旁敲侧击的询问,洛河也从刘宗口中得知了,血刀门上下,从来就没有人因为修炼了门派的内功而进入梦境之类的地方。

又是两年的血色梦境,但状况已经和当年截然不同。

血色的空间,一片杀戮的景象。

柴刀带起一片血色杀气,瞬间就收割了十数个血色生物的Xing命。

从最开始到被杀,到逐渐开始对抗,再到现在的反杀,洛河已经渡过了最开始最艰难的时刻,开始适应这个诡异的地方。

估摸出了,通常这些血色怪物,实力通常介于八流九流之间,下品巅峰七流高手也不少见。三年来,洛河还曾见过类似于人形状的血色生物,更是手持兵器。实力在中品左右,实战能力更是强的离谱,手底下也有数十近百的血色生物,以洛河现在的实力,想要杀他们不难,但是想要毫发无伤的击杀他们,还是有不小的难度。

即使真气耗尽,凭借洛河的极快的出手速度和诡异的刀法,依然能够击杀数十位血色生物,而后才会陷入围攻而死。

粗略的估计,一个晚上,至少也有数百血色生物会是在他的刀下。

杀的越多,心也就越冷。

或许,也和这些血色生物并没有人样有关。

但是,面对这那些人形的血色生物,洛河的刀依然能够切断他们的喉咙。

习惯了么?

洛河有的时候,会这样的问自己。那么,倘若是一个真正的人呢?

答案是,只要他出刀,那么,他就该一往无前。

倘若对方本就不和他在一个圈子里,那么对方和他之间,本就没有必要的瓜葛。对方要杀自己,自己反攻,也没有任何的过错。原则和良心,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从来都不是生存的首要法则。

血湖魔功,至今依然只有上半部,洛河已经全盘诵读,也能倒背如流。至于曾经答应给他送来的下半部,至今没有音讯。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有三个月,洛河没有见到刘宗和血心了,血湖魔功的下半部自然也就没有了踪迹。

强练更高阶的内功,洛河不是不想,但这么做,下场也是听刘宗说过。他可不想沦为废人,或者千辛万苦修行而来的本领,化为乌有。

就是这三个月,血刀门忽然人心惶惶,一连三天功夫,连通常的来拿柴火的火工杂役也不来了。照着洛河的看法,偌大血刀门上下,难道就没人要吃饭么?

心中隐隐有一丝的不安,洛河除了该吃吃,该自修还是自修之外,就只能静静等着,这场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暴风雨来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