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神界天书

更新时间:2020-05-16 19:24:18

神界天书 连载中

神界天书

来源:落初 作者:邪乞 分类:仙侠 主角:张浪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神界天书》是邪乞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浪李,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浪无意间捡到一本神界天书,然后说出了悔恨终生的一句话。“啥神界天书,一个字都没有,骗鬼的吧?!”……然后莫名其妙拥有了“骗鬼术”神级功法的张浪就这么死了,更是于阴间投胎到了另一个世界。从此神界天书上陆陆续续的出现了更多奇葩的神级功法……扇人耳光时领悟了“扇必中”神功,就算仙人当面也要结结实实的挨上一耳光。骂街时领悟了“猪字咒”神功,言出法随,只要骂出一个猪字,对方立刻变成猪。感慨曾经时领悟了“次元召唤术”,随手召唤出七个葫芦娃。……特么的,这就是神级功法?还能不能再坑一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侯屠歌瞪着那双美眸认真的盯着大呼小叫的张浪看了半天,见他那副害怕的神情不似作假,这才缓缓打消可心中疑虑,毕竟她也从来没听说过幽魂族能伪装成人类模样的事。

移除对张浪的猜疑后,诸葛屠歌沉下心神仔细感受着荒山气息,这一凝神竟在空中隐隐嗅到了一缕难以察觉的阴气。

她柳眉微蹙,心中不禁联想到宗门高层猜测此地有幽魂族入侵之事,以为这一切都是幽魂族搞的鬼。

秋风微凉,夏侯屠歌不再沉思。只见她们连续两脚踹在毕煞两人身上,没好气的骂道:“行了,你俩别丢人了,赶紧给老娘起来,看看把小孩子都吓成什么样了!”

这俩货也太损自己颜面了。居然能被幽魂族吓成这幅模样,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姿态哪去了?真是两个胆小鬼!

“此地危险,我与秦鸿、毕煞、王苟进荒山,苏少青你给张浪吃一颗补血丹后即刻送他渡河!”夏侯屠歌不想再耽误,板着脸吩咐完后首当其冲大步走进了荒山。

她从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曼妙的身材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滋味。

“是!”苏少青正色应道,他对夏侯屠歌的话唯命是从,表现的十分乖巧。

他从腰间储物袋中翻找出一瓶补血丹,温柔的劝着张浪收下后便要领张浪上船。

反观张浪,他将补血丹收入掌中,却没急着吃,仍然装作一副心有余悸的惶恐模样,左看看右看看,生怕这里闹鬼似的。

张浪可不敢随便乱吃别人给的东西,他对自己小命珍惜的紧。万一吃了什么毒药,哭都没地方哭去。

眼看着就要被苏少青拽上船了,张浪连忙捡起他扔在地上的两只野鸡,这两只鸡是从幽魂族手里骗过来的,更是他今天的充饥之物,他舍不得扔掉。

就在这时,张浪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夏侯屠歌的背影大喊了道:“仙女姐姐谢谢你!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在强行压制心中恐惧似的。

难得遇见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在演戏的同时不给她留下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印象怎么行?

说不定以后他还能有机会……撩一下这个胆魄惊人的霸道仙女呢!

……

张浪稚嫩的声音清晰落入夏侯屠歌耳中,令她紧蹙的秀眉微微舒展了一下,眼底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意,心中暗自想道,这野小子倒也可爱,只是他能给自己什么回报?

煮熟随身带着的两只野鸡,分根鸡腿给自己么?

这般想着,夏侯屠歌的心情竟然轻松了许多,身上流出的强者气息也更为自然了。

……

毕煞神思恍惚的盯着张浪离去背影看了许久,他不敢再开口阻拦,那种恐惧的情绪依旧埋在心底挥之不去,寒雪玄门的长袍都被冷汗打的湿透。

他心中疑云丛生,不知道自己方才看到的一幕究竟是幽魂族作祟还是那村野小子有诡异。

毕煞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一言不发,毕竟这种事情太过荒谬,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但是他已经将张浪模样深深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瞳孔中时不时有冷芒闪烁,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

湛仙洲原为八座岛屿,传说百年前有一恐怖仙人以大法力推动八座岛屿,将其整合为一块大陆,这才有了这块位于南海上的“湛仙洲”。

正因如此,湛仙洲大致分为八域地界,内四域以“风火林山”为名,外四域以“霜雪雷电”为名,每域都有一大玄门宗派,统称为八域玄门,其中各有仙人坐镇,超然于世。

八域玄门皆以“湛”字开头,如:湛风玄门,湛火玄门等等,每域大玄门下又有八派小玄门,“寒雪玄门”便是如此。

雪域地广人稀,常年大雪纷至,天寒地冻,除却中心处“湛雪玄门”外,随处可见白茫茫的大地。

寒雪玄门位于雪域最北方,也算占据了一片优越的地理位置,北有大河天险,南有积雪成山,易守难攻,其中强者众多,在方圆数百里都威望极高。

张浪与苏少青一路闲聊渡河,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后,张浪已经上了岸,而苏少青则谦逊的告别一声,神色担忧的匆忙调头回去了,他心系同门,不肯久留。

