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仙缘结

更新时间:2022-01-14 15:40:56

仙缘结 已完结

仙缘结

来源:落初 作者:鸿鹄 分类:言情 主角:廉凰歌南诏 人气:

《仙缘结》作者:鸿鹄,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廉凰歌南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南诏国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巫术国家,因为这个国家乃就崇拜着上古女神,女娲,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国家开始战乱频繁了,人民流离失所,到处是哀鸿遍野的景象。尽管掌握着女娲神庙的祭司的女巫想尽办法,也不能阻止这场战火的蔓延。这场战火的来源地是汉朝。那个兵马雄壮的帝国,谁也没有能力阻挡汉朝军队的南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气出够了,南凤凰也开始冷静下来,她寻摸着寻找海长生的下落。在她没有发现海长生的尸首之前,她是不会绝望的。

在离开大牛家的时候,南凤凰最后道:“张大牛!你最好是祈祷长生还活着,否则,你们全家没有一个能有好日子过的。”

金珂陪同南凤凰一起往青阳山,她心里很担心海长生的安危。

当他们走出寮村的时候,在后面尾随的人已经放出三只鸽子了。这个人不用说大家都明白了,他正是福海。

他看见南凤凰在张大牛家的门口叫骂,就更加的确定了南凤凰就是当年的焦月玲,虽然他们已更变了自己的容貌,但是神色是不会变的。当年福海潜伏在他们船边的时候,他已经深刻地把女巫焦月玲和御前副将军常月海的神韵深深滴印在脑海了。

在深深的南洋之中,一只巨船正在向寮村方向的海域前行,一个深沉又英武的人站在船首,他的面色阴冷,透出一种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前方。

他已经是接到三次飞鸽传书了。他希望有些迷茫,几次回书中他所提到的东西都是廉凰歌在那里。可是,那边的回答却是:目前,没有发现。

这样的回答令国师很是沮丧,不过,他坚信,只要抓住了廉凰歌的儿子,那么廉凰歌肯定会出现的。

“禀告国师,据牵星官报道,午时天气会变,我们要不要找个港口把船靠进去?”一个暹罗国侍卫摸样的人向国师禀告。

“不用了!”国师沉稳地回道。

“是!”

船继续在开,天空隐约地出现了一些浓厚的乌云,渐渐堆积的乌云使得船上的人都惊慌不已。

他们生在海滨国家,深知这是暴风雨,还有可能会遇上龙卷风。即便是暹罗国的航海技术先进,造船术如何高明,造出的这样巨船也是抵御不了龙卷风的。这龙博木制造的大船,如果被龙卷风袭中,一定会变成碎片的,那么他们也只能喂鲨鱼了。国师对于这样的环境是一点也不怕的,以他的修为,即便是遇上了龙卷风,他也能全身而退的。

青阳山上,金珂和南凤凰他们正在寻找海长生的下落。

天色不正,黑云翻滚。

南凤凰仰望着天空,看见那乌云黑压压地铺天盖地地来了。

“我看我们还是找二哥地方避雨吧。”

大伙都同意,于是离开了。

海长生被那股力量冲上天空,那巨大的力量使得他昏厥了过去,咕嘟鸟托着他飞向了远方……。

“霹雳!”一声响天彻地的响声在乌云里边劈出,然后就是狂暴的大雨降落下来了。

“果然及时啊!”金珂看着外面的大雨,更担心的是海长生的安危,她的眉间不由得皱了起来。

“千万别有事啊!”金珂心中忐忑不不安。她的气息渐渐地影响了身边的那两位,他就是海明月。略显得淡定的南凤凰也心神不宁。

“老头子,我想挥出大事的。”南凤凰盯着外面的大雨,还有不停闪耀的闪电,一击震耳欲聋的雷声。

“是啊!很久没有下这样的雨了,天气太反常了!”海明月想起南诏国灭亡的那年,天也下了一场这样的雨,他由此也跟着女巫南凤凰的想法一样的,肯定会发生一件大事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完成任务啊!”南凤凰的话让金珂一点也听不懂,她懵然地问:“叔叔阿姨,你们讲的是什么话啊?我听不懂。”

南凤凰和海明月相互想了一眼,他们这么对望是交换意见,然后双方又默认地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吧,如果我们有不测,你就把这个东西交给海长生。”南凤凰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这个东西红红的,打了个结,上面有两颗心相互缠绕在一起。

“这是同心结!”金珂惊讶地看着同心结道:“你们是南诏国后裔!”

