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仗剑皇子闯天涯

更新时间:2020-08-29 13:18:05

仗剑皇子闯天涯 连载中

仗剑皇子闯天涯

来源:落初 作者:叹清萧 分类:武侠 主角:朱奎 人气:

经典小说《仗剑皇子闯天涯》由叹清萧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争的善胜,往往是后知的领悟。而头破血流的争斗,又是场悲欢离合的体验。万世皇权,转眼间变成虚幻,繁华落尽,处处孤零。郭明轩的世袭爵位如此,殇沫的皇位继承更是如此,是痴醉于夺回霸权?还是笑傲天涯?灭影绝杀江湖戮,干戈寥落泯悲愁。苍琼剑起百丈湫,万里光寒十四州。长大后的殇沫,独自面对江湖险恶,不得不勇斗灭影门门主故遗名及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又在yàn遇群芳中,选择了奇女冷溶月,两人爱恨纠缠,无法自拔。身世复杂的冷溶月,又该如何抉择?是选择相忘于江湖;还是选择与这命运斗上一斗呢?叹世间纷扰,多情自怜恨。灭影镇千魂,苍琼讨叛臣。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幼小的朱文奎不舍得离开了父皇朱允炆,没有一丝哭闹,好像能读懂父皇的心思,去夺回本该属于父皇他自己的天下去了,只是右手伸入怀中,紧紧的握着盘龙白玉,不时的回首眺望远去的父皇。

“萧风、萧秋、萧冬,你们看护好长皇子,我先去面见天翱门主郭明轩。“萧月话音刚落,便无了踪迹。

走过重重山林,眼看就要登顶,却依旧未见天翱门的踪迹,长皇子朱文奎已经没了力气,爬在了萧风的肩头。

“萧秋、萧冬,我们已经走了许久,也越过了众多山头,为何还不见天翱门的大门?”萧风四处张望,若有所思,眼前的景象和普通山林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水杉林立,毫无章法的排序着,脚下已经没有路了。

“哈哈,这么多年代悠久的水杉,此处必是聚灵之地,我想我们已经到了。”萧冬满怀自信的说道。便朝向南方双掌抬到胸前,嘴里念道:“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说生进,进生退,退生制。破!”只见萧冬双掌展开,左腿弓前,眼前的水杉林瞬间有了章法,刹那间出现了一条青石板道路,道路的前方云雾缭绕,隐约可以看到天翱门三个大字的门牌坊。

“果然不出我所料,想必门主郭明轩对兵法谋略多有钻研,如此巧妙的布阵,甚妙,甚妙啊!”萧冬对此阵法赞不绝口,边抚摸周边的水杉枝干,边随萧风、萧秋、朱文奎来到了山门前。

不料刚到山门,一行人却被四个女童持剑拦下,“那个和我们一样大小的孩童可叫朱文奎?”其中一位女童剑锋直指长皇子,萧风、萧秋、萧冬见势急忙护住朱文奎。

“四位女仙童,在下萧风,其弟萧月比我们先行一步,想必四位仙童早以相见,我等奉萧左大哥嘱托前来拜见门主郭明轩。”萧风彬彬有礼的弯腰拱拜。

“你们言中的萧月已在门主居所等候各位,但是尔等要想过此山门,须要打过我们四姐妹再说。”话落之间,一女童便飞身跃起剑锋向萧风刺来。萧风连忙躲避,从腰间摸出银针,视机找到能够封住该女童穴位的机会,可女童接连攻向萧风,萧风只能连连移步避开,却迟迟没有出针。

“大哥,这女童剑法精妙,浑然天成,如傲梅独立雪中,虽然片片雪花可覆盖大地,却无法阻挡梅展花颜,小心啊。”萧冬急忙提示萧风。的确,这女童虽然和朱文奎一般大小,不,甚至比朱文奎还要幼小一些,但能有如此剑法,真乃罕见。

