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赘婿之无敌高手

更新时间:2020-11-20 04:00:57

赘婿之无敌高手 连载中

赘婿之无敌高手

来源:落初 作者:最终浣熊 分类:武侠 主角:叶飞秋桑 人气:

《赘婿之无敌高手》是最终浣熊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赘婿之无敌高手》精彩章节节选:一代剑道宗师,重生在赘婿身上。江南第一美的妻子,成亲一年不让碰。混吃等死一辈子,一不小心就出了名,总有强敌要杀我,也总有美人送上门。做人难,做名震天下的名人更难!既然实力不许我低调,那就称霸江湖当大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已深。

想到沈府所有有身份的人都见过一遍了,唯独差了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娘子沈萧清,叶飞心里有些遗憾。

当初沈家公开比武招亲,会有如此多的江湖高手前往,少部分是冲着沈家的名气,而更多的人是为了沈萧清的容貌。

两年前花间赏花大会,年刚满十六的沈萧清初次亮相,听风湖上双剑起舞,惊艳了众人,从此就有了江南第一美人的称呼,也为沈家赚足了脸面。

半年以前,沈家设擂比武招亲,是想为沈萧清找个前途无量的夫婿,以此巩固沈家在江湖中的地位,谁知这叶飞带着生辰贴现身,不留一点余地和后路,使得沈家的计划落空。

要想潇湘书院萧易何,以及阴阳派大弟子陆逊,这可都是将来能够进入高手前十的人。

正因为此,沈家的人才如此不待见叶飞。

在叶飞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和沈萧清同房的画面,看来成亲半年的两人至今还未圆房。

子时过后。

趁着白天那监视的人不在,叶飞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尝试逼出体内那五根针。

叶飞虽不会武功,但也不意味着他没有内力,只是他内力没能贯通,就像是无法连成线的水滴,成不了雨也就成不了气候。

内力没贯通就不会练心法,没练心法就不知如何运转内力,也就察觉不到阻塞、体内有五根针;

而对于外人而言,叶飞任督二脉还未打通,无法为其输入内力,自然也无法发现他体内这五根针。

总而言之,要不是有林挽风还魂在叶飞身上,估计永远都没人察觉到叶飞体内的针。

全神贯注后,叶飞开始用心法来聚集内力逼针。

前生林挽风学过数十套心法,一套一套地试,总有一套能行。

直到第七套心法的时候,叶飞才终于逼出了第一根针。

因为内力有限,他没有再勉强下去。反正已有一处汇通,足以一段时期的修炼,等到时候内力达到上限之时再逼出别的针也不迟。

事实上,这样一步步循序渐进的来百利而无一害,以叶飞目前的这个年纪,杂念较多,若五根针全部逼出,本就不多内力往经络各处流动各处反倒不好控制和运转。

控制和运转内力的方式,即是心法。这世上心法千千万,但目的只有一个:用与存。用是内力外用,存是将内力纳入丹田,顶尖的高手,无不在这两个方面上做到了极致。

被林挽风附身的叶飞已经熟知十几种心法,而他需要做的是先积攒内力,然后再贯通使用。等到那时,他就已经是个高手了。

到了第二天。

叶飞起床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他所在薇轩一向冷清的很,连麻雀都不愿意歇脚。

秋桑到医馆去了还没回来,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一人。

走了几步之后,林挽风发现叶飞这身子骨也太弱了些,必须得增强,否则将来也无法承受体内强大的内力。

他前生所学的心法和招式,大多都是遵循着内阴外阳的套路。所谓内阴外阳,就是内功用阴性内力,外功则用阳性内力,也就是江湖上所谓的内外兼修。

这内外兼修的方法传说源自于昆仑古派。古派道士以修道成仙为一生所求,讲究修身养性。用阴阳划分天地、昼夜、男女和生死,晨吸阳气强身,夜纳阴气铸魂,以达到最终不坏不灭的仙人之躯。

林挽风当年是被昆仑派无印道士抚养长大,因此他所练的当然是这内外兼修的路子。既要内力充沛,也要肉身康健。

强身健体第一步,是提升体内和耐力。当年林挽风刚跟着无印道长习武时,每天晨起爬昆仑玉峰,中午抵达峰顶,晚上再下山,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大雾降雪,连续三年没有一天中断。

如今叶飞已经年近十八,底子和根基极差,想要像林挽风当年那样猛练身体已经不太可能。好在当年林挽风从师伯无鱼真人那偷学了不少补身健魄的炼丹药方,还能靠吃些药勉强弥补。

