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农家白骨精

更新时间:2022-01-14 15:42:46

穿越之农家白骨精 已完结

穿越之农家白骨精

来源:落初 作者:草魔精 分类:言情 主角:李然府 人气:

主角是李然府的小说《穿越之农家白骨精》此文是草魔精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高级白骨精命陨大山,农家小娘子被逼自尽!当这两人的身份调换,又会发生怎样惊天巨变,受得了辱骂,挨得起白眼,任劳任怨,扛起几方家业!且看重生后的白骨精怎样利用农家娘子的身份活的风生水起!揭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柏谦露出失望的神色,莫锦清心里难过,立即道:“我和相公,自然是永不分离!”

梁柏谦由阴转晴,抓住莫锦清的手紧紧地,“这辈子,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

领头人继续哈哈大笑,对着旁边站着一众的小喽啰道:“看到了没有,咱们这次抢来的,可是已婚的小娇娘。”

莫锦清心一凉,怒瞪领头人道:“强抢名女,你们就不怕官府来追查吗?我告诉你,我爹是金州做官的,如果他发现我失踪了,一定会追查到底,到时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领头人毫无惧色,戏谑的说:“老子最喜欢打交道的,就是官府的人,你爹是金州哪位官,告诉老子,老子会会他去。”

莫锦清嘴唇开始发抖,“我爹是武将,见到你,必将你碎尸万段。”

梁柏谦也接着说:“是啊,我在雍州也认识知府大人,识相的就放了我们,我们就当没这回事,否则,不会再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领头人好笑的看看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现在的老百姓可不傻,都知道用官府来吓我们了,兄弟们,你们说,怕不怕?”

“不怕。”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声音震天。

莫锦清确定这是遇到悍匪了,光是领头人那相貌,就是不怕死的亡命徒,一般的官府吓唬不了他们,这招狐假虎威没用了。

领头人收回长刀,喊了句:“女人带走,男人留下。”

“是。”

两个喽啰立即上前拉莫锦清的手臂,莫锦清挣扎着不从,梁柏谦大叫着不,使劲拽着莫锦清的手。

场面一时混乱起来,莫锦清扯着梁柏谦的衣袖,喊道:“抢人呐,抢人呐,救命啊,快来人啊……”

她的身体被拖着往马队中的一辆马车走,梁柏谦滚在地上抓她的脚,也被拖了好几米远,他一直叫着:“锦清,锦清……”

领头人看了眼这边的情景,上前一脚踢在梁柏谦的脸上,梁柏谦闷哼一声,双手自然放掉,翻滚在一边。

莫锦清隐约看到他口鼻全是血,心里一疼,大叫道:“柏谦……不要犯傻。”梁柏谦是个书生,不是这些马贼的对手,保住自己的命回去通知官府,可能还有把她救回的机会,一味自己送命,那她也永远不用想着还能得救了。

梁柏谦趴在地上嘴里说着喃喃念着什么,脑袋一摇一晃的,显然已经意识不清,领头人的一脚,着实狠,如果是她莫锦清这体质挨上,估计命就没了。

莫锦清被拖上了马车,其中一个小喽啰摸出把小刀挨在她脸上,阴险道:“识相的乖乖待好了,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墨迹,惹毛了直接把你毁容,再卖进窑子,知道了吗?”

莫锦清瞪着他,不再出声,虽然心里十分的愤怒,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帮人是什么样的贼还拿捏不准,还是不把他们惹毛比较好。

想她莫锦清的命怎么就这么悲哀,跳河死了一次,接着被家人软禁嫁给一个不想嫁的人,逃了出来又碰到马贼,接下来的人生,还不知道会被毁成什么样,如果让她再选,她宁愿选择就在河里溺死好了,也算一种解脱。

小喽啰扯出一块布条塞在她嘴里,同时将手脚绑住,离开了马车。

须臾,马车开始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莫锦清靠在马车边,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巨大的转变,昨天还在家里寸步不能离,今天就被人绑着不知道带到什么地方去,梁柏谦会不会被马贼杀了就那么弃尸荒野也说不准,如今她就是在砧板上的肉,等着任人宰割。

不知道走了多久,莫锦清用脚轻轻勾起了车门边的帘子,发现太阳已经西斜,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大半天。

这时,外面的驾车人忽然说了句:“你说,寨主抢来这个女人,会不会是给咱们找来的寨主夫人?”

另一个声音说:“得了吧,寨主怎么会要已婚妇人,这娘儿们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又不是倾国倾城,我看寨主是觉得咱们兄弟这趟买卖辛苦了,抓来慰问咱们的。”

“是就好了,嘿嘿,***,好久不占腥,都快忘记老子是男人了!”

另一个声音阴笑了好一会儿,“待会儿吃饭休息,我就去跟寨主说说,探探他口风。”

“咱们兄弟的幸福,可就交在你手上了。”

莫锦清觉着恶心,同时吊起了心,如果真如这两个人所说,要她伺候这一帮子小喽啰,她就立即咬舌自尽,不管这招管不管用,先表现出必死的决心再说。

士可杀不可辱,想当年多少成功人士都要将她收服在怀里,她愣是看不上,这帮子小喽啰想接近她,门儿都没有!

没一会儿,马车停住,外面哄闹了半晌儿,忽然一个人撩起帘子,莫锦清甫一颤抖,立刻退到角落,警惕的盯着来人。

门口的是一个陌生的小喽啰,手里拿着一块饼,扯掉她嘴里的布,递到她面前,道:“吃。”

她没有动作,只是狠狠地瞪着他。

小喽啰无奈的一把掐住她的脸颊,逼迫她张开嘴,然后将饼塞进她嘴里,骂了句:“不识抬举。”

帘子放下,莫锦清吁了口气,本想气愤的把饼一口给吐出去,可是想着不到万不得已必须得活着命,有命才能出去,于是乎慢慢的咀嚼,将饼香进了肚子。

天色渐渐暗下来,莫锦清虚咪着眼睛,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有些恶心。

颠着颠着,莫锦清的眼皮子开始沉重,却不敢让自己睡过去,身在狼Xue,必须得打起精神提防着,尤其是夜晚,一切的歹念都在这个时候最汹涌。

马车什么时候停住了她已经感觉不到,忽然,门帘一下子撩开,两个男人的脸在门口看她,脸上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莫锦清一下子清醒,条件反射般的身子绻成了一团,恐惧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左边的男人暗暗一笑,小声道:“小娘子真是越看越诱人呐!”

莫锦清听出来这个人正是刚才驾马车讨论的人之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