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名门医娇

更新时间:2021-10-25 13:31:11

名门医娇 已完结

名门医娇

来源:落初 作者:锦色无双 分类:言情 主角:阮小幺安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锦色无双的原创小说《名门医娇》,主角阮小幺安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本是实习医生,一朝穿越,还没搞懂情况就被扔到尼姑庵自生自灭;  在一群尼姑的是是非非中,逃脱大计刚定,又遭北夷南下,被掳成贵戚丫鬟;  什么?原来她是尚书嫡女,只是落难凤凰不如鸡?  阮小幺:我从来没享受过一天凤凰的待遇,从穿越过来已经不如鸡了!!  所以这是草鸡奋、斗、史!  什么相公啊、夫君啊、主公啊、男宠啊,通通让开,她的人生目标是:  拿到卖身契,成为一代医仙  ……的徒弟!  (喂你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好了,那我去抓鱼!”

阮小幺脑子里立马出现了一条香喷喷扭着身子的红烧鲫鱼,眼中熠熠生辉,屁颠屁颠跟着那少年去了。

两人从慈航寺后院门偷偷溜出去,院外有片不大的树林,一条冰封的溪流正蜿蜒过境。枯草地上新雪未消,没有一丝足迹。

寒冬朔夜,那少年将袖子一撸,便准备破冰抓鱼。阮小幺呆在一旁,脸掰成了个“囧”字,扯住他,折了一截丫字型的树杈给他。

少年将树杈掂在手上翻了两翻,“嗯”了一声,“好想法,你还蛮聪明的嘛……哎,你叫什么名字?”

阮小幺挑了挑眉,看着他那诚恳的神色,忽略那上半句话,在他手心写道:【阮小幺】。

“我叫察罕。”少年互通姓名。

【我告诉了你闺名,你要对我负责。】

阮小幺心血来潮,调戏道。

这个叫察罕的少年眼睛忽的瞪大,跳开一步远,结结巴巴道:“负……负什么责任……?”

她得了趣,笑得眼中尽是狡黠,【难道你就这样不负责任!?】

“我我我……”察罕拧着眉,在脑袋上一通乱揉,“你们中原人总是这么小题大做……草原上铮铮铁骨的汉子、展翅的雄鹰是不会不负责任的!……”

阮小幺“噗嗤”一声,戳了戳他的胸膛,指指河上的坚冰。

察罕“哦”了一声,终于想起自己空空的肚囊,回归正事,将冰砸开一角,开始叉鱼。

阮小幺看着他的动作,找了棵树靠下来,将厚重的僧袍又裹紧了些。

片刻后,察罕突然停下动作,摸了摸脑袋,“那你还要不要我负责了?”

阮小幺:“……”

不多时,他便一把将手中树杈收回,举起来哈哈大笑:“抓到了!”

一条两尺多长肥硕的鱼被叉在树枝上,鱼尾不住地摆动,被扔上岸后仍在不停地弹跳。

察罕将树杈一扔,“做吧。”

阮小幺漠然看着那活蹦乱跳的鱼,视线转向一脸“大功告成”的察罕,抽了抽嘴角。最后,借来他的匕首,任命地将鱼打理干净。

这边,察罕已经升起了火,折出两截断枝,支在火堆两端,将打理干净的鱼串在火堆的架子上。

阮小幺很是好奇,【你怎么升起火来的?】

“火折子。”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细长的竹筒,递过来。

阮小幺从未见过火折子,握着那竹筒吹一会、灭一会,翻来覆去的玩,乐此不疲。

察罕坐在一旁,嗤道:“小丫头。”

“小丫头”阮小幺撇过来一眼,上下打量片刻,做了个鬼脸。

察罕被逗笑了,问道:“你怎么跑到尼姑庵里的?”