“大哥,我们来助你。”萧秋、萧月纵身来到了萧风身旁,亮出真言笔和掘地铲试图硬挡这女童手中长剑,结果三人均被该女童群斩剑气震伤在地。

“三弟、四弟你们没事吧?不好,长皇子,保护长皇子!”没等萧风站起查看两位弟弟的伤势,这女童持剑犹如微风拂面一般轻盈的掠过三人头顶,直向长皇子朱文奎刺来。情急之下,萧风拔下数根发丝,绑住手中银针,抬手发出,银针穿过朱文奎衣袖,被萧风拉到身旁,紧紧抱住,用身体护住朱文奎。

“三弟、四弟,就算我们今天死,也要护好长皇子。”萧风紧邹眉头,喝道。双眼愤怒得看着这女童。

“是,大哥,誓死保护长皇子!”萧秋、萧冬齐声回道,两人迅速紧贴萧风左右,展开攻击姿态。

没想到这女童见状,却微微一笑,把手中长剑插入剑柄,道:“刚刚过去的萧月,轻功绝顶,我们四姐妹恍神间便没了踪影,试想三位叔叔和萧月叔叔一同前来,必然也武功卓绝,没想到如此结果。我们四姐妹是天翱门门下梅、兰、竹、菊四剑,我们一时贪玩,多有得罪,还请莫怪!你们护主心切,想必定有要事上山,请,各位叔叔,我们门主已久候。”四位女童均单手引接萧风一行人上山。

进入天翱门,没走多久,萧风四人便觉得犹如身置仙境,两侧山崖到山顶均有数座楼宇,行至千米有座高耸入云的白玉桥,桥体壮观,犹如鬼斧神工,走至桥心,便看到了一座宏伟楼阁。

“门主就在楼外楼的觉他阁等候各位,请。”梅剑仙童笑颜全开,指向楼外楼顶端说道。

楼外楼虽看似高耸,但是走至顶端却好似数十步路程,极快便进入了觉他阁,一进觉他阁,只见数名白衣青衫男子持剑分站两旁,萧月却在此喝茶。

“大哥、三弟、四弟,你们怎么才到此啊,兄弟我三盏茶都下肚了,已续上了第四盏。”萧月从座椅上起身相迎。

“二弟啊,你有所不知,本来我们的脚程就不如你,谁知道一到山门,便被这四位女童拦下,耽搁了不少工夫。”萧风话音刚落,只听到哈哈哈的长笑。

“本尊的四位顽童,确实顽皮了些,还请各位多多包涵,请坐。”门主郭明轩转身面向了萧风等人。萧风、萧秋、萧冬看到郭明轩则呆愣不动不语,均被眼前天翱门门主郭明轩的容颜惊住了。脸如白玉,五官精秀,额头饱满...眼前的门主就像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壮年,没有丝毫老容,但是一头银白的头发直至腰间,举手投足间气质风华,给人万分的信服感。

“哈哈,老朽已知你们的来意,如今年岁已不需要太多客套话,我就直言不讳了。”郭明轩轻轻得坐下,同时示意萧风、萧秋、萧冬也坐下。

“我本是修真之人,天下大事已与我无关,但我久居天翱门,又是这天翱门门主,也算是得过你们主上的恩惠。也罢,长皇子朱文奎到老朽这里已是死人一个。今日,老朽见到的孩童乃是殇沫,殇指没成年就死去的人;末为尽头,但却留下滴滴水珠,所以成沫,至于成沫的滴滴水珠日后能否融成大江大海,就看他的造化了。”郭明轩的语气威严十足,又具有几分玄机,萧风四兄弟,均不敢多言,兄弟间彼此相互对视了一下,又纷纷转向了郭明轩。

