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更新时间:2021-07-22 09:05:09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连载中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来源:微小宝 作者:鬼眼姐姐 分类:玄幻 主角:老太太老中医 人气:

火爆新书《狼胎入梦:养夫为患》是鬼眼姐姐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太太老中医,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前,我误入山洞,被银狼破了身,本以为事情过去,不想六年后我竟莫名怀孕。 我本想打掉孩子,狼要杀我全家,要我家破人亡,为了活命,我答应为他出马,只是…… 狼竟也有七情六欲,不但要生孩子,还要一起睡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借到钱卢珍珍很不愉快,起码没什么精神,竟然傻缺的要给我在网上借钱,我一听吓了一跳。

“珍珍,你可不能想这些,大学生借钱跳楼的可比比皆是,你让我省点心,我打电话给我奶奶问问,钱弄到没有,没弄到再说。”

卢珍珍满心期待,和我在洗手间里面等待,我拨通电话开始胡诌,我奶奶也是老奸巨猾,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当即说:“早就给了,指望你还不登天了,行了,生活费给你打过去。”

说完我奶奶挂了电话,卢珍珍这才高兴了点。

但还一个劲给我道歉。

我就想,我上辈子是做什么好事了,这辈子遇到这么好的朋友。

可惜董琳离开的早,要是她还活着多好。

回了寝室那边我们准备了一下,但没那么着急,而是等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才开始。

但我并不知道,晚上十二点恰恰是玩笔仙最大的忌讳。

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鬼门大开的时候,请来的根本不是笔仙,而且这里面有诸多的不对。

过了十一点钟我们开始等,卢珍珍说她们那天就是十二点才开始的,关了灯,打开一扇窗户,桌子上面扑了一张白纸,一个人手里握着笔,在漆黑又安静的寝室里面开始请笔仙。

请笔仙这事需要虔诚,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用意念说:笔仙快来,笔仙快来。

四个人觉得窗户有风吹了下,就觉得笔仙来了,其中一个试了试,笔没有反应,之后两个试了试,还是没有反应,最后是卢珍珍,笔写了个珍字。

卢珍珍说了这些我有些纳闷,这就是请笔仙?

结果狼三太子说:“十二点钟是鬼门打开的时候,请碟仙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钟,不过也不是轻易能请来的,碟仙五个以上的人才能玩,有一个人心里有杂念,请来的就不是碟仙。”

狼三太子那霸气凛冽的声音在我脑海传来,我用想的就能和他对话,也是很神奇,他就告诉我:“碟仙,笔仙,筷仙,本身也是鬼,不是仙,请来的就是鬼。

十二点钟是鬼门大开的时候,除了鬼没别的了。”

“这么说卢珍珍是请来了一只鬼?”

“哼,卢珍珍只是第一个,等害了她,其余的几个一样会被找上,她们只是请了鬼,鬼是不会走的。

即便真的请了笔仙,笔仙不能赶走,只能送,她们几个结束了游戏没把笔仙送走,还留下了当天玩的纸和笔,出事很正常。”

被狼三太子说的我浑身发冷,这么说这件事还很严重?

“你怕什么,也不是找你的,何况本太子在这里,谁敢动你?”

“……”

顿时我挺直腰板,霸气!

我看看时间,眼看到了十二点钟了,我才问狼三太子:“我们等到十二点要请笔仙,那请来的是那只鬼?”

“当然是他。”

“那请来了怎么办?”

“到时候我自然会处理,你只管请。”

“那你现在不出来,处理完了我们好走。”

“本仙出来他还敢出来?”

狼三太子那霸道的声音令我踏实,不管怎么说有他在我就不那么害怕。

又等了一会,时间终于到了十二点钟,我起身煞有其事的走到桌子那边,整理了一下,把要请笔仙的注意事项说了一下,就是大家不要有杂念,一定要一心用念力请笔仙,不然很容易前功尽弃。

“小离,我们请来了他,然后呢?”卢珍珍一脸傻缺,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当然送走。”

“哦!”

对面李闯问:“你确定没有问题?”

“你要是担心出事,离开还来得及,笔仙和碟仙不一样,碟仙需要五到六个人,笔仙一个人也没问题。”

这是狼三太子让我说的。

对面的李闯笑了笑:“你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说完李闯坐下,卢珍珍也坐下,我看了看先去开了窗户,仗着胆子把房间里面的灯却都关上,检查了门,走到桌子那边,关掉开着的手机,李闯和卢珍珍也把手机关机。

我拿起一边的笔给李闯,李闯摸到我的手贪黑握了一下,殊不知我看的很清楚,他嘴角正得意的笑。

要不是眼下是关键时候,我一脚把他踹飞。

“开始吧。”

我把手收回来,闭上眼睛,虽然我不能睁开眼,但我能看到身边卢珍珍闭着眼睛,对面的李闯也闭着眼睛。

大概是因为狼三太子。

他在我身上,我就跟开了心眼一样,不用肉眼也能看到这个世界。

大概是十几秒钟,感觉窗口吹了一阵风进来,我朝着那边看,一个黑色徐晃的影子站在那里。

说不害怕,但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没用!”

狼三太子那霸气的声音响起,就像是宽心丸一样,我顿时好了一些。

虚影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虚影,他站在窗口一双白眼睛,十分小的黑眼仁,大眼珠在转悠了两下,看了看卢珍珍,看向李闯,朝着李闯走了过去,直接趴在了李闯身上,一咧嘴,弯月的大嘴裂开到闹闹了,笑的十分狰狞。

就看他伸出一只握住李闯的手,他那只手黑乎乎的,好像是奶奶家的烧火棍那样颜色,干巴巴的,根竹竿一样干枯,骨瘦如柴,手爪子很尖,指甲有几厘米那么长,尖尖的指尖好像随时能抓破人的脸,那种尖锐锋利的不寒而栗。

他握着李闯的面前写了一个字,那个字刚好是死。

李闯打了个冷颤,鬼慢慢放开他的手,咧开嘴笑的更诡异了,抬眸朝着我这边看来。

我纳闷,他看我的眼神那么诡异,好像他知道我在看他。

“这里有三个人,其中两个都很专心用意念请他,你没有,他才看你。”

尼玛!

早不说。

我立刻整理心情,假惺惺的用意念请他,但他歪了歪头看我,大眼睛瞪了瞪,咧开嘴一笑,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面,安静的一根针都能落到地上,他咧开嘴那么诡异的朝着我笑,我作何感想!

尼玛!

男鬼先是脑塞向左,咧开嘴笑了一会又向右咧开嘴对着我笑。

吓得我魂不附体的,哪有心思去管用意念请他。

就在此时,李闯把笔给我送了过来,我本来让他先给卢珍珍的,没想到他又来惹我,为了避免他摸我的手,我伸手拿走了笔,但他还是抓了一把我的手,气的我差点炸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