【我就是庵里的姑子。】她写道。

“不可能,”察罕望着她一头墨黑的长发,摇摇头,“姑子是要剃光头的,我知道。”

【我是带发修行,你不懂。】

察罕一脸嫌弃,“好好的当什么姑子啊,我们部族的女人,个个勤劳能干,什么烦恼也没有。像乌图娅,跟你差不多大,比你壮一圈。”

阮小幺仔细思考了下“壮一圈”的体型,叹了口气,【我是个姑子,不能嫁人,所以就不让你负责了。】

察罕立马住了嘴。

阮小幺咧着嘴笑。

一股焦糊的味道钻进两人鼻尖。她慌不迭将鱼转过去,悲哀的发现刚刚那面已经烧成焦炭了。

阮小幺惆怅的托起腮,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开始考虑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察罕拍拍她的肩膀,“你在想什么?”

她摇摇头。

“你脖子上怎么有个印子?”他这才注意到,皱着眉问。

【有人要杀我和我娘。我娘死了,我活了下来。】她眼都不眨,开始扯谎。

察罕拳一捏,怒意陡升,“是谁!?”

阮小幺细细看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不由有些开心。

【你那么在意做什么?】

“杀女人的人会被雪山女神降下惩罚,整个部族的人都会鄙弃他!”察罕义愤填膺。

阮小幺突然有些感慨,这个认识不到两小时的少年居然是自己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第一个对她展现善意的人。而过了今夜,他回他的部族,她回她的寺庙,今后可能便再也没有交集。

这么想着,心中便有些莫名的伤感。

她扬起一个笑容,闭上眼睛,微微晃动脑袋。

“喂,你这又是在作甚?”察罕微哑的嗓音又在耳边响起。

【我在唱歌。】

他眉头一拧,“什么?”

阮小幺看着他,认真的点点头。

“你真是个奇怪的小丫头。”他咕哝了一声,翻动架子上的鱼。

她细嫩的指尖戳了戳对方破线的衣襟,【你冷不冷?】

“不冷。”察罕道。

他嘴角带着一些笑容,从侧面看过去,已经有了英挺的轮廓。阮小幺有些好奇,【你应该不是中原人吧?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家在大雁飞到的最北方,昆仑山脚下,最骁勇善战的扈尔扈部。”他想了想,道:“阿帕带我过来,走散了。”

她睁大了眼睛。

察罕望了她一眼,“没关系,我能联系上他们。真联系不上的话,就自己回去。”

阮小幺盯了他半晌,最后,竖起了一道大拇指。

“这是何意?”

【就是夸你勇敢。】

察罕嘿嘿笑了两声,挠了挠脑袋。

虽说没有油、没有作料,还烤焦了一些……但在两个饿死鬼眼中,依然是顿过得去的美餐。两人一顿狼香虎咽,将整条鱼啃得只剩了一条骨架。

阮小幺咋摸着嘴,揉揉肚子,这真是有史以来她吃过最难吃却最开心的一餐。

昏暗的天色没有一丝泛白的迹象,星斗依然高高升起,寒冷的夜空寂静无边。察罕填饱肚子,歇了会,道:“呆会你就要回去了吧?”

她点点头,突然一双纤细的胳膊搂住他,待放开之后,察罕的身子已经僵住了,愣在原地不说话。

阮小幺摸摸他的脑袋,眸中一片不舍之色,双瞳黑的像头顶的夜空,刹那间令人移不开眼,【我有点舍不得你了,怎么办?】

他继续僵直着身子,好半天后,腾得脸上似冒起了火,蜜色的脸颊上泛着可疑的红潮,“我……我……”

阮小幺听他“我”了一会,笑着叹了口气,摊了摊手,在他手心慢慢写下一行字。

【不开玩笑了,说真的,谢谢。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我要回去了,我们有缘再见。】

她歪了歪脑袋,跟他挥挥手告别。

走出了几米远,身后的少年三两步追了上来,大声道:“要不你别当姑子了,跟我回去吧!”

阮小幺回头望着他。

察罕笨嘴拙舌的解释道:“不是说你去了之后一定……一定要跟我……的,只是我们部族欢迎任何一个善良的人!你、你可以在那里生活,总比当姑子要好得多!”

她笑弯了眼,一溜烟跑远了,消失在树林那边,最后还能看见她远远挥手的身影。

察罕愣在原地,纳闷道:“当姑子有什么好的呀……”

————————————

我要日更!!~~不会弃坑的,求收藏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