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家和农事兴

更新时间:2020-05-18 02:20:00

家和农事兴 连载中

家和农事兴

来源:落初 作者:溪舞 分类:仙侠 主角:宁薇伊马六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家和农事兴》是溪舞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薇伊马六,书中主要讲述了:被追杀而死的宁薇伊,重生后依靠神奇的玲珑坠,空间种田加治病,一步步壮大自己的实力,将敌人狠狠地踩在脚下!  生活刚刚开始变的美好,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优质男闯进来?而且还这么爱争风吃醋。  “且慢且慢,不要争不要吵,须知家和才能农事兴。”她一边耕田,一边教育排排站的优质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老虎的时节是最难熬的,虽然是早上,窗外的树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只有树上“知了知了”的声音非常欢畅。

卫红敏见她们都低着头不说话,以为两人不赞同她去城里,连珠炮也不见了,她有些尴尬,磕磕巴巴的说:

“那个,那个,你们觉得不好我就不去了,种点田也不错的,好歹也是家里的一份收入嘛!”

两姐妹最终也没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卫红敏只当她们不同意自己去城里,也就不了了之了。

卫红敏不知道的是,这样不经意的一番话,却在已经长大的两姐妹心中掀起了巨浪。

宁安然二十岁,青Chun叛逆期刚过,理解事情还是那么单纯直白,她想少跟父母要点儿钱,然后节假日和同学去批发市场批点儿小玩意儿卖卖,挣个零花钱,认为这样就是孝顺了。

宁薇伊则不然,经历了家庭异变,人间冷暖,自己的死而复生,她的心智已经比没重生之前的年龄还要成熟许多了。

她看懂了人Xing丑恶,见识了世界的奇妙,知道了父母的艰难,所以她想,能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努力奋斗,朝着好的人生发展,就是最值得的事了。

所以她所理解的孝,还要深刻和彻底一些。

早餐比较沉闷,三人都有点各怀心事,也不像平常那么吵吵闹闹。收拾碗筷的时候,卫红敏说:“你爸爸晌午就能回来了,你俩看看书不要乱跑,在家等他,我去地里,赶不及回来做饭你们就先吃,不用管我。”

姐妹俩或许也有心灵感应,她们俩不约而同的,把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还去市场买了西瓜,等着爸爸回家。

等宁薇伊回到房间时,却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用纸巾擦拭从那件“宝物”里流出来的液体后,随手一放,被风吹到了床下,落在了一株植物上。

那是一棵死掉的橘子树,干巴巴的叶子,还有几颗干巴巴的果实挂在上面,宁薇伊放鞋的时候还不小心踢了一脚,也没在意。

而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植物?起死回生?饶是宁薇伊这几天见多识广,也不禁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圆了嘴巴。

这是一颗橘子树的幼苗,赶集的时候,她看到上面结的的小橘子非常可爱诱人,就买回家摆在了窗台上。

当时她摘了一颗尝过,又苦又涩,根本难以下咽。

南橘北枳,她明明也知道,只当买回家放在窗台当个摆设,后来没精心看护死掉了,就扔在床下无人管了。

可现在,墨绿的叶子在太阳下闪着光,橙红色的橘子压在枝头,更加诱人,好像浑身有着无穷的生命力。

宁薇伊将花盆端起,放在了书桌上仔细打量,她拿开附在叶子上那块扔掉的纸巾,扔在了垃圾桶里,专心的看起了这株橘子树。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一丝凉意,也将几颗看起来饱满圆润的小橘子吹的点头哈腰。

鬼使神差的,宁薇伊摘下来一颗,剥了皮放进嘴里一瓣。

哇塞!酸甜爽口,清香味直沁人心脾。

宁薇伊感觉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橘子,她欲罢不能的把所有的橘子全摘下来,塞进了嘴巴里。

吃完了,她开始去想,这棵小橘子树是怎样死而复活的?思来想去没有头绪,忽然想到,刚才橘子树上盖了一块纸巾。

纸巾上曾沾了手上残存的一点儿液体,然后不经意的落在了橘子树上,然后,它又活了?

宁薇伊大喜,如果她的猜想真的成立,我了个去啊,这不是什么腐蚀Xing液体!这尼玛是灵汁啊!

一连串的事,宁薇伊的眼睛里闪出了明媚的光,一个宏伟蓝图在她脑中形成了构想。

一张残存“灵汁”的纸巾能够让一株植物死而复生。

那么,一滴灵汁能不能让其他东西死而复生,比如动物,再比如,人?

还有,灵汁还能改变植物果实的味道。

明明是难以下咽的枳子,却变成了酸甜美味如此可口的橘子,那么,拿其他植物实验,会不会也有同样的效果?