“是的!”海明月跟着道:“我们变了相貌,更换了姓名,就是为了避开仇家。现在看来,仇家会来了!”

“怎么会?难道你们会推演未来么?”金珂一脸不信地看着海明月和南凤凰。

“其实你看见这同心结你也应该明白了,我们的事情……。”南凤凰镇定若水般地道:“我就给你说吧,那一年,南诏国灭亡的时候,也是下的这样大的狂暴的雨……”那凤凰把自己的国家灭亡,和自己为什么来这里的事情完完全全地告诉了金珂,金珂听着这样悲惨的事情,她的双颊挂满了泪珠。

金珂在寮村这样的小地方长大的,她的心美好得像山里的麋鹿一样的,永远也不会想到邪恶,战争以及流血这么可怕的事情。她知道海长生是段玉,段长贤的儿子,她的母亲是有高贵血统的太巫族人,这一切的一切变化得真快,使得金珂来不及细细地思考,跟一个王国殿下在一起的危险是多么的大。

今天她的美好的梦彻底在南凤凰,哦不,焦月玲的故事中被打破了,她开始向着真实的世界迈进了脚步。

“哈哈……,果然是你!焦月玲,仓明海!”福海站在外面,狂暴的雨水顺着他那紧身衣流淌下来,他的面容很狰狞,双眼满是杀气。

“你是谁?”焦月玲把仓明海挡在身后道。

“要你们命的人!”福海说着就动手,一招手一招蓝光扑向焦月玲。

焦月玲毕竟曾经是南诏国的国师,她很懂得这福海这招的厉害。这招蓝光打出,四下的雨水瞬间就阶层了冰。

“幻冰诀!”金珂是认识这东西的,她从小喜欢看修真类的书籍,因此对这些修真功夫了若指掌。

“嘿嘿!你们若是乖乖的束手就擒,那么你们还可以少些痛苦,如若不然,吃苦的可是你们自己!”

“少白日做梦!”焦月玲和仓明海一起上阵,两人齐身进攻,使得福海连连后退。焦月玲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暗示金珂快走,有危险。

金珂也是可懂事的,她见焦月玲给自己使眼色,她就明白这是叫自己走。金珂见福海很凶猛,自己即便是留下来不能帮上忙,反而会成为他们的累赘,成这个机会溜掉,那对他们来说,少了个负担,可以专心地御敌,说不定在他们专心致志之下,能打败这个邪魔,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金珂趁着仓明海他们跟福海搅在一起,偷偷地便溜出去了。

外面的雨真大,雨水茫然跟天际连城一片,使人看不清东南西北。

金珂一不小心,脚下一虚,她整个人就摔了下去,这处正是段玉。

金珂也不知道自己向下跌了多久,渐渐的,她就昏厥了。

007:玄冰心诀海长生醒来发现自己并不是在空中不停地上扬,而是躺在一只大鸟的身上,他不明白的是这只死鸟是怎么可以停在空中的,它不用扇动翅膀,也不用张开翅膀,跟栖息在树枝上一样的。感情自己被那股力道冲出来,就是被这鸟驼住了,不然自己早就摔下去了,心中肯定是具血肉模糊的死尸了。

“咕嘟嘟!”咕嘟鸟还在鸣叫,他是在告诉海长生,有人来了。可海长生也不明白咕嘟鸟的意思,毕竟他是不懂兽语的。

海长生拍下鸟儿,站在草地上,他才发下自己还在断魂崖下面。

“上去自己是不行的,依靠咕嘟是可以的。”海长生心中这么的想,但是咕嘟鸟并不想往上飞,好像有意地在跟他耗时间。

“咕嘟嘟!”咕嘟鸟朝着一块深密的草地叫喊着,那深处正躺着的是金珂!

“她怎么会在这儿的!”海长生心里疑惑着,朝她走了过去。

“喂!醒醒!”海长生摇动她的手臂,也不见她醒来,急忙地把手伸到她的鼻子前。

“还有气息!”海长生这才略略地松了口气。

金珂沉睡着,海长生在边上照看着她,这样显得很无聊的。海长生就回忆起子啊洞窟里面那块石碑上的蝌蚪文字。

他想着这些文字,这些文字就在他的脑海中飞扬起来。

随着飞扬的力度加大,他的全身的血脉就跟着变化着。

丹田里的有冷热两种力量在不停地变化,顺着变化的时间加长,他的身体力的某种身体结构就开始了变化。

这种变化使得海长生感觉像是在虚空中飞扬一样的。

“啊!”金珂醒来,第一眼竟然看见的是海长生,不准确地说海长生已经是他过去的名字了,现在他应该叫段玉。

“我怎么会在这儿啊!”金珂很吃惊,也很茫然。

“我怎么知道呢,我见到你,你就躺在这里了。”

“额……。”金珂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忽然面色一沉道:“其实你叫段玉……。”

“什么?”

