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废材修仙记

更新时间:2021-10-13 15:14:09

废材修仙记 连载中

废材修仙记

来源:落初 作者:李软软 分类:仙侠 主角:李瓶儿裘家 人气:

经典小说《废材修仙记》由李软软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瓶儿裘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修仙,实力至上!不想被人踩扁,你就要雄起!  请看平凡女diǎosī如何步步生仙!故事高潮一波一波,敬请围观。  新书很柔弱,欢迎扶持。  ——————————————————————————  走得情节流路线,坑多,意外多。  故事已经铺展,后续发展更加精彩。  走过路过顺手点个收藏,再投个推荐什么的就最有爱了,万分感谢。  若是来个长评,你就坐着收打赏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瓶儿在村落休整了一晚之后回了裘家。老头儿听说她想去坊会,竟然神奇地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摸出来一袋下品灵石,一共六颗。李瓶儿觉得自己完全被这个祖爷打败了,他前两天还穷得赊了两坛好酒,害得她被村头的刘大妈追债。狡兔有三窟,不知道干爷爷是不是属兔爷的,她猜想至少有个九窟。

这样算上自己攒下的五颗灵石,李瓶儿也算腰包小鼓,寻思着到了坊会可以仔细挑挑,买些合用的东西。

回到外院的住处,李瓶儿简单收拾了一下,把灵石锁在床头的柜子,转身出去,早些干完活,就能多点时间来修行。

未到柴房,耳边传来呜咽不止的啜泣声。李瓶儿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平日里,她只会转头就走。可这声音分明是那个女人。

“哎!”李瓶儿叹口气,转身往左手边走去,走了五六丈,见到几间屋子,和柴房相对分布于厨事房两侧。一个个硕大的水缸,不难猜出此处正是水房所在。

水房的隔断门虚掩着,她推门而入,见一个年约十八的姑娘坐在一地的瓦缸碎片上,地上大片大片的水渍,姑娘有些狼狈,满头满脸都是污泥,蜷曲着膝盖,两只手紧紧地捂在嘴巴上,泪水一个劲地往下流,脚上的鞋剩了一只,地上有血,没穿鞋的那只脚底板上长长的伤口,正往外冒着血。

见有人进来,她抬眼望来。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清风”,好一个柔弱佳人,姑娘眼波带泪,更是我见犹怜。

“瓶儿,恐怕这次我是逃不过了。”姑娘见是李瓶儿,缓缓道,声音中透露出一股绝望。

这白莲花般的佳人原姓风名惋琼,是早几年前落寞的修仙世家风家的三小姐。这三小姐素有丽名在外,又加上资质良好,修为已到炼气七层。风家分崩离析后,不知为何,几经辗转,竟被卖入裘家,签了死契,赐名画儿,做了丫鬟。

明珠之色到了逆境却没有给她雪中送炭,裘啸儒将此女看进眼中,赞其“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待想定个日子将其纳入房中。岂料年仅十六的裘家三少裘清逸却为她要生要死。父子争女,当家主母,辈分最老的裘老夫人一怒之下,用锁灵符将她修为困住,成了凡人之躯,并责令其在外院水房,终生服役,距离现在已有半年。

“我那有药,先把伤口处理了。”李瓶儿上前扶起她,将她带至厢房。

女人就是麻烦,画儿这样香培玉琢又弱态伶仃,更是天大的麻烦。在李瓶儿原则中是沾不得的。

可惜,这个女人对她有大恩。

三年前,爷孙两到了灵智群山范围,想暂作休息,再谋成算。李瓶儿记得很清楚,那天李老头身上筑基失败留下的旧伤突然之间爆发,身上各处脉门时而似毒虫叮咬,痛痒难耐,时而如火烤冰冻,生死无能。急需要三星聚气丹聚精续命。

李瓶儿背着李老头儿拜访一个个修仙世家,哪怕签死契,也要为祖爷找到一线生机。只可惜,修仙世家不是善堂,她们爷两的资质也无前途可言,何况这三星聚气丹虽然是三星中的下品丹药,也可用在结丹期修士在突破瓶颈中囊聚灵气,连筑基修士都很难得到,一个世家即便是有也是门中至宝,怎么会赐给他们?

恰好,画儿出门,遇到跪在裘家大门的李瓶儿,竟然出乎意料地将自己藏有的一颗二星上品保气丹赠给已经绝望的他们,保气丹虽比不上聚气丹,功效类似,有了这颗保气丹,李老头儿熬了三天三夜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个生死关。

后来入了裘府,画儿在内院当差,修为也高,经常照拂被孤立欺负的李瓶儿。两人的情分也愈加亲厚。

后来,画儿才告诉她:

“瓶儿,当时在裘府的大门看到你,我就不自觉想起当年背着爹爹到处求人的我,一样的眼神。我爹爹死了,希望你爷爷会活下来。”

李瓶儿虽然生Xing淡泊,却最是记恩,她知道对于画儿这个恩,此生不还,都会成为心中执念,影响修行。

画儿被老夫人打发到水房之后,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平日里嫉恨的女修,垂涎的男修,明面上怕她有一日重入老爷的法眼,不敢正大光明的刁难,总是暗暗给她苦头吃。凡人之躯却要承担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李瓶儿也不多话,默默的帮她做了大半工作。

厢房中,李瓶儿打水给她洗掉身上的污泥,清理完伤口,开始包扎。画儿一脸的失魂落魄,口中不停地喃喃:

“明明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可以……”

处理完毕,李瓶儿站了起来,伸出手握住画儿的手,芊芊玉指,这半年的劳苦,已经遍布薄茧。轻声道:

“看着我,告诉我,怎么了?”

画儿听到,一瞬间又泪眼汪汪:

“兰儿告诉我,她听到,听到老夫人要将我送给乌伢山的吴羞上人。”

听闻此言,李瓶儿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指甲在掌心磕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这乌伢山在灵智群山再往西去数百里,吴羞上人人如其名,是个没有下限的无耻之徒。早年修炼的功法走火入魔,导致身高不足五尺,是个侏儒。后来得了机缘,结丹成功,最喜身材高挑的妙龄女修,落到他的手中,求死不能,各种花样的折磨,凋零在他手上的女修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在修士中有“摧花恶魔”的称号。他为人狡诈,从不正面得罪各个势大的宗门世家,却对没有根基散修暗下杀手。宗门见井水不犯河水,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知怎么居然和裘家搭上线,眼中钉的画儿自然成了牺牲品。

这次的火,已经烧到眉毛。————————————————————————————————————

画美人回眸一笑,大人,打赏小女子几张推荐票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