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有一口仙侠气

更新时间:2021-10-11 14:04:15

我有一口仙侠气 连载中

我有一口仙侠气

来源:落初 作者:耳宁 分类:仙侠 主角:卢云柳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有一口仙侠气》的小说,是作者耳宁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少年使剑,寻找归途,奈何天地不容,寿元无及。想顺天而为,可逼得少年不得不踏上逆天改命的路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躺着的卢云听到那声熟悉的刺耳声,就知有人进来了。

慌乱间起床,小心的蹲在窗户下,微微挑开窗扇,只露出半个手指的宽度。

“他们来了。”卢云低声说了一句,这时竟然也平静下来,搓搓双手,朝着林秋嫚说道,“快说你的底气,好让我有个底,不然,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我死,无所谓,只是怕你想死,很难。”

卢云双眼不客气的猛盯着林秋嫚的身子,这样的才能在落花榜排行第五,卢云不能想象前四名是何等姿色。

倾国倾城不能概括。

而这也注定了她落到姜承手中的后果。

林秋嫚如秋水般的眸子平静的迎着卢云贪婪的目光,“刺啦”一声佩剑出鞘,直直的插在两人中间。

剑身如山,丝毫不晃。

卢云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没有收回不礼的目光,这种情况完全是她害的,趁活着多看几眼补偿补偿怎么了?

再说,美人不就是让人看得么!

林秋嫚哼了一声,如葱的手指轻轻扯下遮住半面的白纱,卢云吞了口口水,死死的屏住呼吸,嘴巴微张,当面纱彻底落下的时候。

卢云双手拼命的攥着自己的脖子,双颊涨红如血,粗气如柱。

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

如今能看到林秋嫚的面容,卢云只觉得这一生没有白活。

顺势滑坐在地上,靠着墙壁卢云脑中一片空白。

白,太白了!美,太美了!

自认熟读圣贤书的卢云,这一刻却想不起任何能形容林秋嫚的诗词,羊脂般的肌肤如流水冲过,白净的下巴完美的勾勒出双颊的娇媚,一点朱唇恰好点缀在脸庞间。

假仙界的真仙子。

“我要开启大阵,扶好蓝景。”蓝景,正是林秋嫚佩剑的名字。

在林秋嫚说话间,卢云好似看到了无数天使从林秋嫚口中飘出,没有思考,只有下意识的点头。

久久不见卢云行动,林秋嫚双眉微蹙,更添妩媚。

卢云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趴在地上向前爬了几步,双臂揽过蓝景,但是那目光,就没从林秋嫚脸上离去过。

甚至,双眼都没有眨过。

林秋嫚双臂微沉,双手轻错,就见整个房间好似要颠倒过来,三五个真气凝成的小剑在房间乱飞,每次接触墙壁,就有金色光点浮现。

天地转换,白衣荡漾。

卢云突然发现自己被蓝景吊在了天空,双臂的酸麻让他从绝美的幻想中惊醒过来,不过略微惊慌就安静下来,身体游荡在房顶,望着下方的林秋嫚。

“大,太大了。”

喃喃两句,双目游离。

猛地,房间骤然周正,“嘭”的一声,吊在蓝景上的卢云重新砸在地上,掀起无数灰尘,卢云翻着白眼蜷缩成团,在地上胡乱翻滚。

林秋嫚盯着自己面前的剑阵,不理身旁卢云的嚎叫,手指轻点几下,满屋子的金光皆浮在小剑身上,越聚越大,最后成了五道金色冲天剑芒,飘出房间,守护在四周,犹如天之剑,威压四起。

见五道剑芒离开房间内,林秋嫚深吐一口气,双指凭空夹起,白纱自动入手,再次遮住了那张足已让世间所有男人疯狂的脸蛋。

五行剑阵,这是别院最后的凭仗,昨日夜里,她向门主禀明了一切,自然也包括卢云身上所赋有的神奇能力。

就在今日清晨,林秋嫚睁开双眼时就得到了回音。

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此子。

寥寥十个字,却让林秋嫚费了巨大心神才运转为这种场面,甚至不惜和实力早就超过大山宗的听剑楼翻脸。

但,两人只要能平安离开,卢云就是大山宗的人,谁也夺不走。

“哎呦,接下来怎么办。”按着还有些涨痛的肋骨,卢云无力问道:“那五道剑芒能不能杀死他们。”

“难,五行剑阵侧重防守。”

“这样呀。”卢云索性不再起来,躺在地上盯着林秋嫚,只是有些可惜,那张薄薄的白纱,遮住了太多风情。可那抹红印,更显娇艳。

······

“水心仙子,只要走出房屋,本公子饶你一命如何?”