接下来,金珂把焦月玲讲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越听越难受,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

“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还是想办法上去把,看看叔叔和阿姨平安不。”金珂温柔呢地道。

“这些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段玉歇底斯里地喝了一声,那愤怒又压抑的情绪子在这断魂崖下回荡起来。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这一天里,段玉不吃不喝,就呆呆地坐在那里。金珂不敢过去,她知道他在生着气,劝也等于零,还是等他自己醒过来才是真的。

果然,半夜里,段玉自己去喝了口水,乘着月色,不知道在那里打来了一只肥美的野兔,他把野兔架在火堆上翻烤着,然后看了看倒在草堆上熟睡的金珂,轻声地道:“起来吃东西了!”

“呵呵,我早就醒来了,只是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看见你的状态不错,我很替你高兴。”金珂高兴地道。

“别高兴得太早!我很担心我的叔叔和阿姨。”他说的是事实,这些事情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的压在他的心上,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准备,但是最坏的想法,他还是不能承受的,毕竟把他从父母的角色上撸下来,这已经让他快要疯掉了!

“我想好人会平安的!”金珂安慰着段玉。她知道这种安慰很徒劳,但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一只兔子很快就被他吃掉了,他们的脚边堆满了骨头。

“咕嘟嘟!”咕嘟鸟蜷伏在他们的脚边。

接下来,段玉讲述了自己在这下面的一系列历险。

金珂听着,脸上羡慕无比。

“哎!你可真幸运,我要是能有这么好的机遇就好了!”金珂怅然地看着天空道。

“别着急啊,你如果也喜欢修真,那么机会还是有的。”

“嗯!”金珂看着逐渐开朗的段玉,心中的疙瘩少了不少。

“明天,我们就想办法上去吧!”段玉看着那耸入云霄一般的断魂崖道。

“上去很简单,这大鸟好像很听你的话。”

“它可不听我的话,要是听我的话,我早就上去了。”

“咕嘟嘟!”咕嘟鸟在抗议了。

“呵呵。它是乎能听懂你说的话。”

“哎!我可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不帮我的忙,让我上去。”段玉苦瓜这着脸道。

“咕嘟嘟!”咕嘟鸟又是一阵强烈的抗议。

“好啦!我明白了!”段玉拍了拍咕嘟鸟的脑袋道。

这咕嘟鸟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它必须监督他取得一定的成绩才能驼他上去。段玉自然不信邪,他天一亮就带着金珂开始寻找上去的路,可是寻找了一天,却发现根本没有上去的路。这断魂崖竟然光滑如镜面,没有什么藤本植物,也没有可以攀援的突兀处,真个就跟那刀切了似的。

几天下来,段玉基本上是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的确是只能依靠咕嘟鸟才能上去。

“这鸟儿在这儿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了,看他的样子是乎真的是明白一些什么事情,只是它不能开口说话,否则我们黑真能从它口中知道些什么。”段玉坐在咕嘟鸟的傍边,看着这狡猾的鸟,执着的鸟,说道。

“这鸟很不平凡,看来不是一般的人蓄养的,它能听得懂人话,这就说明是蓄养过的;加上它羽毛和外形奇特,根本在世间就是含有的,能拥有这样的座驾的人一定是修真界的顶尖人物。在远古时代,修真成名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金珂分析着。

“呵呵,看不出来,你的修真知识还是蛮丰富的啊。”

“那是。”金珂被段玉这么称赞,心里美滋滋的。

“好啦!”段玉白了她一眼,说她胖,她还真的就喘上来了。

接来住的几日,段玉勤苦地修炼,这种修炼对于他来说很简单的事情,那就是在心中想一会儿,那些字在他的身体中飞扬了一会儿,他就能变得与众不同。

“快来看啊!”金珂大声地对段玉道。

段玉正在冥想练功,他听见金珂的惊呼声,就赶忙跑了过去。

“果然啊!”金珂指着一巨大的石柱道:“这个地方我们怎么没有发现呢?”

