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医锦

更新时间:2020-07-06 10:35:12

医锦 已完结

医锦

来源:落初 作者:烟青色 分类:言情 主角:陈悠阿梅 人气:

《医锦》作者:烟青色,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陈悠阿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陈悠怎么也没想到还能带着空间药田穿越!  这一清二白还半毁的空间叫她怎么养活两个包子妹妹?渣爹渣娘也忒狠了!  算了,医药知识在手,还怕闯不出一片天?  毁掉的空间慢慢收拾,山前总有路,乐观才第一!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空间怎么也进化了?左右望望,她没穿错呀?的确是经济落后、文化也落后的古代,不是星际机甲人形电脑的未来世界。可是这药田空间升级系统是咋回事?任务是干掉万能女配和男主配对又是咋回事?  额滴神啊!她不会是被坑了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悠拉着两个小包子进了小院,李阿婆已经迎出来了。

“都收拾好了吗?”李阿婆笑眯眯地问道。

“嗯,都收拾好了!”陈悠将竹篮中整齐的草药递给李阿婆看。

李阿婆赞许的点点头,“天不早了,赶早市的半夜就出发了,我们快些走吧!”

陈悠弯腰又唠叨的对两个妹妹说了几句,才跟着李阿婆出门。

这个时候,李陈庄的乡间小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借着蒙蒙亮的天光陈悠跟在李阿婆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李阿婆平日里是个急Xing子,难得逢县集会这么迟才出发,陈悠虽然早上什么也没吃,还空中肚子,却感到心口暖暖的。她明白,李阿婆为了她不让老陈头家的人瞧见,才故意这么迟出发的。

陈悠紧走两步赶上李阿婆。

“阿婆,林远县是什么样儿的,离咱村多远,县集是不是特别热闹?”

李阿婆笑着看了她一眼,陈悠难得露出来的天真让她瞧起来就像个观音坐下的小玉女,格外的可爱。

李阿婆在心里叹气,往常陈悠要带着两个比她还小的妹妹,不管做事还是说话都顾显老成,真是难为这孩子了。

李阿婆也是能说会道的人,当即给陈悠普及了林远县的知识。

林远县只是华州的一个偏远县,而华州隶属于庆阳府,庆阳府离首都建康城仅仅嵩州一州之隔。

大魏朝建国一百多年,正直鼎盛时期,当今天子励精图治,又开明晟睿,就连林远县这样的偏远小县城都能感受到皇恩浩荡。

陈悠听完李阿婆说的话,这才无奈的叹息,这个世界果然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了,也不是历史长河中的任意一点。

也罢,不管是在哪里,既然有了从新来过的机会,陈悠都会认真的活下去。

边走边说,去县城枯燥的路途也显得鲜活起来。

一个时辰后,陈悠和李阿婆才到林远县的城门前。

小小的城池带着明显的刚刚修葺过的痕迹,今日县集,连城门口都是摆摊的小贩。

虽然卖的东西种类不多,可是到处都是采买的百姓,各种吆喝声钻进耳朵,陈悠第一次见到如此原汁原味的古市井,也惊奇地瞪大了双眼。

李阿婆瞧她好奇的到处乱看,笑着拉起她的手,“阿悠,这还只是城门口,里面更热闹哩!”

饶是陈悠是个不折不扣的现代人,也做了把“土包子进城”。

身边没有两个小包子,也没有那对渣娘渣爹,她心下放松,又是十岁孩子的身躯,也显露了一两分的真Xing情来。

一路上凡是能看的她都要看一遍,好些东西她都问了价钱就走,惹的小贩骂骂咧咧,可陈悠根本不管。

李阿婆也随她,只当是她在家中压抑久了,这般反常是发泄。

正当陈悠沉浸在了解大魏朝物价的喜悦中,人声鼎沸的狭窄街道却突然传来一阵急喝声。

这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急,可却清朗干脆,像是清透的水珠滴落在顽石上一般,清越又特别。要是用声控们的话说,妥妥的男神音啊!

陈悠也因为这个突然冒出的男神音回过头,触眼就见到街道东头打头的一个骑马少年用力挥舞着手中马鞭,那棕色的高头骏马受了惊一样的在人群中狂奔。掀翻了无数小摊,践踏了无数货品。

少年俊朗的眉目狰狞,脸色有不正常的苍白,未束冠,一看就是个未成年。

清莲绒的披风飞舞着,里面是同色的锦缎长袍,看到这般铺张的打扮,陈悠脑中只浮现了四个字“纨绔子弟”。

为了避免被波及,李阿婆连忙拉着陈悠朝着街道边避去。

这群人来的突然,一时间热闹的街市瞬间杂乱无章,小贩们纷纷护住自己的货物朝着两边避开。

陈悠手中挎着破竹篮,被这推搡的一挤,竹篮就被隔开在人群外。眼看昨日一天的劳动成果就要“丧命”马蹄,陈悠哪里肯!用力推开贴着自己的人群,快步出去就要将竹篮拉到身边来。

马蹄声越来越近,几乎就在耳边,陈悠心也砰砰的直跳。

李阿婆亲眼看着这一幕,吓坏了,大声在人群后喊着“阿悠!”。

终于,手够到了竹篮,陈悠几乎使尽了力气将竹篮拉到了身边,一抬头,陈悠就傻眼了。

世界好似刹那间静止,棕色骏马几乎是到了眼前,堪堪从自己的身侧擦过,然后一条暗红的马鞭朝着陈悠抽来。

陈悠下意识的背过身,将竹篮护在身前,结果结结实实的一鞭子就落在陈悠单薄的背脊上。

直将她抽的一个趔趄。

即便这是初Chun,身上穿的不是单衣,陈悠也觉得后背一阵火辣辣的麻痛,一股积压在心底的愤怒瞬间涌上来。

陈悠忍着后背的疼痛立即回过头,咬牙切齿地盯着远去的骑马少年,一双眸子里要喷出火来!

卧槽,真当她是好欺负的!

似乎是被小小少女怨念又愤恨的目光看的发毛,骑马的富贵少年突然回头。原本还带着万分愧意的少年看到那个小女孩要吃人一样的眼神,心中本就不多的内疚完全散去。

他甚至还朝着少女皱了皱眉,给了冷淡的一瞥。

陈悠现在恨不得将这个无耻的骑马少年狠狠骂一顿,可是他早已经走远了,出了林远县城。

暗暗攥了攥拳头,陈悠阴暗的在心中诅咒:最好是一辈子也不见,不然,哪日犯到她手上,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场惊险随着肇事者的离开很快就平息下来,街道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李阿婆好似才从惊恐中回过神,快步过来,一把抱住陈悠,焦急道:“阿悠,后背可疼?”

陈悠嘶嘶吸了两口气,才勉强朝着李阿婆笑了笑,“阿婆,我没事,不疼,小伤,过两日就好了。”

刚刚那幕太惊险,李阿婆几乎要吓晕过去,要是那少年郎的马蹄再偏些,陈悠就丧命蹄下了。

“阿悠,你怎么这般胡来!草药没了可以再采,但是命没了,以后谁来照顾阿梅阿杏,阿婆又如何与你家人交代?”

*——*——*

今日还有一章,本文收到第一次打赏的加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