宁薇伊紧暗住胸口,让心脏再狂跳一会儿吧。

宁薇伊的心智再成熟,也一下接受不了这么多灵异的事情,这已经不是她的智商能理解能明白的了。

忽然她觉得她有好多事情要做,而且,还都是大事。

宁安然扎着围裙,挽着头发,脚下蹬着着拖鞋,一副闲散居家的美女样。

探了个脑袋进来,看到宁薇伊捧着一本书看,忍不住说道:“薇伊,上大学不是高中,没那么多书可读,大家除了逃课就是谈恋爱泡酒吧,没时间读书,哈哈!”

然后走过来合上了她的书,又说:“别用功了,老爸快回来了,和我去厨房帮忙啊。”

宁薇伊眨了眨眼,说:“你先去,我马上来。”

宁安然坏笑着剜了她一眼,说:“怎么,偷偷谈恋爱了是吗?看我哪天把你的私事诈出来!小鬼头!”

宁安然袅袅娜娜的向厨房走去,宁薇伊则心有余悸的把那棵橘子树从衣柜里拿了出来,顾不得掸一掸落在衣服上的土。

感觉这就像个烫手山芋,没法解释。忽然灵机一动,闪进了她的小空间。

随手将橘子树丢在了泉眼旁边,急急忙忙跑出来,去厨房帮姐姐的忙去了。

这些事,连最亲密的父母家人也不能透露,否则自己会不会被人当成小白鼠或者精神病就不一定了。

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忙着,外面骄阳似火,大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父亲宁玉国回家了。

一条毛巾搭在脖子上,小麦色的皮肤,高大挺拔。

虽然常年干活却仍然有一种器宇轩昂的感觉,这就是宁薇伊的父亲,宁玉国。

“两个丫头,看看爸爸给你们买了什么好吃的回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然后两姐妹笑闹着从房间里出来,拎上爸爸买的柿饼,一个人挽着爸爸一根胳膊,进了房间。

经过了这几天的沉淀,宁薇伊已经能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感情了,因此再见到死而复生的爸爸也没有异样的表情,和姐姐宁安然一样,自然地挽上胳膊,亲昵的进屋了。

“你妈呢?又下地了吗?这么大的日头小心晒坏了,赶紧把她叫回来去!”宁玉国窘着眉,看似不满的言语里其实是满满的关切。

“好嘞!”宁安然身影一晃就闪出了房间,鬼精灵的很。

宁玉国和宁薇伊爷俩就坐在沙发上缄默着。

宁薇伊原来的Xing子就比较隐忍柔和内敛,不像姐姐宁安然生Xing活泼好动什么都爱说个不停。

宁薇伊把做好的饭端上桌来,等着姐姐和妈***归来。

卫红敏风尘仆仆的赶回家,来不及擦掉额头上的汗。宁安然和宁薇伊看着父母二人对视,也相视一笑。

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根本不需要有过多的语言,就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几日未见,累吗?

宁玉国憨厚的一笑,露出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可以看出年轻时的他也是帅锅一枚。

客厅内吱呀作响的风扇不停转着。一家人边吃边说些奇闻趣事,气氛和谐融洽,只有宁薇伊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内心却有些躁动。

虽已立秋,正午的阳光还是让人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宁安然吃了不多,就打着哈欠说:“你们继续吃吧,我要睡个美容觉了!”

卫红敏恶狠狠的眼神射过来,蹬着宁安然远去的背影,冷哼了一句说道:“还美容觉,不就是要减肥故意少吃饭嘛!瘦了能有多美呢!”

然后又好心的不停往宁薇伊的碗里夹菜,说:“薇伊,你多吃点儿,你们这个年纪还在长个子,减什么肥!”

宁薇伊满头的黑线,心说我马上要上大学了,还能长个子,也太晚熟了吧!

不过她笑了,眼睛弯起来像好看的月牙。

装作一个乖乖女的样子说道:“妈,你和爸爸辛苦了,我和姐姐做的这顿饭就是犒劳你们的,你们多吃,你们多吃。”

一股股热流从开着的窗户里涌进来,的确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宁薇伊看父母二人有话要说,也找了个理由提前退场了。

她心里记挂那神奇的挂件还有什么强大的功能。

把自己的小房间门反锁,接着闪身进了属于自己的小空间继续研究。

这里温度适宜,淙淙的泉水也带给她不少的凉意,看到小溪边的树,明显茁壮了一些,她又捧了两捧水,浇在了树的根部。

早上放进来的橘子树,变化也是惊人的。明显粗了的枝干,茂密的叶子,好像要从那个小花盆里爆裂出来。

她干脆在那棵小树旁边挖了个坑,小心的将这棵小橘子树挖出来,挪进去。

想慢慢观察它以后的变化,以便于知道这个小空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她同对待小树一样,也在泉眼边捧了两捧水来浇了。

抓了一把土,细细的在手中研磨,她发现这里面的土质好像比常见的土壤要肥沃的多,湿润、松软,如果让经验丰富的老农见了,一定会认为这就是最利于植物生长的土质。

这里面的每一种东西,肯定都有它的神奇!这就是她得出的结论,于是决定,一件一件的实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