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瀚歌

更新时间:2020-05-20 02:48:06

瀚歌 连载中

瀚歌

来源:落初 作者:缚石 分类:仙侠 主角:封印敬仰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瀚歌》是缚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封印敬仰,书中主要讲述了:阴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一切苦痛皆因你而起什么情啊爱啊,莫非都是谎话?我自诩看穿世事,却白活十几万年恨?如何不恨?为何伤我一次又一次?来世只愿做块无心无情的石头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掌灯时分,路侯府人声嘈杂。正堂的花梨木八仙桌上摆放着膳食。丫鬟婆子们陆续进出,手里是后厨端来的晚膳。

今日是路侯府千金的二八生辰。

路裕安不喜人多礼繁,是以让下人只把各路贺礼收着,提前打点好各家回礼,并无大摆席宴的意思。只请了几家常走动的亲邻,吃个家常饭。

虽是家常饭,也容不得马虎。这家小姐,自打娘胎里出来就体虚多病,终日药汤养着,天儿稍一起变,就得病下,路侯府上下无不小心伺候着。路裕安想着让她沾沾生辰的喜气,让身子骨好点。

“小姐,老爷那边传膳了,大夫叮嘱着让小姐先把药喝了,再去正堂吃那些油腥。按着老规矩,药汤里娟儿加好了桂花蜜,已冷了三四分了,正是合适的,小姐快些喝吧”娟儿是路侯府听雨阁的掌事丫头,八岁便被挑来侯府,服侍她已有十年光景了。

“终日喝这些劳什子,也不见有什么用,若不是怕爹娘伤心,谁要喝这些玩意”路朝歌端来药汤闻了闻皱着眉头将一碗黑褐色汁水喝下,拿出绢子抹了嘴角。

“娟儿,剩下的都倒了去吧,若是多喝,晚膳又没肚子去吃了,娘又会怪罪。”说着走到镜子前,丫鬟雨琴替她理着鬓发。

镜中人黛眉蹙着,湖蓝色罗裙下罩着瘦弱的身子,面色白的反常。

娟儿将剩下的药汤习惯性的倒在桃树下,待她走远,响亮的喷嚏声从树上传来。树中走出一个桃红色的少女,正不满地揉着鼻子。娇俏的面庞染上怒色:“每次都将这些奇臭的药水倒在我身上,这家小姐怕是命不久矣,喝这些难闻的东西,活的久才奇怪。”

说话的是路侯府听雨阁中的一株桃树,临溪而生。且此溪水为瑶池之水,传说数万年前,仙族与魔族大战时生灵涂炭,天帝为了挽救万物将瑶池水引入人间灌溉。恰好落了一支到这地儿。桃树在此地已长了三百年了。喝着溪水生长,吸了瑶池水的灵气得以修炼成小小花妖。

虽已有三百年修为,然桃花妖仍未修成人形,只能依靠幻术让她维持一个时辰的少女模样。老梧桐曾说,要想长久以人形示人,需找到合适的凡体。

她找了一百年,也未能找到这样的人。是而她认为老梧桐是欺她无知,故意骗她。

晚宴已经开始,路毅凡也从朝廷里回来,一家人难得一聚。

晚宴时路毅凡询问着妹妹近来身子状况,丫头们为他斟满酒,觉着酒杯碍事他推至一边,刚好放到路朝歌面前。酒香飘向她,自小身子弱,父母亲从不让她沾酒,今儿趁众人不觉快快吞了一杯。辣得她泪水涌出。

晚宴过后,娟儿扶她回听雨阁歇息。

听雨阁是路裕安为她而建,专用于养病起居,地处侯府东南角,因而距离正堂有些路程。

路朝歌因吞了酒,一路歪斜,娟儿几度扶不住她。“小姐,是不是身子又难受了,今晚就该让婆子们事先准备些清淡菜,是娟儿没有顾虑周全”娟儿自责着,根本未察觉路朝歌面上的潮红。

路朝歌又哪里会说自己是喝了酒。

路经凝露池,下午下人们将水草打捞出摆在路上,还尚未清除。她本就难以站稳,此刻脚下一团湿滑的水草,更是难以保持平衡,整个人向池中倒去。娟儿拉住不及两人双双掉入池塘。

“啊!救命啊!救……救命”扑腾的水声惊动了整个路侯府,下人们急忙跳下水救出两人。

在池中呛了几口水,本就弱的身子更加不堪一击,路朝歌已经昏迷。

大夫进进出出,整个帝都的郎中都被请来。

“大夫,小女怎么样?”路裕安拦住平日给路朝歌开方子的大夫询问着。

他大力地甩了袖子:“我平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让她沾酒,那个药方喝酒是大忌,如今又落了水,我也回天乏术”说完向外走去。

酒?“你们今晚上谁给小姐喝了酒?娟儿,这到底怎么回事?”路裕安面色铁青,质问着下人。

“老爷,娟儿……娟儿不知啊”浑身湿透的跪在地上,衣服还在滴水,娟儿面如死灰。

一旁的路毅凡猛然想到:“爹!朝歌怕是喝了婆子们给我倒的酒,都怪我,本觉得碍事就将酒杯推至一旁,谁曾想竟让小妹喝了去!”

大夫人坐在朝歌床前哭,路裕安眉头深锁。

小桃妖听到了吵闹声脱离本体前去一探究竟,发现路朝歌已气若游丝,但她却散发一种强烈的感召力,突然,小桃妖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进了路朝歌的身体。

床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的路朝歌猛地睁开了眼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