“叶飞啊,叶飞啊,多亏了是我附身在你身上。若换作他人,以你这身子骨,谁都没办法。”他不禁感慨。

走到院子,叶飞先是用左脚脚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圆,接着是右脚,然后曲腿弯腰扎马步。

习武之人,站得稳是第一步。

正如他所预料,没半炷香的功夫他就感觉到腰酸背痛,浑身乏力了。

“就先练到这吧,欲速则不达。”他走到院内的亭子里坐下。

没多久,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尖叫从院外传来。

他仔细一听,好像是秋桑的声音。于是他连忙起身,走出院子,只见在院外一棵大树底下,二房那边的三少爷沈萧见正搂着秋桑的腰,硬要亲她。

而身子瘦弱的秋桑只能拼命抵挡,哭啼不止。

见此情形,叶飞大喊一声“住手”。

沈萧见朝他这边看来,瞪了他一眼后又继续欺负秋桑。

“当着我的面还敢欺负我的丫鬟!”叶飞十分生气。于是立即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精准无误地砸在了沈萧见的头上。

“哎呀!”沈萧见大叫一声,然后气冲冲地来到叶飞面前,“姓叶的,你居然拿石头砸我,信不信我。”

“啪”的一声,叶飞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沈萧见的脸上,把秋桑都吓着了。

认识叶飞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叶飞亲自动手打人。

“你!你敢打我。”

“啪”的一声,叶飞又往沈萧见脸上甩了一道耳光。

“你!”

“啪!”叶飞又是一个巴掌飞出去。昨天沈萧见和二房的人一同来看望他的时候,他就看出沈萧见没半点功力,教训沈萧见对他而言并不难。

“光天化日之下,你一个二房的人居然敢跑来欺负我一房的婢女,不教训你一下,你还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你算什么东西!”沈萧见双目圆瞪道,同时将右拳往叶飞脸上打来。

叶飞故意没有躲,让沈萧见这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扼住沈萧见的左手腕,抬起右脚往沈萧见腹部用力一踢,将沈萧见整个人打趴在了地上。

“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再来问问别人算什么东西。”叶飞一边说着一边用左脚踩在沈萧见的后背,不让其爬起来。

“叶飞,你只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废物,不对,你连吃软饭都算不上,你就是个讨吃的流浪狗,在你狗窝前撒泡尿和拉屎你能奈我何!”沈萧见咬着牙道,怒目金刚的样子看上去很不服气。

“秋桑,给我搬块大石头过来。”叶飞回头冲着秋桑嚷道。

“少爷,少爷,你这是要做什么?”

“别问那么多,赶快!”

见叶飞如此生气,秋桑不敢再多说什么,立马在附近找了一块西瓜大小的石头搬到了叶飞面前。

接过石头后,叶飞怒不可遏道:“你敢在我这狗窝前拉屎,我就敢打烂你的屁股!”

说罢,叶飞将手上的大石狠狠往沈萧见屁股一砸。

“啊!”沈萧见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没一会后被惊动了的护院们赶了过来。

见沈萧见摊在地上痛哭嚎啕,一名护院问道:“姑爷,你这是对见哥儿做了什么?”

“这见哥儿非要来我院里撒野,我这算是替二叔收拾他一顿。把他抬走吧,顺便告诉二叔一声,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多谢。只不过见哥如今已年过十六,不能再这么胡闹下去了,免得将来惹下祸端。”

说完,叶飞便牵着秋桑走回了薇轩。

“少爷,糟糕,你打伤了见哥儿,二房那边的人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秋桑忧心忡忡道。

叶飞冲着秋桑笑了笑,道:“实话告诉我,之前见哥儿是不是没少欺负你?”

犹豫半晌后,秋桑羞耻地低下头,哑着嗓子说道:“是有被他欺负过几次。”

“不是吧!那他可有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被他抱过几次,差点亲到脸了。有一次我反抗不小心抓伤他的脸,后来二房的刘夫人带着几个妈妈打了我一顿”

听到这,叶飞捏紧了拳头,怒不可遏。

想了想,他突然松开了秋桑的手,返回到沈萧见的身旁,再次搬起那块大石,往沈萧见左手腕处砸去。

“啊!”沈萧见再次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

“姑爷,姑爷!”始料未及的护院们赶紧将叶飞拉开,“息怒,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我就是想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知道我薇轩这边的人可不是好欺负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