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流亡皇妃逃离爱

更新时间:2021-10-13 15:20:07

流亡皇妃逃离爱 已完结

流亡皇妃逃离爱

来源:落初 作者:乐乐丫头 分类:言情 主角:墨雅瑟侍卫 人气:

乐乐丫头新书《流亡皇妃逃离爱》由乐乐丫头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墨雅瑟侍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国破家亡,他救了她。殿上一见,倾心相许,他却将她送上和亲的马车,立她姐姐为后,用一生的落寞祭奠当年的野心。他是皇亲国戚,为了她叛君叛国,最终又背叛了她,一世不得解脱。她出卖最爱的人,又被最爱的人出卖。如此执着,因果相循,到底是为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墨国皇宫,墨离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殿下空空荡荡,殿**雨沥沥,点点烛火在潮湿的风中飘摇,一个女子走进来,端着一壶酒,她上了殿,将酒杯摆好,斟满,不该庆祝一番么?

墨离端起杯,一饮而尽,反问道,“你觉得该庆祝么?”

女子淡淡道,“雅瑟夜夜专宠……你不高兴么?”

墨离看了她一眼,落寞地说,“你看我高兴么?”

女子漫不经心的仿佛说着不相干的故事,“当初你可以阻止她。”

“你难道不想让她去?她难道不想去?”墨离有些不解

女子靠在御案上,给他斟了一杯酒,“说到底,你若想阻拦她,她是走不了的。”说到她嘲讽的微微一笑,“女人,很复杂,即使她知道一定要走,她也希望男人的挽留。”

她目光盈盈,不知想着什么,举起杯,敬墨离道:“至少咫国内乱是一件好事。”

墨离有些恍惚道:“玉箫,你会跳舞么?”

玉箫微微一愣,继而摇摇头:“这世上能为你起舞的是雅瑟,不是我。”

墨离自嘲的笑了笑,沉默下去,玉箫问:“皇上准备何时动手?”墨离暂时忘记了不快,探究的看了看她,“何必这么着急?”

玉箫垂下头,“我也是想雅瑟早些回来,快点结束这样行尸走肉的生活。”

“咫御天带兵出征,定会防范我墨国乘虚而入,但如果我们给他一个放心的理由,他自会放松戒备。”

送沁亭里花香袅袅,太子妃素手纤纤,轻拨琴弦,曲音婉约动听,雅瑟沉浸在琴声中,一曲奏罢,雅瑟拍手称赞:“太子妃果然一手好琴,如此多才多艺,真是难得。”

江映月脸微微一红,“我的琴艺只是在家时哥哥调教的,未得名师真传,只是粗晓音律罢了。”

这时太子走上亭来,略施一礼,见过母后。

“不早了,本宫也该回去了。”雅瑟起身,向亭下走去。

“母后,墨国传来喜讯,儿臣特来禀报。”太子转身。

雅瑟一回头,神情庄重,“什么事儿?”

咫易渊脸上挂着千年不退的温和微笑:“墨国国君今日大婚,丞相之女苏玉箫入主龙啸宫。”

雅瑟眉头微微一簇,继而笑得明媚:“当真?这么快,皇兄立后,本宫连一份贺礼都来不及准备。”

“儿臣已派人送去咫国的贺礼,母后那份我擅自作主,不知意下如何?”

雅瑟雍容步下台阶,说道:“那多谢了。”

今天的夜特别冷,偌大的来仪宫,雅瑟一人自斟自饮,朦胧间看见镜中的自己,艳丽的衣着,高耸的云鬓,腕上闪烁的链子,铃铛清脆地响着,成为大殿里唯一的声音。

脚步声响起,雅瑟抬头看向镜中,随意地说:“太子深夜到本宫处,难道不有违礼法么?”

“听说母后深夜独饮,儿臣来关心一下。”咫易渊拿起酒壶,自己也斟上一杯。

雅瑟无所谓的说:“皇上将兵在外,本宫思念皇上,借酒消愁。”

“太子呢,又为什么喝酒啊?”她的目光对上咫易渊。

“陪你。”咫易渊注视着她的眼睛,仰头一饮而尽,目光落在雅瑟脸上,他缓缓开口道,“陪你一起想念父皇。”

他身上全无往日的温和气息,取而代之的是幽幽的清冷和高傲,像一棵断崖上的青松,挺拔坚毅,雅瑟闭上眼又睁开,她怎么看不清呢?太子还是以前的太子么?