“殇沫从今日起,为我天翱门少主,梅、兰、竹、菊四剑为少主侍从,全力保护殇沫安危。四位萧姓贤弟也可终身居住在我天翱门,哈哈哈哈。行了,各位,老朽后阁还有事,先行离去。”郭明轩看了看台下的萧姓四兄弟依旧没有任何言语,释然一笑,拂袖而去。此时的萧风、萧月、萧秋、萧冬望着郭明轩离去的背影,已对这位拥有惊世美颜的老者敬仰万分。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都在改变着,时间更替季节也会更替人心,会有结束也会有新的开始。

殇沫在天翱门的日子虽然平淡,但是能够无忧无虑的活着也许是最大的幸事。时常手握着盘龙白玉静静的发呆,因为谁也不知道,殇沫何时能再遇到父皇。

萧氏兄弟则是在天翱门门外的水杉林中搭建起了住所庄院,沉迷于各自的特长。萧风时常为附近村镇的居民进行义诊,得到了周边百姓的爱戴,天翱萧风的名号也盛名一时。

萧月踏雪无痕,皇宫禁内、各大门派来去无踪,到处搜寻着什么,可每次归来总是略显不悦。

萧秋冬藏夏售,短短六年时间就将首饰铺、当铺、银号等等几乎遍及四川全境,有些银号甚至全国各地都有分号。

萧冬却很少出门,但是又常常现身于郊外,因为无人看到他从大门走出过,却又能在天翱门、附近村镇、郊外看到他的身影,百姓都传闻他得到了天翱门门主郭明轩的真传,会瞬行术,能见到他的百姓都参拜行礼,而他总是微微一笑,转身间便无了踪影,又忽然在其他镇子上出现。

而这萧姓四兄弟中,要论声势,当属萧秋的声势最大。川境偏远、道路难行,当朝官吏总是有惊无恐的以户籍难查等原因苛扣盐运中饱私囊,很多地方的百姓难以吃上盐巴,萧秋则与朱棣朝廷实行的“划区行盐”政策分庭抗衡,堵截盐运、贩卖私盐,常常无偿的分发给川境百姓食盐。从而跟随萧秋的义士也越来越多,久而久之由萧秋组建的天翱镖局声势浩大,远近闻名。

虽四兄弟整日忙碌不已,但他们对殇沫甚是关心,视为主上,并将自身的绝技毫无保留的传给殇沫。唯独萧冬以君子应立于天地间,主上身份尊贵,不可卑躬屈膝的钻地行走为由拒绝传授。

殇沫的性格也变得逐渐开朗起来,明事理、知进退,与天翱门上下的关系极其融洽,更与梅、兰、竹、菊四姐妹形成一体,相伴长大,时日一久殇沫也深懂女儿家心思,总能讨四姐妹欢心。

天翱门主郭明轩,常年不理俗事,闭关修真,却不时的出现在殇沫身边与殇沫谈心、玩耍,陪殇沫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天翱门上下事务则一直由门主郭明轩首席大弟子邢云飞打理。

荷月之际,繁星点点,微风阵阵,殇沫走出屋舍分别望了望早已没了烛光的梅、兰、竹、菊四姐妹的房间,微微笑之,缓缓抬头看着星空,自语喃喃道:让她们好好休息吧,她们都累了。整日的陪伴使她们想尽办法给殇沫带来快乐,殇沫怜惜之情又加上与四姐妹种种相伴的回忆,又不禁的无声抿笑,感觉幸福而甜蜜。

没过多久,殇沫的笑意褪去,看着山下微光处的村落,眼神又逐渐往更远的地方移动、遥望,像是在找寻着什么。夜,最容易让人孤独,就是这一个又一个孤夜使殇沫不得不想起父皇朱允炆:他在哪?在做什么?是否已完成心愿?为何迟迟没有听到朱棣被诛的传闻呢?

种种疑问,在殇沫的脑海中来回冲撞,不由的使殇沫眼前出现了母后死前的凄凄哀求,只为让他和父皇安全逃离,她却用自己的尸体来证明宫殿内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太监就是自己和父皇。想到此处,殇沫不禁的流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