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命中逆

更新时间:2020-09-13 14:59:02

命中逆 连载中

命中逆

来源:落初 作者:亡亦声 分类:仙侠 主角:白衫连 人气:

《命中逆》作者:亡亦声,仙侠类型小说,主角:白衫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活到今日,到底是谁,活在我的命上?!仙魔有逆,命中无常。那命,到底又是谁的命?谋划了万古,终有真相浮出时。谁与谁的因,谁和谁的果?天地无量劫,需以万物生灵鲜血填补。大网在收拢,我管你谁是谁。当热情冷却,柔弱变得不堪一击,一切都变了。哭泣无用,呼喊无用,只有自己的一柄血剑可以依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季无涯站在那座生长有百枯草的悬崖之上,方圆大小只有十几丈的范围,这里已经远离血芝生长的地方。

此时的他衣衫略有破败之处,紫色长发凌乱。

惊魂甫定,他回想起采摘血芝时的场景仍感觉背脊发冷。

他从药篓之中拿出了那株采摘到的血芝,通体血红,最底部的根处有一圈乳白色的光晕。

他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他会受到那股无法抗衡的力量的压迫,他并没有从那股力量中感觉到威胁感,只是那种无能为力令他窒息。

他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血芝,难道是这株血芝的缘故?然而并无什么出奇的地方,他摇了摇头。

又想,难道是那一只碧眼寒蛟?那也不对,虽然它的血统是一只圣灵级别的生物,但是那一只碧眼寒蛟的实力也才先天境中期罢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强大的能力。就算有为什么又会放自己走?

季无涯实在想不明白,满眼困惑。他将血芝扔到后面的药篓中,既然百枯草和血芝都采到手,他也索性不再去想。

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如今又是夕阳到来,橘黄色的光芒撒落,东方,岐山庄的位置已有若有若无的青烟升起,那是一些人家开始做晚饭了。

季无涯展望,在他面向的西方,璀璨的光芒在地平线汇聚,然而近前的岐山却是如一个黑洞一般。

岐山的深处,其四周被山脉所包围,此刻黝黑并且寂静,但是那种黑不似黑夜来临之后的黑,更多的是一种压迫。越是盯着看越会有一种极端强烈的神秘感,将整个人的精魄拉扯进去。

深邃并且寂静,好像一头猛兽蛰伏,这是季无涯的结论。

季无涯收回目光,飘身向后从两块嶙峋的石头缝隙之间抽出一支长木剑。

木剑长有三尺,剑身微薄宛若指弹可断。木料所造,剑身却光滑细腻,没有粗糙之感。

其上也无丝毫的纹路雕刻,倒是显得更加质朴。中间凸起呈三脊背血槽,剑身整体从底部往上越来越宽,底部只有两指并拢般宽窄,而直到最上端却有手腕那么宽。

两侧锋刃摄人,仿佛有着冷冽的光芒在上面闪烁着。

然而反观剑尖锋芒处,却是驽钝,少了本应有的锋利,将一柄剑原有的姿态完全的掩盖住,倒不像是一柄剑了。

季无涯单手抓住剑握,上面是螺旋花纹握在手中很是舒服,而且剑格设计巧妙刚好可以将手包住。

他看着这柄剑,目光温和温和,思绪也像飘向了远方。那是他的梦,本想执一剑浪迹于天涯,行走滚滚红尘之中,但是终究是梦啊,他不能修行,他是一个废物!那个思绪也越来越远,直到远方不可捉摸了。

季无涯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目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他无力地垂下头一叹:“梦啊,梦啊。”

不过只消沉了一会,他又直起脊梁,面露坚毅神色。

夜风鼓动,衣袍迎风猎猎作响,紫色的长发飞舞身后,身影在夕阳下被拉长,单手执剑临虚而立。

目光从缥缈发散渐渐变为凝实,另一只手两指并拢做剑决模样。

“凝气五重,一重于胸,二三于腿,四五聚臂。”季无涯心中默念着,另一边凝气屏神引导腹部的“气”游向胸、腿和臂。那些气很微薄,若有若无,此刻在他的努力下化为五道细烟向着四肢及胸口汇聚。

“气固五方位,游肢骸化秘力,力附剑气,凝气而发。”

他挥剑舞步,时急时缓,时轻时重。

可见他的身体上有五个微弱的光团,在他挥剑时四个光团分出很大一部分汇向他的右臂处。

他腰部微弓,单腿跨出,木剑橫于胸前面,右臂处的光芒一阵大盛。

“哧”一道剑气无形发出,剑尖前指。前方,一棵有合抱粗细的大树一阵摇晃,有几片树叶落下。

他盯着那几片飘落下的树叶,口中喃喃:“凝而不散,意之所向气之所往。唉,终究还是差点。”