雅瑟干笑了几声,趴在桌上昏昏沉沉的睡去,咫易渊看着她娇弱的身躯,她只有十七八岁而已,他走过去横抱起她,她像一只疲惫的小猫,醉得不省人事,偎在他怀里,他把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她叹了口气,眉头紧蹙,好像很难受,翻过身去睡了。咫易渊转身离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雅瑟醒转,头痛欲裂,她摇摇晃晃站起来,走了几步,净面漱口,这时一个宫女进来禀报,“娘娘,太子妃有请。”

“本宫身体不适。”

“太子妃说就是怕娘娘身体不适才请娘娘散心。”宫女面露难色。

盛情难却,雅瑟让宫女简单地梳了梳头,便跟着她走出来仪宫。

在送沁亭见到的却是咫易渊,雅瑟回头责备的看了宫女一眼,宫女低头不敢说话。

“怕你不来,所以这么做。”咫易渊云淡风轻,他的语气没了昔日的尊重小心,雅瑟觉得自己的气焰在他面前矮了一截。

雅瑟有些生气,“本宫是你的母后,太子以后最好以礼相待。”

咫易渊嘴角勾起一丝笑,走近她,雅瑟感到一种压迫,他也许生来就有一种王者的气息,虽然他俊朗的脸上带笑,可是丝毫不能缓解这种紧张的压迫感,这厮的温和敢情是在他父皇面前摆摆样子。

“我的母后五年前病逝,我不习惯一个小丫头在我面前自称母后。”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让她莫名的发冷,她为什么有些怕他?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

雅瑟一愣神,揣摩这句话的敌意,冷不防咫易渊拉起她的手,“跟我来。”拉着雅瑟向花园外跑。

雅瑟的手被他攥得紧紧的,她可不想摔倒了被他拖着,只得跟着他,左转右转,跨过石头围栏,跳过小溪,她紧张得注意脚下,一会儿便到了宫门口,她弯下腰气喘吁吁,还没来得及说话,咫易渊一个唿哨,一匹骏马奔来,他飞身上马,伸臂一挽把雅瑟掳上马背,雅瑟惊呼一声,马已如风驰电掣般奔出皇宫。

她紧紧抓着他围在她腰间的臂膀,像一个被缴了械任人宰割的俘虏,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她紧张地问:“你劫持我干什么!”

咫易渊扑哧一笑,面露戏谑,“劫持你?有什么用?莫非你以为……”

雅瑟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夸张的可疑,喊了一声,“少废话,当心前面!”

前面是一个运货的车子,车夫早跑得没影儿了,咫易渊双腿一用力,马儿腾空而起,雅瑟吓得大叫一声,死死抱住咫易渊。马儿落地,跑了几步,咫易渊收住缰绳,雅瑟猛地甩开他,跳下马怒气冲冲地往回走。她像一条离开水的鱼,她要回到皇宫去,在这里,她莫名的恐惧。

“别走!”咫易渊几步跟上去拉住她,雅瑟丢开他的手,回头怒目相向,白皙的额头上沁着微微的细汗,脸因为愤怒和恐惧而泛起红晕,“你干什么?疯子!”

咫易渊跟着她,“你要去哪?”

雅瑟强作镇定,提着裙子边走边说,“回宫。”

咫易渊忍住笑,“就凭你?”

他冷不防一脚踏在雅瑟的裙子上,雅瑟向前扑倒,咫易渊稳稳地接住她,雅瑟既害怕又束手无策,声音不禁软下来,变成哀求,“你到底要干什么?”

咫易渊疑惑道:“你根本不给我时间说,你到底在怕什么?”

雅瑟收起表情,冷静下来,“我不想让宫里的人说闲话。”

咫易渊一笑,“我保证他们不敢,也不会有机会。既然出来了,你就跟我走吧,我一定在天黑之前把你送回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