姜承坐在桃树下,语气轻松,但是双目中却全是郑重,五行剑阵,依靠此地聚灵阵构建的大阵,依靠他们几人的力量,想要破解有些难。

“仙子,只要你出来,我也放那条狗一条生路如何?”

半晌,空气凝重如冰,只剩下五道剑芒在房屋上空旋转的破空声,在阳光和剑芒的映照下,整个房顶濯濯生辉,宛如刷满了金漆。

“嘿嘿,不错,很有骨气,果然不愧是我姜承看中的女人,刘成,让弓弩手出击。”

“是。”

站在最后的刘成垂下腰,驱步走出小门,向巷口做了个手势,不出三息,就见漫天铁弩自星空垂下,黑压压一片如乌云入境。

姜承坐着,望着眼前金光大闪的剑阵,笑笑,自顾说道:“四爷爷快到了吧。不过若是林秋嫚只有这点手段,也用不到四爷爷了。”

五行剑阵,在姜承眼中不过尔尔,先前那样说,不过是增加里面两人的信心而已。

这剑阵,很好解,只要把五道剑芒里蕴涵的能量全部消耗殆尽即可,在无尽铁弩下,剑阵飞速盘旋着,虽没有铁弩能冲过剑阵的防守,但五道剑芒上的光芒确是越来越弱。

剑阵,只要脱离了攻击,便是废阵。

不足为虑。

“仙子,怎样,只要乖乖趴到我脚前,必放过你两人!”

“那条狗,今日就让你彻底清楚,什么是天,什么是地,什么是蝼蚁。”

“大山宗,能生存至今,在我眼中就是个笑话。”

······

姜承说了很久,好似是累了,便挥挥手,身后五人齐上阵。

只是铁弩中,已经开始夹杂着剑气,这是听见楼的修士,已经聚集而来。

“这剑阵,真的挺不了多长时间?”

林秋嫚没有说话。

“这里面没有暗道什么的?”

林秋嫚依旧。

卢云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正正有些散乱的束发,瞥了眼林秋嫚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笑道:“要不,就从了那个家伙?以听剑楼的威势,倒也配的上你。”

林秋嫚没有暴怒,好像这个剑阵消耗了她太多的力气,只有平淡道:“我看错你了。或许,大山宗让你加入就是错的。”

卢云再推开窗扇,盯着姜承的眼睛,双目对视,姜承残忍一笑,卢云站立不动,目光平淡,才轻轻吐出:“我没有什么追求,只是想活着,两次了,都不能活到自然死,是不是很亏。”

那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低的听不见。

自从进来就没动过身子的林秋嫚,突然走到卢云身边,望着院中桃树,迎面而来的燥风动了面纱。

“我在等一个人。”

“我?”

“我师叔。大山宗大长老。”

“奥。”卢云叹了口气,捂着胸口,扭过头神情的望着林秋嫚的侧脸,沉声道:“可我寻了你两世,没想到在这里才找到你。来,抱抱!”说着,伸手仔细的拢了拢林秋嫚散乱的青丝。

“奥。”

淡淡一个字,林秋嫚转身离去。

卢云揉揉鼻子,有些稍微的尴尬。

姜承双眼喷火,盯着卢云的右手,面部扭曲,五官交织在一起,双手抠进石桌,咬着牙一字一顿道:“你的手,我要了!”

······

太阳西斜,余辉笼罩着桃花别院。

一位老人从空中垂下,猩红的血袍好似在血池中浸泡过一样,刺鼻难耐,但当老人落在院中的时候,王富贵五人有些松懒的身体全部绷直,紧张的站在老人身后。

见到老人,姜承也是一改作风,直接从座椅上弹起来,嬉笑道:“四爷爷,你到了。”

“嗯,大山宗的女娃娃那?”老人好像有些不喜姜承,语言间带着讽刺。

“就在这个房间里。”

“好。”

雷厉风行,老人双手成爪,对着暗淡的剑阵就是一击,血色爪印直扑房间。

一击,剑阵破。

二击,房门开。

三击,未进房间,被一柄剑拦下,随风飘散。

老人双眼微眯,桀桀一笑。

“大山宗卿长云,好久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