话语刚刚落下,那棵大树从中间部位直接断为两半。

他收起了剑,脸色有些苍白,滴滴的汗珠渗出,可见他修炼起这个剑术还是有些困难。

身上的五团微弱光芒重新在小腹处汇聚,直至后面暗淡消失。

他所修炼的这一剑法,是易大师传授于他的。这套剑法名为“踏歌剑法”,此剑术共有三式,而刚才他所修炼的正是此剑术的第一式:踏剑式。

无法修行,这对他是一块无法消弭的痛处!他没有什么其他的梦想,只想简简单单的仗剑天涯,做一个游走于世间的侠客。然而只能在后天境徘徊的他,显然是没有那个能力了。

自古至今,若为修士,则体内必会有九条修行之脉存在。

天资越是卓越,修行之脉便是越加宽阔与明显,就算是一个天资再如何愚钝的人也会有微弱的修行之脉可以探查。

但是他,现在的他,身上便是没有那九条修行之脉,因为他还只是后天境!

反正在他能够记忆起来的时间当中就是这样,至于没有记忆的三岁以前是否能有那些修行之脉他就不了解了。而每当他问起季天龙,他的爷爷的时候,季天龙总是沉默,神色瞬间苍老,有腐朽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散出来。

他内心叹息,也许自他出生之时上天就断了他修行的道路了吧!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生下来便为后天之境,所以后天之境也被称为凡尘境。

得入先天境才算入灵,后天境只要锤炼身体得当,凝聚天地元气在体内冲破天元点释放一种其内独有的血脉,融合九命脉使它蜕变成修行九脉,就算得入先天境。

但是常人只要持之以恒终有一日可以破而入境,就算那些修行之脉微弱的人,若是有强者愿意出手总可以帮其强行贯通。然而季无涯呢,一切都不能够帮助他实现,成为修士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想。

但是每当想起溺爱他的那个老人,季无涯心中暖流流淌。无法修炼的寒冰,在老人无微不至的呵护关爱下悄然融化。老者倾囊而授,据传这踏歌剑法是某种不传的盖世剑法,毕竟其修炼不需要从元气入手而是需要在体内种下剑种,便可一窥其不凡之处。

不过这不凡之处,显然季无涯就毫不知晓了,毕竟就他现在看来,什么剑法都是一样的,只要能让他提高实力,那就是一部好的剑法!

话说回来季无涯修炼这踏歌剑法已有十载时间,但是掌握甚微更遑论精湛了。

苦苦修炼八年时间才产生一枚剑种,尽管很微弱,但是于季无涯那时的心情却是无比的愉悦,说是激动万分也不为过。

但是修炼出剑种后他却发现了一件令他毛骨悚然的事情,他修炼出的剑种会在一段时间后慢慢的削弱!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无形之中抹去剑种的存在。

他惊恐彷徨,一时不知所措。

他开始疯狂的修炼剑法,随着进行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糟糕,剑种在被削弱到某种程度之后便不再消减。仿佛达到了某种平衡,即使苦修,剑种的规模依旧停留在这样一种平衡的状态。

不过,八年的练剑,二年巩固剑种的遭遇,令得季无涯对于剑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对于第一式踏剑式的运用也算是自有心得了。

奈何,那团气即剑种的微弱使这一招式的威力始终无法提升。这就像一头龙总是被关在牢笼当中,虽有滔天之势却被限制住,让人于内心中苦闷。

当最后一缕的光辉消失,整片大地都沉浸在黑夜当中。

唯有一轮青月在远方的天际高悬,清辉万里却不能将季无涯脚下的路照亮。

他看着那轮月,已经不似圆盘,经过了一夜它残缺了一部分。

在以往的日子里他经常对着月亮发呆,为什么它的光芒那么冷清?为什么它盈满了之后又缺了下去,盈而复缺,缺而复盈?

此时的季无涯再次思索,他感觉其中蕴含着大道理,但是冥冥之中又有什么力量阻止他继续思考。他双手扶住头,一阵剧烈的头疼打断了他的思考,其中的道理太过宏大,远非他能探索。

季无涯又摇了摇头,展步下山而去,没有再在青月盈缺的问题上探究。

不过这一次的思索却令他呼吸急促,若是能堪破其中道理,必定是一场大机缘!

“呼呼”大风刮起,季无涯抬头向村庄方向看去,夜空上有连成片的乌云望不见尽头,此时极速挪动向着季无涯的方位碾压过来,只消片刻就将远方的青月遮盖。

季无涯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岐山的深处,幽静,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眼睛盯着自己看,他全身一颤,不再停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