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长媳

更新时间:2021-10-17 21:05:23

长媳 已完结

长媳

来源:落初 作者:初落夕 分类:言情 主角:景晨紫萍 人气:

初落夕新书《长媳》由初落夕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景晨紫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朝皇妃穿越成后世商贾新妇,宫斗高手玩转宅斗。〗  她是当世宠妃,擅御人心,专攻心计,却于封后典礼前夜,莫名穿越至五十年后。  陌生的朝代,崭新的身份,又一场充满利益的婚姻,是继续遵从命运的安排,还是人定胜天?  ﹍﹍﹍﹍﹍﹍﹍﹍﹍﹍  感谢《锦医夜行》作者未眠君制作的精美封面,粉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爷醒了,腹中饥饿,在新婚妻子的侍候下,连喝了两碗清粥。望着近在咫尺无比仔细的娇小人儿,仍有虚弱的他柔声道:“这几日,辛苦你了。”才掀了红盖头突然就发病,当时迷糊间犹记得红烛下她苍白的面色和惊骇的表情,怕是吓到了吧?

突闻此话,景晨面露羞讷,迎了他的目光含笑道:“爷客气了,服侍丈夫,是妾身的本分。”将手中鲤鱼戏莲的瓷碗递给身旁的紫芝,取了帕子又替大爷仔细擦拭了嘴角,起身道:“这两日,祖母和母亲亦担心爷。如今醒了,妾这就让人去通知她们,以免担忧。”

动作才侧身,就闻得身后半靠着的大爷接道:“不必了,过会我就去请安。”

“大爷初醒,身子可要紧?”满目关怀,细语柔声直酥到人的心底里去。

大爷心中愧疚更甚,直觉得眼前妻子知心体贴,拉了她的手复坐回床沿,“老毛病了,不碍事的。”

“是。”

陌生的体温,景晨只觉得手心慢慢渗出薄汗。前世里,她伺候的是君王,丈夫是什么?是主子而不是伴侣。在她的意识里,就是不容拒绝的。

见她如此沉默,大爷只当她是腼腆,慢慢就松了她的手。目光触及床头案几上的书籍,是《裕野记事》,好奇地取过,睨着身旁的人不解道:“想不到你还看史书?”

景晨倏地站了起来,退至脚踏板下回道:“是妾身早前取了随便看看,私动了大爷书房,这就送回去。”话语谨慎,脸上丝毫不见慌乱,可心底的那份心虚,却是如何都压不下去。

炎帝二十一年,当今太后是当初的德妃,年过七旬的她身子健朗,听说学先帝服用丹药,如今竟比年过半百的妇人看着还要年轻。而历史记载上,根本没有出自定远侯府的端木皇后,她曾数次陷入深思。

翻阅了不少资料才得知,自己是前朝传诵中红颜薄命的皇妃,于封后典礼前病逝,钦天监称是违逆天命。身后皇家没有追封,谥号晨敏皇贵妃。

她终究没能为家族争光……深深闭了闭眼,景晨不得不承认错乱时空这个事实,而自己再无法回到过去。

那个封后前的夜晚,只因欢喜和释然而略微放松小酌的她,就那般莫名其妙地“病逝”了。

美人虽美,但言辞举止间的拘谨,让他觉得有些木讷。没了早前的兴致,将手中书籍还于她,任由她福身出去。

“紫萍,这两日府里如何,大NaiNai如何?”

紫萍将景晨惩处俩陪嫁婢子、敬茶当日以及接见三位姨娘的情况尽数禀报,大爷听后方消失的兴趣又被勾起,意味深长地说道:“她适应得倒是快。”

“大爷卧床的时候,都是NaiNai近身伺候呢。”

大爷微笑,掀了被子起身,径自吩咐道:“备水。”身子比从前醒来时清爽不少,“让人将上个月的账本搬至我书房,待我从祖母那回来再看。”

“是。”

等紫萍紫芝从屋里出来,景晨才走上廊子。他方醒,必定会过问府中情况,亦或是关于自己等信息。

再次踏进卧房,橘色烛光下,身着白色中衣的他负手立在窗前。景晨见状,轻声走到床尾的立架边,取了衣袍上前为他披上。不欲打扰,才转身却听得他说道:“方过门就遇到这种事,委屈你了。”

大爷转身,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他何其看不出,这新婚的妻子虽然对自己关怀备至,但柔情并不达心底。

景晨冲他欠身,“妾身不委屈。”

昨日新妇敬茶,本该丈夫陪同,却要她独自面对陌生环境。当着家里众人,能毫不遮掩地说出“大爷病卧在榻,孙媳既为他妇,自是忧他所忧,痛他所痛。”不似外界传言,却是个体贴的人儿。

忆起紫萍更详细的禀报,他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或许是能帮他安内的合适妇人。今后自己若是真……这府里院里也不会至于乱了套。

从净室里出来,大爷一身玄青色的长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还沾着水渍,如墨的发丝披在身后,顺着绣竹的纹路蜿蜒。景晨走上前,替他将剩余的几颗纽扣扣上,从旁边取了巾帕,替他擦拭起湿发。

“不必擦了,我得去见见祖母和母亲,等会直接回书房,你不必等我。”

之前因为亲事,毫无预兆的发病,耽误了好些事。他得以最快的速度忙完,等到下个月天气渐暖,绸布庄里怕是越发忙碌。拂开她的手,理了理衣襟便要出门。

“爷,入夜生寒,您还是等擦干了再出门,省的着凉,会头痛的。”景晨跟上他的脚步,很负责地说着身为妻子该说的话。

等到擦干,那得什么时候?

