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为父很强

更新时间:2020-05-14 17:45:57

为父很强 连载中

为父很强

来源:落初 作者:病入脑壳 分类:武侠 主角:许志虎翠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为父很强》的小说,是作者病入脑壳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下姓秦名鱼,擅使刀剑,略通斧钺钩叉,偶使弓枪棍棒,在此奉劝各路牛鬼蛇神,生命诚可贵,别惹我闺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鱼走后。

五个人在原地站了半天,身上的雪得有半指厚了才哆哆嗦嗦回过神来。

王文浩也不知自己怎么就看见那截树枝了,一把将其抓进手里,却没半点兴奋激动的模样,扭过头对一直望着秦鱼离去方向的许志虎说道:“虎哥,我找着这宝贝了。”

“哦”

许志虎随口答应了一声。

王文浩向左右看去,几个兄弟都一脸茫然,显然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虎哥,咱回吧。”王文浩提醒了一句。

许志虎呆滞点头,“哦,回,咱们回。”

收回目光,扫过王文浩,许志虎好奇问道:“浩子,你不冷吗?”

“不冷。”

王文浩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在夏天里日头最强的时候,光着膀子只穿了一个大裤头,还正好有一阵凉爽微风吹过,说不出的舒坦。

“那人把我一指,我就觉得一点也不冷了,虎哥,你说咱们是不是遇着……破界者了?”王文浩语带兴奋问道。

许志虎飞快摇头,“别管是不是遇到破界者了,那位估计是给了你一点好处,天赐宝物也被你拿到手了,记着他临走说的话,咱们几个就当没见过他。”

破界者是觉醒者之上的强人,天地生变,灵气井喷之后,普通人还能接触到觉醒者,破界者却已然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强者,世人只知有这么一种人,却不知所谓破界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光王文浩认为秦鱼是一个破界者,其他三人以及许志虎全都认定他们今天遭遇的神秘人就是一个破界者。

但让许志虎疑惑难解的是,那人从一开始的语言不通到短短时间便能和自己顺畅交流,也许可以用他掌握着某种神奇技巧去解释,可……

许志虎听着他的口音,分明和长平县这边人们的口音极其相像。

他不会就是长平县的人吧?

……

次日清晨。

长平县县城东向二十里之外,高家庄乡,已经被废弃的西谷村村子后方一片土坡下。

一串脚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显得无比醒目。

脚印的终点,身上盖了厚厚一层雪的秦鱼已经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在他的身前,是一个土包。

土包下是秦鱼父亲和母亲合葬的墓穴。

过去太长时间了,以至于秦鱼站在父母的墓前,全然不知悲伤为何物,只有深切至极的缅怀。

按真实年龄去算,秦鱼已经足足八百三十六岁,这么大的岁数,假如父母还在世,还能喊上一声妈,喊上一声爸,也许秦鱼就会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孩子。

回到家乡,秦鱼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父母的坟前来看一看。

让他忍不住自嘲的是,自己还没离开这个世界前,一连三年,父母的祭日都不曾来拜祭。

逝者已矣

父母死于车祸,在秦鱼十八岁那年。头两年秦鱼还会带上祭品,烧些纸钱,往后三年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打了几个滚,秦鱼便懒得来父母的坟上瞧一瞧了。

活的时间长了,甚至不知多长时间脑子里再也没有想起过父母两字,如今归来,生养之恩到底还是这世上最大的恩情,永远不会有还完的那一天。

让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父母坟前。

恩怨分明是身为一个武者最基本的理念。

在坟前叩了三个头,秦鱼难得叹了口气,惆怅难言,饶是心比铁坚,仍不由眼眶微湿。

在坟前呆到中午,秦鱼沿着来路向长平城走去。

长平县地界周围的高山秦鱼已经注意到,这方天地发生的变化经过他一上午的细细感应后也理清。首先就是无处不在弥漫的混乱灵气,各种性质都有,混乱的同时各种性质的灵气却又十分纯粹,极易被人体吸收。

这样的环境,短短十年时间足够催生出一大批强者。

秦鱼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而言,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初来乍到者,不妨碍他对这里生而有之的亲切感,但又多了许多未知的东西需要他去探究。

一路悠行,秦鱼在快要进入长平城的时候规划好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第一个要解决的是这一身伤。

在天武界中,秦鱼选择的武道之路是最为艰难的铸体之路,身体经过千锤百炼突破数不清的桎梏,没有这具强到不知底限的躯体,秦鱼也难以在虚空剑主这位同样立足在天武界巅峰的强人手下生还。

伤势很重,好在世界剧变,灵气充足,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去修养应该能好的差不多。

身体伤势之外,便是他苦修得来的罡气经过与虚空剑主一战耗尽本源,退化为真气,又在换了一身衣服后把最后一丝真气也耗的干干净净,退化成了最初级的内力。

让秦鱼无奈的是,为了能有个像样的脸去见人,内力也在修复脸上伤痕后用的涓滴不剩。

万幸的是,他还有这具所向披靡无人可敌横行八方十万里纵行天地三万丈的肉身。

但也得重修一遍了。

毕竟以自己目前对世界剧变后的有限认知来看,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那个没有任何超凡力量的世界。

养伤,重修武学,这两件事很急,却又急不来,得徐徐图之,对现在的秦鱼来说,当务之急是去办一个身份证。

秦鱼可是记的很清楚,没有身份证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寸步难行,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身份证也麻烦太多,吃、穿、住都要受到影响。

然后就是钱。

兵器已毁,想弄到趁手的兵器,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当然,以秦鱼现在的实力,即便重伤在身,去抢去偷都是顺手的事,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查出端倪,但秦鱼在天武界的称号是镇世王侠,既然是侠,有悖侠者理念的事秦鱼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进入城里,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理,一辆辆汽车在主路上疾驰而过,非机动车道上则是自行车和电瓶车,还有一种秦鱼没有见过,却能分辨出由灵力驱动的悬浮单车。

新事物的发展总是那么快。

这种悬浮单车应该是两用,有两个车轮,比常见的自行车小了三分之一,构造和自行车差不多,既能依靠储存在车座底下一个巴掌大小的黑盒子里的灵气驱动,又能蹬着脚蹬子慢慢悠悠的骑行。

秦鱼立刻被这种已经普及开来,随处可见的悬浮单车吸引了注意力,看到一辆悬浮单车停在那里没人看管,走上前去伸手轻轻一扯,便把车座底下那个黑色盒子扯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