张浪俯身捏起一撮雪,看着其缓缓融化在自己掌心中,冰凉的触感十分熟悉,忍不住让他缅怀起了过去。

这里依然算是雪域边缘位置,积雪只有薄薄一层,隐约还能看到几朵野花埋在雪中,昂首挺胸的撑着傲骨,散发着不惧风寒的倔强气息。

脚下是苍茫雪景,背后是汹涌河流,张浪情不自禁想起上辈子广而流传的一首诗,轻声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首略显萧瑟的山水小诗是一名地球的唐代诗人写下的,其名柳宗元,只不过到了这里,却没人知道柳宗元是谁,还当是张浪即兴所作。

张浪右侧不远处有棵雪松,松下立着一男一女两个与张浪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两人尽皆穿着打满补丁的破旧衣衫,皮肤粗糙,手上长着满满一层老茧,一看就是常干农活的穷人家孩子。

尤其是那名少年,裹在身上的那层布衣根本遮掩不住他健硕的身形,这少年的个子比张浪还要高上一头,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精光,浑身散发着野蛮气息。

另外一名小女孩的年纪可能比张浪还要小一些,看上去也就十一、二岁左右的模样,生的娇憨可爱,脸蛋红扑扑的,长相与少年颇为相似,这是一对兄妹。

此时兄妹二人都目露异色的看着张浪,他们刚到这里就被张浪这首诗给整懵了,对于他们这种大字不识一个的少年来讲,张浪出口成章的模样简直深不可测。

“这诗,是啥意思……?”少年默念了许久却还是不理解其中含义,可心中又十分好奇,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他感觉自己虽然挺不懂,但这首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嗯?”张浪这才注意到身边有人来了,本来还想默默的装一波诗人,但转头一看是两个孩子,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张浪转念一想,突然想起之前听那几个宗门弟子说过,这大河对岸是“寒雪玄门”的地盘,那么……这两个孩子很有可能就与那寒雪玄门有关系!

想到这里,张浪顿时来了兴趣,便面带微笑的出声问道:“我路过此地,见茫茫白雪与这宽阔大河才有感而发罢了,随口小作,不值一提。”

“我虽然听不懂,但也能听出来里面有种悲凉之意,似乎是一种孤独落寞……兄弟你咋了,是受到什么打击了吗?”那少年仿佛感到有些冒失,不好意思的局促一笑,不过见到张浪神情淡然,便壮起胆子好奇的问了起来。

“哎,我只是一人行路方才略感寂寞罢了,你们二位又是要去哪里?”张浪故作叹息一声,他的声音柔缓,语气谦逊,装作不经意间问道。

若不是那一身脏兮兮的麻衣,这两个少年少女非得把张浪当做彬彬有礼的贵族子弟不成。

“我兄妹二人准备再往前走上十里,然后拜入寒雪玄门。”这少年心性耿直,毫无心机,张浪问什么他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

“这可真是缘分,我也是准备前行十里拜入寒雪玄门的,这也太巧了吧!”张浪脸不红心不跳的接着少年话茬子就说了下去,他还故意露出一脸惊喜之色,像是偶遇知己,十分开心似的。

“如此甚好!哈哈哈,那我们一路同行如何?”少年咧着大嗓门爽朗笑道,他从小就喜欢抱着家里仅有的几本破书看,奈何不认识几个字,又没人教他,有时候连把书拿反了都不知道,所以这方面始终是他心头的一处遗憾。

如今能与一个出口成章的“才子”同行,简直是份天大的意外之喜,这少年差点兴奋到手舞足蹈。

小女孩则是歪着脑袋小脸通红的看着两人,与少年的豪放不同,她遇见外人有些羞赧,不太敢说话,

“当然可以,正好我也少去了诸多寂寞。”张浪同样心情激动,若不是恰巧碰见这一对兄妹,恐怕他还要自己一路找过去,那也太麻烦了。

这对兄妹的出现,倒是给予了他极大的方便,让他能少走许多弯路。

“我叫张浪,今年刚满十四。”张浪笑吟吟的走过去搂了下少年肩膀以表亲切,同时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道。

“我叫李霸斧,还有一个月就十四岁了,我妹叫李莹莹,刚满十二,你叫她莹莹就行!”

“既然你最大,那我以后就喊你大哥了!”

少年李霸斧目露敬意的朝张浪拱手行了一礼,眉宇间透着一股江湖豪气,性情倒是极为符合张浪胃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