大爷摆了摆手,回绝道:“不用了。”身后人没有再坚持,但脚步却亦步亦趋,“你不必跟着。”

门外的晚风拂来,她身上微有凉意,听得他语中微含的不耐,诺诺应道:“妾知,只是送爷到门口。”说着似想到了什么,折身回屋取了披风,替他搭在身上,关切道:“爷身子才好,得多注意。”

“嗯。”许是因为披风,他渐觉暖意。

景晨微有小心地复道:“妾让紫萍紫芝跟着爷吧?”

担心他逞强,路上倒下?

大爷扬起嘴角,暗道这妇人顾虑真多。明明不想耽误一分,目光却停留在她身上。廊下的大红灯笼还未换走,红光映得她肌肤赛雪,如此担忧或夹杂柔情的眉宇间别有一番风情。

似是比方才的感觉好了很多,“让紫芝跟着就成。”

是知晓竹云竹雨不能伺候,特地留了近身人给自己?不管如何,他终是没有拂开自己好意,景晨俏笑嫣然,并排送他至院外,看着他由提了灯笼的紫芝带路远去才返回屋里。

他这一去,直过了大半时辰才回来。景晨坐在外间的炕上,听得脚步声和西面处传来动静,心知他去了书房。捻了手中彩线,暗叹男儿皆是如此,每日都有忙不完的事。

紫萍铺好了床褥,见着大NaiNai垂眸专注刺绣,复站到灯柱前取了灯罩挑起灯芯。

“滋滋”的声音响起,屋子里一下子明亮了许多。

等近了亥初,他仍旧没有回房。紫萍站在旁边垂头打盹,时而因为点头的动作而醒来,强做精神,如此反复。景晨掩手打了不少哈欠,小绣棚上桂花如星,精致雅淡,若真飘香。

“紫萍,你下去吧。”她的声中含着疲惫。

“NaiNai,奴婢陪着您。”

景晨头也不抬,重复道:“下去歇着吧。”

前世里做多的便是等候,圣意难揣,传旨的公公说今夜圣驾会去她的宫中,但或是因为其他妃嫔“不舒服”,或是奏章事忙,亦或是直接忘了,她都是如此等候至天明。

若是这些耐心都没有,闹Xing子使脾气,能得谁的怜惜?

本就是属于她的本分。

曾经如此,眼下更是如此。他既为自己夫君,那她就只有尽最大努力成为一个好妻子。这偌大的君府,便是她今后栖身之所。寻常人家生存之法,她知之不详,要学的还有很多。

作为新妇,最重要的便是得到丈夫的关爱和疼护。

“那奴婢先伺候NaiNai洗漱吧?”

景晨想了想,轻道:“也好。”起身由着她伺候着卸了妆,换了红色绣喜的寝衣。衣着极轻,复披了外裳仍坐在外间等候。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大爷才回屋,见到灯火通明,炕上案几处趴着散发小寐的女子,步子顿沉。

轻微的动静便惊醒了她,景晨抬头,睁开朦胧的双眼,起身迎上前道:“大爷回来啦,都忙完了?”边说边伺候着他宽衣,动作娴熟,言辞自然。

“不是让你先睡,不必候我的吗?”他看帐看得眼睛酸疼,脑子也有些混沌。

景晨莞尔,没有多言。服侍了他净面,将他早已束起的长发慢慢松开。

“明儿回门,这是清单,你看看有无缺的,我让人马上去添置。”他自旁边衣袍里取出帖子递给她,目光认真。

三朝回门,她居然给忘了。接过他递来的单子,礼单很是详细,不禁又觑了眼他。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旁人真心的着想了?

“爷想的很周到,妾身谢过。”她福了福身,目光明显又柔了几分。

“不早了,歇息吧。”

夜深人静,屋内留了灯烛,层层床幔落下,漆黑的帐内,景晨却毫无困意。明日便要回门,原主的娘家,又是如何境况?回想起竹雨和竹云两婢子,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翻了个身面朝内侧,旁边的人却早已安静。前两日是因为他昏迷,现今已醒,若是再不……这府里的人必然会轻视自己。身子慢慢移向那旁,景晨极为不安地伸手触及了他的胳膊。

内侧的人本就没有熟睡,似知她的顾虑,伸手搂过她轻笑道:“不急。很晚了,明日还要回门。”

黑暗中,景晨面颊绯红,缩着身子想往外侧挪去,却被他的双臂禁锢住。

次日清早,二人给府中长辈请过安后,便盛装回了楚家。

楚家亦从商,在平城是屈指可数的富庶之家,只是不及君府生意遍及各地。楚家太太身姿圆润,面庞白皙,见到景晨和君子浠时笑得合不拢嘴,甚为和气地招呼着。

向来敏感的景晨并未被表象迷惑,那不经意捕捉到的冷意,是楚太太望向自己时由心底发出的。

待等到大爷去了前面,景晨跟着楚太太进内室。

她心藏警惕,只是还不待缓气,前方的楚太太蓦然转身,眼神凌厉地望向自己,听得她对身后仆妇喝声:“还等着做什么,快扒了她的衣裳!”

﹍﹍﹍﹍﹍﹍﹍﹍﹍﹍﹍﹍﹍﹍﹍

谢谢enigmayanxi的打赏和pk票,新书粉嫩嫩,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