段玉四下环顾了一会儿,他惊奇地发现这儿的地方显得很是奇怪,像是一种阵法一样的,这些东西当然是他的叔叔,也就是以前他的爸爸说的,跟那些布列很相似。

“我也是那么想的,这里面肯定有古怪!”金珂看过不少的修真轶闻书,自然对这些阵法是耳目渲染的,因此也能识得,虽然道不出是什么阵法,但总不至于莽撞地闯进去,因此她就叫来了段玉,让他也来参考一下。

“真难道说是天眼。”段玉看着那几根石柱的布列,跟仓明海说的天眼阵是很符合的。

“什么是天眼阵?”金珂顿时来了兴趣。

“若真的是天眼,那么这里面肯定是藏着秘籍的,说不定有什么惊奇的东西在里面。”

“那还不快破阵!”金珂很希望自己能得到什么秘籍,她做梦都想得到的。

“呵呵……,你这丫的,你总想后部分,这天眼阵可不是随便就能破的!”

“那……那怎么办?总不能不进去吧!”

“进去是要进去的,只是时间没有到啊!今天才农历十二,再过三天,月圆十分,天眼中间的那个太极阴阳阵开启,那天眼就打开了,此时是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就从这里进去。”段玉指着一个黑色和白色分界的地方道。

“这儿是什么地方呢?”金珂很好奇。

“这就是万分之一的机会的地方。”

“那!你岂不是疯了!”

“对!”

“汗!”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万分之一,那是对别人说的,对于我,那就是万分万了。”段玉胸有成竹地道。其实这句话是他安慰金珂的,至于会不会成功,那真的需要看运气了。

“你丫别臭美了,我可告诉你,我还没有活够呢。”

“放心吧,死不了的!”段玉觉得自己有些累了,那是因为刚才他正在练功,被金珂忽然叫了一声,他惊诧之余,自然是岔气了。走了真气,他略显得疲倦。

接下来的日子,段玉自然是边休息便练功。

金珂觉得很无聊,就在这崖下四处走走,他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很多的吃的,切不说那些令人口果子,还有就是金珂做的烤鱼令他垂涎三尺了。

“我想你是不是饿了!”

“嗯!”

“今晚就是农历十五,也就是正月十五了,时间真快,不知道我的养父养母他们在上面可平安!”

“会的!”金珂笑着说,语气肯定,给段玉带来了不少的信心。段玉也希望养父养母平安,不然他上去后真的会很遗憾的。

世界上最遗憾的事情,那就是你需要报答的人不在这个人世界了,你的心情肯定会很痛苦,并且你会把这种痛苦延续一生的。

“走吧!”段玉想,与其做无未的感慨,不如实际点,或许这还真能寻找到神厉害的秘术,能打败那金珂说的,很厉害的福海。

月色正满,那天眼里面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辉,正和月亮对应。

“快满了,在那能量交换的时候,我们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这句话段玉在心中说的,他吸了口气,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抓住金珂的手,看了看他。金珂点了点头,表示她也做好了准备。

“一二三~!”两人很默契地配合着,跳进了那黑白交错的地带。

“哗啦!”一阵摇动,那天眼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的,那力量就溢出了来,随即白色和黑色相互就移动了起来。天眼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鱼嘴巴,而金珂和段玉就像是在鱼嘴巴边上的小鱼。他们挣扎着,想要脱离那种力量,但是都是徒劳的,那天天涯的力量实在是强大极了。

“王八蛋!”段玉狂怒地一喝,身上忽然就多了一种怪异的力量,这力量从他的丹田里面喷射出来,沿着他的手臂向着四下分散,很快的,那天眼的白色力量就不流动了,仔细一看,原来是结冰了。

“你真是个大话鬼,你说什么万分之万,我看你是万分之万的死亡啊!”金珂心有余悸,脸红扑扑的,责怪着段玉。

段玉没有说什么,这一切都是自己太过自信惹来的麻烦。

“哇!你的剑!”此时金珂才看见一柄炫亮的剑悬停在他们两个的上空。

“雪灵剑!”

“没想到你的剑还这么厉害。”金珂咋舌道。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段玉说得一点也没有夸张,他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雪灵剑会跟自己身体了里面的字融合在一起。

“快看!”那天眼被冰封住的地方露出一个石台,那石台的中央露出一个像是神龛一样的东西,那东西的下面略略地显得很是奇怪,没有神像,却多了一个像是抽屉一样的东西。

“打开看看!”

