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原始社会女酋长

更新时间:2021-10-25 13:29:22

原始社会女酋长 已完结

原始社会女酋长

来源:落初 作者:齐佳芜 分类:言情 主角:常慧慧小山 人气:

火爆新书《原始社会女酋长》是齐佳芜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常慧慧小山,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也就罢了,还穿到了原始社会,  原始社会也就罢了,还被一群野人欺负。  经过饥寒交迫和野蛮女首领的欺压,  她还要不要融入原始部落呢?  常慧慧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  …………  新年伊始,开新书《黄金穗》给大家拜年,欢迎大家踩点投票支持新书,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农完全在惊喜和惊讶中僵硬,在他看来这完全是神迹了,又想到常慧慧曾经比划她是从太阳上来的,立刻跪在地上给常慧慧磕头。

常慧慧哭笑不得,这个霍农有时候看起来聪明,有时候却愚不可及。她扶起他,想说什么却没法儿用语言表达,只好无奈地享受霍农的崇拜。

这时她才想到应该早点学习这里的语言,他们发音多是一个或几个字并不复杂,早前她先是生病,接着逃亡,压根忘了这事,现在解决了火的问题,又有鱼可以想办法捉,几桩心事都有了底,便决定要跟霍农学习语言。古人云“仓禀足而知礼仪”是有道理的。

在太阳落山前的两个小时,两个人捡了足够的枯枝败叶拖到洞口,然后就在洞口燃了一堆火,常慧慧觉得这样不安全又搬了几块石头垒成灶台的样子,一来暖和,二来不会烧掉树洞,三来不容易把明火亮在外面引来野兽,还节省柴火。

由于没有陶罐,常慧慧忍痛把保温杯盖子里面的塑料取下来,只留下铁制的一部分当成一个小锅,架在灶台上,做煮开水和煮野菜用。

两人喝上了热开水和热野菜汤,顿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常慧慧趁着太阳还没下山,赶紧跟霍农讨教原始语言,用汉字写意思,用拼音注发音。霍农见她写字更是惊异,不过有了下午冰中取火那一遭,常慧慧会写字已经不足为奇。更何况,在文盲霍农看来,写字与生火根本无法相比。

常慧慧也不管他的惊讶,自顾自背诵原始语。

霍农所在部落的语言有三百多个字构成,其中很多名词都是归类的,比如草除了少部分药材都统一叫一个名字,树分果树与不结果和结果不能吃的树,小动物是一个词,有攻击Xing的大动物是一个词。反而是表示动作的词语比较多,且多与人的生活相关,如吃、睡、出发、打猎、采集等等,也都是一个字表示一个动作。表示情感的抽象词如喜欢、厌恶、高兴、伤心则最少。

常慧慧也知道了霍农的“霍”字表示巫医的意思,“农”是他的名字,模拟的打雷的声音,就是雷电的意思。

常慧慧一边学习语言一边挖野菜,还一边思考如何捉鱼。

捉鱼最方便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用钓鱼竿钓,一个是用渔网捕,不过这两种方法她都没办法得到工具,渔网就不用说了,那是高技术含量的生产工具,而看起来简单的鱼竿却没有金属制的鱼钩。

令她惊喜的是,那个小溪里的鱼密度很大,鱼的体积也大,虽然没有夸张到一瓢下去能舀一瓢起来但也不错了。她决定还是叉鱼比较好,反正他们只有两个人,一条大鱼足够他们吃一天。

常慧慧给了霍农一把钥匙,让他用钥匙刨菜根,速度果然提高了不少,两人比前一天更早地挖完野菜,而柴火昨天就捡够了。常慧慧就挑了一根树枝,搬了一块粗糙的石头开始磨起来。

霍农是个地道的原始人,一看常慧慧的动作就知道她在磨制标枪,就选了一块石头给自己也磨一杆。

常慧慧觉得两个人应该说点什么,于是对照着一边的笔记本问霍农:“为什么女首领要杀我们?”

霍农解释的和常慧慧猜测的差不多,说是为了防止外族人把瘟疫传进部落里。

常慧慧见他神色悲伤,想到是自己害他有家不能回,便柔声问:“你还想回去吗?”她也不知道是想听到肯定还是否定的答案。

霍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其实族长早就想把我赶出去了,她是我姐姐,母亲为了我能留在部落里不被交换到其他部落,从小便教我识别草药和能吃的草籽以及巫术,却不教姐姐。母亲去世后,姐姐自己做了巫,一直想着把我换到其他部落,过了这个冬天我就正好过了十五个下雪天,姐姐正要把我换出去。”

顿了一下,他又说:“那次我碰到你,就是族里一个小孩子生病,姐姐让我出去找草药的。”说完,眼神惆怅地看着部落住的小山。

常慧慧也觉得霍农可怜,安慰道:“以后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挨饿的。”如誓言一般。

又奇怪地问霍农:“你们部落不让外人来,那你怎么敢救我,还把我带回去?”

霍农听她承诺时眼睛明亮,此时神色已经轻松多了,不再那么悲伤,说道:“我当时看你是饿昏的,知道你没有瘟疫,可惜姐姐和族人不懂医,以为只要是外族人就要赶走。我想着我救了你,你又是个女人,我就可以不必换到别的部落了。”

常慧慧听完他天真的答案,顿时满头黑线,原来他救她是有目的的,拿她当种猪呢。她心里哼一声,沉默下来,心想,亏我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原来你并非是因为善良才救了我。

霍农不知道她怎么就生气了,顿时不安起来,小心翼翼地察看她的脸色。

常慧慧看他样子滑稽,又想到他沦落到这个地步多少跟自己有关,别人救了自己一命,就算是有目的的,那也是救,咱不能恩将仇报,又想,他一个原始人哪懂得那么多弯弯绕绕,能拐这么一个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于是,她转而问起了他们部落周围有哪些部落,跟哪些部落换婚。

霍农见她又不生气了,心里也高兴,松了一口气说:“我们部落周围有很多跟我们部落差不多大的部落,有的住在山里,有的住在森林里,我们的祖先是相同的。换婚也在同一个祖先的部落里换。远一点的地方还有其他祖先遗留的部落,我们在下雪之前跟他们换东西但不换人。”

说着,霍农拿出自己的竹筒,骄傲而怀恋地说道:“我们这里不长竹子,这个竹筒就是母亲在世时跟别的部落换的。也是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可以装水也可以装食物。”

常慧慧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她见到的都是参天大树,从未见过竹林,当时她还奇怪为什么霍农有个竹筒。

见常慧慧听得认真,霍农接着说道:“有的部落人少还用食物和工具毛皮换人的。部落人太多的就会分成两个部落,通常是两个首领比武,输掉的要搬到其他地方。我们的部落生存了很久,可惜每到雪天都会死好多小孩,部落很久没有壮大了。”

这时的孩子死亡率很高,一是没有足够的动物皮毛御寒,二是没有足够的食物,三是卫生条件太差。小山部落的山洞里充斥的气味本就不好,既有篝火的烟灰,还有墙角的大小便,人们饭前便后也没有洗手的习惯。活过来的大人抵抗力变强了,顶多寿命短些,而孩子们却不行,因此夭折率非常高。

常慧慧问道:“换婚只换男人吗?”

霍农奇怪地看着她:“当然只能换男人,女人要生孩子是不能换的。”

************

此章在“霍农”的“霍”字解释上做了修改,由“医”改为“巫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