“你不怕有暗器?”

“怕什么。”段玉显得满不在乎。他径直走向那抽屉,“哗啦!”拉开了抽屉,里面却什么都没有。段玉怂了耸肩道:“没什么事吧。”

“有事你看不见么?”金珂指着他的后背。

“呜哇!”一条苍龙一般的东西正扑向他而来。

“咕嘟嘟!”此时咕嘟鸟飞身前来,它挡在了段玉的面前。

“看来他们是仇人。”

“你怎么知道的?”

“这苍龙是被困在阵中的,我破阵了正好救了他。这咕嘟鸟赶来,是和它决斗的。”

“看来这咕嘟鸟生死未卜啊!”

“哎!我真心地希望这样的战斗不要有,那咕嘟鸟死了,我们可一辈子就别想上去了。”段玉想的问题是比金珂要高深点,毕竟这丫的从小锦衣玉食,没有啥忧愁,养成了她的不成熟的心态。

“呼啦!”那咕嘟鸟奋力地飞起来,双爪锐利地抓向那苍老的背部。

这个部位确实是苍龙的弱点所在,这苍龙也不是等闲之辈,它翻身一跃,躲过了那咕嘟鸟的爪击。咕嘟鸟看来和这家伙是天生的敌人,这家伙是乎也不是吃素的,它也使出而来平生的力量来缠斗。

经过一个小时候,那苍龙渐渐地显在下风了。但是它那就一幅不肯服输的样子。因为是性命相关啊,看来这家伙也是明白的,故而它显得十分的用力。

“咔嚓!”一声巨响之后,那苍龙断成了两截。

“就这样挂了?”金珂还没看见咕嘟鸟是怎么的干掉苍龙的,那苍龙就被咕嘟鸟干掉了。不过段玉看清楚了的,毕竟他是修炼过心法的人,他的眼神已经非常的了得了。

“是啊,那咕嘟鸟的速度很快,你自然是看不清楚了。”段玉然后更为金珂说得很是仔细,这些话语令金珂咋舌得很,因此金珂更加地强烈希望自己能像段玉一样的修真。

段玉也曾想把自己的修真东西传给金珂,无奈金珂怎么学也学不会,因为这些文字只对段玉有效,即便是金珂能记住,那些文字在金珂的身体里面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哎哎!你看!”金珂指着那苍龙的身躯,里面竟然有一个霞光闪烁的盒子。

“什么人把这东西藏在这龙的身躯里面?”段玉疑惑了。这东西绝对不是苍龙自己生长的,一定是人为的。

“嗯!”金珂也是这样认为的。

二人便小心翼翼地打开这盒子,里面是一本书籍。金珂喜出望外,但是她打开了就失望极了!

《玄冰心决》专供男子修炼。那上面的简介,令金珂真的想把这书毁了。

“不用着急,你总会遇见适合你修炼的书籍的,再说了,我要是厉害了,谁欺负你,我就一定会帮你打他!”

“噗呲!”金珂笑了,毕竟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说,没有这句话让她上心。女孩子并不希望自己有多么的强,只要自己喜欢的人,他能保护和照顾自己一辈子,什么事情那都是浮云。

“给你!”金珂把《玄冰心诀》递给段玉。

段玉接过书来,才知道自己修炼的天书乃是玄冰心诀的基本功,这玄冰心诀加上雪灵风灵二剑,修到最高的境界,那么两柄剑就会生出冰封万里,风吹万里的效果,这样的效果无异于神的境界了。

段玉看着这书上的内容,心中激动不已。这书中的心法乃是灵月所创,上面更说了风灵和雪灵两柄剑的来历,以及铸造的过程。

看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段玉丝毫没有睡意,他站在月空下开始修炼《玄冰心诀》。

这书上说:修真一共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就是凡境的层次,第二个就是神境层次,第三个就是仙境层次。灵月说她穷其一生,不过修炼到了神境的境界,而且仙境还要历劫,她的神魂就是在历劫的时候灭的。

但凡修仙的人,都不要妄杀生,否则历劫的时候,就不会得到天道的支持。这些理论是灵月的总结。看来这书是她死后写的,看来她即便是肉身被劫受难,而灵魂却也无妨于没了肉体,一样的可以完成有肉身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